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以爱为谋 > 第二百四十章 林楚成了董事长

第二百四十章 林楚成了董事长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以爱为谋最新章节!

    当看到那上面说股份百分之二十一都要给林楚的时候,邢兰眼中的恨意险些化为实质,“你胡说,这是假的。”邢兰怒吼着,手掌却是一把朝赵律师手中的遗嘱抓了过去,赵律师一个不防,手中的遗嘱竟然真的被邢兰给拿到了,她二话不说,把手中的遗嘱撕了个稀碎,然后大笑着看向黄山。

    “你少造谣了,这是假的,枫哥生前对你们那么好,你们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简直是丧心病狂,现在我就作为蓝海集团的代理董事长罢免你董事的身份,现在带着你的跟班滚出去。”

    对于她的咆哮,黄山则是显得很平静,他有些戏谑的看着情绪失控的邢兰,然后看向赵律师。

    赵律师的脸上也并没有任何的惊慌,而是不慌不忙的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份遗嘱,声音轻缓的道,“邢总,刚刚你撕的那份遗嘱,只是众多复印件中的一份而已,这么重要的东西,我怎么可能会把原件拿出来?”

    “你说什么?”邢兰刚刚才涌上得意的脸上再次变得青白交替起来。她不顾形象的跪在地上把那些纸屑捡起来不停的查看着。“这不可能,不可能是复印件。”

    赵律师扬了扬手中的又一份遗嘱,“邢总要是想撕的话,我这里还有很多,你还要吗?”

    此时会议室内的所有人都是有些震惊了,这黄山究竟想干什么?难道真的想让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当蓝海集团的董事长不成?

    很多人都在心里权衡着自己的利益,就连季墨言也是有些诧异,从这些人的反应来看,这局面似乎对林楚不错啊。

    邢兰从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盯着赵律师的目光充满了恶毒,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几个人,“你确定要这么跟我作对吗?”

    对于她这明显的威胁,赵律师毫不在意的耸耸肩,声音平静,“我只是遵照韩董事长生前的嘱托做而已。”说着他又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支录音笔,然后韩枫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我交给赵律师的那份遗嘱确实是我所立,我的女儿林楚以后占有蓝海集团百分之二十一的股份,是蓝海集团最大的股东……”说到这里的时候,赵律师突然关掉了录音笔,然后看向已经呆滞下来的所有人,声音低沉的道。

    “大家还有什么异议吗?这是韩董事长亲自录的。”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包括早就被邢兰收揽的人,此时都哑口无言,因为真的无法辩驳了,不管再说什么话,遗嘱跟股份权在那里,所有的辩驳都是苍白无力的。

    “不……我不信,这怎么可能,他怎么能这么狠?”邢兰好像疯了一样,突然扑过来就要抢赵律师手上的录音笔,却被站起的黄山给一把推倒在地,他声音冷厉的道,“要论起狠,我看谁都不如邢总你吧?”说完转向众人道,“行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韩董事长的后事我们会处理,至于代理董事长的人选,自然是拥有股份最多的林楚小姐。这也是韩董事长的意思。”

    季墨言一脸的诧异,这林楚就这么成了蓝海集团的董事长?随后眉头就是一皱,看向邢兰,可是林楚还在她的手上啊。

    “我觉得黄董这个提议并不好,林楚就算是韩董事长的女儿,就算拥有股份最多,但这董事长的人选还是需要能力的,不然损失的可是我们在坐的所有人的利益。”之前为邢兰说话的那位董事开口道。

    黄山双目微眯的看向他,声音不容辩驳,“所以还只是代理啊,要是林楚真的不适合,我们自然可以再选别人,但现在韩董事长的后事急需处理,公司也会因为他的死而受到一些影响,大家需要忙的事情还很多,就不要再在这里做这些争执了吧?难道韩董事长刚死,他的话就不管用了?”

    “你……”那人还想说什么,却被身边的人拉了拉,只能愤愤的坐了下来。

    于是,林楚代理董事长的职位就这么被莫名其妙的定了下来,虽然很多人都不甘,可是无话可说,最后也都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有几个跟邢兰走的近的人,赶紧过去扶她,不管她有没有当上这个代理董事长,但邢兰在蓝海集团也是有股份的,而且她的女儿韩心蕾还是除了那个林楚,蓝海集团最大的股东。

    邢兰站起来还是满脸的怨毒与不甘,她精心经营了这么多年,怎么会被这一招给打败?只是心里更加的恨韩枫,此时她都恨自己刚刚怎么没再好好折磨一下那个老东西,敢这么对她们母女,真是该死。

    看到邢兰的眼神,季墨言心里咯噔一下,她之所以抓走林楚,就是为了防止这样的变故,现在这种情况,林楚会很危险。

    季墨言快速走到邢兰身边,盯着她冷声道,“告诉我,林楚在哪儿?”

    此时的会议室基本已经没什么人了,见到季墨言,邢兰的脸色立即变的疯狂起来,她目光恶毒的对着季墨言笑了一下,“你现在跳出来想知道林楚在哪儿了?刚刚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帮我?我告诉你,我不会告诉你的,林楚想当董事长,我这么多年的经营怎么可能让她毁掉。我不会放过她的。”

    邢兰红着眼睛说完就朝外走去,根本不理会季墨言。

    季墨言一把抓住她,用力的拽了回来,然后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目光森冷,“说,林楚在哪儿?你敢伤害她,我就杀了你。”

    邢兰的脸上不仅没有任何的恐惧,反而却越发的兴奋,她死死的盯着季墨言,“我不会告诉你,你杀了我,林楚立刻就会死。”

    也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了,韩心蕾有些疲惫的走了进来,当目光在看到季墨言竟然掐着她妈妈的脖子时,脸色一下子变的苍白。

    “墨言,你在干什么?”韩心蕾快速的跑过去,抓着季墨言的手喊道,“墨言,你快放开妈妈啊,你在干什么?她是我妈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