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五十八章 调配资源

第三百五十八章 调配资源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看到杨海帆欲言又止的样子,冯啸辰在心里笑了笑。与杨海帆合作了几年,他对于这位职业经理人的看法越来越好,已经打定主意要把他笼络住了。在总公司里给杨海帆留出4%的股份,只是冯啸辰整个计划中的一部分。再往下,冯啸辰还有其他的安排,现在暂时还没法说出来。

    其他几个合伙人,除了在冯啸辰刚刚提出来的辰宇实业公司中占有股份之外,最重要的是他们各自还都有一份与实业公司合作的产业。杨海帆是唯一没有这种股份的,冯啸辰自然不会让他受委屈,只是操作方法上还需要再考虑。

    杨海帆负责的辰宇金属制品公司是由菲洛公司和桐川县合资建立的,桐川县占了30%的股权。冯啸辰当初这样做,实属无奈,因为那个时候不允许私人办企业,而中外合资企业又必须有中方的股份。要说起来,桐川县仅占有30%股权,都已经算是打了政策的擦边球,因为在一般情况下,国家对于中外合资企业的要求是由中方控制,也就是至少占有51%的股份。幸好这个要求只是一个潜规则,并未写入正式的法律文件,所以冯啸辰才能占有七成的股份。

    这几年,随着辰宇公司的经营状况越来越好,桐川县凭着三成股份拿到的分红一年也有几十万了,这还是因为冯啸辰要求公司要留下一半以上利润用于扩大再生产。辰宇公司现在已经成了桐川县的一棵摇钱树,连带着杨海帆在县里的地位都是与时俱增。

    如今,国家的政策已经放开,私人办企业已经很普遍,冯啸辰也想过是不是要卸磨杀驴,通过某些运作,把桐川县的那部分股权抽掉。不过,当他把这个想法和晏乐琴、冯立等人商量的时候,奶奶和父亲都表示了反对。他们的理由如出一辙,那就是既然公司能够赚钱,让家乡政府获得一些利润有何不可?这也算是报答家乡父老了。

    用冯立的话说:你一个才20郎当岁的小年轻,一年能赚上百万,还不知足吗?给自己的老家留一点利润有什么不行的,以后人家记着你的名字,不比你自己家财万贯更好?

    冯啸辰认真琢磨了一下,觉得奶奶和父亲的想法也是对的。天底下的钱是赚不完的,分给桐川县三成利润又有何妨?能够把家乡建设得好一点,让大家多念叨念叨冯维仁、晏乐琴他们的好处,也算是冯啸辰尽了一份孝道吧?中国人还是比较在乎身后清名的,冯立的观念很朴素,也很传统,冯啸辰也只能认同。

    桐川县的那30%股权不能动,如果再给杨海帆分一些,冯啸辰自己的占股就太低了。此外,杨海帆原本是桐川县的干部,是自告奋勇去合资公司当中方经理的。如果他最终获得了合资公司里的股份,难免会有人说三道四,这对杨海帆也是不利的。

    冯啸辰的打算,是在辰宇金属制品公司之外再开一项新的业务,由杨海帆负责,并以管理层持股的方式,给杨海帆一部分股权。这个安排,冯啸辰不打算在这个场合里说,还是等开完会之后,私下里告诉杨海帆。至于杨海帆会如何反应,冯啸辰基本上也能猜得出来,不外乎表面上坚决地拒绝,而内心又充满渴望。杨海帆是一个有远大抱负的人,绝对不会甘心一辈子只当一个职业经理人。在即将到来的全民创业年代里,如果不给杨海帆一些股权,只怕是留不住这个人才。

    “这件事大家不必再说了。”冯啸辰止住大家的议论,说道:“之所以要成立一个总公司,就是因为我们要把分散的资源加以集中,各家企业要互相支持。另外,咱们还要考虑扩展新的业务,而新业务的扩展,必然要涉及到调配各公司的资金和人员。让大家在总公司占有一定的股份,就是为了调配资源的时候,大家能够心情愉快,不要出现拉后腿的现象。”

    “冯处长说到哪去了,占不占股,该调配资源的时候,我们也没二话,是不是?”姚伟强带着几分尴尬向陈抒涵、杨海帆他们说道。其实,冯啸辰的话还真是说到他心坎上去了,如果没有这个总公司,再如果总公司没有属于他的3%股权,冯啸辰要从金南轴承公司抽调资源的时候,姚伟强心里肯定是会有些疙瘩的。现在的情况就不同了,知道总公司也有自己的一份股权,哪怕只是区区3%,姚伟强还是觉得心里舒服了许多,盼着总公司能够蓬勃发展,这样他那3%也就会变得越来越值钱了。

    屋里几个人,除了杜晓迪没做过生意,脑子转得慢一点,其他人也都一下子就想明白了冯啸辰的用意。在没有辰宇实业公司的时候,大家都是各干各的,虽然都与冯啸辰合伙,与其他企业之间却没什么关联。冯啸辰搞出这样一个辰宇实业公司,还给大家分了一点股权,大家就被拴到一根绳子上了,有点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意思。

    下一步,冯啸辰肯定要以辰宇实业公司的名义来扩展新业务,届时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调配各家企业手里的资源,大家还没法反对。可以这样说,这百分之几的股权,给大家的不仅仅是权利,还包括着义务。拒绝这些股份,那就是不打算与冯啸辰在其他领域里合作,这就相当于是不给冯啸辰面子了。

    想明白了这点,大家也就没法再反对冯啸辰的安排了。不管怎么说,冯啸辰毕竟也是在向他们让利,而且以冯啸辰的逆天能力,说不定又弄出一个什么赚钱的业务,届时大家就能够坐着分钱,何乐而不为?至于说调配资源啥的,其实不也是冯啸辰自己的资源吗?他想怎么用,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反对呢?

    看到大家都接受了前面的安排,冯啸辰便开始布置下一步的任务,具体到每个人头上,都有一些新的思路。

    春天酒楼这边,冯啸辰要求加快扩张的步伐。他让陈抒涵不要打算自己去建分店,而是要在目标城市选择恰当的合作伙伴,通过合股经营的方式来建立分店。春天酒楼的经营理念是比较超前的,实力也比时下大多数的个体饭馆要强得多。陈抒涵完全可以在各地招募合作伙伴,通过向他们提供资金、输出管理模式以及菜品来帮助他们做大。在股权分配方式,冯啸辰认为让合作方占有五成甚至六成都无所谓,现在是跑马圈地的时候,在一个城市里早一天建起分店,就能够早一天占领这里的市场,即便只是拿到四成的利润,也胜似一无所获吧?

    辰宇金属制品公司将更名为辰宇轴承公司,除了原有的油膜轴承业务外,还将发展滚动轴承业务。冯啸辰知道,未来几十年都将是中国制造业高速发展的时期,轴承的需求量将会不断增长,直至成为全球最大的轴承市场。按照后世的发展水平来看,仅中国市场一年的轴承销售额就达到2000多亿元,这是一个大有可为的市场。

    “海帆,轴承公司的发展,要有长远眼光,着眼于21世纪,着眼于全球市场。为了做到这一点,公司要加强技术研发,培养高级技术工人,不惜重金留住那些工人技师,这些人才是公司最重要的财富。”冯啸辰盯着杨海帆交代道。

    杨海帆自信满满地说道:“你放心吧,啸辰,我们目前就在这样做。前年招聘进来的年轻人,经过老师傅们的培养之后,现在已经有相当一批人能够独当一面了。研发中心这边,闫百通老师和陈工搭档,干得非常出色,我们的一些新产品,在欧洲市场上都是有竞争力的。”

    “管理人才这边的积累怎么样?”冯啸辰又问道。

    “目前我们的管理班子已经基本搭起来了。副经理范加山,是罗冶的王处长介绍过来的,原先是罗冶的党委副书记,老爷子很正直,人品好,也懂技术,在公司里很有威望,我不在公司的时候,他基本上能够把公司的管理全部挑起来。管生产的副经理刘刚,是我从东山市工业局挖过来的,他在那边是个科长,也是不甘心在机关里虚度年华,所以办了停薪留职,到公司来当生产副经理,能力很强。还有就是何阿姨,那可是咱们公司的大管家,财务、后勤都由她管着,全厂干部职工没一个人不喜欢她的。”

    说到这里,杨海帆嘿嘿地笑了起来。他说的何阿姨,正是冯啸辰的母亲何雪珍。她原本只是新岭一家大集体企业里的普通职工,辰宇公司成立之后,冯啸辰安排她到桐川去,目的是让她当个监工,毕竟这么大的产业,没个自家人盯着也不行。谁曾想,何大妈挂上个副经理的头衔之后,活力迸发,把分管的财务和后勤工作抓得有声有色,让杨海帆都叹为观止。可见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区别只在于有没有被放在合适的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