笔趣阁 > 傲天圣帝 > 第0055章,来自石台山的问候

第0055章,来自石台山的问候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傲天圣帝最新章节!

    对视了有片刻工夫,叶天泽抓起地上的四品灵兽,送入了储物戒中,便夺路而逃。

    可这灵兽远比叶天泽的速度快很多,哪怕叶天泽催动风灵血沸腾,也比不上这五品灵兽的速度。

    眼看着就要被追上,叶天泽当即停了下来,风火两种灵血沸腾,浑天战体爆发,一股凌驾于天地的意志降临。

    “夺命!”乌黑的大枪,在浑天战体的催动下,化出风火两条巨龙,咆哮着朝这五品灵兽刺去。

    这不是霸王枪,而是叶天泽的最强的浑天九枪的第一枪,一出手必然夺人性命,谓之夺命。

    跟在身后的五品灵兽显然没想到,眼前这人族敢停下来,更没想到对方居然敢对自己发起进攻。

    可是,当这一枪刺来时,这头五品灵兽,却感觉到了危险,那股凌驾于天地的意志降临时,连它也浑身一颤。

    更可怕的是,它身上的血液,竟然受到了一股奇异的力量影响,有些运转不畅。

    虽然这时很短暂的一瞬间,却让扑过去的五品灵兽,陷入了危险的境地。

    “锵!”

    灵兽直直的撞在了枪身上,叶天泽只感觉一股如山般的压力从枪头传来,他连人带枪,都被撞飞了出去。

    五脏六腑,在这恐怖的力量冲击下,剧烈的颤抖,当即便是一口逆血喷出,脸色苍白至极。

    反观这五品灵兽,在这“夺命”一枪下,居然只是被擦破了一点皮而已。

    身上火辣辣的疼痛,让五品灵兽停滞了一下,那双铜铃般的眼睛里,透着人性的光,似乎是在思考,为何眼前这看似瘦弱的人族,竟然会有那么恐怖的力量。

    “吼吼吼”

    阵阵咆哮,震的叶天泽耳膜发痛,五品灵兽当即扑了过来,它显然明白,叶天泽虽然古怪,却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该死!”叶天泽有些后悔之前把身上贮存的血煞之气用了。

    要不然配合上这夺命一枪,即便杀不了这五品灵兽,也绝对可以吓唬到它。

    眼看着五品灵兽再次扑来,叶天泽身形一闪,便夺路而逃,每当这五品灵兽即将追上他时,他都会突然停下,长枪刺出去。

    但每次他都只是刺出去而已,并没有像之前一样,等到五品灵兽被吓的停滞时,他立马又跑。

    如此五六次后,五品灵兽再也不上当了,看到叶天泽反身刺来,它身上涌起土黄色的光芒,竟然毫不犹豫的扑杀过来。

    甚至有好几次,地面都震动起来,让叶天泽深陷到其中,这显然是一头土属性的灵兽,拥有着恐怖的防御力。

    “再这么下去,迟早会嗝屁了!”虽然被一头五品灵兽追着,可叶天泽却并没有慌张。

    他思索着该如何应对,甚至连前世的一些禁术,都浮现于他的脑海。

    但他现在的境界太低,即便是想用禁术,也非常的困难。

    “有了!”叶天泽灵机一动,突然想到了那位望月宗的丘长老。

    与此同时,石台山口。

    人皇殿的人,正与几方对峙,虽然血色试炼还没有结束,可众人都知道,叶天泽不可能活着出来。

    但拓跋云并没有放弃这最后一丝希望,他想到了人皇殿里发生的那一幕,一个能够让人皇殿雕塑打架的人,绝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死掉。

    可这终究只是希望而已,拓跋云自己也明白,叶天泽要走出来很难,毕竟他面临的可不仅仅只是望月宗的追杀,还有灵兽的围攻。

    条桌上,刻漏的时间,缓缓的流逝着,距离血色试炼结束,只剩下半个时辰了。

    G_首^E发C》

    “拓跋云,放弃吧,他根本不可能活下来。”丘振明冷笑道,“秦乐是绝不会失手的!”

    “什么!”叶家的人群里,叶天海惊呼道,“老师竟然把大师兄叫了过来,他可是聚鼎五阶啊!”

    除了丘振明之外,只有叶天海一个人知道这个秦乐。

    在场的人虽然不知道秦乐的厉害,可看到叶天海脸上的表情,也能猜到,这个叫秦乐的人,比叶天海要厉害的多。

    “那可不一定!”拓跋云咬着牙,“不论他是否活着,本座与望月宗这梁子,算是结下来了,还有你,叶柏天!”

    虽然人皇殿平日里几乎不参与石台城三大家族的争斗,可激怒一个人皇殿主,却也是得不偿失的。

    “这是他的命,拓拔殿主,何必如此执着。”叶柏天面无表情的回道。

    “命?”拓跋云讥笑道,“本座见过许多丧心病狂的人,却也没有你这么狠毒,他好歹也是你叶家血脉,你身为叶家老祖,竟然帮着外人对付他,简直是禽兽不如!”

    “他不是已经叛出叶家了吗?”叶柏天冷道,“怎么算我叶家子弟!”

    “哈哈哈,你竟然还有脸说!”拓跋云讥笑道,“这还不都是被你这老匹夫给逼的,你简直……”

    “够了!”丘长老打断了他,说道,“拓跋云,此子已死,前段时间的过节,老夫便当作没有发生过,就此罢休如何!”

    “呵呵,破坏血色试炼,便是与人皇殿为敌,我拓跋云便是豁出去这条命,也要维护人皇殿的尊严!”拓跋云冷道,“想让本座罢休?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云儿,为了一个死人,不值得你这么做。”拓拔家走出一名老者,正是拓拔家的家主。

    “人皇殿,乃维护人族法统所在,如若就这么算了,我怎么对得起我当初发下的誓言?”一入人皇殿,便与前世再无瓜葛,心中只能有族群,而不能有家族。

    哪怕眼前这人,是他的亲生父亲,他也不可能违背自己的原则。

    “哼,拓跋云,你这般冥顽不灵,看来是真的不想做这个殿主了!”丘振明冷道,“好,本座成全你,此事之后,立即上天龙国总殿参你,叫你……”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一个声音打断了:“丘振明,我入你十八辈祖宗!”

    在场的人愣了一下,不约而同的望向了山口,只见一道身影,从山中疾驰而来,他身上血光熠熠,宛如一尊从地狱中,走出来的修罗。

    那张熟悉的脸庞,不是叶天泽,又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