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总得有人去做的

第三百五十四章 总得有人去做的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南江,新岭市街头,冯啸辰与杜晓迪手牵着手,在人行道上悠闲地走着。在杜晓迪的另一只手上,还握着一把从郊外山坡上采来的杜鹃花。鲜艳的花儿衬着姑娘俏丽的脸庞,在夕阳的辉映下美不胜收。

    在解决了思想问题之后,对于离开重装办去脱产读研究生这件事情,冯啸辰就显得非常淡定了。他专门又找罗翔飞谈了一次,郑重地对罗翔飞的良苦用心表示了感谢,并声称未来重装办不管有什么事情,他都会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绝无怨言。罗翔飞对他进行了一番教育,让他安心学习,努力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并承诺等他毕业之后会给他安排更好的工作。当然,如果那时候冯啸辰还想回重装办,也是完全有机会的。

    接下来,冯啸辰便正式提出了离职申请,他的离职理由也是很充分的,那就是要去读书,在此前则需要复习迎考。其实罗翔飞给他要到的是一个免试推荐上研究生的机会,虽然此前会有一个面试,但也只是走走过场而已,并不需要冯啸辰兴师动众地请假复习。不过,既然已经要离开了,冯啸辰也就懒得再多事了。他又不在乎单位的这点工资,还不如提前办了离职手续,也好了无牵挂地去办自己的事情。

    对于冯啸辰离职这件事,重装办的人没有太大的反应,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罗翔飞对冯啸辰的一种提携。时下都在讲究知识化,文凭的重要性不断提高,冯啸辰能够去社科院拿个硕士文凭,对于他未来的发展肯定是有极大好处的。离职学习在机关里有两种不同的含义,一是组织上要提拔你的前兆,二是组织上要你靠边站的前兆,大家一致认为,冯啸辰的离职应当是属于前一种的。

    当然,像吴仕灿、薛暮苍这些老人,还是会想得更多一些的。在冯啸辰离开之前,吴仕灿也找他谈了一次,问了一下他离开的缘由,又跟他讲了一些大道理,大致是让冯啸辰不要有什么思想包袱之类。冯啸辰给了吴仕灿一个很积极的回答,这也让吴仕灿放心了不少。

    办完离职手续,冯啸辰又让杜晓迪去向蔡兴泉请一段时间的假,以便随他一起回南江去转转。杜晓迪在蔡兴泉那里是当实验助手的,这段时间正好没有她的事情。蔡兴泉对待她真的如同对待自己的女儿一般娇宠,听说她要陪着男朋友回老家去探亲,便爽快地准了假,还说杜晓迪愿意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不用考虑其他的问题。

    就这样,冯啸辰和杜晓迪坐着火车回到了南江。何雪珍听说儿子和准儿媳回来了,赶紧从桐川请了假回到新岭,给儿子他们做后勤服务。自从冯啸辰的行情看涨,冯家也已经换了新的住处,不再是住在原来的那幢简易楼里,而是搬进了一套新建的大三居单元房。

    这套房是南江省冶金厅新盖的职工住宅,冶金厅以照顾老工程师冯维仁家人的名义,把这套房分给了冯立一家。但冯立心里明白,真正替自己赚到这套房的,并不是已经过世多年的父亲,而是那个在京城重装办当副处长的儿子。

    家里的三个房间,原本是冯立夫妇一间,冯啸辰和冯凌宇哥俩每人一间。如今冯凌宇人在德国,正好就把自己的房间腾出来了。何雪珍让冯啸辰住冯凌宇的房间,让杜晓迪住冯啸辰的房间,一家人住在一起,倒是颇有几分其乐融融的感觉。

    冯啸辰回到新岭之后,除了抽空去拜访了一下乔子远等几位熟人之外,余下的时间就是带着杜晓迪在周围闲逛。自从几年前被罗翔飞带到京城去之后,冯啸辰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能这样清闲了,这让他觉得脱产去读几年书还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他现在这个身体从生理年龄上说只有23岁,搁在后世也就是一个一年级的研究生而已,本应是无忧无虑到处玩耍的。

    “晓迪,我发现天天这样过日子也挺好的。”

    拉着姑娘柔软的小手,冯啸辰感慨地说道。

    “怎么样过日子?”杜晓迪有些没明白冯啸辰所指,诧异地问道。

    冯啸辰道:“就是天天爬爬山,采采花,逛逛街啥的,什么事都不用想,什么事都不要操心。”

    “这怎么行,这不是荒废光阴吗?”杜晓迪认真地说道。

    “光阴不就是用来浪费的吗?”冯啸辰说着歪理,“你想想看,我今年才23岁,你才21岁,正是享受生活的年龄。可是你看咱们俩过去过得多累,……对了,尤其是你,在日本学习这一年,都瘦得不成样子了。”

    杜晓迪笑道:“一开始是瘦了,可后来多田太太给我们改善了伙食,我和师兄都胖了呢。”

    冯啸辰道:“那也够苦的。你自己不是说了吗,你在日本这一年,每天睡觉时间还不到6个小时,实在是太拼命了。”

    杜晓迪想了想,说道:“可能是我习惯了吧。我14岁就顶我爸爸的职进了厂,跟着李师傅学电焊。我年龄小,文化又低,如果不好好学,人家肯定会看不起我的。从那时候起到现在,我都已经习惯这样生活了。几天不做事,浑身就难受呢。”

    “我想好了,这回要在南江呆个十天半月的,好好休个假。”冯啸辰说道。

    杜晓迪轻声道:“可是,蔡老师那边没准还有事情要做呢,我不回去,他们没有好的电焊工,很多实验都做不了。”

    “做不了就让他们等着。我就不信了,离了咱们两个,其他人就建设不成四个现代化了?”冯啸辰霸道地说道。

    杜晓迪不吭声了,只是把冯啸辰的手握得更紧。最开始的时候她没有想太多,但这几天她慢慢有些感觉了,觉得冯啸辰离开重装办去读研究生,似乎并不是那么单纯的事情,其中或许还有一些她不了解的缘故。冯啸辰在她面前表现得很轻松,但这个聪明的女孩子还是敏感地察觉到了冯啸辰心里的那一丝失落。

    “晓迪,你说咱们就在南江呆下来,不回京城了,怎么样?”

    沉默了一会,冯啸辰又突发奇想地问道。

    杜晓迪道:“在南江呆下来干什么呢?”

    冯啸辰道:“当然是留下来经营自己的公司了,不用再看别人的脸色,不用去平衡各种关系,这样的生活多惬意?”

    在从京城回南江的火车上,冯啸辰已经把辰宇公司的事情向杜晓迪做了一个交代。在他想来,杜晓迪愿意跟他回南江,二人的关系就算是板上钉钉了,不会有什么变化。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有什么必要向杜晓迪隐瞒辰宇公司的情况呢?时下国家的政策已经在全面松动,如果历史没有改变,在今年的下半年就会通过“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届时改革将会进入一个狂飚突进的时代,私人开公司已经不再有任何风险了。

    其实,这段时间里,冯啸辰一直都在犹豫,到底是读完研究生之后重新进入体制,继续从前的工作,还是索性一脚迈出来,当一个私人老板,一心一意地经营辰宇公司。他相信,凭着他穿越者的先知先觉,再加上他的能力,用不了20年,他完全可以把辰宇公司发展成世界500强之一。细想起来,这个目标似乎也挺诱人的。

    不得不说,罗翔飞和张主任让他离开重装办这件事,在冯啸辰的心里还是留下了一些阴影。尽管他非常清楚罗翔飞他们此举并无恶意,甚至是为了保护他,但他还是觉得有些委屈。屈寿林的事情,错并不在冯啸辰,冯啸辰却依然付出了代价。他有时候在想,与其成天琢磨着方方面面的关系,做一点事都要谨小慎微,还不如跳出体制,到广阔天地里去自由发展呢。

    杜晓迪琢磨了一下,说道:“这件事太大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不过,啸辰,你真的舍得放下你过去做的事情吗?”

    “放不下又能如何?”冯啸辰叹道,“这些事情不单是辛苦,最关键的是还非常累心。这几年我做的事情,哪一件不是需要殚精竭虑,而其中又有很大一部分精力是用在照顾各方面的情绪上,实在是浪费生命。”

    杜晓迪摇摇头道:“啸辰,我倒不是这样想。其实,这几年你做的事情都很重要。露天矿设备、热轧机、大化肥设备,这些都是咱们国家需要的重大装备,任何一样能够做好,都是了不起的大事业。你能够参加这样的大事,就算辛苦一点,又算得上什么呢?”

    “了不起的大事业,也不一定非要我去做吧?”冯啸辰抬杠道。

    “总得有人去做的呀。”杜晓迪道。她看看冯啸辰,又继续说道:“这句话是我师傅说的。那是师傅带我们几个去参加跃马河特大桥抢修的时候说的,他说,这是咱们自己国家的事情,总得有人去做的。”

    “总得有人去做的。”

    冯啸辰在心里默默地回味着这句话,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