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府微信代理人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半夜开车自杀的女人

第二百五十七章 半夜开车自杀的女人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地府微信代理人最新章节!

    他说完转身去里屋了,等里屋灯亮了,胖子撇撇嘴,开始吐槽。

    “得,你倒是成大善人了,咱们这是图啥啊?一分钱不赚,旷课不说,还贴了油钱过路费,我还搭上个钱包,你知道我多少钱买的吗?这钱包可是限量版,比他里面的钱都值钱!”

    胖子这人什么都好,就喜欢吐槽,东方岳显然已经习惯了,当下掏出烟盒给他递了一根,笑道。

    “有了钱你就穷嘚瑟,什么时候买了限量版钱包?刚赚了1000万你就开始炫富了?我说,你还是积点德吧,咱们刚赚了大钱,不好好消化消化,这钱花起来可不自在,这世上有因必有果,你听我的没错!”

    扯到因果,胖子就说不过东方岳了,张了好几次嘴,愣是一个字说不出来,最后只能哼了一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在一旁两人抽了一根闷烟,张水生的火炉子也搭好了,提出来放到桌子旁,两人立刻暖和了不少,没过多久,柱子和铁蛋把饭菜也弄好了。

    真别说,铁蛋的鱼汤还真鲜,刚端上来胖子就忍不住了,给碗里盛了一碗,呼噜噜几大口就喝干净了。

    五个大老爷们一边吃饭一边闲聊,刚聊了几句,张水生就唏嘘起来了。

    “唉,今早上我们走时,村里又死了一个,还是个孩子,这老赵家可真惨,算上孩子,这都死了三个了,现在就剩下他媳妇,早上哭晕了好几次,太可怜了……”

    说到这里,三个汉子集体沉默了下来,他们知道,如果再不解决这个大麻烦,村里的人将会陆陆续续的死干净,当然,也包括他们,以及他们的家人。

    饭吃了一半,突然,一阵汽车的轰鸣声从外面呼啸而过,听惯了汽车声的东方岳二人并没当回事,可张水生三人却齐齐的站了起来,一脸的疑惑。

    “怎么了?不就是个汽车吗?”

    胖子问了一声,张水生挠了挠头,皱眉回答。

    “不对啊……村子现在都这样子了,外人哪敢来,大半夜的开车进村……这……”

    “不是你们村里的车吗?”

    “不是,村里人谁能买得起车啊……”

    旁边的铁蛋走到门边,拉开门伸出脑袋张望了一番。

    “哦,是木生的车,皮卡……”

    他不以为意的回答,却让张水生更加的疑惑。

    “不对,不对啊,木生前几天不是把家人都接走了吗?怎么大半夜开车又回来了?”

    胖子端起鱼汤的盆子清场,一边喝一边嘟囔。

    “嗨,或许是人家忘了拿什么重要的东西呢……”

    “不,不可能,他家有个屁重要的东西,要拿早拿了,不对,柱子,铁蛋,走,去看看,我估计八成要出事!”

    张水生抓起身后的棉外套,起身拉开门就走,门一打开,冷风就朝里灌,胖子被冻的直打哆嗦。

    东方岳踢了他一脚骂道。

    “都胖成猪了还吃!走,我们也去看看!”

    两人顶着冷风,裹着身上不太厚的棉衣也跟了出去,村子这会已经黑透了,两人只能勉强看到前面三个小跑的人影。

    胖子跑了几步,惊恐的指着黑暗里的一丝红色骂道。

    “我靠,还真他娘的出事了!你看那车灯!”

    东方岳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老远的地方,只能看到汽车的尾灯一闪一灭,不过这并不是双闪。

    而是车灯似乎被什么东西遮住了,然后又露出来,又遮住,一直在重复这个过程。

    “这车……MD,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前面肯定是柳眉河!这家伙把车开到河里去了!”

    胖子骂了一句,加快了速度,东方岳担心有危险,一边跑一边提醒。

    “胖子,让小刀上身,先把人救出来再说!”

    胖子在前面也不知道听到没听到,跑的越发快了,东方岳在后面一边跑一边在心里骂。

    MD,胖的跟猪一样,偏偏还跑这么快,还有没有天理了……

    等他跑到跟前,此刻胖子已经完成了个人英雄主义,怀里抱着一个浑身湿透的女人,正一步步朝河边走。

    东方岳拢着手朝他喊。

    “胖子……什么情况?”

    这时原本的车灯已经看不着了,不知道是沉下去了还是怎么了,风太大,胖子似乎没听到,或者说上了身的小刀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他把怀里的女人抱着放到岸边,浑身哆嗦了一下,东方岳知道,这是小刀离开了,旁边的铁蛋都看傻了,竖着大拇指夸赞道。

    “胖哥,你太牛了,这里的水可不浅,皮卡车下去一分钟就没了,我们这些老水手都不敢跳,想不到你冲过来二话不说就跳下去了……”

    胖子得意的笑笑,还没说话,就见张水生抱起这个女人,转身就朝自己家里跑,东方岳在后面一边追一边小声问柱子这是咋了。

    经过柱子的解释,他这才明白,现在天气冷,河水更冷,这女人把车开到河里,浑身都浸湿了,如果不赶紧驱寒,就算好了,也得大病一场,如果身体本来就弱,说不定还会因此送命呢。

    众人回到张水生的家里,张水生原本想给女人喂点鱼汤的,结果一看盆子,胖子把盆子舔的比脸还干净,无奈只能把她放到火炉旁,给她裹了一件裘袄,又弄了热毛巾来回帮她擦手和脚。

    铁蛋进去又熬了姜汤,三个人忙活了半个小时,这女的才重新吸了口气,猛烈的咳嗽了几声,呛了口水出来,整个人便清醒了过来。

    她茫然的看了看身边的三人,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疑惑的问道。

    “张叔,柱子,铁蛋……你们……我……我这是在哪?”

    她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显然,她原本就在这里村子生活,几乎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张水生的家,猛然坐起来。

    “张叔……我……我怎么在你家?我记得……之前我在汉市家里睡着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看你开着车掉到了柳眉河……”

    “啊?我……我我我……我开车?我不会开车啊,我就没学过驾照……”

    东方岳蹭的一下就站起来!

    “你不会开车?”

    这女的点点头……

    她不说还好,一说之下,所有人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