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派boss,放过我!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小别胜新婚

第四百一十二章 小别胜新婚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反派boss,放过我!最新章节!

    左护法一口血哽在喉咙里,差点就吐出来了,教主要是听不见,那就是耳聋呀!

    他今年才不到三十岁!老婆刚给他生了一大胖小子,他还不想死……

    左护法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拦住言三,但是他因为太过悲痛的缘故,所以反应稍微慢了那么一丢丢,这慢了一丢丢就导致他没有成功的拦住言三。

    言三……

    推开了门。

    当时的场景是这个样子的,樊期期的衣襟是散开的,但是因为是侧着身子坐着,所以关键部位看不到。

    她坐在顾北执的腰上,本来怎么看怎么俊美的脸上带着一点说不出的妩媚,连眼角都晕开了一抹绯红。

    让她的脸,一瞬间变的性感而美艳,平日里从未有人怀疑过她是个女人,她穿女装的时候都没人怀疑过,这一瞬间,所有人的想法都被颠覆了。

    作为那啥啥的另一方,顾北执都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力,言三那手指颤巍巍的指着樊期期:“七……七哥?”

    “滚出去!”樊期期带着火气呢,任谁跟自家男朋友分别那么长时间,好不容易可以做一些爱做的事,结果事儿还没做完呢,就被中途打断了,不上不下的,没火气那成泥人了。

    更何况樊期期本身脾气就不小,所以当时她就炸了,直接拎起了一只鞋子,砸了出去。

    言三终于反应了过来,迅速的将门关上,那只鞋子正好就砸在了门上,发出咚的一声,言三站在门口,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满脑子都是:我是谁?我干了啥?我看到了什么!

    他下意识问站在自己身边的人:“左护法,你刚才有没有看到……告诉我,我看到的是不是真的!”

    卧槽,那么凶残,那么腻害,那么可怕的大魔头,居然是个妹子!

    左护法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一脸忠厚老实的道:“我啥也没看见呀?”

    言三赶紧道:“我刚才看见……”

    左护法猛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你别跟我说!陛下!我求求你了,我还想多活两年呢!”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眼泪都快流下来了,他就像老老实实的多活两年,抱抱儿子,怎么就这么难呢?

    刚才听到不该听的已经很可怕了,现在还想让他看到不该看的!

    这皇帝到底安的什么心!非要他死才行吗!

    宝宝委屈!宝宝想哭!

    再说了,魔教教主是男是女也好,喜欢男的也好女的也好,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只知道那是他顶头的老大,是天底下顶顶牛比的高手,是凶残至极的大魔头,知道这些就够了!

    别的他真的一点都不需要知道!

    一点都不!

    左护法都快哭晕在地上了,只觉得这个皇帝简直是天底下最可怕的人,他对于那些秘密什么的,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啊!

    谁来救救可怜的我……

    言三一脸无辜的摸了摸鼻梁,觉得自己真的超无辜,他其实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猛然发现了这么大一个八卦,想找个人分享罢了,谁让旁边只有一个左护法呢?

    可是明显的左护法并不想知道,甚至是已经知道了,还要假装自己不知道。

    算了,何必去为难一个小可怜呢?

    言三老老实实的在门口蹲下,准备等着里面的樊期期出来以后,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问问她。

    到底是他看错了,还是事情的真相就是那个样子。

    说实话,言三是真的很好奇。

    言三在门口抓心挠肺,本来以为里面那两个人在做那种事的时候被打扰了,接下来肯定就没什么兴致了,多半会草草了事,然后他就可以抓着当事人,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了。

    但是万万没想到,他活生生在门口又蹲了一个小时,期间里面一直传出各种引人遐想的声音,等到一个小时之后,一脸慵懒的的樊期期才从里面走了出来。

    好奇心向来很严重的言三忍不住的伸脑袋,之前的时候光顾着震惊樊期期这个女人这件事了,忘了把奸夫……啊呸,樊期期的姘头长什么样子看清楚。

    这个时候好奇心又复发了呀,他忍不住伸了脑袋进去试图看清楚,然后就发现顾北执不见了。

    是的,里面空空如也,只有一个樊期期抱着胳膊,一脸不耐烦的看着他:“你不是个皇帝吗?怎么就这么闲?”

    言三清了清嗓子,然后问:“七哥,我刚才好像看到……”

    “你看到了什么?”樊期期懒洋洋的,她衣服穿得并没有那么严实,领口微微的散开一点,露出一片好看的锁骨。

    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种慵懒餍足,总让言三想到晒太阳的喵,不,樊期期怎么可能是这么可爱柔软的小动物,她就算是猫科动物,也一定是吃饱了之后的狮子!

    猫咪最多挠人,狮子是能咬死人的。

    “嗯?”樊期期带着浅浅的鼻音:“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言三沉默了,他在这一瞬间突然明白为什么左护法宁死不屈也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敢对着大姐头寻思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言三当时就一脸正经的道:“其实我什么也没有看到!”

    “还怕我弄死你?”樊期期很淡定的道:“对啊,你看到的都是真的,包括我的性别,包括我家阿执。”

    言三心痒难耐,最终还是没忍住的问了一句:“那你家阿执呢?”

    “在这儿呢。”樊期期淡定的指了指自己手里的剑。

    言三:……

    不想说就不想说,你干嘛唬我!

    委屈!

    不带这样敷衍人的好吗?

    “阿执,他不信。”樊期期轻笑着低下头,亲吻剑柄,只要一想到剑柄这个位置是顾北执身上的哪个位置,她就笑得更欢了。

    顾北执幽幽的道:“媳妇儿……你不要当着其他的人的面耍流氓,我会害羞的。”

    言三看着樊期期,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点啥好,难道七哥她疯了喵?

    言三不敢再提这方面的事儿了,生怕自家七哥是真疯了,被刺激很了会一剑砍了他。

    他老老实实的道:“这一次要多谢七哥,江湖人士真的起到了蛮大的作用,我相信这一次,我们一定可以赢得!”

    “别高兴的那么早,一切都才刚刚开始,等真的赢了你再乐去吧。”樊期期戳了戳言三的脑袋,然后道:“让你的大将军注意着点儿,对方的援军数量不少,光凭我们这些江湖中人,根本是拦不住的。”

    她回到房间里,将地图拿了出来,在言三面前铺开:“我们现在的位置是这里,然而如果在这里开战,对我们是极其不利的,敌军占领了我们边境很多城池,尤其是从咱们这个城池往外,还有好几座城,这样敌军补充粮草等等各方面,就方便了许多,我们本就处在劣势,你又那么穷,拖不起的,输是早晚的事。”

    “要想赢,必须要在援军到达之前,把这一条线完全清出去,将他们重新轰出我们的边境,他们没有城池可以当做依靠休整的地方,又不舍得退出我们的边境,这样占据优势的人就变成了我们。”樊期期认真的给他画了一条补给线:“敌人有长长的补给线,屋脊线越长,我们的机会就越多,只要切掉他们的补给线,十几几十万大军,能拖多久?”

    言三若有所思:“你说的我明白了,要真的是跟对方拼命的话,我们拼不过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创造优势的环境,在有限的时间内拖着对方,让他们的补给跟不上,再打一下消耗战……”

    “对,拖太久我们拖不过,但是我们可以让他们更没有能力拖,打仗不是动动嘴皮子的事,你作为皇帝应该很清楚,这样一次大军出征,需要消耗多少人力物力,只要我们这一次能够打退对方,那么他们将有很长的时间内,不会对我们动手,那就是我们唯一的转机,打退他们,然后用争取来的时间整改你的朝堂,只有国家强大了,才是真正的强大。”樊期期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只是一个江湖中人,能够帮你的东西不多,更多的你还要去跟你的将军商量才是。”

    言三很感动:“不!七哥,你已经帮了我很多很多了!如果这一次能够赢,我一定要封你个一字并肩王!”

    “滚!别他妈想占我便宜!你以为这样就能不还钱吗?”樊期期早就看透他了,当即就冷笑着把人踹了出去:“想明白了就赶紧滚,别打扰我和我家阿执小别胜新婚的亲热,懂?”

    被踹出门口的言三:……

    简直是塑料兄弟情!

    都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虽然说他的兄弟是个女的,那也应该兄弟如手足,姘头如衣服吧?

    樊期期居然重色轻兄弟!

    太过分了!

    不过他怎么说也是个皇帝,胸怀宽广,海纳百川的那种宽广,就不跟她一般见识!

    言三努力的安慰完了自己,感觉自己被狠狠的喂了一把狗粮,然后就灰溜溜的去找他的大将军求安慰了。

    ------题外话------

    明天开始补更么么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