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来夫贵 > 番外19 我做到了

番外19 我做到了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医来夫贵最新章节!

    大周庆平五年,八月初八,秋高气爽,风和日丽。

    今天是杏林医学院第十二届学子毕业的日子。

    过了今日,这些在杏林医学院学医的孩子就会被分到大周各地的医馆,或者进入太医院为医,开始他们济世救人的生涯。

    如今不必以往,杏林医学院毕业的学习优异的女学生也十分抢手,除了大户人家抢着回家供奉,更有各地的医馆前来抢人的。

    经过五十年的发展,女子行医做大夫的人越来越多。

    穆如意上台简短的做了勉励,看着学子们兴高采烈的领了毕业证书,微笑着摇摇头,对着身边的孙女吩咐道:“蕊儿,陪我去看看师父吧。”

    她的孙女名叫穆心蕊,今年刚刚满十六岁,闻言双眸有些吃惊的睁大了双眼,嘴唇抖动了下,“祖母!您......”

    穆如意拍了拍她的手,轻轻点头,“走吧。”

    穆心蕊的眼泪陡然模糊了视线,她抬头望了望天,又用袖子使劲抹去腮边的泪,闭了闭眼,再睁开眼,双眸已经平静如水。

    她恭敬的扶起穆如意,“祖母,我扶您。”

    穆如意满意的笑了,不愧是自己最终选中的孩子。

    师父已经七十多岁了,这两年身体越发不好了,就是她自己,也已经五十多了。

    可穆家下一代的接班人,却一直都没有选定。

    师父当年和父亲,母亲有过约定,她的直系子孙,凡是女儿,都姓穆,男子才随着父亲的姓氏,姓蒙。

    穆氏和蒙氏其实是一家人。

    穆如意生了四个儿子,却没有一个女儿,所以穆氏的下一代接班人只能从孙女里面选。

    她有六个孙女,选来选去,最终选定了自己的小孙女穆心蕊。

    她想着师父年纪越发大了,她尽快定下来,也好让师父帮着掌掌眼。

    这些年来,她已经在师父的帮助下,逐步建立完善了不少穆氏的族规。

    其中最重要的一条,穆氏虽然仍旧有女子当家,但穆氏的子孙,不论男女,都是正常婚嫁。

    穆氏的每一任族长,由穆氏的长老进行公开考评,从穆氏所有的女子中进行选择,择能力与人品皆优秀者任之。

    穆心蕊搀扶着穆如意进了定南侯府。

    这里便是曾经的公主府,明惠长公主去世后,改为了定南侯府。

    穆心蕊屏神静气的低头走着,心里有些小小的紧张。

    定南侯府她不是第一次来了,可这一次不一样。

    她知道祖母带她来是让太师祖母来考核她的。

    太师祖母如果同意的话,她以后就是穆氏下一任的族长了。

    想起以后既要管杏林医学院,又要管杏林堂,她的心里就既忐忑,又有些隐隐的激动与跃跃欲试。

    她想自己一定不会辜负祖母与太师祖母的期望。

    穆心蕊低头进了内院,内院的葡萄架下,一对头发皆白的老夫妇坐在葡萄架下晒太阳。

    温暖的阳光洒在葡萄架上,珍珠般大小的葡萄在阳光下散发着晶莹剔透的光芒。

    发须皆白的老定南侯捻起一颗葡萄,仔细剥了皮,送到了旁边的白发老妇人嘴边。

    老妇人笑眯了眼,张嘴吃了进去。

    穆心蕊心中升起浓浓的羡慕。

    整个益州路都知道,定南侯宋彦昭和夫人穆瑾感情至深,恩爱无比。

    定南侯一生只守着夫人一个人,从未有过任何侍妾。

    夫妇二人形影不离,相爱相知,是无数闺中少女羡慕的对象。

    穆心蕊随着祖母叩拜施礼。

    已经年迈的穆瑾看到他们,笑眯眯的摆摆手,眼神落在了穆心蕊的身上。

    穆心蕊连呼吸都有些轻微的急促起来。

    她半垂着头,等着穆瑾问话,谁知等了半晌,却听到上方温和的笑声。

    “起来吧!”

    穆心蕊吓的猛然的抬起了头,脸色都白了两分。

    太师祖母连问题都没问,这是对她不满意吗?

    “师父,这………”穆如意也有些诧异的开口。

    宋彦昭站起身来,拍了拍穆瑾的手,大步走了,“我去前面看看,今天孩子们都回来吃饭。”

    他虽然已经七十有五,但仍然腰板挺的笔直,走起路来也十分有力,看得出来十分康健。

    他和穆瑾一生育有两儿一女,如今孩子们早已成家立业,膝下都有了孙子孙女。

    宋家如今已是四代同堂的大家庭,定南侯的爵位也早就给了长子继承。

    夫妇俩每日里同进同出,到处去散步,或者偶尔杏林堂那边遇到疑难杂症,请穆瑾去看看。

    宋彦昭走了,穆瑾指了指旁边的石凳:“坐下说话吧。”

    穆如意满心不解的坐了下来,却并没有急着发问。

    她从小就是穆瑾带大的,对于穆瑾,她既有孺慕之情,又有敬重之爱。

    穆瑾轻轻的笑了,指着桌上的葡萄,“蕊儿吃葡萄。”

    穆心蕊受宠若惊,喃喃道:“太师祖母。”

    穆瑾拍了拍她的手,“孩子,你很好,不要害怕,不要紧张,勇敢的往前走。”

    穆心蕊惊诧的睁大了眼睛,随即眼眶慢慢的湿润了。

    太师祖母这是认可她了吗?她都还没考核她呢?

    “太师祖母……”穆心蕊喃喃。

    穆如意嘴角轻轻翘了起来,原来她没有选错人,师父心中也是中意蕊儿呢。

    穆如意带着穆心蕊说了会话,起身告辞。

    翠绿的葡萄架随风轻摇,穆瑾抬眸望着头上的葡萄架,嘴角轻轻的翘了起来。

    母亲,你看到了吗?我如今很幸福!

    能为穆氏做的安排我都做了,穆氏的族规改了,穆氏的族人以后不会只有女子!

    穆氏会成为医术传世的大家,世家,而不再是偏居岭南的神秘世家。

    这样,穆氏后代的命运应该会不同了吧!

    母亲,我一定做到了,是不是?

    微风徐来,葡萄叶子被吹的发出沙沙的声音,仿佛在回答穆瑾的问题一般。

    “祖母!”

    “外祖母!”

    “曾祖母!”

    远处传来孩童清脆的叫喊声,穆瑾坐直了身子。

    院子门口,宋彦昭带着孩子们向她走来。

    她眯着眼笑了笑,起身迎了上去。

    大周庆平十年,老定南侯夫妇俩同时与府中含笑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