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四十二章 这件事不平常

第三百四十二章 这件事不平常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从酒楼出来的时候,车月英脸上笑得开了花,杜铭华虽然刻意地板着脸,腰板却显得挺拔了许多,全然没有前几天冯啸辰与他初见时候那种颓然的模样。 更新最快

    老两口最终还是接受了陈抒涵的邀请,答应出任春天酒楼通原分店的副经理和行政主管。他们俩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作为陈抒涵和冯啸辰的利益看管人,监督酒楼的日常经营,保证酒楼的利益不会被别有用心的高管瓜分。除此之外,他们还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包括在通原本地的一些关系的协调等等。

    老两口虽然都只是工厂里的工人,但毕竟也是通原本地人,拐弯抹角地也能认识一些人,远比陈抒涵千里迢迢派来的职业经理人更为熟悉本地情况。开酒楼迎的是八方客人,有这么两位本地人帮着接洽关系,总是有些好处的。

    至于二人的待遇,也在现场确定下来了。杜铭华的工资是每月120元,车月英是每月100元,遇到全酒楼都发奖金的时候,他们也有一份。除了工资之外,冯啸辰还从自己名下分给他们俩两成的股份,他们可以在年终的时候拿到这部分股份的分红。

    起先,两口子坚决不同意接受股份,最后还是陈抒涵笑吟吟地说了一个理由,说这是作为迎娶杜晓迪的聘礼。看到冯啸辰那真诚的态度,再看到女儿羞答答地不吭声,老两口最终还是点头接受了下来,同时心里五味杂陈。他们知道,这两成股份拿下来,女儿就算是卖给冯啸辰了。按照最保守的估计,一年下来这两成的分红也得在几万元的水平上,这一点冯啸辰和陈抒涵都没有向老两口说,否则估计要把他们吓趴下了。

    有关工资和股份的事情,大家都瞒过了杜晓远和杜晓逸二人,省得他们知道家里多了这样一个收入来源,会变得花天酒地。这些新增的收入,老杜两口子也是有所打算的,除了拿出一部分改善生活条件之外,大部分都将存起来,作为老二、老三这两个孩子结婚之用。至于杜晓迪,他们已经不用操心了,冯家的财产不可估量,他们到时候送一份小小的陪嫁也就够了。

    把父母和弟弟妹妹送回家,杜晓迪接着送冯啸辰去招待所。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冯啸辰笑呵呵地问道:“晓迪,这回你不用再操心工资的问题了吧?”

    “谢谢你,啸辰,你真是替我家考虑得太周全了。”杜晓迪低声地说道。

    “这不是应该的吗?”冯啸辰道,“谁让你是我未来的老婆呢……”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觉得脸颊上被一个热乎乎的东西碰了一下。转头看去时,杜晓迪已经蹦蹦跳跳地跑远了。

    冯啸辰捂着脸上的吻痕,嘿嘿地笑了:

    这两成股份,真是值了……

    1984年的春节,晏乐琴再次回国探亲,同时也带回了冯凌宇和冯林涛俩人,让他们能够和父母团聚一阵。堂兄弟俩在德国呆了一年时间,明显成熟了许多,与冯啸辰坐在一起的时候,已经不再是一味地听冯啸辰训话,而是能够提出一些自己的观点。虽然这些观点在冯啸辰看来还有些幼稚,但毕竟也算是今非昔比了。

    冯飞原打算到京城来与母亲团聚,但厂里临时接到任务,他就无法抽身出来了。只能让夫人曹靖敏到京城来向晏乐琴问候请安,住了几天之后,便带着冯林涛回了青东省。冯林涛将在家里呆上十几天,然后再返回京城,随晏乐琴一道回德国去继续自己的学业。

    冯立和何雪珍二人到了京城,也住进了四合院里。已经借调到京城工业大学蔡兴泉课题组里工作的杜晓迪见到了婆家奶奶和未来的公公、婆婆以及小叔子。一家人对杜晓迪的印象都非常不错,冯立、何雪珍看中的自然是杜晓迪的漂亮、本份以及贤惠,而晏乐琴则更欣赏杜晓迪的技术,觉得这样年轻就有如此过硬的技术,堪为冯啸辰的良配。

    在这些天里,晏乐琴在冯啸辰的陪同下,到重装办去走了几趟,听取了有关装备科技基金使用的情况。她毕竟还挂着一个头衔,那就是装备科技基金的理事长,甚至冯啸辰与杜晓迪双宿双飞的那个小四合院,也是借着这个名义弄到手的。

    当然,晏乐琴去重装办并非只是露露面、应付差事,她对于基金的使用的确是非常关心的。罗翔飞、吴仕灿、谢皓亚、郝亚威等人都就自己分管的方面向她做了汇报,她则亲自调阅了项目招标的有关文件,详细了解项目基金的分配情况。看到重装办在招标中严格要求,没有把资金浪费在那些不着边际的项目上,晏乐琴觉得颇为欣慰,同时表示回德国之后会向投资人做一个说明,并劝说他们一如既往地支持中国的装备科技工作。

    过完年,晏乐琴带着两个孙子返回了德国。冯立夫妇在京城又呆了两天,然后也回南江去了。南江那边还有辰宇公司这么一个大摊子,虽说杨海帆是个很能干的职业经理人,但冯立两口子还是心里放不下,总觉得要在那里盯着才踏实。

    众人一走,热热闹闹的小四合院里便又只剩下了冯啸辰和杜晓迪两个人了。其实杜晓迪在家的时候也不多,工业大学离四合院这边还挺远的,蔡兴泉帮着在工业大学给她找了一个单身宿舍里的床位,她平时都是吃住在工业大学的,只在周末的时候回来和冯啸辰团聚。

    当然,冯啸辰也没闲着,重装办的业务越来越多,每个人都忙得脚不沾地,冯啸辰岂能独善其身。要说起来,重装办的许多业务都是冯啸辰揽过来的,他也算是咎由自取。比如装备科技基金这件事,原本是并不存在的,而现在却成了重装办的一项重要工作,而且还是挺麻烦的一项工作。

    “小冯,我听到一些风声……”

    冯啸辰走进吴仕灿办公室的时候,吴仕灿这样对他说道。吴仕灿的眉毛皱得很厉害,像是有什么极其为难的事情一般。

    “什么风声?”冯啸辰在吴仕灿的对面坐下来,问道。

    吴仕灿道:“王宏泰那个钌触媒的项目,进展很不顺利。”

    “怎么会呢?”冯啸辰一愣,王宏泰可是他们颇为看重的一个人,有头脑,也有工作热情,而他选择的钌触媒这个研究方向,经过大家论证,也确定是一个非常有前途的方向。上次由吴仕灿做主,给王宏泰定了50万的投入,王宏泰当即就做出了“仕为知己者死”的表示,大家对他也是充满希望的。现在吴仕灿说他的项目进展不顺利,这可是会让重装办很灰头土脸的。

    “我记得王宏泰当时提出的研究方案是非常可行的,技术路线也很清晰,不存在什么大问题,怎么会进展不顺利呢?”冯啸辰问道。

    吴仕灿道:“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太清楚,只是听在浦江交大的一个老朋友说王宏泰那边有些小麻烦。今天我给王宏泰打了个电话,问他实验的进展情况,他有些语焉不详,好像有点难言之隐,所以我觉得不太妙啊。”

    “按照他原来报的设计方案,他应当已经完成氧化镁和氧化铝载体的钌化合物催化剂活性的测定了,能够验证氯离子对钌基催化剂的毒化作用。”冯啸辰回忆着当初王宏泰答辩时候讲过的一些技术细节,向吴仕灿求证道。

    吴仕灿点点头,道:“的确如此。我今天也是问他这个情况,但他说,实验目前还没有做好,而且听他那个意思,好像根本就没开始做。”

    “这不是胡闹吗!”冯啸辰的脸也变黑了。第一批项目经费拨付下去已经有好几个月了,即便中间隔了一个春节,也不该耽误这么多时间。科研项目是有步骤的,第一期的实验完成之后,才能进行后续的数据处理和理论研讨,进而提出第二期的实验设计。现在最初的实验都没有完成,后面所有的工作都要耽搁了,这算个什么事?

    如果没有竞争对手,冯啸辰倒也能够容忍王宏泰从容不迫地去做事。但目前日本、英国的科研人员都已经盯上了钌触媒这个领域,人家在马不停蹄地前进,自己却在歇着,那装备科技基金还有什么作用呢?

    “这件事不平常。”吴仕灿道,“据我和王宏泰接触的情况来看,他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人,这件事应当另有隐情。我怀疑是交大化工系那边出了问题。”

    “有可能!”冯啸辰心念一动,不禁想起王宏泰来申请课题时候流露出的一些蛛丝马迹。

    “小冯,我现在手头事情多,走不开,你有没有时间到浦江去走走,帮我看看浦江那边各家研究机构的项目开展情况,重点了解一下王宏泰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吴仕灿对冯啸辰说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