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听说你曾爱过我 > 第261章 伤离别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听说你曾爱过我最新章节!

    五年前,追求林幼希的男生和追求霍擎苍的女生一样多。

    每过几天就会有男生捧着鲜花向林幼希表白。

    林幼希不胜其烦,对孜孜不倦追求她的男生说,如果你能将霍擎苍从我身边撬走,你们就有机会。

    林幼希没有意识到对方眼神中的惊恐,那个男生直到被霍擎苍狠戾的眼神吓得屁滚尿流地爬走,她才转过身来,看到霍擎苍正站在自己身后,正温润地笑着看着自己,他闲散地拿着一枚鸽子蛋一般的戒指,特庸俗地说道。

    “林幼希,你是承认我是你男朋友了吗?”

    林幼希还没有说话,就被结结实实地亲吻上了,密不透风,喘不过来气,她的拒绝渐渐变成了绵柔的深吻。

    她就知道自己无论怎么逃避都逃不开霍擎苍的深情。

    漫天的女贞花细细地从头顶落下来,这一辈子,她从来没有觉得女贞花开得如此漂亮。

    从那一刻起,心被他俘虏走了。

    ……

    霍擎苍从林幼希眼前走过,视线丝毫没有停顿,朝着导演过去。

    导演叫周家卫,擅长拍电视剧,拍了知名度比较高的电视剧,在圈子里也算是个名人。

    但是,再怎么牛bī的导演也得靠投资人的投资,所以,周家卫看见霍擎苍特别开心,慌忙给副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介绍霍擎苍的身份。

    大家看到霍擎苍特别兴奋,拿着手机各种拍。

    安晴晴特别傲娇地看着霍擎苍,底气十足。

    五年前,霍擎苍是属于林幼希的骄傲,现在,不是了!

    林幼希孤零零地站着,仿佛被抛弃了,既然撂挑子不干的大话都说出来了,还站在这里做什么?等着安晴晴继续羞辱自己吗?

    想到这里,林幼希将头饰给取下来,接着开始解戏服的纽扣。

    “各位,霍少来是给大家带来两个好消息的!第一个是《吆西,流放在樱花树下的青春!》这部影片拍摄权给我们剧组了!”

    所有人都美色飞舞起来,林幼希的手停顿下来,这么大的事情,霍擎苍说给就给了?五年前,是他的毕业设计,他怎么能轻易放手?

    林幼希一直觉得,他会亲自执导这部影片。

    心里隐隐不安起来。

    “第二好消息是,我们剧组的演员有直接进入女一号终极pk的特权!”

    周家卫说完这句话,在场的女演员眼睛都亮了,直接进入,那就意味着不用一层一层地晋级,就算竞选不上女一号,弄个女二号女三号也是有可能的,当然,她们压根就没有想能当上女一号,毕竟安晴晴正志在必得地站在一旁。

    林幼希无所谓地笑了笑,反正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了,将戏服脱下来,放在胳膊上,准备离开。

    “周导,这两个好消息有一个前提条件!”站在一旁沉默良久的霍擎苍突然发话了。

    “霍老板,您尽管说!”周家卫特别狐狸地笑了起来,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他从来没有见过霍擎苍如此亲民的一面,从来都是他上门找他,他一直在等霍擎苍这句话。

    “我希望这个剧本由她参与编剧和指导!”

    霍擎苍的眸色如被月色浸染,一瞬不瞬地看着林幼希,笑意在嘴角慢慢地扩大。

    来者不善,林幼希胳膊上的戏服哗地一下掉在了地上,她慌忙去捡,心里乱成一团麻。

    所有人的目光灼灼地投在了林幼希身上,有猜测有怀疑。

    “她参与编剧?”安晴晴不信任地反问了一句:“她就是一个小演员,懂什么编剧!霍少,你就不怕她把剧本给弄坏了?”

    “弄坏了?我看过她的毕业设计,也看过她的演的一些角色,我相信她有这个水平!”霍擎苍走到摄制组前,随意地拨到前天刚刚拍过的那一组分镜头,正是安晴晴虐小丫鬟的戏份。

    摄制组还没有剪辑,安晴晴一遍又一遍地打林幼希的脸。

    从录影带里传出来哗哗的打脸声,听得林幼希心痛,前天的情形再现。

    “安小姐,我也是戏剧学院毕业的,从这组分镜头来看,林小姐对影片的参悟力并不低,你敢说这组镜头不过关是因为林小姐的缘故?林小姐虽然不红,但是你嚼着口香糖拍戏至少是没有专业精神!”

    当面质问,令在场的人一下子摸不着头脑了,安晴晴和霍擎苍不是一直传绯闻吗?谁都知道霍擎苍包yǎng了安晴晴,现在因为一个不知名的小演员,两人要翻脸?

    安晴晴的脸色一阵青白,她不能得罪金主,尤其,这个金主对林幼希似乎有意思,昨天晚上,他还撑着一把伞站在林幼希的病房下,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小男生,现在他竟然不管不顾偏袒她……

    一想到此,一股凉意顺着尾椎骨遍布全身。

    林幼希没有心情看着两人斗嘴,自己存在的意义不是让这对狗男女打情骂俏的。

    她直了直身子,看着霍擎苍,淡然说道:“霍少,你想多了,我已经不打算做演员了,编剧的事情你另请高明吧!”

    她走到衣装架前,将戏服放好,指尖微微停顿了一下,说实话,做了几年的演员,突然说不干就不干了,她心里是留恋的,然而,梦想终将抵抗不了现实的残酷。

    她拿着包,准备直接离开。

    “林小姐,你就那么想看着整个剧组解散回家?几十号人的生计可都掌握在林小姐手里!”

    身后传来霍擎苍不咸不淡的声音。

    导演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他了解霍擎苍,只要他说过的话没有做到做不到一说,只有时间快慢。

    昨天晚上十二点,霍擎苍一个电话,十分钟的工夫,封锁了全部狗仔的微博和账号。

    这件事应该和眼前这个女人有关系。

    “女一号!”周家卫冲着安晴晴低声说了一句话。

    安晴晴突然就反应过来了,如果正在拍摄的电视剧流产了,意味着前期做的努力全白付了,资金链断了,她上千万的片酬就付诸东流了,而且,炒作得轰轰烈烈的影片海选女一号她更不可能夺得了,她脸色立即变了,望着林幼希僵直的背影走了过去。

    “幼希,是我不好,这两天老和你斗气,你要是不开心就多打我两巴掌!”安晴晴特别真诚地对林幼希说道:“这两天生理期了,情绪有些失控,你别和我一般见识,大家都是女人,你应该懂得!请你留下来,不为我,为整个剧组!大家都是兄弟姐妹,都要养家糊口,你走了我们剧组就散了,你不能这么狠心!”

    说完,还朝自己脸上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清脆响亮的声音在片场回荡。

    安晴晴什么时候这么卑微过,为了留住林幼希竟然对自己下了重手,她可是公众人物,每次发通告、走红毯,都是镁光灯的焦点。

    不得不说,安晴晴用了毕生的演技水平来演这段苦情戏。

    林幼希转过身来,特别好笑地看着安晴晴和霍擎苍,他们还没有玩够自己?还想继续上演猫捉老鼠的戏码?

    真是够了!

    “一软一硬,手段好的很,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林幼希平静地看着霍擎苍,或许,是安晴晴和霍擎苍商量好来捉弄自己。

    “幼希,我给你道歉是认真的!”安晴晴脸色有些苍白,她越真诚心里的火燃烧得越厉害。

    只要林幼希不接受自己的道歉,她和霍擎苍关系就越亲近,刚刚林幼希打自己的那一幕霍擎苍肯定看到了,这一次,她赢了。

    她不但要赢,还要以绝后患,彻底将林幼希从霍擎苍心目中驱逐出去,她要固守小三的位置,方洛不经常来内地,那么她和正房没有什么区别。

    林幼希压根就没有想接受这么虚伪的道歉,她直视着霍擎苍。

    霍擎苍嘴角微微勾起,笑意不达眼底。

    “能有什么意思,这部影片对我很重要,周导的执导能力也是圈内有目共睹的,我想将这部影片台词剧情好好地修改修改,林小姐和我是校友,又曾经看过这部剧,对剧情颇有感悟,难道林小姐忍心让别人乱改台词?不怕破坏了你的青春记忆?”

    霍擎苍一语双关,邪魅地看着林幼希。

    “幼希,霍老板将话说到这种份儿上,你再推辞就不好了!”周家卫拼命地向林幼希使眼色。

    “两人在学校发生过什么?”一个小演员吐了吐舌头,低声说了一句。

    “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霍擎苍笑得很放肆。

    他竟然接话了,小演员激动得直哆嗦,论影响力,霍擎苍可比当红一线小生的影响力大多了,霍擎苍竟然和自己说话了。

    “你!”林幼希气得气血逆流。

    霍擎苍说得没错,两人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说这种话,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后天,我希望见到林小姐对这个剧本的修改版!”霍擎苍还是保持一贯的霸道作风,晦涩难懂地看着林幼希。

    他了解林幼希,上学那会儿,林幼希跟着他出去,从来不带脑子,他倒像一个全职保姆,事无巨细地安排到位,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一次也是他说了算。

    “这样,为了表达我的诚意,今晚我安排,索菲特酒店,以酒谢罪,我听说幼希白酒两斤不倒,幼希你一定要给我面子!”安晴晴不失时机地打圆场。

    “对,对!”导演特别喜欢安晴晴会来事儿。

    “去吧!”唐晓棠担忧地看着林幼希:“得绕之处且饶人,事情不能搞得太僵!”

    “是的,大家这么热情,不能驳了导演的面子!”男一号也走了过来。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劝起了林幼希。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林幼希心里有了一丝松动。

    ……

    导演带着安晴晴和林幼希将霍擎苍送到影视城门口,就以拍戏为由,拉着安晴晴往回走。

    林幼希看着霍擎苍的背影格外别扭,心里堵得难受。

    身后传来周家卫对安晴晴循循善诱的声音。

    “我没有想到安小姐这么识大体,大明星就是不一样,姿态高,这样就好了嘛,工作中难免有冲突,以后对晚辈该教育的教育,但是,该包容的也要包容!”

    林幼希不知道安晴晴对自己道歉的诚意到底有多少,更大程度上是基于利益,只要两人相安无事,她就觉得烧高香了。

    反倒是方洛,自从上次见过自己之后,就销声匿迹了。

    霍擎苍看着林幼希若有所思的样子,上车前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在笑自己得逞了?”林幼希克制不住心里的火气,没好气地说了一句。

    “得逞?天底下的事情没有我做不到的,你不过一只小蚂蚁,我想做什么你挡不住!”霍擎苍呛声,恢复了冰雕脸,刚刚亲民的那一面已经荡然无存。

    两人之间的距离在撕裂,隔着千山万水。

    林幼希心里自嘲,他已经不是过去的霍擎苍了,自己也不是过去的林幼希,在他心里自己就是一只蝼蚁,他看自己不顺眼,捏死自己罢了。

    心里的凉意如涟漪一般一圈一圈地扩大。

    “我现在一无所有,我说我要离开,你偏偏不让,霍擎苍,与你相比,我没地位没身份更没有钱,你心眼小得容不下一只蝼蚁吗?你难道想让我死掉你才开心吗?”

    林幼希蹙眉,她一退再退,他一逼再逼,他究竟想怎么样?

    “对,林幼希!”他长腿从车上移下来,走到林幼希面前,俯视着她,继续说道:“我容不下一个已经脏了的蝼蚁!”

    “羞辱我你很开心?霍擎苍,你已经有了方洛,有了安晴晴,你究竟想怎么样?”

    林幼希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女人就是女人,只会受情yù的控制,你敢说在希尔顿酒店你对我没有感觉?那天,你的身体湿润得一塌糊涂……”霍擎苍玩味地看着林幼希,拉长了声音。

    “你想怎样?”林幼希的身子骤然一僵,“你明知道我对红酒过敏,我是在晕倒的状态下才……才被你……”

    林幼希说不出话来。

    “所以,不管是不是我,只要是男人,你都有感觉是吗?”霍擎苍逼近,眸色跳动着两簇火苗,浑身上下尽是寒意:“与其让你在别的男人身子下夜夜承欢,不如做我的女人,我给你一夜六千,比街上的站街女价钱高出十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