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禁乾坤 > 第283章 揭穿

第283章 揭穿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神禁乾坤最新章节!

    第283章揭穿

    其实并不是盖隐不想继续模仿连知宇,而是盖隐对连知宇根本不了解,他无从模仿,所以在很多时候,盖隐表现出的都是他自己。

    不过,在性格这方面,盖隐与连知宇是有些相似的,所以任道青并不会怀疑连知宇的身体内住着盖隐的灵魂。

    不过,当盖隐与任白雪在一起相处久了后,任白雪便生疑了。

    然而,盖隐是有理由的,他是失忆了,对所有的记忆都很模糊,任白雪也明白这一点,所有当她怀疑眼前的这个师兄时,她稍微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说明白。

    盖隐当然能够看出任白雪是在怀疑自己,不过盖隐也不说明,他只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自己依旧是连知宇。

    盖隐叫住任白雪,让任白雪继续带路,去第三个测试项目。

    任白雪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她带着盖隐向着下一个测试项目而去。

    刘醉秋想不到他刚刚打破的记录会在一刻钟后又被他人打破,若是往常,他倒是觉得没什么,但今日却很特殊,他是来破记录,身后簇拥着一大群人,就是来见证奇迹的。

    然而,他刚刚打破的记录却被人再次打破,这是多么的丢脸?

    也幸好刘醉秋一往无前,根本没有注意到在他走后又有其他人破了他的记录。

    第三个测试项目是测试修行者对自己禁力的掌控情况,毕竟禁力乃是修行者的根本之源,这掌握禁力便也是对修行天赋的一种测试。

    依旧是一块乌黑色的石碑,石碑边有一块白幕,白幕上记录着到目前为止的最好成绩,同时也记录着一个名字。

    不用多想,任白雪又看到了刘醉秋的名字。

    任白雪笑了起来,说道:“师兄,又是这个刘醉秋啊。”

    盖隐瞧了一眼白幕,点了点头:“这个人的修行天赋不错。”

    “看来这刘醉秋保持的记录今日都要被师兄打破了啊。”任白雪不由的笑了起来,玩味的说道。

    盖隐倒是没有摇头,他哼了一声:“或许吧。”

    “师兄,这测试修行者对自身禁力的掌握情况,刘醉秋的记录是88,你应该有信心打破吧。”

    任白雪说道,她盯着盖隐。

    盖隐想了想,反而笑问道:“你不测试一下你对自身禁力的掌握情况吗?”

    任白雪一听,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吧,几十年前与你一起测试过。”

    “哦,那结果如何呢?”盖隐问道。

    “我是83,师兄你是85。”任白雪还记得很清楚,她淡淡的说道。

    盖隐听完后摇了摇头:“那是几十年前了,我如今都有了变化,你应该也有变化的。”

    盖隐还记得自己为任白雪修复了修行上的缺陷,曾经的任白雪与如今的任白雪是不可同日而语的,所以盖隐让任白雪也测试一下。

    任白雪听到盖隐的话后,她不由的心动了,她也知道自己几个月前被盖隐修复了修行缺陷,她对修行一途又有了新的理解,如今再测试一番,或许会有进步的。

    在盖隐的极力鼓励下,任白雪最终点了点头,嘻嘻一笑,说:“师兄,那师妹就献丑了。”

    盖隐笑了笑:“什么嫌丑啊,你尽管测试就行了。”

    任白雪便点了点头,她走近了乌黑色的石碑,将禁力注入到了乌黑色的石碑之中,闭上了眼,等待了五个呼吸后,她才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的任白雪赶紧问道:“师兄,如何。”

    盖隐指了指白幕,笑道:“你看看。”

    任白雪见盖隐笑了笑,也才敢将目光投向白幕,仔细一看:90。

    “这……这就打破记录了?”任白雪从未打破过千律阁内任何项目的记录,如今在不知不觉间便打破了记录,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她最初心想的成绩是88,是与刘醉秋持平的,然而测试后才发现自己竟然超越了最高记录两个点,成为了新的记录,她当然颇是欣喜。

    “哈哈,师妹,这个结果你没失望吧。”盖隐也为任白雪感到高兴,毕竟这也间接的证明他的斗转乾坤是很有作用的。

    任白雪笑了笑,她却说道:“其实这不是我的功劳。”

    盖隐眨了眨眼,疑惑的问道:“怎么,为什么不是你的功劳,这是你测试的结果啊。”

    任白雪哼了一声:“在思过崖时,我与一个名叫盖隐的人相见过,是他修复了我修行上的缺陷,所以我如今才能拥有这样的修行天赋。”

    盖隐一听,没想到任白雪还记着这事呢,便哈哈一笑:“世上竟然有这样的神通?我倒是第一次听说啊。”

    “禁界本就很大,无奇不有,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任白雪倒是看得很淡然,她如此说道。

    任白雪这样一说,盖隐倒是显得很无知了。

    听完任白雪的话,盖隐只有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任白雪的普及。

    任白雪看着尴尬的盖隐,顿时知道自己口误了,赶紧说道:“师兄,我刚刚的话并没有特别的用意啊。”

    盖隐点了点头,笑了笑:“无妨。”

    “那……师兄,你现在是不是要测试了呢?”任白雪轻声问道。

    盖隐想了想,却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吧,我去测试下一个项目吧。”

    任白雪盯着盖隐,她想了想,明白了盖隐的意思,不过还是问道:“师兄,你是不想打破我的记录,特意为我保持记录吗?”

    盖隐点了点头,说道:“对,毕竟你是我师妹嘛。”

    任白雪却嘟嘴一笑,说:“师兄,怎么现在你如此的平易近人呢,曾经你都是高高在上,瞧不起我的。”

    盖隐一愣,眨眼一笑:“果真如此?”

    “当然,你曾经一直欺负我呢。”任白雪哼哼的说道,显得极其的傲娇。

    盖隐白了一眼任白雪,摇了摇头:“都是老女人了,还傲娇什么啊,师兄以后不会欺负你了。”

    任白雪听到盖隐这句话后,嘴角不由的一阵抽搐,竟然当面说自己老?自己也就是生了一个孩子而已啊,怎么老了?

    任白雪仔细的看了看自己的肌肤,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很是光滑啊,为何就老了?

    任白雪摇了摇头。

    盖隐见任白雪做出这些动作后,赶紧解释道:“我的老说的是年龄,并没有说你的容貌。”

    任白雪一听,哈哈一笑:“那你也是老男人了啊。”

    盖隐顿了顿,点了点头,他准备转身离开了这里时,任白雪三步作一步,拉住了盖隐的手,说:“师兄,别,你要破了我的记录,你不破我的记录是对我的宠溺,我不需要宠溺,我要变强,所以就必须得经受打击。”

    盖隐瞅着任白雪,问道:“果真?”

    任白雪肯定的点了点头:“果真!”

    盖隐也才点了点头,说道:“那好,我破。”

    任白雪这才笑了笑,她告诉盖隐说:“这一关你只要将禁力注入到石碑中就行了,等待五秒,就可以知道结果。”

    盖隐听了任白雪的话后,笑道:“这一关的测试更加简单啊。”

    “简单是简单,但是很难得到一个好结果啊。”任白雪说。

    盖隐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他走近了乌黑色的石碑,将手掌放在石碑上,而后将自己的禁力注入到了石碑之中。

    五个呼吸后,盖隐睁开了眼,白幕上的相对数字也停止了。

    任白雪大声念了出来:“98,呀,师兄,你也太逆天了吧,不是九十七,就是九十九,如今又是九十八,连续三个测试项目都接近完美啊。”

    盖隐也瞧了一眼白幕上的数字,轻轻一笑:“哎,还是没有达到完美啊。”

    “师兄,你追求的是完美么。”任白雪不由的问道。

    盖隐点了点头,说:“对,完美。”

    “完美其实很难达到的,九十九与一百之间虽然只相差一点,但是这一点却比从一到九十九更难。”任白雪说道。

    盖隐听完任白雪的道理后倒是点了点头:“对,所以我才追求完美啊,这样才具挑战性嘛。”

    任白雪倒也点了点头,认同盖隐说的话。

    不过,任白雪却问道:“师兄,你确定你能够达到完美吗?”

    盖隐当然的点了点头,笑道:“我还是很了解自己的。”

    “可是你曾经的修行天赋并没有这样逆天啊,最多是惊才绝艳罢了。”任白雪疑惑的看着盖隐,说道。

    盖隐一听,哈哈一笑:“师妹,禁界之大,无奇不有嘛,我昏迷了这些年,说不定我的身体发生了变异呢。”

    “既然是变异,你怎么敢确定是向着好的方向变异呢,而不是向着坏的方向变异呢?”任白雪继续说道。

    盖隐愣住了,他微微想了想,也只有摇了摇头。

    “所以说,师兄,只有一个解释,你其实很了解自己。”任白雪微微一笑。

    盖隐愣了半晌,他点了点头。

    任白雪又说道:“可是师兄对自己的了解却显得很是怪异啊。”

    盖隐盯了一眼任白雪,笑了笑:“师妹,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盖隐其实能够感觉到任白雪对自己的怀疑,但是盖隐也知道,任白雪虽然怀疑自己,但是却根本找不到证据来证明自己并不是连知宇。

    所以盖隐依然称呼任白雪为师妹。

    任白雪却摇了摇头:“师兄既然如此的了解自己,那么就算是失忆了,是不是也不会忘记自己是谁呢?”

    盖隐稍微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我记得我自己是谁,我是连知宇啊。”

    任白雪一听,竟然大笑了起来,她是何等的聪明,盖隐的破绽暴露得太明显了。

    “喂,你还打算隐瞒我吗?”任白雪紧紧的盯着盖隐,她甚至已经紧握起了拳头,准备随时出手降服盖隐。

    盖隐微微皱眉,他盯着任白雪,沉默了下去。

    “告诉我,你是谁。”任白雪见盖隐不回答她,她便只有逼问盖隐。

    “我师兄的修行天赋只是惊艳,相绝对不能用逆天来形容,所以你刚刚说的变异虽然是一个掩饰借口,但是你忘了,修行天赋的变异就是一个人的变异。”

    “而且,你一口便咬定了是向着好的方向在变异,这说明你很了解自己的修行天赋,如果是失忆,你根本不敢如此肯定。”

    任白雪简单的分析了一下,说出了盖隐刚刚露出的破绽。

    盖隐的手指敲打着自己的裤边,他依旧没有说话。

    任白雪紧紧盯着盖隐,冷哼了一声:“是你杀了我师兄,然后夺了他的身躯,再嫁祸给边北峰?”

    盖隐听到这里,笑了一声。

    “仅凭这些你就推断出了我不是你真正的师兄吗?”盖隐显得很淡定,他淡淡的问道。

    任白雪哑然失笑,她摇了摇头,说道:“你不知道感觉吗?”

    “感觉?”

    “我与我师兄的关系只能算是一般,他在我面前永远都是冰冷的,就算你失忆了,对我笑了,如果你真是我师兄,我依旧能从你身上感觉到冰冷。”

    “然而我刚刚在你身上感觉到的是……”

    “是什么?”盖隐问。

    “是温暖。”任白雪迅速的吐出了这三个字。

    随后,她又补充说道:“所以你最好承认你的真实身份,告诉我实情,否则可惜了你如此逆天的修行天赋。”

    盖隐听到这里,嘴角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温暖么,我给你的感觉竟然是温暖,看来我还是一个暖男啊。”

    任白雪哼道:“少给我贫嘴,告诉我,你是谁!”

    任白雪手中多出了一把银白色的长剑,她将长剑架在了盖隐的脖子上,同时冷冷的盯着盖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