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盛世荣宠:夫人不好惹 > 第177章 奇怪的梦魇

第177章 奇怪的梦魇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盛世荣宠:夫人不好惹最新章节!

    每隔一日就会来余  府报道一次的李修能,在今年第一场大雪来临之时却失信了。余芳菲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他的出现。

    原本打  算留他在余府瑾园用饭,最后不得不面临一个人吃饭的囧地,最后还好是让苍兰和瑞香一起,才把那些准备的火锅食材给吃下去。

    饭后,余芳菲  就窝在了床上,人迷迷糊糊的,就睡了下去。

    梦里,她身穿一件深蓝色狐裘,在一片白皑皑的大雪山下,望着满目的苍白,双目却无缘无故的垂泪。

    怎么了?余芳菲不知道这个梦时什么意思,她怎么会去一片大雪山处,又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流泪呢?

    余芳菲不理解这个梦的意思,梦中她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梦,强迫自己换一个场景,可是场景换了,但她依然还是在一片雪地里。

    双目蒙上了一条黑色的面纱,眼前依然是一片白的耀眼的白雪,一望无际。她在雪地中艰难的前行,深一脚,浅一脚,却不知道前往何方,目的何在?

    醒来,快醒来,余芳菲的潜意识告诫自己,她不能一直在这漫天的大雪中,她不应该在这里,可是双脚却像深深的陷在了雪地中一样,不管她怎么拔都拔不出来。

    全身冰冷,那样的冷几乎冻进了她的骨子里,可是却依然不能让她醒过来。

    不行,余芳菲,你不能一直这样!她感觉自己的脚步几乎已经迈不开了,眼皮也一直在打架,似乎下一刻就要闭上,心跳也越来越缓慢。

    这——她在这雪地里不能走出去,这是要死了吗?

    可是她现在还不想死啊!余芳菲在心里呐喊着。她看着这一尘不染的白雪,四周没有一个人,她该怎么办?

    “姑娘——姑娘——”这一声又一声的呼唤从远处传来,越来越近,余芳菲拼命的四下寻找,嘴张开,想要传递自己的讯息。

    我在这儿!我在这儿!

    “姑娘——姑娘——”突然余芳菲感到指尖一痛,深陷梦魇的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看到苍兰和瑞香焦急的面孔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余芳菲似乎还没有从自己的梦中反应过来。

    “姑娘,你总算醒了!吓死奴婢了!”瑞香拍了拍胸口,呼出一大口气。

    苍兰在她身边,同样也掩饰不住脸上的焦急和欣喜,声音低沉却也不乏关切:“姑娘,您做梦了!”

    余芳菲这才真正从梦里清醒过来,是的,她做梦了,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在瑞香的搀扶下余芳菲从床上坐了起来,背靠在床头,依旧盖着厚厚的棉被。

    “我睡多久了?”余芳菲已经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也不清楚自己大概睡了多久。

    “姑您已经睡了一天了。”瑞香赶紧回答。

    “一天?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余芳菲还不太清楚,这一天到底代表多久。

    “快到午时了。姑娘你从昨天午后就开始睡,晚饭也没有用,今天的早膳也没吃,我和苍兰担心您睡太久,就只能把您叫起来了。”

    瑞香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但是余芳菲听懂了,她居然睡了这么久?她记得自己没有这么嗜睡的啊?

    “这么久了啊?外面的雪停了吗?”余芳菲还记得昨天下了一场很大很大的雪,又做了一个那样奇怪的梦,所以她紧接着问的就是雪停了没?

    “清晨的时候就停了,这个时候还出了一点太阳呢,姑娘要起来了吗?”瑞香同余芳菲介绍到。

    余芳菲点点头:“起吧!”

    然后就是丫鬟们忙着给余芳菲端来热水,服侍她洗漱更衣,把早饭和午饭一起用过以后,余芳菲穿着厚厚的冬衣,踏出了房间。

    外面的雪虽然已经停了,可是下了整整一天一夜的积雪还是很厚,并没有全部化去。冬日的暖阳照在晶莹的雪上,变幻出五颜六色的光芒。

    余芳菲不敢一直看着这雪,换了一个地方,瑾园里,路上的雪已经清扫干净。她朝外面走去,白猫团子就跟在她的身后。

    她睡了一整天,团子找不到人玩儿,那几只小鸟被它逗的烦了,也不再搭理它。无聊的团子好不容易等到自己的女主人醒来,此刻巴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的跟在她的身后。

    余芳菲怕冷,瑞香特地给她的手捂子里还套上了一个刚灌满热水的汤婆子,好让她暖和一点。

    走出瑾园,余芳菲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只是漫无目的的四处走着,然后就出了余府的大门。

    却没想到一出来,就遇到了天天在这里蹲点守着她的孙怀信。

    看到他,余芳菲明显很惊讶,倒是孙怀信一见到余芳菲就赶紧跑到了她的面前,喊到:“芳菲,你总算出门了,你不知道我都在这里等了你快一个月了。”

    “啊?”余芳菲有些不解,难道她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有出过门了吗?

    “听说你受了伤,现在好了吗?让我看看。”说着孙怀信就想上前去看余芳菲的伤情,却被苍兰一伸手给挡住了。

    “不看就不看!”孙怀信瞪了一眼苍兰,知道自己打不过她,只能作罢。不过人还是没有离开,而是转问余芳菲其他的。

    “你这是要出门吗?怎么也没叫一辆马车,这刚下过雪,天气着实冷。”说着孙怀信还把手放在嘴巴前面哈了几口热气,使劲搓了搓,脚也在地面剁了剁,好像是在说明,真的很冷。

    余芳菲看着面前长的甬道,说:“我就随便走走,你要一起吗?”

    孙怀信一听,余芳菲居然主动邀请他一起,心情雀跃的要飞起来,赶紧点头说:“好啊,走一走更暖和。”

    “嗯!”余芳菲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就朝着前面慢慢的走了着。

    孙怀信跟在她的身边,白猫团子就在他们的身后,几个人在这样雪后的天气,出现在这冷清的街上,显得格外的突出。

    话说孙怀信因为想要娶余芳菲的事情而被孙大人给关在了府里,直到宫变之后,新皇登基继位,孙大人从新忙碌起来,孙怀信才被从新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