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欢厚爱 > 第421章 金奶奶

第421章 金奶奶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深欢厚爱最新章节!

    清苓沉默了许久,直到文淼趴在床边睡着了,才说:“我也不想告诉你。”

    她不能说,不然文淼心里会更悲伤。

    文淼或许还喜欢着徐重,但徐重没来得及表白,她不知道他们的幸福曾经近在咫尺,遗憾就会少一些,伤心也会少一些。

    清苓把文淼扶到床上,自己学徐重一样打地铺。

    第二天清晨,天还没亮,孩子先醒。

    外面灯火通明,有人声。这几天,通宵都有人在。

    清苓坐起来喂孩子,身上的奶水还够孩子喝一点。

    她拉起衣服,先喂叮叮——小丫头后出生,脾气要大一点,不先喂她,她就闹;当当有哥哥风范,平常再怎么哭,一旦发现妈妈在照顾妹妹,他的哭声就小一点。

    正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和说话声,很低,但清苓还是听见了男人的声音。

    “应该在这里吧?”徐青的声音传来,而后敲了一下门。

    清苓以为她要进来,急叫道:“别进来!我……我在喂孩子!”

    “哦。”徐青停下来,“淼淼在吗?”

    “在。”

    “那就好。”徐青松口气,“淼淼的哥哥来了,你把她叫醒吧。”

    清苓想放开孩子,但孩子咬着她不放,她急道:“淼淼昨晚喝醉了,还没醒!”

    “那我们等一会儿。”

    清苓忙把叮叮喂好,也不管当当怎么哭闹,拉了拉衣服,抓了抓头发,轻轻把门拉开一条缝:“姐……”

    徐青走进来:“你继续喂吧,我叫醒她。”

    “她没睡一会儿。”清苓看了外面一眼,黑暗中,一个男人的背影站在阳台边上,身形修长,略显清瘦。她低声问,“那是……”

    “淼淼的哥哥。”徐青低声说,“让他进来抱人不方便,我还是把人叫醒吧。”

    清苓点头。

    徐重刚死,她若同意男人进她房间,传出去了,终究影响徐重的名誉。

    徐青把文淼叫醒,文淼脸色酡红,睁开眼看着她:“你是谁啊?”

    “我是青青姐。”徐青说,扶她起来,“你哥回来了。”

    “哪个哥?”文淼带着哭声问。

    她此刻脑子不清醒,整个人像脆弱的小孩。

    “你亲哥。”徐青给她穿鞋,“昨天给你哥打电话了吧?你哥连夜回来的。”

    文淼愣了一会儿:“他不搞开发,我不理他。”

    “好啦,你哥眼睛都是血丝,估计一晚上没睡觉呢。”

    文淼嘟了嘟嘴,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出了门。

    徐青出去送她,清苓听见她气鼓鼓地说:“我早上就给你打电话了,现在几点啦,还连夜回来……”

    “我从国外连夜回来的。”男声轻叹。

    文淼没声音了,片刻后有沉重的脚步声远去,接着徐青进门来,对清苓说:“你怎么睡地上?”

    “我让淼淼睡那里。”清苓说,咳了两声。

    “感冒了是不是?”徐青忙问,“你嗓子昨天就有点哑了,今天都听不出男女了!快躺床上去,我去给你拿点药。”

    “我怕过奶……”清苓说。

    “我叫人熬点中药吧,应该不碍事,你自己记得多喝点开水。一会儿还要去城里呢,千万别病了。”

    清苓点头,今天要送徐重的遗体去城里火化。

    因为车不够,能够去城里的只有徐家人和徐家重要的亲戚。

    清苓脑子有点晕,可能真的病了。

    徐父叫她不要带孩子,免得麻烦。

    她没和孩子分开过,舍不得,但不敢跟大家添麻烦,就把孩子给徐重的姑姑。徐重的姑姑要在家陪着徐奶奶,不去城里。

    孩子一到徐姑姑手上,就闹个不停。

    徐奶奶说:“就带去吧,让他们去送送他们爸爸。”

    清苓忙把孩子抱过来,小不点儿哭得她心都碎了。

    到城里,顺便去徐重宿舍拿了他的东西。

    他还有些东西在办公室,现在是年底,派出所特别忙,他的烈士申报大家也很尽心,遗物这种小事反而没空去管。所长说等他的工作交接了再整理,反正徐重身后事还有很多手续和文件要办,到时候一起让人送到徐家去。

    回来后,大家把徐重安葬在镇上的烈士墓地。

    之后,清苓病了两三天,这两三天内,徐家把办丧事借的东西还了、该清的东西也清了,等她好后,居然没什么事可以忙。

    她抱着孩子,站在门口发愣。

    徐母在外面扫地,看见她,放下扫帚走过来,抱起婴儿车里的另一个孩子:“你怎么总抱着女儿,不抱儿子?”

    “她爱哭。”清苓说。

    徐母叹了口气:“你屋里还有徐重的东西吧?都捡出来放到别的屋里去,免得看到伤心。”

    “嗯。”清苓转身,和她一起上楼。

    清苓对自己的东西很清楚,徐重的东西她从没碰过。现在,凡不是自己的,都捡出来。

    捡完,徐母坐下来,对她说:“你还年轻,我和你爸商量过了,你以后要走、要嫁别人,我们都不拦着你,但孩子要留下来!”

    清苓瞪大眼。

    徐母说:“女儿可以不要,儿子是一定要的。你说我们迂腐也好、封建也好,徐重没了,我们总要留着他的儿子传宗接代!反正,你也不太喜欢你儿子,都只关心那个丫头。”

    清苓忙把床上的当当抱进怀里:“我没不喜欢他!你……你们不能这样!”

    清苓觉得太难了!这境地太难了!她该怎么办?

    死者为尊,她不想伤害已经死了的徐重,但她更不想失去孩子!

    徐母提着徐重的遗物,起身离开房间:“以后再说吧,徐重刚走,不要说这些不开心的事。反正,你再要嫁人,也要过一段时间吧?”

    清苓委屈得不说话。

    反正处境再难,她也不会让人夺走自己的孩子!

    晚上,清苓重新收拾房间,发现了记账的账本。

    上面清清楚楚记着她这些日子所花的钱,甚至是接收到的礼物。用她放在徐重那里的四万块减掉这些,还有三万多。一日三餐和徐父徐母一起吃,没算在里面,但这半年多,应该不会超过三万吧?

    这钱,肯定还有剩的。

    可是不能用钱算的多了去了,这钱她没脸再要回来。

    而且当初和徐重是口头约定,没有证人,也没法证实钱是她的。再来,一旦说这笔钱,就可能要说结婚的缘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