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家小医妃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反击(二)

第一百五十一章 反击(二)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农家小医妃最新章节!

    常言道,树欲静而风不止,虽然长歌决定了不会对白檀有太过分的举动,可是白檀却将此当成了长歌懦弱无能,非但不知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了起来。

    倒不是白檀放松了警惕,而是长歌在她眼里,已经完全没有什么值得防备的了。

    她依旧很聪明,只是和长歌犯了同一个错误。就是太相信自己的判断了。

    因为长歌知道白檀的真实身份,所以一开始便对她没有丝毫戒备,而白檀确是因为不知道长歌的真实身份,加之曾经长歌对她的信任,如今太过小瞧了长歌去。

    长歌和林言琛的互动看在她眼里又是那么的碍眼,她想要除掉长歌的心便有些迫不及待了起来。

    白檀前世的时候和皇嫂孟长宁学过配制一种奇毒,这种毒无色无味,银针也试不出来,就连宫中医术超群的太医都查不出来,林长歌和乡下土郎中学的那点皮毛医术,不怕她能发现什么异样出来!

    这种毒不会要人性命,只要服用后,就会心智失常,变成一个傻子!

    不过这林长歌若是平白无故变成傻子,未免惹人怀疑,在这之前,必须找些事情刺激她一下,让她变傻的顺理成章,任凭林言琛对她如何痴心,只要林长歌变成个疯女人,时间久了,他一定会心生厌烦。

    白檀稍作思索,想出了一个主意来。

    ……

    翌日,沐府便炸开了锅,起因是丫鬟打扫院子的时候,发现了一封血书。

    上面写着,“林长歌还我命来!”七个血字。

    而落款,是死去的小雪。

    紧接着,不少下人在厨房,卧室,都看到了这样类似的血书,落款皆是小雪。

    府中的人大多知道小雪死了,具体怎么死的,因为尸体处理的早,府中没人知道,如今出现这种怪力乱神的事,闹得府中上下人心惶惶,都以为是死去的小雪回来找害死她的人索命了,至于害死她的人是谁,如今府中上下都不言而喻了。

    然而当事人长歌却不见一丝慌乱,依旧不慌不忙的每日在书房看她的话本子,而一旁做账的白檀见长歌没有半分被这件事影响的样子,有些坐不住了。

    她状似无意的问道:”长歌姐,最近府中的事你知道么?”

    长歌道:“你是说,那血书的事?”

    “是啊,你就不怕真的是小雪死不瞑目,回来找你么?”

    长歌笑道:“又不是我害死她的,就算小雪真的要找,冤有头债有主,也不会是我啊。再说了,这世上哪有鬼,所谓的鬼啊,是藏在人心里的。”

    长歌说着,用手指了指自己心脏的位置道:“我这里有驱鬼辟邪的,不怕鬼!

    长歌若有所思的目光看的白檀有些心慌,强装镇定的笑道:“我说正经的呢,你又不正经了!”

    长歌收回目光,心中对白檀很是失望。嘴上顺着她的话,话里有话道:“若是小雪真的将她的死记在我的头上,我也无从辩解,只是她怎么不直接来找我报仇呢?都成鬼了还会搞这些虚的么?”

    白檀无言以对,讪讪一笑道:“也是,只是这事在府中影响很不好呢。”

    “没关系,反正我相公会替我解决,我听他的,话安心养胎就是了。”

    长歌故意虐了白檀一把,白檀心中气恼,心道不给你来点猛料你是不信邪了!

    白檀私下里给外面的人送了封信,让他们安排了一个身手极好的人,那人穿着一身染了血的白色里衣,趁着半夜,披头散发的潜入了沐府。潜入了长歌的房间。

    此时长歌和林言琛都已经睡下了,这人来到床边,垂下头来,细长的发丝垂落在长歌脸上,来回的扫着。

    长歌睡得正香,觉得脸上痒的很,用手抓了半天,依旧未曾缓解,一睁开眼,就见一个面色惨白,眼角两道血的人,披头散发,直勾勾的瞪着她。

    任凭长歌再怎么胆大,半梦半醒间看到这么个东西,也被吓了一大跳。可是她反应的时间也极快,她不信鬼,难不成又是白檀安排来的?

    她原本以为白檀弄那些小把戏,仅仅是想让府中的下人觉得她蛇蝎心肠,败坏一下她的名声罢了。可是她安排这么个鬼东西来做什么,难不成别有目的?

    长歌飞速思考着,心道我倒要看看你要搞什么鬼。

    长歌和那鬼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会儿,长歌发出一阵凄厉的尖叫声来,那鬼见目的达成了,使用轻功,真的像个鬼一样,飘了出去。

    长歌的叫声吵醒了林言琛,林言琛立刻醒来道:“长歌,你怎么了?”

    “我……我刚才好像看见鬼了。”

    林言琛:“……”

    “是不是做噩梦了?”林言琛将长歌抱在怀里,轻生安抚道:“这几日府中也不知是谁搞的鬼,弄那些个怪力乱神的事出来,你别担心,一切有我在呢。就算真的是鬼,我也会护在你身前的,你信我!”

    长歌靠在他的胸前,感受着他胸口的温热,听见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缓缓的闭上了眼,在他胸口蹭了蹭:“我不担心。”

    不信你信谁呢?

    这些事她其实可以自己解决,可是她突然想试一次像其他女子一般,依赖自己夫君的感觉,那些个流言蜚语有人替自己挡着,真的很安心。

    至于白檀究竟要搞什么鬼,这便要自己来对付她了!对付情敌这种事,亲自上阵才算是真娘们!!

    翌日,长歌似乎被吓得不轻,整个人呆呆的,可把林言琛担心坏了,白檀自告奋勇的请了郎中来。

    郎中给长歌一诊脉,信口胡诌道:“夫人这是受了刺激,这是心病,老夫治不好啊!”

    林言琛微微蹙眉道:“那有别的办法么?”

    “额……曾经老夫也遇到过这种情况,那家人据说是招惹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后来那家请了驱鬼的法师神婆,去了煞气,那人的病自然而然的便好了。”

    林言琛:“……”

    他从来不信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见长歌这个样子,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送走了郎中后,便命人去请那些跳大神的。白檀道:“我知道京中有一家驱鬼的法师最灵,这事便交给我吧。”

    “也好,那就麻烦你了。”

    白檀很快便找来了一些跳大神的来到沐府,就见那些穿着打扮奇奇怪怪的人点着蜡烛,手中摇晃着铃铛,蹦蹦跳跳,嘴里振振有词的不知道念着什么。

    所谓的驱鬼仪式结束后,那法师拿出了一瓶药来给长歌道:“夫人将这瓶灵液喝了,好好睡上一觉,醒来后一切便都好了。”

    长歌呆呆的接过那瓶灵水,打开瓶塞一看,便什么都明白了。

    白檀这是想彻底毒傻她,真是好歹毒的心肠!!

    长歌面露惊慌的看着法师,对林言琛道:“这些人穿的好奇怪,我有点怕,咱们会房间在喝这个好不好?”

    “好。”

    白檀道:“我和你一起吧。”

    长歌一愣:“如今这什么驱鬼的不都完了么,小檀你不用送送这些人么?”

    “哦,你看我,因为担心你都糊涂了。我这就去送法师们离开。”

    她不担心林长歌会起疑,既然林长歌已经被她安排的鬼吓傻了,而那“灵水”,看起来和水又没什么区别,这世间怕是只有孟长宁一个人能一眼看出问题来,不怕她不喝

    再说了,就算林长歌不想喝,林言琛那么担心她,也一定会让她喝了的。

    ……

    长歌和林言琛回到房间后,林言琛立刻催她喝药。

    长歌原本涣散的目光却突然变的清明了:“林言琛,这东西我不能喝。”

    “长歌,你,你好了?”

    “我本来也没被吓傻,我演戏的。”

    林言琛不解道:“为什么?”

    “因为有人要害我,昨晚不是我做噩梦了,真的有一个人扮鬼潜入了我们的房里。这一切都是有人存心安排好的,这灵水也绝对有问题。”

    林言琛闻言,微微蹙眉道:“你是想顺着那人的意思来?”

    “对!”长歌道:“不管你信不信我,我还是要澄清,小雪不是我杀的,现在我需要你配合我演一场戏,证明我的清白!”

    “好,娘子要我怎么做?”

    长歌附耳在林言琛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之间林言琛眸色越来越冷,最后,只说了一个字“好!”

    没一会儿,林言琛从房间出来,白檀有些心急的凑上前来,道:“长歌姐怎么样了?”

    “喝过那灵水,已经按照吩咐睡下了,你们先别去打扰她。”林言琛语毕,准备出府

    白檀道:“二少要出去么?”

    “嗯,我去给长歌买只兔子讨她欢心。”

    “我和您一起吧。”

    “不用!”林言琛二话没说的直接拒绝了,快步出了府。

    林言琛将兔子买回来后,带回房里,将那灵水喂给了兔子,过了大概一炷香的功夫,原本安静的兔子突然发了疯一般,躁动的在笼子里蹦跳个不停,拼命的撞着笼子。

    林言琛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直到那兔子将自己撞得头破血流,最后不知是撞死还是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