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倾紫宸宫 > 第九十八章

第九十八章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梦倾紫宸宫最新章节!

    墨紫灵呆住,怔怔看了他片刻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绝美的面庞上泛起红晕,有点结巴的回道:“阿宸,怎······怎问起这个了?我······我还未及笄,怎······怎会有身孕?”

    “未有么?那我们今日再努力些······”话未说完姬御宸便将她拉入怀中吻住那抹红唇,不再是轻柔触碰,直接攻城掠地般强势辗转啮咬;墨紫灵忙着要推开他,断断续续的细碎语声传来:“阿宸······还是白日······莫要······”

    姬御宸不管这些,外面的所有事宜有丞相和太尉处理,他只要在晚宴上露面即可,怀里柔若无骨的身体才是他日夜思念的,此时自己的身体每一处都在叫嚣着要将怀中的人儿揉进体内,填满空虚的心房;一边吻着她一边打横抱起她大步走入寝殿的床榻之中,随手将床幔挥下便将她放在床榻上,自己亦俯身覆在她身上。

    墨紫灵早瘫软在床榻上,任他解开衣带,听着他一声声沙哑唤着她的名字,便也不再推拒伸手环抱住他精壮的腰身;姬御宸轻颤了一下,忙着解去自己的衣物,将她紧紧箍在怀中,热吻亦沿着唇角一路向下移去,低沉的喘息声和细碎的吟哦声在寝殿内响起······

    两个时辰后墨紫灵从疲惫中醒来,全身酸痛如同被车轮碾过,双腿更是酸软的不想动;看了一眼枕边还在沉睡的俊朗容颜停下想要起身的动作,想想他不知餍足的要了一次又一次,墨紫灵的脸上如同红霞般艳红。她喜欢他的怀抱,喜欢他沙哑低唤自己的名字,喜欢他强势的占有,喜欢他宠溺自己的一切举动······

    耳边仿佛还有他沙哑的声音:“灵儿,给我······给我你的一切,给我生个孩子。”

    孩子,墨紫灵忽然怔住,孩子啊······她愿意给他想要的一切,可是孩子······她不能有孩子啊;怎么办?她已经如此喜欢阿宸了,可是她不能因此冒险,孩子啊······

    枕畔传来低笑,姬御宸伸手刮了一下她翘挺的鼻头:“我的小灵儿想什么呢?如此专注?”

    转头静静看着他,片刻后开口;“阿宸,我的身体还未调理过来,若是不能有孕该如何?不如······”

    将她抱在怀中,满足叹息一声:“灵儿莫怕,近期不会有战事,你便住在宫中,好好调理一段时日,定会有身孕的;不要说其他的,我只要灵儿的孩子,我们的嫡长子定然是大岳的太子!”

    “若我生下的是女儿呢?阿宸,你还是莫要给后宫嫔妃喝避子汤了。”

    墨紫灵当然在意他宫里的其他女子,可是能怎么办,他是大岳的皇帝,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人;何况现在大岳还未曾安稳,他还有那等抱负,自己必然是要征战的,此时根本不是要孩子的时候,但若他一直没有皇嗣也不可,朝臣们怎会心安,天下人又如何心安。

    她何尝不想有一个她和阿宸的孩子,这个孩子定会如阿宸那般俊朗挺拔,定会有这世间最出色的容貌和智慧,也定会如自己这般沉稳果敢······呵,他们的孩子定然是这世间最为出色的孩子,可是,她又如何忍心让自己的孩子日后没有母亲,没有母亲的太子该如何生存下去?不敢想啊······

    姬御宸并不知晓她想得这些,只开心的说着:“先生个女儿也不错,定会如灵儿这般绝美,她将是我大岳最尊贵的帝姬;再生个如我的儿子,我定会亲自教他文韬武略,让他成为大岳最出色的男儿,亦会是大岳最尊贵的太子。”

    他是如此盼望着他们的孩子,墨紫灵不敢再想下去,忙转移话题问他:“阿宸,若是一直找不到那个人,苏若水腹中的孩子出生后你有何打算?”

    “哼,就让她们母子生活在夏梧殿罢了;怎么说还有南陈的面子在那里,我亦不能赶尽杀绝,这宫里养个人还是养得起的,随她们母子去罢。”冷声说完后看了怀中的人儿一眼后又问:“灵儿可有何想法?你若不想······”

    “阿宸,我亦不想徒增杀戮,稚子何辜啊,就照你说的罢,毕竟还有苏兄与阿璇的面子。”

    在她额头吻了一下后姬御宸开口:“我便知晓灵儿定会如此想,不过多养个人罢了;灵儿可还痛?”

    “哪里有那么娇弱了,况且也不是第一次了······”墨紫灵羞涩低语。

    “那我们再来一次罢,我真的想灵儿了······”语声未落姬御宸便又翻身。

    “阿宸,莫要再······前面快要开宴了······”墨紫灵慌忙推开他,怎奈床第之间她那点力气怎能与姬御宸的强势相比,很快便又传来喘息声。

    良久,床幔被掀开,姬御宸抱着怀中纤细的人儿去了净房,墨紫灵将脸埋在他胸前,任他裸着身子将自己放入浴池中,随后他亦进了浴池,细细帮她洗过后抱着她回了寝殿,自己穿上里衣后又帮她一件件穿起了衣服;墨紫灵早没有半点力气,本来不想起的,可姬御宸说大宴怎能不见帝后,便也只能由着他折腾了。

    两人穿戴妥当后姬御宸唤了大监将早准备好的补汤端进来看着她慢慢喝下,中间又聊了些琐碎朝政之事后便见大监领着一队侍婢进来,手里捧着两人的朝服珠冠,忙着给两人穿戴起来;姬御宸的是墨色玄裳上面绣着金龙,墨紫灵的依旧是红衣金凤,两人一个挺拔端肃,一个纤细绝艳,站在一起异常的和谐般配,看花了满殿侍奉的人。

    姬御宸牵起她的手:“灵儿,我们虽未曾大婚,但圣旨已下,今日起,你便是我的帝后了;来,与我一同笑看天下。”

    走出殿外一同登上御辇,随着大监的清喝声队伍缓缓起行,一刻后到了大殿,文武百官与家人皆已在席位后坐好;北凤四将赫然坐在前方客位上,姜氏族长姜思源亦在后方位置,因着姜千寒之功,姜氏大宅成为子爵府,姜思源便可以列席今日这等大宴,这在以前他可是想都不敢想的。文武百官虽看不起姜氏商人作风,但一来姜氏乃四大世族之首本就底蕴丰厚,二来姜氏可是帝后墨紫灵一手提拔,所以不管他们心里有多少鄙视此时也只能笑脸与姜思源寒暄,笑话,他的儿子可是北凤司马,墨紫灵第一心腹啊。

    随着大监的唱诺声殿内之人全数起身,宸帝与帝后墨紫灵携手而来,登上玉阶后宸帝携手与帝后一同坐在御座之上;满殿的人看着此等情形皆无声吸气,自大岳立国以来,虽然帝后可参与朝政,那也是只能以奏折形式参与,还未有哪位帝后可直接进入朝会,更莫提是与陛下同座。

    众人三呼万岁后却不曾听到陛下让起身的示意,一时皆无措起来,重臣们更在心里揣测陛下是何意,片刻后从御座上方传来冷肃声音:“朕今日立了帝后,众卿可是不知吗?”

    群臣这才明白陛下的意思,忙又三呼帝后千岁,方听到陛下的声音:“起罢。”

    随着悉悉索索的摩擦声大多的人皆已落座,只有丞相魏琰及几个臣子还站着,魏琰躬身上奏:“禀陛下,我大岳立国几百年,从未有帝后可与陛下同座的,今日陛下携帝后同座,实在于理不合。”

    殿内一时议论起来,朝臣们低声附和魏琰所言确实有理,女眷们则嫉恨的看着墨紫灵,陛下如此爱重此女,竟可与陛下同座御座,岂不是说她与陛下同为天下至尊之人吗?叫这些终日困守后院的女子们如何不眼红,如何不嫉恨。

    “丞相此言差矣,我大岳未有此等先例乃是因为还未有哪位帝后有武君君主之功绩;大岳立国几百年,虽有帝后处理过朝政,但武君君主既要处理北凤政务,同时亦是我大岳战神,武君君主还未及笄的年纪便在短短时日内攻下十几个方国,捍卫我大岳疆土不失之时亦开疆拓土,试问哪任帝后有此等功勋?既如此,陛下给予武君君主此等尊荣便是应该,我等应该庆幸有如此圣明之帝王,亦有如此担当之帝后,是我大岳之幸!”太尉傅渊不等姬御宸开口便起身对着魏琰就是一通辩驳,他身后的轩辕瑶早已气得颤抖,拢在宽袖内的指骨早已泛白。

    姬御宸在御座上朗声大笑:“太尉实在深知朕心!”笑罢后环视殿内一眼冷声说道:“朕之帝后墨紫灵,治理北凤国泰民安,边境战火纷飞时毫无所惧披甲上阵为我大岳开疆拓土,身负绝世灵力为我大岳祈福祝祷······这些,尔等可能以一人之力做到?既你等做不到,朕之帝后年未及笄便可做到,她既可与朕同担江山,为何不能与朕共享尊荣?”

    殿内众人再无一人反驳,魏琰亦低声叹息落座,还能如何?不说陛下对帝后的爱重,单是陛下说的这些他们确实做不到,而墨紫灵却已真正做到,他们这些男子还能如何反驳。

    不管殿内众人如何议论与辩驳,墨紫灵始终静静端坐在姬御宸身侧,虽不说话,但那身气度却丝毫不逊于陛下;北凤四将看得心中激荡,这就是他们的武君君主,冷然笑看天下;墨子澜与姜芷萱看得满是欣慰,这就是他们的嫡亲妹妹,稳重得让人心疼;韩放看得心醉神驰,这就是他一直爱慕的女子,不动声色便可让人折服;其他如傅渊、赵硕及姜思源则早已习惯她的气度,面上分毫不动;更多的人看着她如此气度只能仰望,这样的女子啊,只有仰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