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四十一章 请你们帮忙

第三百四十一章 请你们帮忙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陈抒涵是个做事认真而且勇于探索的人,冯啸辰则有着超前的眼光。 更新最快在冯啸辰的指点下,春天酒楼从一开始就在模仿后世的经营理念,讲究内部装修,注重菜品开发,强化服务质量。在新岭的时候,春天酒楼几乎就是其他饭店的标杆,只是那些饭店的经营者缺乏冯啸辰和陈抒涵联手的魄力,无法完全效仿春天酒楼的做法。

    这家开在通原的分店,是照着新岭总店的模式复制过来的,在这样一个三线城市里,自然是鹤立鸡群,没有谁家能比得上。今天这一桌子菜,都是陈抒涵在新岭精心开发出来的招牌菜,即便放在京城、浦江这种大城市,也是足够惊艳的。杜家一家人一下筷子,就再也hold不住了,直吃得满口油光,大呼过瘾。

    这个年代的人,平时没太多油水,因此饭量都是极其恐怖的。陈抒涵帮着准备的满满一桌子菜,以冯啸辰的愚见,怎么也够十几个人吃,结果却被他们六个人吃了个精光,连盘里子的菜汁都被用馒头蹭着吃掉了。看着符合后世“光盘行动”要求的一堆盘子,冯啸辰迟疑着要不要再加几个菜,杜铭华赶紧给拦住了。冯啸辰也没坚持,他看了看杜晓远和杜晓逸,笑着问道:“怎么样,吃饱了吗?”

    “吃饱了!”杜晓远笑着答道。

    “太撑了,我准备明天和后天都不再吃饭了!”杜晓逸大声宣布道。

    “要不,你们俩去活动活动吧。”冯啸辰建议道。

    二人同时一愣,问道:“怎么活动?”

    冯啸辰对门外喊了一声,服务员应声而入,冯啸辰说道:“麻烦你带他们俩到楼上的台球室里,让他们打打台球,活动一下。顺便麻烦你跟陈总说一句,就说富贵花包间的小冯请她过来坐坐。”

    “打台球?”杜晓远和杜晓逸面面相觑,不知道冯啸辰怎么会突然做出这个安排,也不知道冯啸辰如何知道酒楼的楼上居然还有台球室。不过,年轻人毕竟有猎奇的心理,在用眼神向父母征求过意见之后,兄妹俩便欢天喜地地跟着服务员出去了。

    看到两个孩子走开,杜铭华看着冯啸辰,诧异地问道:“小冯,你这是个什么安排?还有,你刚才说的陈总是谁,你怎么会认识这里的人?”

    冯啸辰笑而不答,少顷,包间门一开,一位穿着职业套装,30出头的漂亮女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位服务员,手里拎着一瓶五粮液酒。那漂亮女子先是向冯啸辰递过去一个笑容,然后微笑着向杜家二老微微欠了一下身子,说道:“您二位就是杜叔叔和车阿姨吧?我是这个酒楼的负责人,我叫陈抒涵。我敬叔叔阿姨一杯酒,你们请随意。”

    听她这样说,跟在她身后的训练有素的服务员连忙走上前,先给杜铭华和车月英面前的酒杯里倒上了酒,又找出另一个酒杯,倒了一杯酒递给那陈抒涵。陈抒涵把酒杯举起来,杜家二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见对方如此恭敬,也赶紧起身,端起了酒杯。陈抒涵与对方碰了一下杯,然后将自己杯里的酒一饮而尽,杜家二老互相看看,也跟着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陈抒涵把自己的酒杯交给服务员,递了个眼色,服务员乖巧地退出了包间,同时关上了包间的门。到了这个时候,冯啸辰才笑呵呵地站起身,走到陈抒涵身边,伸出一只手搀着陈抒涵的胳膊,转过头对杜家二老说道:

    “杜叔叔,车阿姨,我给你们介绍一下,陈姐是我过去当知青时候同在一个知青点的。当年我才14岁,啥都不会,陈姐就像我亲姐姐一样照顾了我好几年。这家春天酒楼,是陈姐开的,我也有些股份在里面。酒楼的总店是在我们南江省的新岭市,通原这家是分店,陈姐就是酒楼的老板。”

    “哦,原来这就是你说的……”杜晓迪也站了起来,用手指着陈抒涵,后知后觉地说道。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来,冯啸辰的确跟她说过与一位大姐合开酒楼的事情,闹了半天,这家春天酒楼就是冯啸辰名下的产业。

    陈抒涵扭头看着杜晓迪,笑着说道:“你就是晓迪吧?啸辰写信跟我说起过你的。不过他光说了你技术非常好,没说你竟然长得这么漂亮。看起来,啸辰也知道不好意思呢。”

    “陈姐,瞧您说的……”杜晓迪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对于这位初次见面的大姐也顿生了无穷的好感。

    听说这家酒楼居然是冯啸辰与陈抒涵合开的,杜家二老先是感到震惊,既而便想到了一些什么。他们俩虽然憨厚老实,却不是不通人情世故。自己的女儿是上半年在京城与冯啸辰私订终身的,而这家酒楼则是两三个月前才刚刚开业的,显然酒楼在通原开业与自己家是有莫大关系的。那么,这个准女婿把酒楼开在这里,是有什么意图呢?

    “叔叔,阿姨,其实今天我让啸辰请你们二位到这里来吃饭,是有一件事想和你们商量一下,不知道叔叔阿姨愿不愿意帮忙。”陈抒涵坐到了杜铭华的身边,露出满脸真诚之色,对二老说道。

    “陈总,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只要我们在通原能够帮上忙的,肯定会尽力。”杜铭华应道。

    陈抒涵道:“是这样的,这家通原分店,是我们春天酒楼在外地开的第一家分店。从开业两个多月的情况来看,经营效果还不错。不过,我不能一直呆在通原,酒楼里的经理和几位主管虽然都是我从总店选出来的,能力上没有什么问题,但如果没有一个可靠的人在酒楼里坐镇,时间长了,只怕他们会有一些想法……”

    “那是肯定的,不是自己的买卖,又这么赚钱,人家能没点想法吗?”杜铭华点头附和道。

    冯啸辰刚才说陈抒涵就像他的亲姐姐一样,杜铭华和车月英也就把陈抒涵当成了自己的晚辈。陈抒涵说起酒楼经营上的困难,杜铭华迅速地产生了代入感,像是在看自己的产业一般。一个这么赚钱的酒楼,扔在远隔几千公里的外地,老板无法时刻监控,店里的经理人难免不会动点歪心思。即便不说是把酒楼据为己有,哪怕是当只硕鼠,捞点黑钱,损失也是极其惨重的。

    “所以呢……”陈抒涵见杜铭华理解了她的意思,便直接进入了正题。她拖了个长腔,给了对方足够的思考时间,然后才说道:“我和啸辰商量,想请杜叔叔和车阿姨到酒楼来帮忙,杜叔叔可以当酒楼的副经理,车阿姨当行政主管,你们看如何?”

    “这……”

    杜铭华和车月英都傻眼了,画风转得太快,他们俩根本就适应不过来。这么高档的一个酒楼,自己走进来都觉得战战兢兢的,现在居然要交给自己去管理,这让他们怎么敢相信呢?

    “陈姐……,啸辰……”杜晓迪却是完全听明白了,眼圈里顿时就噙满了泪水。这件事的幕后主使是谁,她还能猜不出来吗?陈抒涵口口声声说是请自己的父母帮忙,其实不就是要给父母一些赚钱的机会吗?她可以想象得出来,让杜铭华当副经理,让车月英当行政主管,肯定都是没有太多具体事情要做的,但却会有一份非常丰厚的工资,这是冯啸辰在变相地贴补她家。

    这种安排的聪明之处在于,请杜家二老在酒楼里当个监工,本身也是必要的,这是别人无法替代的工作,二老不会有受到施舍的感觉,丝毫无损他们的自尊心,远比直接送钱给他们更好。冯啸辰能够把事情考虑得如此周全,他对自己的那一片用心,自己如何报偿呢?

    “陈总,我过去只是个普通工人,现在还是个残疾人,你阿姨她就是个家属工,也没啥见识。你让我们当经理和主管,我们怕干不了啊。”杜铭华磕磕巴巴地回答道。

    陈抒涵温柔地笑着,说道:“杜叔叔不用担心,我从南江派过来的几个人能力上都不错,具体的事情他们都能做好。请叔叔阿姨来,主要就是帮着做做日常监督,保证酒楼不会出现吃里爬外的事情。这件事交给其他人我都不放心,交给你们二位,我就踏实了。”

    陈抒涵把话说到这个程度,杜铭华还能说啥。杜晓迪悟出来的事情,他也想到了,心里对冯啸辰充满了感激。冯啸辰先斩后奏,已经把酒楼开起来了,如果自己不帮着女婿照看一下,那么酒楼真的被外人捞了油水,岂不也是女婿的损失?自己两口子在酒楼做事,女婿肯定不会亏待自己,这份好意自己也只能收下了。不过,这位陈总说自己两口子不需要做什么事情,自己可不能这样想,自己两口子也就是40刚出头,还是精力充沛的时候,尽可多做点事情,对得起女婿给的好处就是了。

    想到此处,杜铭华郑重地向陈抒涵和冯啸辰说道:“陈总,啸辰,你们如果信得过我和你们阿姨,那这件事我们就接下来了。你们放心,有我们在这替你们守着,绝对不会出任何差错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