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英雄联盟:冠军之箭 > 【257】一见林轩误终身

【257】一见林轩误终身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英雄联盟:冠军之箭最新章节!

    “哎呀……还有两个小时才登机,我们来这么早干嘛呀?”

    林义是做什么都是赶早不赶晚的急性子,明明是十点多的航班,结果刚吃罢早饭就催着赶紧检查行礼有没有遗漏的,没有就赶紧打车出门,不然就要来不及了。

    所以当一家四口人来到机场大厅,距离登记还有近两个小时的时候,坐在候机室里百无聊赖的姜浅予就忍不住鼓着腮帮抱怨。

    “做什么事情都是急性子。”姜雅也是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来得早总比来得晚要好。”

    坐在母女两人中间位置上的林义略微有些尴尬地咳嗽一声,“在这坐着歇歇,休息一下,无聊就玩手机,等下上了飞机人家就不让你玩了。”

    “您考虑的还真周到。”小妮子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还行,还行。”林义忍不住笑起来。

    坐在姜雅另一侧的林轩闻言撇撇嘴,根本都不像小妮子那样还去抱怨,因为对老爸这一点已经绝望了,没想过他能算好时间出发,自己戴上耳机听歌。

    结果却见老爸探着身子,绕过后妈,目光盯着他问:“你跟那边中介联系好了是吗?不要到了地方还要重新找啊。”

    林轩摘下耳机,点点头,“联系好了,我按照人家给的信息和图片,先筛选了三套,下午有空的话就可以先去看看,可以的话就直接约房东签合同就行……照片我给妈看过了。”

    “她看过我还没看过啊。”

    林义咂了一下嘴,眼神有些不满的样子,“虽然说不是我住,但我看一下还是可以的,帮你们两个参考一下。”

    林轩有些无奈,老爸这转移话题的方式不能说没用,就是总让自己躺枪,“行,回头看房的时候你仔细点,最后拿主意听您的。”

    “那不用,那不用,还是你们两个决定。”

    林义就摆摆手,见没人再提自己催的太急导致要在候机室里待两个小时的事情,于是就也不找林轩的茬了,开始关切起来,“你东西都带完了吗?我看你房间里还有好多书,要不回头一块给你寄过去?”

    “那都是看完的,最近不打算再看,有还在看的我都带着了。”

    老实讲,絮絮叨叨的家长确实容易让孩子不耐烦,哪怕是这世环境里长大的林轩,性子温和,面对老爸这种不常出现但一出现就很烦人的唠叨,也会表现的很不耐烦。

    他总是不懂得如何表达感情,平时总是比较冷淡的,很少交流,积累到一定程度后,就会唠唠叨叨没完,会给人一种忽冷忽热,反复的感觉。

    不过两世为人,林轩的耐性倒是好了很多,主要是已经能够体谅与理解。

    就如同火车上遇见的那对中年夫妻,那个外表粗犷的汉子,每次跟生病的妻子说话都是很不耐烦的语气,但未必就没有善意与柔情在里面。

    只不过原本就不善表达的性子,到了中年大多如此。

    姜雅昨天被小妮子给安利着玩了个微信里的小游戏,左右无聊,又拿手机刷分,结果没跳出去多远就栽倒了,小妮子就探过脑袋看,很没良心地在旁边“嘿嘿嘿”地笑。

    她探着身子要绕过老爸,林义也就被打断了唠叨,于是也转头看姜雅玩的小游戏,没看几分钟,就说我帮你刷。

    林轩也没搀和,自己带着耳机听歌。

    听得是一首《误终身》,词曲原唱都是冉清欢,不过他听的,却是前天他生日的晚上,小妮子临睡前开播时翻唱的版本,被她上传到了个人电台里。

    “《神雕》通篇四十回,郭襄在后八回才正式出场,风陵渡口始一现身就夺尽目光,很受人喜爱,多半因为我年龄小吧,喜她远胜小龙女。有人说小龙女身中剧毒跳下绝情谷,本是必死的,郭襄才是金庸先生属意的杨过伴侣,为郭杨两家三世恩怨写下句号,可惜后来抵不过读者压力,才不得不弄出来个寒潭白鱼让小龙女起死回生。”

    “我不喜欢这种说法,因为会觉得这样对郭襄太不公平了。读《倚天》开篇我就哭过两回,尤爱程灵素姐姐的《致郭襄》,隔了这么多年,终于能谱曲唱出来了,很开心。”

    这是冉清欢写在《误终身》词前的题字。

    而至于改名《误终身》的缘故,一来是因为那句“一见杨过误终身”,二来多半就因为郭襄寻找杨过一生未嫁了。

    开篇是一段念白。

    “我走过山的时候山不说话,我路过海的时候海不说话;”

    “我坐着的毛驴一步一步滴滴答答,我带着的倚天喑哑。”

    “大家说我因为爱着杨过大侠,找不到所以在峨嵋安家;”

    “其实我只是喜欢峨嵋的雾,像十六岁那年绽放的烟花。”

    那个冉清欢才气斐然,然而在小妮子翻唱这首歌后,林轩曾去查过她的资料,结果让他大跌眼镜,因为在他看来极可能已经红尘看破的这位才女,居然是童星出身,如今还未满十七周岁。

    开学不过高三而已。

    当时正在直播查房听小妮子唱歌结果想起来去查冉清欢资料的林轩直接就一句“我操!”溜了出去。

    当时就在直播弹幕上引起了一堆“污污污”“痴心妄想”的批判,还有人跑到小妮子直播间劝她“不要再唱冉清欢的歌了,不然大舅子要去撩来当你嫂子了”。

    搜索信息里有冉清欢的照片,小时候和长大后的都有,看着是蛮漂亮的,不过这年头网上的照片实在是太“骗”了点,林轩也没在意。

    哪有就在隔壁的小妮子活色生香来得养眼?

    虽说她从那天后都没怎么搭理自己,连生日的时候要找她要个香吻当礼物都被无视了。

    撩妹肯定要脸皮厚才行,但林轩觉得自己也不是死皮赖脸的人,小妮子连拒绝都懒得,瞥了他一眼后就无视了,眼神跟在看个二傻子似的,他自然也不会再去热脸贴冷屁股。

    又不是真的贴。

    后来在家吃完饭后,跟蒋雨晴柳霜霜张翰清他们几个一块去唱歌的时候,他果断选了个距离小妮子最远的位置

    ——隔着茶几,唱歌的时候就刚好对着她唱。

    一块去唱歌是赵涵的提议,前些天一块出去玩的时候,几个人有个群聊,小妮子在旅行途中就曾提到过林轩的生日,这是后来蒋雨晴找他私聊时告诉他的。

    而他那晚直播后从卫生间洗漱出来,小妮子起身后瞥见的聊天界面,自然也是跟蒋雨晴在聊。

    却也只是几句话而已,还是大半都是关于姜浅予的,因为那个时候蒋雨晴听说了小妮子直播的事情,然后下播了却没回消息,加上马上就是林轩生日,所以才从群聊里找他私聊。

    否则以蒋雨晴的性子,哪怕是对林轩有好感,也很难做出主动找他的事情来。

    林轩原以为小妮子只是因为误会了,所以才坚持要把冷战发展成持久站,等生日那晚后发现是个误会,就会消气了。

    但他这次显然算错了。

    已经连续三四天了,除了在爸妈面前还对他稍微客气点外,在其他的时候,完全就是网咖事件前的态度,淡漠无视,好像眼里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三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

    女人都这样。

    就该晾晾她。

    让她知道自己同样是无可替代的!

    有些火气的林轩也就不再去撩拨她,每天老老实实地直播、看书,只不过每次看书都是在客厅,有时候听到她从外面回来的响动,会恰好时间,在她看到自己后才抬起头来。

    淡淡地瞥她一眼,然后在她望来的眼神里,率先收回目光,若无其事地低头继续专注看书。

    很男神。

    当然,林轩之所以这样有恃无恐,一来是确信她绝没有表现出来的那样冷淡,她又不是攻略游戏,没有直接删档的功能;二来则是因为马上就要开学,即将开始“同居”,不愁找不到机会。

    所以自然要趁着这个时候好好地摆一下架子,免得把她给惯坏了,真以为男人就没脾气似的。

    不过老实讲,单方面的冷战不可怕,毕竟时不时地逗她一下,哪怕是没有回应,看看反应其实也蛮可爱的,但当双方冷战的时候,最大的敌人就不再是她,而是内心深处想要亲近的欲望。

    每当这个时候,林轩就告诫自己,他是在为广大男性同胞们“正名”,于是顿时深觉任重道远,忍不住也得忍,实在不行就打开电脑发泄一下。

    好好虐虐那帮韩国人。

    因为前世经历,林轩对资本化俱乐部和韩国人都没什么好感,直播的时候自然不会表现出来,但他的风格明显跟国服的时候不同,有机会的话总会忍不住去冲泉,杀人或者被杀。

    截止到昨晚,他已经以439的胜点成功登上韩服王者名单,两百个王者倒数第五,刚好排在196。

    脑中掠过这些的时候,耳机里面小妮子的歌声还在响着。

    “正当喜乐无忧年韶华如花,远游风尘之色却不似十九风华”

    “愁思袭人无计回避真牵挂,不知天涯何处有那我思念的他”

    “没半点音讯怎续风陵夜话,见不到大哥哥愿知他如何行侠”

    “上少室山想找无色问一下,老禅师亦不知他是在何处为家”

    ……

    嗓音空灵,幽幽如诉。

    好像能看到那个画面,半生都在寻找杨过的郭襄举目茫茫踏遍了海角天涯。

    想起小树林外她那句委屈决然的“我不嫁人”,林轩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觉得小妮子在唱这首歌的时候,肯定很有“一见林轩误终身”的感慨。

    **

    晕死,我从没说过骨科结束啊,只是第一阶段结束进入第二阶段的推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