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想和冯处长合作

第三百五十五章 想和冯处长合作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是啊,要想从一个落后的工业国,发展成为世界一流的工业强国,哪会那么一帆风顺?在这条路上面临的障碍,除了工业基础薄弱、资金短缺、国外技术封锁等等客观原因之外,还会包括发展观念上的冲突,以及各种利益的纠葛。要解决这些问题,必然要付出艰辛的代价,那么,谁来做这件事呢?

    用李青山的话来说,那就是总得有人去做的。如果大家都持观望的态度,都不愿意去惹这样的麻烦,那么国家如何发展呢?

    这个道理,冯啸辰并非不懂,只是少年心性,遇到挫折之后萌生了遁世的念头。其实,前一世的他哪里又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挫折,只是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他的发展太顺利了,以至于消磨了锐气。杜晓迪转述的李青山的话,听起来朴素无华,但却包含着深刻的道理,让冯啸辰一下子醒悟过来,发现了自己的颓废。

    事情总得有人去做,命运让他穿越到了这个时代,给了他超前于时代的眼光和超出同龄人的能力,不就是让他来挑这副重担的吗?他如果放弃了,又如何对得起命运给他的垂青?

    “晓迪,谢谢你,我现在知道我该做什么了。”冯啸辰捏了捏杜晓迪的手,感激地说道。

    杜晓迪却是有些脸红了。在冯啸辰面前,她一直觉得自己懂得太少,一向都是听从冯啸辰的安排。这一次,她是感觉到了冯啸辰的消极,才试探着劝解了几句,没想到居然得到了冯啸辰的感谢。而且从冯啸辰情绪的变化中,她能够猜出自己的话或许发挥了几分作用,这让她有些骄傲,也有些欣慰。

    自己终于不仅仅是依附在冯啸辰身上的一根藤萝,而是能够与冯啸辰相互扶持,相互提醒的伴侣,她更喜欢这样一种感觉。

    “啸辰,其实你做过的事情都挺重要的。去年我在阮厂长那里,听他讲起过你。他说如果不是你支持他,他是不可能接下国家的大项目的。你可能觉得你做的事情只是举手之劳,可对于阮厂长他们这些人,就是雪中送炭了。”杜晓迪绞尽脑汁地找着鼓励冯啸辰的理由。

    冯啸辰哈哈一笑,伸出手在杜晓迪脑袋上揉了一把,说道:“晓迪,你不用再劝我了,我已经完全想通了。你放心吧,我不会那么容易被打垮的。这次到社科院去读研,对我来说是个好机会。等我读完研究生,我会让他们知道,啥叫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你可别变成一个恶霸了!”杜晓迪半开玩笑地说道,接着又看了看天色,说道:“啸辰,咱们是不是该去春天酒楼了,杨总他们该到了吧?”

    “嗯,差不多该到了。”冯啸辰应道,“咱们现在走过去,应该来得及。”

    今天,冯啸辰约了杨海帆等人在春天酒楼碰面,其实是一次合伙人大会。目前冯啸辰的合伙人并不多,只有杨海帆、陈抒涵和姚伟强三人。其中杨海帆只是辰宇金属制品公司的经理,而不是真正的股东,冯啸辰打算在这次会议上明确他应得的股份,从而把他真正绑上自己的战车。

    陈抒涵一直都在新岭,自然是不需要通知的。杨海帆在桐川,冯啸辰通知他过来开会,他因为手头还有一些紧急的事情没有处理完,所以耽搁了两天,今天才到。当然,杨海帆耽搁的原因在于大家还需要等姚伟强,他远在海东省,来新岭需要先坐汽车再坐火车,因此今天才能赶到。

    冯啸辰和杜晓迪来到春天酒楼的时候,杨海帆和姚伟强都已经到了,正坐在包间里等着他们。姚伟强身边还坐着一个中年汉子,却也是冯啸辰认识的,正是海东省金南市政府的干部包成明。去年年初,他自告奋勇担任了金南市“石阳县轴承产业诚信联盟”的理事长,如今已经升格为整个金南市的标准件产业联盟理事长。看到他出现在包间里,冯啸辰有些诧异,但也没有多问,而是上前与众人一一握手问候。

    杜晓迪跟在冯啸辰身后,微微笑着向众人点头致意,姚伟强以手相指,向冯啸辰问道:“冯处长,这位是?你还没给我们介绍呢。”

    不等冯啸辰说什么,杨海帆先笑着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位就是咱们未来的弟妹了吧?”

    “哈哈,正是。”冯啸辰笑道,“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叫杜晓迪,是松江省通原锅炉厂的电焊工。晓迪,这是海帆,这是姚总,这是包理事长。”

    “杨总,姚总,包理事长!”

    杜晓迪挨个地称呼着对方的头衔,几个人都连连摆手,纷纷说道:

    “小杜,可别这样叫,你叫我名字就好了。”

    “不敢当,你叫我老姚吧。”

    “我这个理事长不作数的,弟妹叫我一句老包就好了。”

    杜晓迪有些窘,还是冯啸辰给她解了围,说道:“这样也好,晓迪,你就别称他们的头衔了,都叫哥吧。其实,以姚总和包理事长的岁数,你叫句叔也不算错,不过这样他们就该不高兴了。”

    大家哈哈笑起来。这时候,陈抒涵已经听到冯啸辰到达的消息,推门进来了。杜晓迪和她更熟一些,连忙上前喊了声“陈姐”,陈抒涵和她简单寒暄了两句,然后便招呼着众人入席。紧接着,各色菜肴和酒水也都纷纷摆上了,这就是开酒楼的好处了,吃饭的事情是不需要费心的。

    照着国人的传统,酒席一开始自然还是要说一些废话,大家互相碰杯,以各种名目互相问候。酒过三巡,姚伟强向包成明递了个眼神,包成明会意地站起身,向众人说了声抱歉,便以上洗手间的名义出了包间。看到他离开,姚伟强把头转向冯啸辰,用带着歉意的语气说道:“冯处长,对不起啊,我没跟你商量,就把老包给带来了。”

    冯啸辰不置可否地笑笑,问道:“老姚,你带他过来,是什么意思呢?”

    姚伟强直截了当地说道:“他想和冯处长你合作,我觉得冯处长你好像也流露过这个意思,所以就把他带来了。如果冯处长觉得不合适,一会我就让他先回避一下,咱们谈咱们的。”

    包成明是姚伟强的远房亲戚,当初在姚伟强的轴承店里还有一点点股份。冯啸辰以菲洛公司的名义与姚伟强合办菲洛(金南)轴承经销公司的时候,冯啸辰占股七成,姚伟强占股三成,这三成里面就有一小部分是包成明的股份,所以严格说起来,包成明也算是冯啸辰的合伙人之一。

    不过,包成明真正进入冯啸辰的视野,是因为他办的一份很原始的轴承商情,这种利用信息来赚钱的意识让冯啸辰颇为欣赏。在冯啸辰的建议下,包成明把他原来用油印机印刷的轴承商情改成了胶版印刷,又扩充成了“金南标准件商情”,如今已经小有名气,一年也能赚到几万块钱的利润了。

    在此之前,姚伟强曾在电话里向冯啸辰说起过这件事,冯啸辰也的确说过这份商情继续办下去肯定会有很大的前途。姚伟强说冯啸辰流露过与包成明合作的意向,就是因此而来的。

    从包成明那边来说,想与冯啸辰合作的念头是更强烈的。虽然冯啸辰与姚伟强合作的时候假托了德国菲洛公司的名头,但精明的海东人哪里看不出这其中的奥妙。姚伟强与包成明闲坐聊天的时候,都感慨冯啸辰能耐通天,觉得能与冯啸辰合作是难得的机遇。

    这一次冯啸辰通知姚伟强到新岭来开合伙人会议,姚伟强便与包成明商量,让他跟到新岭来,当面向冯啸辰提出合作的意愿。照常理来说,姚伟强要带包成明来新岭,事先应当要和冯啸辰商量一下的。但他与包成明二人都觉得,电话里很难把事情说清楚,万一冯啸辰直接拒绝了,那包成明就彻底没有机会了。

    念及此,姚伟强便决定先斩先奏,把包成明带过来再说。如果冯啸辰真的不愿意与包成明合作,那也无妨,大不了开会的时候把包成明支走就是了,包成明本来也是不速之客,让他退场他是没什么怨言的。

    姚伟强当然也知道这样做有可能会让冯啸辰不高兴,但富贵险中求,没有一点冒险的精神,也就不是海东人了。他想好了,如果冯啸辰生气了,他就处罚三大杯,大不了拼个胃出血也要让冯啸辰消气。而万一冯啸辰欣然接受了包成明的输诚,那不就是皆大欢喜的事情了吗?

    听到姚伟强这样说,冯啸辰微微一笑,说道:“老包倒的确是个能人,如果能够一起合作,也是挺好的。不过,他想跟我合作,具体有什么条件呢?如果条件太高,我可不敢高攀了。”

    “他说了,一切听冯处长的。”姚伟强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冯处长是中央的领导,不管是从政还是经商,都比我们强到天上去了。老包和我一样,都是对冯处长崇拜得五体投地的,冯处长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你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