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唐小书生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情况危急

第一百八十六章 情况危急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隋唐小书生最新章节!

    当平阳公主收到突厥南下的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命令斥候前去打探消息,同时命令传话兵前往长安请求发放天罚。

    当初平阳公主在云毅献出天罚之前,用剩余的天罚,狠狠的教训了一下突厥,让他们损失惨重。

    这些天罚已经全部用光了,至于再一次想要天罚,就必须写申请信件,向李渊要,之后,太子李建成才会制造天罚,然后运送到晋阳。

    所以,现在的晋阳并没有天罚,虽然有一个能够制造天罚的人,但是平阳公主绝对不会让云毅去碰,就算是晋阳陷入了危机,她也不允许云毅制造天罚。

    因为天罚已经是皇室的专属,从云毅在大殿之上献出天罚的制造方法之后,天罚就和他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他也不能再制造天罚,就算是遇到了危机,也不能制造,这是皇室的禁忌,也是李渊的禁忌。

    派出斥候和传话兵之后,平阳公主来到了晋阳城外的娘子军的军营,把突厥东山再起的消息传达给娘子军的将士。

    同时,开始部署守卫晋阳的军事工程,首先就是城墙之上的大铜镜要架起来,防止突厥的夜袭。

    之后就是一些防御工事,晋阳的城墙早已经加固,城门也是经过处理,加牢加固不会轻易就被撞开,也不会被火烧毁。

    一切都在平阳公主的指挥之下,井然有序的进行着。

    当云毅知道突厥南下的消息的时候,晋阳城已经完成了守备工作,同时,突厥已经到了晋阳城外的几十里地。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就不知道大唐有了强大的武器,已经不害怕他们的骑兵了吗?怎么还有胆量南下攻打晋阳。”

    云毅对着平阳公主问道,此刻,他们两个人都站在城墙之上,看着远处,那里已经有突厥的踪影了。

    平阳公主严肃地说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们上一次攻打的太狠,却没有完全拔出他们的根基,这一次,怕是报复,同时,也有可能是冲着你来的。”

    云毅指着自己,不可思议地问道:“你是说,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我什么时候,让突厥如此疯狂了?”

    但是一想到自己进献天罚的事情,估计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突厥想要知道这个消息,肯定也是非常容易,同时,他们想要知道自己在晋阳的消息,也很容易。

    “当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啊,也不知道他们那里来的勇气,难道他们已经忘记了天罚的强大了吗?”

    云毅觉得短时间内突厥肯定不会南下,毕竟上一次可是打的突厥损失惨重,想要恢复以前的那种强大的实力,还需要几年。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还不过是一年的时间,他们就再一次南下,想要报仇。

    “我已经派出传话兵,八百里加急,把突厥南下的消息,送到长安,同时,请求天罚。”

    平阳公主看了云毅一眼,随即说道。

    云毅楞了一下,才明白平阳公主说出这句话的意思,有些无奈地说道:“我知道你这是为我好,但是如果真的到了危机的时刻,难道就让我眼睁睁地看着,却没有办法补救吗?”

    平阳公主坚定地回答道:“我不会让晋阳陷入那种危机之中,我更加不会让你去碰那个东西,就算是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我撤退都可以,但是你不能去制造天罚,答应我。”

    见到平阳公主如此关心自己,云毅非常感动,在她的注视之下,只好点头答应。

    见到云毅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平阳公主松了一口气,同时,突厥的大军也已经到了。

    颉利可汗早已经让士兵休息了一段时间,同时,简单的吃了一些食物,补充了体力。

    等到了晋阳城前,直接发起了进攻。

    平阳公主和云毅还有马三宝一起镇守北城门,尉迟敬德和何潘仁镇守各自镇守一个城门。

    晋阳城虽然没有天罚,却有酒精坛子,当突厥的军队到了酒精坛子的范围之内的时候,十几个酒精坛子,从城墙之后飞出来。

    颉利可汗见到酒精坛子的时候,心中微微担心,为了保存实力,他身后还有五万军队正在扎营,而他也没有上前参战。

    突厥的勇士骑术倒是很高超,但是要是攻城略地,特别是晋阳这样的高大城墙,却是一时半会儿都没有办法。

    义成公主看着一直投掷酒精坛子,却不见天罚出现,就猜测晋阳应该没有天罚这个强大的武器。

    毕竟天罚实在是太强大,依照皇帝的性子,肯定不会允许地方上的守军拥有大量的天罚。

    “可汗,晋阳的守军已经投掷了五次那种可以燃烧的坛子,却不见传说中的天罚出现,看来,晋阳应该没有天罚,这种强大的武器,大唐的皇帝肯定会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有开战的时候,才会制造,不会直接让地方守军拥有。”

    对于这位又是后母、又是嫂子、又是妻子的女人,颉利可汗从来没有小看她,当初她还是后母的时候,就帮助启民可汗拉拢突厥其他部落,最后还帮助启民可汗壮大突厥。

    最为关键的是这位公主,一手扶持他上位,成为了突厥的可汗,没有她的让位,他也不会成为颉利可汗。

    摸了摸胡须,眉头微皱,最后一咬牙,下定了决心,对着已经差不多建好营地的五万突厥勇士,大声高呼。

    只留下义成公主和几千突厥士兵看着营地,他和剩下的突厥士兵,一起冲向了城门。

    滚石、倒油、推梯子、撞城门,一场大战持续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双方都有损失,但是对于步兵作战的突厥士兵来说,这样的攻城,是最为艰难的一战。

    看着牢不可破的晋阳城,颉利可汗心中难免失落,他们突厥最适合的作战方式其实是骑兵作战,对于攻城却是弱了很多。

    “来人,唤石麦提将军前来议事!”

    颉利可汗想要直接绕过晋阳,先去中原之地抢劫一番,也算是有一些收获,不然回去之后没有办法交代。

    之后又是找到了义成公主,这位公主的计谋可是比他强太多了,所以,他想要问一问,对于攻城,她可有什么好的想法。

    “晋阳城高大坚固,易守难攻,想要攻打晋阳,唯一的办法就是引蛇出洞,必须让晋阳里面的守军出来作战,事到如今,我们也只有那样做了。”义成公主阴冷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