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陆少是个妻管严 > 第69章 医生?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陆少是个妻管严最新章节!

    王老爷子身体渐渐有了起色,虽然不太想承认这是那个凶女人的功劳,但是王媛媛到底对夏琉的态度好了很多。

    毕竟观察了这几天,人家云医生一点儿想当自己的后妈的意思都没有,她错怪人家了。

    王媛媛想,要不,她去道个歉,那天弄得,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虽然说起来,那天丢人的,是自己。

    可她毕竟把人家堵在门口了,她王媛媛敢作敢当。

    这天,夏琉刚给王老爷子改完药膳细节,老人家的身体状况每天都不一样,药膳还是每天都随着变的好。

    看见夏琉起身要走,老爷子拄着拐杖颤巍巍的站起来,“小云医生,那个,先别走啊,媛媛说,她想见见你,我要是留不住你,她就不跟我玩了。”

    在一旁的管家皱起眉,自家小姐又要胡闹?王贵交代过管家,一定要对云医生恭恭敬敬的,如果不是管家以身作则,王家的下人怎么可能会对她那么恭敬?

    “好。”夏琉点点头,小姑娘又不是什么坏人,这几天看不惯自己,顶多给自己冷脸,也没什么过分的举动。

    “云医生,”王媛媛跑了过来,不顾夏琉的俏脸是不是冷的,“那个,我牙疼,云医生帮我看看吧”。

    王媛媛拽着自己的衣角,不敢抬头看她,脸红彤彤的,可爱极了。

    “牙疼?”夏琉走到她面前,“张嘴。”

    王媛媛傻乎乎的张开嘴。

    “哪一颗牙齿疼?”她看着小姑娘 这小姑娘看来是对自己改观了。只是,方法有点蠢,蠢得可爱。

    “左边……不对,右边,对,右边第五颗。”

    夏琉有心逗她,“那拔了吧,你这个年纪牙早就换完了”。

    “……”

    小姑娘被王贵宠成了极单纯的性子,见此时云医生依旧冷着脸,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她慌忙捂着嘴,可不能拔。

    “云医生,为啥爷爷天天喝味道还蛮好的药膳,到我这里,你就要给我拔牙。”

    “逗你呢。”瞬间 看着鲜活的小姑娘变脸,夏琉只觉整个人都被愉悦了。

    王媛媛表示收到了惊吓,能不能别冷着脸跟她开玩笑啊,她承受不来。

    作为王家请来的私人医生,夏琉很是守规矩,除了日常必要的交集,她不会跟王家以外的人在王家交流。王贵不是很理解,这位就这么不担心任务吗?这都将近一周了,怎么这位云小姐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王贵派人请她,说是有客人来,指名想让她帮忙。

    “云医生,先生说请您过去一趟。他和客人们在客厅等您。”佣人敲响了夏琉房间的门。

    “王先生,您找我?”客厅是有客人在场的,她眯起眼,这是王贵自作主张帮她宣扬还是客人非要见她?

    “云医生你来了。本来不想打扰你的,可是,你看,老刘非得说自家表弟最近肠胃不大好,听说你在这一方面是权威,所以,想请你帮他表第看看。”王贵见她来了,乐呵呵的开口。

    “请问病人是哪位?”她不卑不亢,沙发上有四五个人,她不知道是那个是中年男人老刘的表第,这几个人都有可能是啊 还是请问一下,免得出丑。。

    “我,小姐,咱们又见面了,原来你姓云,是个医生啊。”是那个年轻人,撞到自己以至于自己摔了手机的年轻人。

    “你好,请问您的肚子是怎么样的不舒服?疼还是涨?持续时间呢?”她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丝毫没有在意刚刚年轻人的套近乎。

    本来就没那么熟啊。“高岭之花”夏琉已上线。

    “不疼也不涨,就是没什么胃口,看见三餐也提不起兴趣,很长一段时间了,大概半年了吧。”年轻人很努力的回想自己是什么时候我先滋味开始没胃口的,大概是半年前那次心血来潮玩了一票大的那次?

    “还有其他症状吗?没胃口的话,是心里抵触食物,还是吃了之后肚子不舒服?”夏琉思考着要怎么治疗。

    “大概是,心里有点抵触,不想吃。”年轻人开口,盯着她,大概是想看她被盯着的不好意思?

    “云医生,别老说这些了,我们认识一下,交个朋友吧,我叫周星金。”年轻人伸出手,笑嘻嘻的等她喔上去。

    “你好,我是云若寒。”象征性的握了手,然后夏琉找了纸笔,写下了几样药膳,年轻人和老人能接受的治疗强度不一样,她改了其中的几样 然后把纸交给年轻人。

    郑重的把纸收进口袋,周星金心里却在盘算着,这妞儿合他胃口,怎么样才能骗到手哦 ……

    ……

    陆离到了H市,并没有联系任何人,他只是来指挥卧底任务完成后的剿灭任务,来这里也是为了给那群女兵起定心作用,插手太多任务,会让言书岂不高兴。

    认识夏琉之后,他和夏琉几乎每天都会见面,如今将近一周没见到那个人,还真有点不习惯呢。

    她想必在执行任务吧。

    ……

    夏琉看着眼前的年轻人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个死乞白赖的不想赔偿她见过,她没见过死乞白赖地要求赔偿的啊。

    “云医生,若寒,寒寒,不让我赔也行,请你吃顿饭总可以了吧。”周星金见天儿的来王家,偏生脸皮厚得很,好说歹说就是要夏琉赏脸。

    王贵请她到书房。

    “云医生,那个老刘,是金老大手下的那个,我不知道那个姓周的小子是什么身份,但能让老刘毕恭毕敬的,怕是金老大身边的人。”王贵脑子转的很快,不够精明也走不到如今的位置。

    “那么,这就是个突破口,好吧,下次我就试着把这个姓周的当突破口。”

    将近一周了,任务几乎没有什么进展,别说是辅助这次任务的王贵了,她现在就有点焦灼了。

    要是陆离在就好了,他一定有办法把这事处理的速度又完美。

    怎么想起那个混蛋了,好不容易摆脱他的“阴影”了,想他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