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387章 谁说炸炉了?【三更】

第387章 谁说炸炉了?【三更】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凌天剑尊最新章节!

    白敬亭炉子内的白绫炎更是如此,甚至火焰颤抖好似恐惧,无论白敬亭如何控制,都险些熄灭!

    看着自己头顶的鬼墨炎,宇文庭怔然出声,“这不可能,这分明是八品火!”

    多少年了,云州从未出现过一朵八品火。八品火甚至比八品武魂都要珍稀的多。八品火已经脱离了凡间之火的范畴,虽然和七品火同列上三品火种,但八品火却是被成为灵焰!

    因为八品火天生就可以化形,无须炼药师炼器师铸就金身,但条件就是神念足够支撑八品火化形时候的恐怖消耗。

    而以凝魄境界让八品火化形且还想炼制铸金丹,可恐怕只能出现在中州!

    “嘭!”

    尺长的蛟龙盘旋在凌天身周,而凌天则是一掌拍在石台之上,数十个盛放药液的玉瓶腾空而起,齐齐被震碎,药液倾洒而在,在六爻鼎上凝成弹丸,被火焰蛟龙一口吞下,钻入了鼎内。

    “嘭!”

    鼎盖落下,一切归于沉寂。

    铸金丹,进入了凝丹阶段!

    火种化形,将药液吞下,这不就是金身境炼药师炼制五品丹药的方法么.

    凌天炼制铸金丹,并不是胡闹,而是有备而来!

    两种火焰融合产生八品火,这个办法,谁都不敢想,更不敢去尝试。

    而且,再次寂静下来的观众发现鼎炉后的凌天,此时双眸禁闭,浑身颤栗,看上去,状态诡异。

    此时此刻,凌天已经将所有的神念和感知注入到了六爻鼎中。药鼎之中,凌天用澎湃的神念控制着火焰蛟龙凝丹。

    神念的补给,已经完全不够消耗,意海中的神念,正以恐怖的速度流失着。

    尽管如此,凌天仍旧不敢放松,凝丹过程极为重要,他忍着剧痛,将每一步,都做到分毫不差。

    时间好似粘稠的液体,当所有人都希望他快快过去时,却度日如年一般漫长。

    “噗!”

    终于,就在一股金色的雾气,从鼎炉之内逸散出来。

    梁若烟立刻动了动鼻子,惊喜道:“是丹香!铸金丹的丹香!”

    “真的么?凌天练成了铸金丹?”秦明月的眉头即刻舒展开来。

    “凝丹成功了,就看能不能出丹了!”梁若烟紧握着拳头,不过,还未来得及露出笑容,就见道凌天身前的鼎炉,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怎么回事?”

    “丹火不稳,这般震动,怎么看起来是炸炉的前兆?”

    “唉,虽然是让火种化形了,但是凌天毕竟是第一次尝试铸金丹,经验不足,还是要失败的。”

    见此情景,不少人不知是惋惜还是幸灾乐祸。

    “不会的,已经到最后一步了不是么?”秦明月抓着梁若烟的手,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上了。

    “不用担...”

    “轰!”

    梁若烟正要安慰,就在这时,一声决裂的爆炸声乍起,凌天阵法内,瞬间就被金色火焰所充斥,阵法光罩被震的嗡嗡作响!

    “炸...炸炉了?”

    酷@Y匠B网$o正版Q2首!发

    “凌天呢?”

    “看不太清楚,感应不到他的气息了?“

    “完了,肯定是那蛟龙火焰不稳,还是炸了,凌天终究难逃一死!”

    观景台上,一众丹药大佬也是傻眼了,这剧情和过山车一般的跌宕起伏,心脏实在受不了。

    梁璐再次起身,急道:“大长老,打开阵法,我去救人!”

    “哼,救人?来不及了吧,而且,这里是器丹大会,时间结束之前,谁也不准靠近选手!”六长老冷笑一声。

    后方,杨少游也是腾然而起,就要上前,却被岳鼎仑一把按回了座椅,“稍安勿躁,他没有什么问题!”

    ......

    “大长老,我宁可让凌天退出这次丹新榜争夺!打开阵法,现在救,或许还能留下一命!”梁璐急道,“所有损失,我一人承担!”

    “唉...退出丹新榜?恐怕那凌天会和你拼命哦!”

    不料,丹会大长老却突然笑出了声音,“别担心,这小子,没事...不过,这阵法确实有些碍事!”

    “什么?没事?!”梁璐怔在那里,随即又看了过去。

    只见那防御阵法被撤下,内部火焰爆燃而起,好似一朵蒸腾的云雾,灼热的能量,蔓延开来。

    “哈哈,果然是炸炉了,失败了!”辛子敖放声大笑。

    “哼,凌天,就算你拼尽所有又如何!不但丹新榜首你都不到,反而因此丧命!放心,每年的今天,我会祭拜你,我宇文庭,是踩着你,登上丹新榜之巅的!”

    宇文庭紧张的手臂都在颤抖,刚才他已经到了绝望边缘,这时,也是扬眉吐气,朗声道。

    “是么?那不好意思,诸位,我凌天,又让你们失望了!”

    不过,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突然响起的冷笑声,让无数道目光,再次吸引向了最高处。

    只见那升腾的金色火焰如同金色火焰一般散去,一条金色火焰蛟龙,犹如穿破云雾一般,冲天而去!

    虽然只剩下了巴掌大小,但龙威不减,朝着四下龙吟阵阵。

    而在其下方,平台之上,凌天手扶着石台,鬓发散乱,面色惨白。

    显然,是受伤了。

    “凌天你竟然侥幸没死?”宇文庭一惊,随即闻了闻空气,没有闻到一丝丹香,便又笑道:“怎么,到现在了,你还想嘴硬不成,丹药已经炸炉了,还有话说?”

    下方众人面面相觑,秦明月看向梁若烟,后者也是蹙眉疑惑道:“奇怪,丹香确实就在刚才爆炸的时候突然消失了,难道,真的炸炉了?”

    “咳咳,谁告诉你,我的铸金丹炸炉了?”

    凌天轻咳几声,嘴角噙着一丝嘲弄之色,缓缓抬起沉重的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