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婚谋不轨:老公不太乖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卑鄙手段

第一百二十二章 卑鄙手段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婚谋不轨:老公不太乖最新章节!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折了好几折的纸。

    哥哥嫂子抢了她这几年攒下来的钱,将她一个人扔在了小旅馆。

    她想要回来拿些李冉值钱的东西当做路费,也算是泄愤。

    谁知道顾家到处灯火通明,唯独只有顾乘风的房子是没开灯的。

    进去之后发现屋里没人,小琴大着胆子,去了顾乘风和于思琪的卧室,到处寻找钱和首饰。

    结果什么都没找到。

    于是她又去了顾乘风的书房,在找东西时,无意中发现了一份合同。

    卓雅借着路灯的光,看完了合约的全部内容。

    "这是哪里来的?"

    小琴眼珠一转,哭着说道:"其实我早就发现那个于思琪不是真心爱大少爷的,所以我一直想要赶她走,但是她不但威胁我,还设计把我赶出了顾家,我为了揭穿她的真面目,偷偷回来找证据,今天终于被我找到了。把这件告诉老爷和夫人,明天的婚礼就会立即取消,您就有机会成为顾家的大少奶奶了!"

    小琴期待的看着卓雅,希望她能和自己一样,表现出惊讶和激动。

    但卓雅却将纸重新折起来,塞进了小琴的口袋里。

    "这件事不要再让别人知道,把这个东西拿去烧掉!"

    小琴很意外。

    "于思琪靠卑鄙的手段,把大少爷从你身边抢走,你不恨她吗?我可以帮你揭穿她!"

    卓雅审视小琴的脸。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不解。

    "我。。。"小琴支吾着,"我只是不甘心,凭什么她那种出身都能成为大少奶奶,我伺候大少爷这么多年,都比不上一个骗子!"

    卓雅顿时明白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车上的顾诺一,确定他没有醒过来,才招了招手,要小琴到自己身边。

    "其实这件事我早就知道,我不光知道这些,我还知道,于思琪偷偷用顾乘风的精&子做了试管婴儿,所以才有了这份合约,不过,你可不能告诉任何人,因为这样的话,明天的婚礼肯定办不成了。"

    小琴的嘴角露出一抹卑劣的笑。

    "我记住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小琴离开后,卓雅十分开心的返回驾驶室。

    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既然有人比她更不希望这场婚礼成功,那么她又何必做那个出头的。

    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将顾诺一搀扶着进了顾家,众人立即过来帮忙,顾浩、李冉和顾乘风在客厅里商量明天婚礼的事情。

    "卓雅?"李冉见自己的儿子被卓雅送回来,有些意外。

    "顾伯父,顾伯母,"卓雅优雅的朝顾乘风点了点头,"我和同学在酒吧聚会,正好碰到了喝多的诺一少爷,就帮忙送他回来。"

    李冉拉着卓雅的手,连声道谢。

    "你看看这孩子,怎么喝成这样了,幸亏遇到了你,卓雅,伯母谢谢你。"

    卓雅微笑着说道:"您太客气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太晚回家的话,我爸妈会责备的。哦对了,顾乘风,恭喜你。"

    卓雅看着顾乘风,脸上呆着真诚的笑容。

    "谢谢。"顾乘风见卓雅似乎已经释怀,对她的态度自然也好了许多。

    卓雅离开后,李冉自言自语道:"真是个好孩子,可惜和咱们乘风没缘分。"

    顾浩想了想,提议道:"我倒是觉得这丫头和诺一还满般配的。"

    李冉听闻,脸色立变。

    "老顾,诺一还小,这么早讨论婚嫁做什么,再说,他的心思都在工作上呢,哪有时间谈恋爱啊。"

    此时,倒在床上的顾诺一,正在梦里和卓雅约会。

    睡前,顾乘风给于思琪打电话。

    "婚纱收到了吗?"顾乘风问。

    "收到了,很合适。"于思琪躺在床上,手抚摸着身旁椅子上的婚纱回答。

    "你的尺码是我用手量出来的。"顾乘风轻笑。

    于思琪脸红心跳。

    "会失眠吗?"

    "当然不会,我现在困意满满,闭上眼睛就能去见周公。"

    其实她已经在床上翻来翻去快一个小时了。

    于宝宝睡的口水都流出来了,她却毫无睡意。

    "那就好,睡个好觉,明天早晨等我来娶你。"

    "唉唉,等一下!"于思琪喊住了乘风。

    "怎么?"

    "没什么,那个。。。晚安。"

    其实她想说,她心里一直很不安,只是想到于暖阳说的,也许自己是得了婚前恐惧症,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就又咽回去了。

    "晚安。"

    于思琪想着第二天的婚礼,脑子里一团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早晨她是被母亲的敲门声叫醒的。

    "思思啊,起床了,来人给你化妆了。"

    于思琪亲了亲沉睡的于宝宝,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

    打开门看到外面站着三个人。

    "您好于小姐,我们是顾先生派来给您上妆的。"

    于思琪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从睡眼惺忪变成漂亮的新娘,再也没有睡意了。

    穿好婚纱,上装完毕,三个人离开了于家。

    于妈妈喜极而泣。

    "瞅瞅我闺女,真是漂亮,一会儿你姨妈姑妈舅妈他们来了,多拍些照片。"

    没多久,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全都来了,看到于思琪,都羡慕的不得了。

    你一言我一语,听的于妈妈皱纹都笑开了。

    等顾乘风到了,众人更是眼睛都看直了。

    "思思男朋友这么帅啊!"

    "一看就有福啊!"

    "哎呦喂,真是郎才女貌……’"

    于思琪隔着盖在头上的白色的头纱,看到顾乘风向她伸出了手。

    "我来娶你了。"顾乘风说。

    于思琪眼眶一湿,险些落下泪来。

    "不能牵着,要抱着才行,新娘在到礼堂之前,脚是不能落地的。"

    顾乘风一弯腰,于思琪已经落入了一个坚实温暖的怀抱。

    “那就抱着。”他说。

    于思琪看到顾乘风的眼睛里,是浓浓的爱意与欣喜,而她,心中如小鹿乱撞,紧张到双手不知该放在哪里是好了。

    楼下的场景让于思琪瞪大双眼,一起跟着下楼的亲戚们也都惊呆了。

    几乎整个小区的人都出来围观了。

    毕竟,三十辆世界顶级品牌跑车组成的结婚车队,可不是谁都有机会能看到了。

    于思琪目光穿过人群,看到外围许多记者被黑衣人拦住,阻止进入。

    “你这也搞得太大了吧!”于思琪双手环抱顾乘风的脖子,低声说道。

    周围许多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各种羡慕嫉妒恨的声音。

    顾乘风轻笑。

    “如果不是你们家小区装不下,我本打算弄一百辆的。”

    婚礼礼堂富丽堂皇,白色玫瑰装扮的巨大柱子立在礼堂中间,花瓣铺成的道路,从门口通往舞台,炫目的水晶吊灯灯光,将整个礼堂映照的熠熠生辉。舞台上方,白色和粉红为主题的花球垂下,上面镶嵌着顾乘风和于思琪的结婚照。

    许多在场的人,拿起手机拍摄这美轮美奂的场面。

    于思琪和顾乘风被带到后台两侧的两个房间里,因为之前没有彩排,现场负责人对她们进行分别指导。

    外面,亲戚朋友已经落座,记者们则是将镜头对着入口处,每当出现一个公众人物,就会拼命按下闪光灯。

    卓家人悉数到达时,那些记者更加喧闹起来,甚至有人试图穿过黑衣人的阻拦,跑过去采访卓雅。

    卓雅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却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

    婚礼只邀请了亲友和世交,其他商界和娱乐圈的朋友并没有邀请。

    卓家是不请自来的,还有一位,也是靠刷脸混进来的。

    这人就是明炫。

    明炫和徐子骞坐在台下,各怀心事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脸上的表情都不太好。

    “蹭了我的请柬硬要来,还带着一张哭丧脸参加婚礼,好像不太合适吧?”明炫对徐子骞说。

    徐子骞回神看明炫。

    “在说我之前,照镜子看看你自己的苦逼脸。”

    明炫眉毛一挑,有些意外。

    “表哥,咱俩打小儿就总是因为喜欢上同一件东西而打架,没想到长大了,口味还是这么一致。”明炫自嘲的说。

    “不过这次,我们终于达成一致,不用打架了。”徐子骞悻悻说,“祝福就好。”

    “未必。”明炫看到礼堂外缓缓走来的一对新人,目光复杂。

    徐子骞有些不太明白明炫的意思,但已经有人发现明炫在场,都过来拍照讨要签名。

    徐子骞看不惯这些人的谄媚样子,起身去了偏僻地方。

    于家二老和顾家二老落在第一排,于暖阳也难得穿了西装,两家人打了招呼,再没有多余的话可说。

    吴妈抱着于宝宝在后台,按照现场负责人的要求,一会儿抱着婴儿上去给二人送花球。

    于宝宝头一回见到这么多人,大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

    现场音乐响起,顾乘风从一侧走出来,专门定制的黑色手工西装,衬托着他健硕颀长的身材,他朝站在舞台另一侧的于思琪走过去,牵着她到了中间,掀起了面纱。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于思琪身上。

    那一张精致的脸蛋,配得上身上千万的婚纱。

    闪光灯一刻不停的在二人身上闪烁,晃得于思琪有些睁不开眼睛,那种不安感突然再次袭来,让她有些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