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六十三章 遇上一个胖子

第三百六十三章 遇上一个胖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什么?你说谁?”

    “陈抒涵,我陈姐。”

    “等等,啸辰,你这玩笑开大了吧,小陈不是说她爱人在部队里吗?”

    “部队里?你没搞错吧,我陈姐一直都是单身呢!”

    “这怎么可能,她亲口跟我说的!”

    这是在从新岭到南方鹏城市的火车上,冯啸辰向杨海帆说起要撮合他和陈抒涵的事情时,杨海帆惊得目瞪口呆,同时还说出了一个让冯啸辰同样目瞪口呆的消息。

    那天的股东大会之后,杨海帆便回了桐川,去安排辰宇轴承公司的事情。他向桐川县委正式提出了辞职申请,而没有选择时下比较流行的停薪留职的方式。杨海帆骨子里是个骄傲的人,他已经想好了,这一脚踏出去,就不会再回来。如果创业失败,他宁愿回浦江去找个民营企业打工,也不想回桐川来看旧日同事们那幸灾乐祸的嘴脸。

    按照杨海帆的提名,他先前从东山市工业局挖来的副经理刘刚接替了他的中方经理职务,而从罗冶过来的退休干部范加山则被冯啸辰以德国菲洛公司的名义聘为外方经理。辰宇金属制品公司正式更名为辰宇轴承公司,一切经营活动照旧,没有什么其他的变化。杨海帆当经理期间,已经把公司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磨合得差不多了,形成了不少约定俗成的规矩,刘刚和范加山只要坚守这些规矩,就不用担心桐川县或者东山市会对公司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

    安排好公司事务之后,杨海帆回到了新岭,准备与冯啸辰一同外出。此时,杜晓迪已经在南江呆了半个多月时间,不好意思再续假期了,一个人坐火车返回了京城。冯啸辰则与杨海帆一道,坐上火车前往鹏城,准备从鹏城出境到港岛,然后再从港岛前往欧洲。

    这一趟出行,照冯啸辰的说法是去考察一下市场,但他真实的想法却是带杨海帆到处走走,开开眼界。他自己未来是打算重新回到体制内去的,他的事业在于管理全国的装备产业体系,不能拘泥于一两家小企业。这样一来,未来要成立的工程机械公司就要由杨海帆来担纲了。趁着现在有时间,冯啸辰想培养一下杨海帆的国际商贸意识,免得将来有点什么事情还要让他这个幕后老板出来解决。

    冯啸辰记得杜晓迪的建议,坐在卧铺车厢里聊天的时候,便向杨海帆说起了陈抒涵的事情。没想到,杨海帆居然认为陈抒涵是有家的人,还说陈抒涵的爱人是在部队里的,这不能不让冯啸辰觉得惊诧莫名。

    “陈姐怎么会跟你说起这个?”冯啸辰疑惑地向杨海帆问道。

    杨海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每次到新岭来办事,都是住在春天酒楼,吃饭也在那里。你也知道的,小陈家里的房子小,再加上她弟弟生了孩子,占了家里的房间,所以她也搬到春天酒楼来住了。晚上酒楼打烊之后,除了两个住在楼下的保安,楼上就剩我们两个人了……”

    “呃……”冯啸辰立马想到了一些儿童不宜的场面,他倒忘了自己也是和杜晓迪住在同一个院子里的。他邪邪地看着杨海帆,说道:“海帆,你不会告诉我说你们俩早就已经擦出火花了吧?”

    “没有没有!”杨海帆矢口否认道,“我一直以为她有爱人的,而且她也一直以为我有爱人……,哦,我明白她为什么这样说了。”

    “我卖糕的,你们俩可真逗啊。”冯啸辰也反应过来了,不由得喊了一句西式的祈祷词。

    其实说穿了,这就是两个大龄剩男剩女顾及面子互相撒谎而导致的误会。陈抒涵以为杨海帆已经成了家,问起他夫人的情况,杨海帆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单身,于是随口瞎编了一句,说夫人在浦江工作,自己是两地分居。及至他反过来问陈抒涵的时候,陈抒涵也觉得单身剩女是个尴尬的身份,便谎称爱人在部队,这就便于解释她为什么不住在家里,而是住在酒楼了。

    据杨海帆承认,他与陈抒涵颇为投缘,没事经常会坐在一起喝茶聊天,在许多事情上也都有些共同的看法。他还带着几分羞涩地承认,他一直觉得陈抒涵很有气质,虽然已经30出头,但却一点也不显得老,反而有一些成熟女子的独特魅力。

    “你怎么不早说?”冯啸辰没好气地打断了杨海帆的意淫,斥责道,“你早说你对陈姐有好感,我早就给你们撮合了,我还以为你们俩没感觉呢。幸好还是晓迪眼睛尖,看出你们俩关系不正常,这才提醒了我。”

    杨海帆讷讷道:“我和抒涵怎么会关系不正常呢?我们就是正常的同志关系,我一直把她当成妹妹的。”

    “我呸!”冯啸辰毫不客气地唾了一口,道,“老杨,你知不知道,对一位美女说自己只是把对方当成妹妹,这是禽兽不如的行为。你也是30好几的人了,泡妞这样的事情,还要我这个小老弟来教你?”

    “啸辰,我怎么觉得这件事让你说得这么不堪啊?”杨海帆不满地说道。他好歹也是一个文化人,受不了冯啸辰这种粗俗的表示。明明是花前月下的雅事,怎么就成了泡妞呢?

    冯啸辰道:“你别跟我装纯洁,我只问你一句,我把我陈姐介绍给你,你要不要?”

    “也不知道她愿意不愿意……”

    “她愿不愿意,是我的事!”冯啸辰霸道地说道,“你只说你愿意不愿意就行。”

    “我……我当然愿意,抒涵……其实就是我理想中的伴侣。”杨海帆鼓起勇气说道,他那张平素显得挺从容淡定的脸上,居然露出了几分忸怩之色。

    “呃……”冯啸辰觉得一阵恶寒,真受不了这些人的小资情调。

    愿意不愿意,这件事情也只能等他们从欧洲回来再说了。不过,自从冯啸辰告诉杨海帆说陈抒涵其实是个单身女子之后,杨海帆的情绪明显就不一样了,一路上抓耳挠腮,晚上也睡不踏实,把卧铺当成了平底锅,躺在上面翻来翻去的,像是烙大饼一般。冯啸辰心中好笑,这位仁兄算是堕入情网了,万一陈抒涵真的看不上他,或者一时不想考虑感情问题,杨海帆可怎么活呀。

    一个没事偷着乐,一个满腹纠结,二人一路无话,辗转来到了鹏城。拎着行李走下长途汽车的那一瞬间,杨海帆终于从梦幻状态中恢复过来了。他是个有自制力的人,知道啥时候该保持什么样的状态,他们这一趟出来是考察市场的,他得把心里那些想入非非的念头暂时放下。

    “啸辰,咱们从哪开始?”

    站在鹏城的街头,杨海帆向冯啸辰请示道。此时的鹏城,正值开发区建设之初,到处都是建筑工地,来来往往的都是南腔北调的建筑工人,虽说是尘土飞扬,却透着一股蓬勃向上的热情,让人忍不住就有一种想参与其中的冲动。

    其实,冯啸辰在鹏城也没有什么具体的事情要办。他此行的第一个目的地是港岛,鹏城不过是一个过境地点罢了。但既然来了,他也有意想在街头走走,看看这个被称为改革开放前哨的特区是什么样子。后世的他,到鹏城起码也有过上百次了,但1984年的鹏城他却是第一次见,这算是一种猎奇的心理吧。

    在这个念头之外,还有一个想法就更不足为外人道了,那就是他想起自己曾经劝说了一个女孩子到鹏城来闯荡。他期待着能够在鹏城遇到这个女孩子,看看这大半年时间里她有什么变化。不过,他也知道,这个愿望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罢了。自从乐城一别,韩江月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没有再与冯啸辰联系过。冯啸辰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自然也无法主动与她联系。

    冯啸辰唯一能够联系上韩江月的渠道,就是通过李惠东来打听,但想到自己把人家的闺女忽悠得连已经到手的副科级都扔了,跑到人生地不熟的鹏城来打工,估计李惠东对他已经充满了怨念,他哪里还敢去触李惠东的霉头。

    没有联系方法,茫茫人海,上哪去找一个外地来的姑娘呢?

    冯啸辰站在街头,看着热闹的城市,心里生着莫名的感慨。

    “喂,是……是冯处长吗?”

    就在冯啸辰思绪万千的时候,背后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冯啸辰回过头去,只见自己的身后站着两个年轻人,一胖一瘦。瘦的那个倒也还算瘦得正常,而且显得挺帅气的样子。胖的那个就有些夸张了,他有着三尺有余的腰围,C罩以上的胸肌,粗壮的胳膊和大腿,粗略目测一下,体重当在200斤以上。

    看到冯啸辰回过头来,两个年轻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脸上都绽开了笑容。那个胖子二话不说便扑了过来,张开双臂,粗着嗓子喊道:

    “嘿,哥们,真的是你啊!”

    “哈哈,宁默,赵阳,你们俩怎么到鹏城来了!”

    冯啸辰也是满脸喜色,乐呵呵地和胖子来了个激情的拥抱,兴奋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