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尸姐 > 第一篇二百五十七章 本命法器

第一篇二百五十七章 本命法器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尸姐最新章节!

    我一声话落,我带着尸姐直接的窜了出去,并且第一时间就钻入了通道之内。

    而那些没有进入通道的秦兵,想来一时半会是出不来了。

    也就在我们进入通道后,一阵幽暗便将我和尸姐笼罩。只有身后还有一丝亮光,不过也在眨眼之间,迅速的消失不见。

    此时此刻,我们已经彻底的被黑暗包裹。四周再次变得漆黑无比,啥也看不见,但身子却好似在飞速运行,不断的在黑暗之中前行。

    即使幽暗,但我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尸姐就在我的怀里。

    感受着尸姐的腰际,我便对着怀中的她有些感动的开口道:“尸姐,谢谢你。要不然我可就被困在里面了。”

    结果话音刚落,尸姐却在我耳边道:“你我之间,本就应该相互帮助,言谢一词,没有必要。”

    尸姐的声音灵动清灵,带着温柔,让我听后心头很暖。

    不自觉的,手中用力,将尸姐大力的拦在怀中。双手抱着对方的腰,让尸姐整个人面对着我,都被我抱在怀里。

    结果一时间没注意尸姐的感受,抱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而且将对方给弄疼了。

    尸姐当场便娇哼了一声“嗯”,声音带着一丝急促和慌乱。一时间让我心乱如麻,好似刺穿我的心脏,特别是这一个拥抱,尸姐胸前直接就杵在了我的身上。

    那柔软的感觉,以及尸姐那淡淡的幽香,脑海里竟有一丝胡思乱想。

    什么“黑灯瞎火”、“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等等词语,瞬间涌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甚至尸姐那一声轻吟,让我的呼吸在一瞬间变得有些急促起来,我的体温也不自觉的开始升高。

    虽然我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也不喜欢和女人搞暧昧,但不代表性冷淡。

    这单身太久,加上尸姐本来就是我女朋友。咱们现在就是恋爱关系,如此情况,现在又抱在一起。

    就算没有看到对方,但却有触感,结果到好,我开始有些一些喘,身体也由热开始向滚烫发展。

    而尸姐的声音又一次狐疑的响起:“秦越,你怎么了,受伤了吗?身体这么热?”

    听到这里,我不由的老脸一红,急忙从胡思乱想之中转醒。

    秦越、秦越,怎么就那么不淡定?我自己问道。

    好在尸姐看不到我现在的样子,我这哪是受伤,分明就是有一些身体上的躁动。

    可是理智的我却迅速的镇定了下来,对着尸姐便开口道:“没、没有,只是、只是刚才跑了太久,有些热,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了。”

    我诡辩到,真的很是不好意思和无地自容。

    “哦!原来如此。”尸姐淡淡的开口道,也没多想。

    听尸姐说完,我好似松了一口气儿。就想要舒缓一下,让自己变得不那么躁动。

    可结果呢!尸姐又突然对我开口道:“秦越,你衣服里带着什么法器吗?”

    一听这话,我当场就有些闷了。我衣服里哪有什么法器?空空如也啊!

    所以我就很本能的回了一句:“没啊!烂铁剑在我背上。”

    可尸姐却狐疑道:“怎么有个硬硬的东西顶着我的小腹了?”

    突然听到这话,我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顶着对方小腹了?还硬硬的?

    我本能的楞了一下,同时往下扫了一眼。可就是这一低头,我脑子里当场便是“轰隆”一声巨响。

    这、这那是什么“法器”,分明就是我土生土长的“作案凶器”。刚才太过激动,结果一时间、一时间就出现了变化,结果在无意之中顶到了尸姐小腹,而我自己沉声在尸姐的对话之后,竟然浑然不知。

    身子随之一震,瞬间变得惶恐不安,羞涩难挡。我感觉这是我有生以来,最为尴尬的事儿了。

    我抱住尸姐的手,在一瞬间猛的松口,身子往后仰了一下,与尸姐拉开距离。

    尸姐突然见我如此反应,显得很是疑惑:“秦越,你怎么了?”

    此时,我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我发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脑子里刚才是有些胡思乱想,但绝对没有那种不耻的行为。

    我一张老脸都快红到了耳根,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这个时候却像情窦初开,十六七岁的懵懂少年郎。

    好在幽暗无比,根本没有视野,自己都看不到自己的手,这让我有一丝丝的淡定。

    “没、没事儿,我、我先,先把法器给,给收起来!”我急促并且有些慌乱的开口。

    可尸姐却疑惑追问:“哦!你不是说没法器吗?”

    “那个、那个我刚才忘了。”我找着借口开口。

    但是话音刚落,尸姐再次“语出惊人道”:“哦!原来是这样,不过你这法器叫什么名字。我感觉热热的,还挺奇怪。秦越,你给我摸摸看。”

    卧槽,我差点就没被自己的一口唾沫给噎死。

    尸姐说竟要摸摸看?我的天啊!尸姐怎么就那么单纯?这么明显,她竟然不明白?

    心中又惊又乱,不知如何是好。

    不过话也说回来,这种事放在现在。几乎所有的成年女子都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甚至明白。

    而尸姐之所以半天都真认为那是一件“法器”,完全是因为其出生的时代以及她当时的身份。

    秦国时期,男女观念可没现在开放。那些事儿更是一些忌讳或者禁忌,女子几乎都是在出嫁前,母亲或者姐姐等才会传授一些这方面的知识。

    就算是高贵的秦国公主,这方面的知识和认知,也是非常的浅薄的,甚至单纯得比现在的小学生还单纯。

    所以尴尬的出现了,此时我也是老脸通红。但这种事儿也说不出口啊!索性就胡乱编造一个理由道:“这、这是我修炼的一件本命法器,现在还不能说,等功成之日,你就可以看到它的威力了。”

    尸姐并没多想,甚至带着一丝笑意:“原来如此!那好吧!”

    尸姐说到这儿,我总算是松了口气儿。不过也正在此时,我们的前方出现了一道白光,显然那就是出口,我们即将离开这画壁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