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我提一个小目标

第三百五十七章 我提一个小目标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冯啸辰说国家政策不会再变,相当于给姚伟强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同样的话,在报纸上也登过,但姚伟强他们是不会轻易相信的,谁知道啥时候又来一个运动,把前面的话就全部推翻了。但这话经冯啸辰之口说出来,可信度就强得多了,冯啸辰既是国家机关的干部,又是沈荣儒的准弟子,在姚伟强、包成明他们看来,几乎就是国家政策的代言人。既然冯啸辰说政策不会有变,他们起码就有九成的信心了,冯啸辰总不会拿他自己的前途去开玩笑吧?

    “至于第三个原因嘛。”冯啸辰巡视了全屋子的人一番,说道:“那就是我们不应当辜负这个时代,如果想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情,那么现在就要全力以赴。我今天把大家召集过来,就是想谈这件事情。”

    大家都竖起了耳朵,刚才冯啸辰的忽悠,已经成功地吊起了大家的胃口,他们都想知道,冯啸辰到底有什么大动作。

    “春天酒楼,辰宇公司,金南轴承,加上金南商情,这是目前我们的四项业务。其中,辰宇公司是做实业的,到目前为止发展情况最好,去年的营收已经超过了500万,利润有300多万;春天酒楼做餐饮业,去年营收250万,利润120万;老姚的金南轴承营业额也是500万,利润80万;金南商情的情况我不太了解……”

    冯啸辰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包成明。

    包成明面有窘色,讷讷地说道:“金南商情去年赚了4万块钱,我还觉得挺多的,和其他几位一比,实在是太可怜了……”

    杨海帆道:“也不能这样说,光靠卖信息就能赚到4万,非常了不起了,包理事长真的挺有魄力的。不瞒包理事长说,你办的金南标准件商情,我们公司也是每期都要买呢。”

    “自家人,还说什么买,以后我让人给杨总寄就是了。”包成明赶紧说道。

    冯啸辰道:“大家可别看不起这份商情,以后它的发展是不可限量的。”

    “冯处长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干的。”包成明拍着胸脯保证道。

    冯啸辰收回话头,继续说道:“如果按照一般人的眼光,咱们这四项业务,都已经做得非常不错了。尤其是陈姐的春天酒楼,目前是新岭最高档的酒楼,利润也非常丰厚。不过,相对于这个时代给我们提供的发展机会,我觉得咱们的步子还是迈得太小了。”

    听到这话,其他人还算是能够淡定,杜晓迪却是瞪大了眼睛,好生觉得不可思议。她想到春天酒楼在通原开了一家分店,还由冯啸辰作主,送给她家两成干股。春天酒楼的新岭店去年赚了120万的利润,如果通原分店有它20%的利润,一年也是20多万,两成股份就是4万元了,届时父母还不知道敢不敢拿呢。这样多的利润,冯啸辰居然还说步子迈得太小,这家伙的心得有多大啊。

    看到杜晓迪的眼神,冯啸辰笑了一下,但没有解释,他转向众人,伸出一个手指头,说道:“我提一个小目标,10年时间,也就是1994年之前,我们所有的项目利润之和,要做到1个亿。”

    只听得杯子和盘碗一阵稀里哗啦的响声,这一回终于是大家一起惊了。一年一个亿的利润,还特喵是一个小目标,冯啸辰这口气也未免太大了。一个亿是什么概念,按一个机关工作人员一年800块钱的工资计算,这相当于十几万人的工资总和。换成硬币的话,恐怕足够砸死新岭市一半的人口了。

    “啸辰,你这个目标……未免太大了一点吧?”陈抒涵讷讷地开口了,这个时候,也只有她有资格提出质疑了。

    “这个目标很大吗?”冯啸辰笑嘻嘻地反问道,“陈姐,当初你在琴山路上开春风饭馆的时候,想过一年能赚到120万的利润吗?”

    “那哪敢想啊。”陈抒涵回想起三年多前的情景,嘴角浮出一些笑意,说道:“那时候我觉得一年能赚到2000块钱都很了不起了。”

    “从2000块钱,到现在120万,差出了600倍。从120万增长到1个亿,也不过是100倍而已,你有什么不敢想象的呢?”冯啸辰说道。

    “这……”陈抒涵有些傻了。她突然发现,冯啸辰说的很有道理,刚刚开始开饭馆的时候,她三个月赚了3000元,还不敢存在一个银行里,愣是存了五个存折。可一转眼,她就拥有了这样一幢楼,年利润120万,光她自己的分红就让她自己实实在在地成了一个十万元户。

    她不敢太露富,但前前后后补贴给母亲和两个弟弟的钱也有四五万了。那两个弟媳妇,过去见了她眉毛不是眉毛、鼻子不是鼻子的,一心想着让她早点嫁出去,省得在家里碍眼。而现在,她却成了家里最受欢迎的人,两个弟媳妇成天像供着祖宗一样地奉承她,巴不得这个大姑子一辈子不嫁人,呆在家里才是最好的。

    呃……好像自己有些走神了,这会不是在讨论冯啸辰的小目标的吗?

    “啸辰这样一说,我倒真觉得这个目标真有点希望呢。”陈抒涵笑着说道,“不是还有10年时间吗?我打算未来几年每年在外地开一家分店,浦江、羊城,明州的金钦市,海东的建陆市,这些地方的消费能力比新岭强得多,一年做到100万以上的利润问题不大。这样算下来,到1994年的时间,酒楼这方面不敢多说,一年2000万的利润估计是能够做到的。”

    杨海帆也发话了:“嗯,我也觉得这个目标还是比较有可能达到的。辰宇公司这边,过去三年的利润差不多也是一年翻一番吧,未来10年就算速度再慢一点,用10年时间做到3000万利润,也是有可能的。只不过不知道未来的竞争情况会怎么样,我们现在是占了一个先手优势,如果有其他企业和我们竞争,就不好说了。”

    看到陈抒涵和杨海帆都表了态,姚伟强也不能沉默了,他想了想,说道:“我这边的业务要扩展有点难度,轴承销售的利润不高,要扩大规模,就要增加人手,成本提升得也很快。现在我们石阳这边卖轴承的商户越来越多,竞争太激烈了。我估计,10年时间增长10倍恐怕够呛,能够做到一年300万利润,我就要感谢上天了。”

    “我这个商情,唉,就更难了,都不好意思跟大家说了。”包成明垂头丧气地说道。刚才大家晒利润的时候,他就已经受了一轮打击,现在陈抒涵和杨海帆都报出了几千万的目标,包成明就更没有信心了。他甚至隐隐有些后悔这次不该跟着姚伟强过来,他原本觉得自己与冯啸辰合作勉强也算是有资格,现在看来,人家根本就不值得带他玩呢。

    冯啸辰嘿嘿笑道:“老姚,老包,你们可别妄自菲薄。我既然说要定一个目标,那么你们肯定就不能再照着过去的模式做了,需要有一些新思维。这样吧,我先说我的考虑……”

    大家再次安静下来,等着听冯啸辰的规划。

    “首先,我们需要把分散的力量集中起来。我打算成立一家总公司,暂时就叫辰宇实业公司,公司的股权由我持有85%,陈姐占5%,海帆占4%,老姚和老包各占3%……”

    听到此处,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抬起手,打算插话,但冯啸辰摆了摆手,示意大家稍安勿躁,自己则继续说了下去:

    “未来春天酒楼、辰宇金属制品公司、金南菲洛轴承、金南商情这几家企业中你们各位占有的股权,依然保留。我的股权则全部转到辰宇实业公司。也就是说,各家企业的利润,你们可以根据你们在企业中的股权分红,属于辰宇实业公司的这部分,你们还有权再进行一次分红。”

    “这个……没必要吧?”姚伟强先发言了。他的话有些言不由衷,但还是要说出来的,冯啸辰的这个安排,相当于凭空又给他们送了一些利益。

    按照去年的利润来说,金南轴承赚了80万,姚伟强可以分到三成,也就是24万。但同时,几家企业中归属冯啸辰本人的利润共有340万左右,姚伟强按3%来分配,也能拿到10万元。

    再如果按照冯啸辰的“小目标”,未来公司做到1亿的利润,3%就是足足300万,这可是姚伟强做梦都不敢想的一个大数字啊。

    陈抒涵也说道:“啸辰,我在春天酒楼占了四成的股份,本来就是白得的,你那六成是属于你的,怎么能再分给我5%呢?我看完全没有必要嘛。”

    包成明没有说话,他是觉得自己根本没资格说话。而最纠结的,莫过于杨海帆了。别人都是冯啸辰的合伙人,只有他是一个职业经理人,并没有在辰宇公司里占有股份。可以这样说,冯啸辰刚刚提出的方案,是第一次给他分配了股份。与其他人在各自的企业里占有三成或者四成股份相比,杨海帆只在总公司占股,显然是比较吃亏的。但换一个想法,冯啸辰不给他股份,他又有何话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