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祖宗,已上线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现身对峙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现身对峙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小祖宗,已上线最新章节!

    云月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确定还能感应到自己的空间,随时也能打开。

    她这才说道:“自投罗网?也得这只吃货能真正抓住我们再说。”

    夜清寒其实也就是调侃,他也是暗暗确定了,如果遇到危险,他们依旧可以随时躲进空间里,这才有心情逗逗瑶瑶的。

    奈何丫头精着呢,哪里那么好糊弄?

    夜清寒不动声色的秒变严肃脸,带着怀里的瑶瑶,一人一狐一云,小心翼翼的向着那片大陆靠了过去。

    临近大陆,夜清寒紫眸一闪,就见在大陆的上方,有着一层厚厚的光幕,如同大锅一样,倒扣在这片大陆之上。

    在这三千小世界中,其实都是这样的格局,便是天圆地方论。

    夜清寒犹豫了一番,不知是否要穿过这片光幕,落到这不知名的大陆上。

    这可是一片完整的大陆,就连天道也是完整的,虽然被饕餮吞噬了进来。但是,除了被困在这一方空间内,对这片大陆也没有什么影响。

    虽然隔着一层光幕的阻拦,夜清寒依旧看清了,大陆上欣欣向荣的景象。

    其上生活着的人们,并未因为被这吃货吞进腹中,而有惊慌和绝望的情绪。

    这一幕,让夜清寒和云月瑶都挺好奇的。

    难道他们并不知自己被吃掉了?

    不该啊?这里早已没了日出日落,应该不会没被发现才对。可即使如此,这片大陆上的人们,却还能如此镇定自若。

    这就很反常了。而根据夜清寒和云月瑶的经验,事出反常必有妖!

    故而,不止夜清寒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问题。

    云月瑶也在用血契说着:“这里很反常,难道这不是饕餮的口粮,而是饕餮养的奴仆?若真是如此,我们进去,修为定然要被压制,进去容易,出来可就难了。这里可没飞升通道,修为受限,自然也无法划破虚空。被困了进去,还会打草惊蛇,人人喊打。”

    夜清寒轻轻点头,附和道:“是啊,有些不划算了呢!”

    就在二人犹豫间,忽然,他们感觉到,自这片陌生的大陆上,传来了几股很强烈的波动,那波动,怎么也不像下界之人能散发出来的。虽然修为被压制了,可那股气势是无法被抹去的。

    其中,就有一股波动,是夜清寒十分熟悉的,那便是,修习了夜家功法的灵息波动。

    夜清寒有些动容了,难道,这片大陆之上,有他夜家人?

    但是,转而一想,这夜家可不是仙界的天狐夜家,而是世俗界的夜国夜家,他又迟疑了。

    为了一个恨不得他死的夜家,带着瑶瑶去冒险,真的值得么?

    而且,他们遮蔽在隐身衣之下,对方是绝不可能发觉他们的。所以,这次的灵压和气势,又是不是引诱他们入套的陷阱?

    既然怀疑这片大陆的人,能跟那只饕餮沟通。自然联想他们突然有了这样的举动,是在做套。

    不然,在对方完全看不到他们的情况下,如此行为,何其凑巧?

    夜清寒想到的,云月瑶自然也想到了。

    所以,他们俩决定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底下的人,好似发觉入侵者并未自大的现身,或者破开大陆自带的防护结界,继而侵入大陆的打算。

    这非但没让他们觉得安心,反而更加戒备了起来。

    两边如此僵持着,一过就是一天时间。

    暗藏在饕餮空间内的一人一狐耐心还不错,但下面的人,可就没那么好受了。

    毕竟,入侵者可以靠着这段时间来布置,他们并不知对方会有什么招数。

    万一对方是在憋大招呢?

    入侵者没有后顾之忧,无牵无挂。他们可是整整一片大陆的人需要保护,可不是无事一身轻的一方。

    自然,谁后顾之忧多,谁就是那坐不住的一方。

    故而,在大陆上的原住民们紧张的等了一天,仍然遍寻不到对方的行踪。

    他们坐不住了。

    就在夜清寒打算抱着瑶瑶回雷玉空间,好生休息休息,也多耗耗下面这群家伙时,自那片大陆之上,飞起了一男一女。

    确切的说法是,那一男一女脚下踩着一件法宝飞了起来。

    夜清寒见此,眼眸一闪。

    能在这样低等的人族大陆,还能拥有法宝的,可就不是一般人物了。

    难道,这二人是来谈判的?

    夜清寒正跟瑶瑶通过血契交谈揣度呢,下面飞起,悬停在光幕之中的二人,互相看了一眼。

    而后,其中的女子开口道:“不知是哪位前辈来到此处?还请现身一叙。”

    夜清寒没动,在看到那一男一女的时候,除了猜测了对方的身份之外,再无不同。

    而云月瑶则是仔细的打量了那二人,不禁通过血契赞叹道:“好一对璧人,男的自不必说,那女子好美。”

    夜清寒立马回道:“再美也不过红粉骷髅,在我眼中只有你,你才是世间最美的。”

    云月瑶:......

    不要一言不合就表白好不好?好肉麻。

    这边,二人忙着斗嘴,没人接话。

    那边,一男一女再次互视一眼,女子再次说道:“既然前辈已然来此,何必藏头露尾不敢示人?”

    这时,云月瑶勾起了嘴角,让小七飘忽不定的动了起来。

    她这才接话道:“姐姐莫要前辈前辈的叫了,不是我不肯现身,而是这只大家伙实力太强,我不过是路过就被吞了进来。这么凶的家伙虎视眈眈呢,我可不敢现身。”

    悬于光幕内的一男一女皆是一愣,互视了一眼。眼中皆有不可置信。

    竟然是个听起来年纪不大的女娃娃?

    云月瑶此时是天狐幼崽的形态,且情况与夜清寒不同。她若没有养好宝血,就再不能化形。

    故而,此时她的声音,就是个奶声奶气的奶娃娃。

    云月瑶虽然听着自己的声音有些牙疼,却也不得不出声。

    夜清寒虽然是女装,声音可没变。让他装女人已经很委屈他了,再让他装女人说话,他一定会炸毛的。

    而且,以她的声音来交涉,可是很有欺骗性的。比夜清寒开口要好得多。

    就像对面一样,那男子一直以守护者的姿态,站在了女子的身旁,一言不发。却让那长相极美的女子来交涉,也不过就是为了那一丝的好感,引出敌人罢了。

    且,这点小把戏,又不止他们会玩。

    云月瑶一边腹诽着,一边回话,应付着那边的两人。

    那边的女子,静立了一瞬,发觉饕餮找不到对方的行踪。那么,对方虽然听起来年纪小,却显然心智不低。

    女子在衡量着,对方是是人是兽的可能性各有多大?

    她是不相信,在这危险的海底,一个人族的小奶娃能有本事来到这里。

    不说那些海中妖兽的危险,单说这里的水压,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而她却不知道,到此来到一人一狐,却是年纪尚小,也暂时算得上是人族。

    虽然都已经获得了兽身,但毕竟还是肉体凡胎投身下界。还没真正的脱胎换骨之前,他们还得算是半个人族。

    嗯,再简单点说,就是人族的肉身,天狐的纯正血脉。没有真正飞升之前,只能算半人半妖。

    女子拿不准对方的虚实,于是又道:“不知该如何称呼姑娘?小女子赫连语嫣,这位是我未婚夫,夜帝修。”

    一听赫连和夜这两个姓氏,云月瑶便顿了顿。夜清寒也意外的看了那男子一眼。

    云月瑶沉默了一瞬,才开口问道:“赫连?夜?不知你二人,跟仙灵大陆的赫连家和夜家是什么关系?”

    这事儿太凑巧,云月瑶不得不有此一问。

    赫连语嫣有些疑惑,不过听到仙灵大陆这四个字,倒是安心了不少。他们着陆的地点没有错。

    不过,赫连家跟这里的赫连家有没有什么关系,她是真的不知。但夜帝修嘛......

    她试探性的开口道:“不知姑娘与这两家可有仇怨?”

    云月瑶说道:“赫连家已经在夜国除名,夜家与我无仇无怨。”

    赫连语嫣见对方,并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那么,那位小姑娘,可能跟赫连家是有怨的吧?

    不过,赫连家被除名?又是何故?

    她知道,眼下是问不出什么来的。他们也并未接触过仙灵大陆的赫连家人。

    不知根底,更不好攀亲。

    但是夜家,既然无仇怨,便可作为突破口了。

    这般想着,赫连语嫣温婉一笑,说道:“不瞒姑娘,帝修的夜家,正是夜国夜家之后,流落到了下界。说起来应属直系血亲。不知姑娘可放心现身一叙?”

    云月瑶捅了捅夜清寒,血契传音道:“喂,你家的哎,你来处理。”

    夜清寒:......

    让他就这样红衣女妆现身处理?确定不是开玩笑的吗?

    云月瑶也想到了这一点,很不情愿的说道:“嗯,那就许你换回男装好了。”

    夜清寒如蒙大赦,赶紧闪身,进入到雷玉空间内,一个术法改变了自己的一身装束,末了还没忘记换了发型,又以除尘决去掉脸上的妆容。

    终于恢复了男儿身,夜清寒说不出的舒坦。

    焕然一新以后,他这才抱起了他家瑶瑶,再次闪身出现。

    只不过,这一次,并未再穿隐身衣。

    见到一个男子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且那张脸,与夜帝修还有六分相似之处。

    赫连语嫣和夜帝修都懵了一瞬。

    刚刚说话的不是个小女娃吗?怎么一出现就变成了如此高大的汉纸?

    那奶声奶气的萌萌小女娃呢?

    赫连语嫣忍不住寻找,夜帝修却是盯着对方的那张脸,眸色复杂。

    而此时,自下方又飞上来一人,这人气场十分的强大。一上来,就压过了在场三人。

    他先是瞥了身边二人一眼,不满的冷哼,旋即又看向了光幕之外的夜清寒。

    当看清了对方的脸时,他那张冰山脸上,才现出了一丝动容。不过,那一丝的变化却是转瞬即逝,就像幻觉一般。

    夜清寒也在打量着眼前这才飞上来的男子。

    看起来是张二十多岁风华正茂的容颜,然而,那双眼睛中沉淀的东西,可不是一个年轻人可有的。

    夜清寒看着那深不见底的紫瞳,心中更为复杂。

    尤其是对面的两人皆是紫瞳,紫瞳,可不是夜国夜家的特征。而是天狐夜家的标配。

    这......难道这二人,跟他那个不靠谱的狐父,有渊源不成?

    云月瑶不满被塞进了夜清寒的衣服里,此时,正努力的钻出个小脑袋来,而她一双银灰色的眼睛,雪白的毛发,同样引起了对面三人的注意。

    三人的眼眸同时闪了闪。

    云月瑶在看清了那两名男子后,意外的扬起小脑袋,特意去看了看夜清寒。

    呀,五六分相似的容颜,同样的紫眸,虽然颜色没有清寒的纯正好看,却的确是紫眸。

    夜清寒见到云月瑶的举动,无奈的将她那毛茸茸的小脑袋按了回去,以血契说道:“乖,瑶瑶别闹。”

    云月瑶:......

    她怎么就闹了?听见这一句,她也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不过嘛,还有外人呢,她就勉为其难不拆台了。

    云月瑶想着,谁让男人都好面子呢?上界与下界的夜家人见面,就让他们自己处理好了。

    所以,才亮了个相的云月瑶,老实的被夜清寒再次藏进了前襟衣服内,护在了心口。

    而站于一旁也不出声了的赫连语嫣,却是眼眸一闪,刚刚说话的,莫不是那只小毛团子?

    仅凭半张脸,耳朵都没露出来,她还猜测不出那到底是什么妖兽。但是,能讲话的小幼崽,自然不是凡品,最低也该是灵兽。

    而灵兽之中,也不是什么样的品种都能开口。

    这么一想,赫连语嫣的思绪,已经完全被刚冒头的云月瑶,给越带越偏了。

    她甚至想起,刚刚自己问她名字的时候,她不答。也许正因为她的名字有可能暴露她不是人族,故而才会巧妙避过的吧?

    赫连语嫣越想越觉得这才是真相。

    额,这是个美丽的误会。

    不知她想法的另外三人,再沉默的对视中,僵持了半晌后。

    夜清寒突然开口问道:“不知二位下界的夜家人,可认得夜无痕?”

    一听这话,夜帝修猛然看向了站于他身前的男子,该男子也是一愣,而后垂眸,不知在想着什么,亦或者想掩去眼中的什么。

    半晌,他才抬眼,平静而有透着沧桑的声音说道:“本座便是,你,认得本座?”

    夜清寒瞠目结舌,旋即有些恼怒的等着那个自称夜无痕之人。

    但是愤怒之后,却又冷静了下来,也许是同名同姓呢?

    这般一想,夜清寒的神色也恢复了淡然。他声音波澜不惊,毫无起伏的说道:“按照年龄,我尊称您一句前辈。前辈莫要开玩笑,如果您非要承认,那么,请问前辈贵庚几何?”

    夜无痕眼中闪过异色,明白了对方不信的原因,自苦一笑,而后说道:“如果你知道夜无痕的事情的话,应该知晓,他在万年前,仙灵大陆封闭了下界通道前夕,曾与一支队伍下界去执行任务。任务完成却被上界抛弃,自此再无回转的机会。本座本该坐化却有了一番造化,再次回转人间。不用不信,本座就是那个被上界抛弃了的夜无痕。”

    听到这番话,夜清寒目瞪口呆,这是他第一次听说,他的先祖失踪,还有这样一段隐秘。

    不过,他不解的问道:“封闭下界飞升通道?这飞升通道在圣地,您是说,是圣地出手封了通道?”

    夜无痕仔细打量着夜清寒的神色,确定他真不知情,不过也是,都万余年前的事情了。眼前小子的骨龄才二十出头,又哪里能够得知这等隐秘?

    圣地么?那群老不修的竟然改头换面变成了圣地?呵呵。

    夜清寒还想问什么,夜无痕却是抬手阻止,说道:“这不是重点,我们如今在这里,正是因为无路可走,不得不选择以这种方式飞升。以期继续修炼,不必无望虚耗几百年的寿元。”

    既然是本家人,不知你祖上又是哪一支?

    夜清寒定了定心神,压下了心中繁杂而起的思绪,说道:“既然您承认自己是夜无痕,那么,您可还记得,自己的哥哥姓名?”

    夜无痕眼眸一闪,回道:“自然,吾兄,夜无为。”

    夜清寒牵起嘴角,补了句:“是啊,无为,夜家皇位本是你的,可你一去不回。当真潇洒无痕,而他就应了那无为,一生没有作为的只帮你守着夜家的江山。”

    夜清寒每每想到祖辈传下来的那句:“若有一日,找到无痕的后代,便将这江山还与他罢。”

    于是,不知是出于怎样的心情,夜清寒将这句话,也一并告知给了夜无痕。

    夜无痕的眼中闪过诸多情绪,脸上动容之色再也无法收敛。

    他的眼前,闪现出自家兄长宽厚敦实的面容,想着自己当时一意孤行,为了功德,瞒着兄长下界,一去不回。

    兄长却......

    他已经无法形容此刻的复杂心情。

    夜清寒的心中也是五味杂陈,不太好受。

    除了他这一世的便宜父皇,历任夜帝都是宽厚慈和之人。即使他的父皇软弱无能了些,却也没忘这句祖训。

    无论历任夜帝是否重权重势,他们都做到了将这句话传到了他这一任。

    所以,当夜清寒意外的见到了本尊时,听到本尊那怀疑的话语,和对夜家隐含的恨意。他的怒气就升腾了起来。

    且不说当年夜家找遍了整片大陆都没找到这个人,更不知他竟然下界了。

    就算知晓了,一介世俗界的帝王之家,又如何对抗圣地的裁决?当初的圣地还不是圣地,那里是与下界相连的飞升通道所在。

    故而,修仙界各家都在那里设了收徒堂口,就等着下界有人飞升,而后鉴定其资质,再决定要不要抢人。

    后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成了圣地,太过久远,哪里还查得清?

    只是,听闻妖界要进犯而来,然后就没了下文。

    时过变迁,圣地变得越来越神秘,早已成功脱离了修仙界的掌控,甚至与修仙界分庭抗礼。

    这样的转变从何时起,夜清寒没关注过,也并不知。

    反正,圣地一直都高高在上。只圣殿一家,就掌控着仙灵大陆所有修仙之人的资料。把控着修仙界的各派平衡,倒是自瑶瑶入了无极剑宗以后。

    这个被把控的平衡才被打破,但是圣地却未曾出手,也不知他们这葫芦中,卖了什么药。

    但是,看着眼前的夜无痕,看着这个据说是被封闭了飞升通道,却不知从何处寻得一只饕餮,而靠着这么特殊的方法,带着大陆飞升上来的一群人。

    夜清寒觉得,大劫来临之前,恐怕仙灵大陆就要热闹了。

    只不过,他希望这一场热闹,不会是内耗才好。不然,不久的大劫,怕是很难挨得过去了。

    夜清寒有他的顾虑,那一边夜无痕同样眼眸复杂。

    一时两人无言,云月瑶这时又将小脑袋钻了出来,好奇的打量了一眼。

    刚刚听得个云里雾里的,反正一笔写不出两个夜家来。而且,那俩姓夜的,明显应该与仙界的天狐夜家有什么渊源。

    她的直觉一向准着呢,故而,她并不想两边闹得太僵。当然,若是对方不是什么好鸟的话,那单说了。

    她一冒头,赫连语嫣就抬起了头,盯上了她。

    赫连语嫣不动声色的观察起那个小毛团子,好奇她究竟是什么。

    主要是隔着大陆的结界,她根本没办法探查。

    夜帝修此时却皱紧了眉头,拦了赫连语嫣一把。有些不满她的目光总溜到另外一个男子身上。即便知晓她是在看那小宠,也让他很不爽。

    赫连语嫣转头,就见自家男人那满脸写着“我这么俊美你不看,总把注意力放在别处是个什么意思?”让她不禁很想扶额,这占有欲要不要这么强呢?

    跟只不知品种的小幼崽,较个什么劲?丢不丢份儿?

    云月瑶看着那两人的互动,觉得蛮有趣的。不禁挠了挠夜清寒的胸口,想让他瞧瞧。结果没注意,挠的位置有那么点儿尴尬。

    夜清寒:......

    当着外人呢,被自家媳妇儿非礼了,这......

    夜清寒一脸无奈,丫头太调皮了。

    夜无痕回过神来的时候,稍微一留意,就发觉了不对劲。

    这特么前面一人一宠撒狗粮,后面那俩特么在撒皇家狗粮,几个意思?他不过分心了一瞬,怎么就变画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