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长女 > 第九百零三章 消息

第九百零三章 消息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名门长女最新章节!

    只是一点,顾玉青依旧想不通。

    就算对方的目的是京都亦或宫城,可为什么是对马匹做手脚而非直接对人做手脚呢?

    难道对方所提的马匹,并非她想象中的样子,不过只是在吉祥进去的那一瞬间,恰好说及马匹,而他们的谈话重点,根本不在此?

    凭着这些零星,顾玉青实在揣测不到,他们和西山大营的这位副统领,究竟在谈什么交易。

    深吸一口气,顾玉青舒展了眉心,去看吉祥,“你从二楼跃身下来,之后藏匿一旁,可是瞧见,究竟是西山大营那位副统领先离开还是他们先离开?”

    吉祥道:“西山大营的人先离开的,他们走了之后半柱香的时间,顾玉禾他们才出来。”

    顾玉青略略颔首。

    也就是说,纵然那位公子身份绝对高于西山大营的副统帅,可在这场交易中,他的身份,却并无优势,他们却并非主导地位。

    如此,顾玉青微松一口气。

    只要这的确是一场交易,而非上司对下属的命令,那么一切就有机可乘。

    交易嘛,重在利。

    既是不知道顾玉禾一行人身居何处,顾玉青对如意道:“你去告诉孙立斌,让他这些天且不必在我跟前守着了,去暗暗跟踪了西山大营的副统帅,留意他一切言语,见过什么人说过什么话,悉数记下。但凡有异常处,即刻来禀。”

    如意得令,登时面红耳赤,扭着帕子出去传话,惹得吉祥悄悄咪咪抿嘴笑,一双眼睛,贼兮兮的亮。

    这几日,都不见萧煜踪影,也不知他在忙些什么,待如意提脚离开,顾玉青对吉祥道:“你去一趟四殿下的府邸,倘若他在,你把今日之事细细告诉他,倘若不在,问一问府中管事,殿下何时回来。”

    吉祥敛了神色,领命而去。

    凝着那一地阳光,顾玉青凝神细思,只要一想到此刻顾玉禾正不安好心的立在京城一隅,顾玉青就恨得牙根痒,浑身激荡的血液,怎样都平静不下来。

    她就算用膝盖去想,都知道,顾玉禾的归京,必定是冲着赤南侯府,甚至就是冲着她。

    不过几盏茶的功夫,如意复命回来,顾玉青敛了心思拨至一旁,唤了黄嬷嬷和姜妈妈过来说话。

    沧澜发回加急文抵,父亲将于十日后从沧澜折返大归。

    文抵一路八百里加急,送到京城,已经是六天之后,及至再传到赤南侯府,也就是今日她离府前一瞬,已经是第七天,按着路程粗略估算,凯旋大军,最晚也会在除夕夜前夕抵达京都。

    萧煜已经托董策给父亲捎去信函,告诉父亲,那率狼群前去相助的少年,十有八九,就是她嫡亲的弟弟……

    父亲接到信函,在沧澜战地,必定是会与弟弟相认。

    届时……一想到未来不久的那场姐弟相认父女团聚,顾玉青心头对顾玉禾的那份恨,总算是减了许多,可随后而来的,又是漫天漫地的恐慌。

    一旦弟弟归来,而顾玉禾还没死掉,以她的性子,必定会对弟弟下手……

    沉重的心思始终无法轻扬起来,直到听到外面脚步声,抬眸看去,眼见黄嬷嬷和姜妈妈拿着布料进来,顾玉青才呼出一口气,竭力将那份不安丢至一旁,“如何?”

    指了吉祥给两位搬了绣墩,顾玉青嘴角含笑问道。

    今儿出门前得了父亲大归的消息,顾玉青忙吩咐黄嬷嬷收拾弟弟的房间院落和置办衣裳。

    黄嬷嬷道:“院落屋子已经收拾妥帖,小少爷的院子,在侯爷院子一侧的青竹院,距离内宅外院皆是不远,旁边就是侯爷的书房,背后就是演武堂,另外,原先顾玉禾住过的院子,按着小姐吩咐,已经改成圈养场。”

    顾玉青颔首点头。

    倘若那狼群首领当真就是她的弟弟,他住回赤南侯府,手下一批人好安置,他的那群狼,一时半刻,却是未见得寻得到妥善安置之处,与其在外有伤人的危险,还不如跟着他一起住进赤南侯府来,也省的他惦记。

    思来想去,满侯府,也唯有原先顾玉禾住过的那处院子,最适合养狼。

    黄嬷嬷做事,顾玉青一向放心,既是她说已经打整好,顾玉青便不再多想,只指了她二人捧在膝前的布料,道:“这就是给小少爷寻的衣料?”

    姜妈妈点头,“府里先前并无少爷,男子衣料,皆是侯爷所用之物,寻来寻去,也唯有这几样还算颜色亮一些,不那么老沉。”

    顾玉青闻言心头略略一叹,姜妈妈到底是离了赤南侯府的日子久了些……

    “既是府中没有合适的,妈妈不妨到鼓楼大街寻几匹好的,临近年关,那些衣料店,不乏色泽花式好看的簇新布料。

    她就恪儿和嫡亲弟弟这么两个弟弟,眼下恪儿去了祁北不在,拢共就剩下这么一个在跟前,自一出生就被人抱走,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好容易回来,难道换让她弟弟穿父亲不能用的衣料?

    赤南侯府又不是缺银子。

    顾玉青语落,黄嬷嬷似有若无瞥了姜妈妈一眼,心头微微一叹。

    顾玉青的话,就在一个时辰前,她也说过一模一样的,可惜姜妈妈不听。

    姜妈妈是顾玉青的乳母,又是顾玉青几番派人去乌青村接来的,可见情分非同一般。

    为小少爷置办衣裳一事,顾玉青又是吩咐给了姜妈妈,她的话姜妈妈不停,她也只得作罢。

    黄嬷嬷不过是面无痕迹心头一叹,姜妈妈却是顿时面上一僵,尴尬之色拂过,咬了咬唇,“都是男子衣料,这些虽是侯爷的,可到底因着花式鲜艳,侯爷是断然不会再用的,小少爷年纪小,正好用着,不然,平白在库房里搁着,长年累月,是要怄烂的。”

    顾玉青……

    姜妈妈满眼不舍,轻抚了那锦缎,“都是上好的缎子,外面店铺,这样好的缎子,一匹少说要几十两。”

    几十两……黄嬷嬷眼角瞥了一眼姜妈妈怀里抱着的那匹旧了的云起,心头吐气,这样的云锦,尽管是三五年前的样式了,可一匹至少也要五百两,你几十两就想要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