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善后事宜

第三百二十九章 善后事宜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80年代初,国家从国外引进了四套30万吨乙烯装置。由于国内在乙烯设备生产技术上严重落后,这四套装置采取的是全盘引进的方式,国内厂家参与制造的部分少得可怜。

    为了摆脱乙烯设备完全依赖进口的困境,国家将大型乙烯装置列入了重点研发的大型装备行列,成为重装办负责协调的11项重大装备之一。借着乐城乙烯开工建设的机会,重装办组织了由若干名化工设计院专家领衔的一个技术团队,准备参与到乙烯项目建设过程中来,以便观摩、学习国外的先进技术,为自主研发乙烯装备积累经验。

    这个安排本身是没什么问题的,负责乙烯项目建设的石油总公司也欣然允诺,并说了不少热情洋溢的话。但具体到技术团队如何参与建设的问题上,就出现了一些毛病。项目指挥部声称所有的工作都要以乙烯项目早日投产为核心,其他的工作只能是在保证这个核心的基础上进行。

    这个原则说出来当然也是正确的,关键在于执行的时候就变了味了,化工设计院的专家们到了现场,提出的许多要求都被项目指挥部驳回了,理由就是大家很忙,没时间陪着专家们“玩”。这其中的确有一些人是因为太忙而顾不上照顾专家们,有另外一些人则是带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反正自己的任务是建设乐城乙烯,国家要不要搞乙烯国产化,与他们没有关系,他们凭什么去给化工设计院的专家们提供方便呢?

    这个情况很快就反映到了重装办,重装办通过经委那边的关系与项目指挥部进行过协商,并没有太大的效果。症结主要在于聂建平等一干项目领导对此不感兴趣,下面的工作人员就更不拿化工设计院当一回事了。这一次冯啸辰奉命前往乐城,来处理徐家湾搬迁的事情,吴仕灿专门找了他,让他想办法说服项目指挥部接受专家团队,冯啸辰如今和来永嘉谈的,就是这件事。

    听冯啸辰提起此事,来永嘉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小冯处长,你可真是精明啊,一件事能够让你派出这么多的用堂。我猜猜看,是不是经委已经同意乐城建电视机厂的事情了,你故意给我打埋伏,就是想让我们在设备国产化项目上给你们提供支持?”

    冯啸辰微笑道:“来总,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经委在这件事情上态度并没有松动。来总如果不相信,可以找经委的其他同志去了解情况,我想,能够传达到我这一层的消息,其他人也不可能不知道吧?不过,我的确有几分把握能够让经委领导改变初衷,这是在给乙烯项目帮忙,您不会把我的一片好心当成驴肝肺吧?”

    “既然是好心,为什么还要附加条件呢?”来永嘉问道。

    冯啸辰把脸一沉,说道:“来总,您也是工业战线上的老人,您觉得利用乐城乙烯项目建设的机会,培育我们自己的装备制造能力,属于附加条件吗?事实上,即便不是作为交换,乐城乙烯项目部也应当主动配合这项工作。目前这项工作开展得极不顺利,贵方的很多部门很不配合,逼得我们不得不出此下策,这不是我们的错,而是贵方的错。”

    来永嘉被冯啸辰呛了一番,沉默了片刻,点点头道:“你说得对,这件事,确实是我们没做好。凭心而论,我们的确犯了本位主义的错误,只想着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做好,没考虑到国家的长远发展。我在此向你,向经委做检讨。”

    冯啸辰赶紧摆手,道:“来总这话就言重了,我可不敢接受您的检讨。我想,这个问题恐怕也不是来总您的本意,而是有其他一些领导思想上不够重视。我人微言轻,无法说服他们,所以也只能借这件事来作为交换条件了。我希望乐城乙烯项目部能够给我们重装办一个承诺,如果我们能够帮乐城解决电视机厂的问题,乙烯项目部就全力配合国产化的事情,您看如何?”

    来永嘉点点头,道:“这样也好,至少我有一个理由能够去说服其他的领导了。通过这件事,恐怕我们那些项目领导也能够意识到全国一盘棋的重要性,愿意更多地考虑到国家的需要。不过,小冯,你确定有把握说服经委改变初衷,给乐城批复电视机厂的建设项目吗?”

    冯啸辰道:“我只能说有一定的把握吧,但还需要试一试才知道。”

    “那好,不管事情能不能成,就冲着眼下你已经做到的这些,我也会努力帮你说服其他领导的。”来永嘉说道。

    “那就谢谢来总了。”冯啸辰感激地说道。

    “谢我干什么,这本来就是我们该做的事情。”来永嘉道,他看看冯啸辰,感慨道:“小冯,如果你不是重装办的干部,我真想建立我们项目部把你要过来,我们现在非常需要像你这样有能力、有闯劲而且胸怀全局的年轻干部。”

    徐家湾冲突事件之后的第二天,乐城市委、市政府便组织了调查组,由尚仁业带队,前往徐家湾村开始调查事件的详细情况,并与国家经委工作组、乙烯项目指挥部等部门进行了协商,征求他们对于解决问题的态度。

    冯啸辰与来永嘉达成统一口径,没有在协调会上公开把徐伯林的供词提交出来,而是在私下里将副本送给尚仁业,请他过目。尚仁业和贾毅飞二人对这份供词表示了极大的愤慨,声称这是徐伯林的一面之词,荒诞无稽,绝不可采信。来永嘉也对尚、贾二人的观点给予了支持,表示这种经不起推敲的说法不足以作为证据,建议经委工作组不要轻信。

    双方在热情友好的气氛中回顾了过去几年乐城市与乙烯项目部形成的战斗友谊,尚仁业表示将尽快完成徐家湾村的搬迁工作,对一切阻挠搬迁的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来永嘉则代表项目部向乐城市的配合表示了衷心的感谢。冯啸辰在旁边哼哼哈哈,不置可否,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显然是把自己摆到了裁判员或者见证人的角色上。

    尚仁业专程到医院看望了在冲突中受伤的经委干部黄明,交代乐城市中心医院要尽全力进行治疗。中心医院的大夫们点头不迭,心里却是在骂娘,这个黄明的身体好得像头待出栏的生猪,哪受了什么伤。

    王时诚也从省城金钦赶过来了,处理冲突一事。当着乐城一干领导的面,他代表经委严厉批评了冯啸辰,责成冯啸辰要深刻反思这一次的教训,一定要与基层同志精诚团结,不能主观蛮干。乐城的领导们则向王时诚做了深刻的自我批评,表示此次冲突的全部责任都在于乐城市一方,是乐城市没有把工作做好,出了徐伯林这样的害群之马……

    总之,事情在向积极的方向发展,徐家湾的搬迁已经不再是什么障碍了,乐城方面只求经委工作组不要揪着这件事情不放就已经是万事大吉了,哪还顾得上提其他的要求。工作组和项目部也知道分寸,表示这场冲突只是人民内部矛盾,无须上纲上线,只要徐家湾能够如期搬迁,此事就可以一笔勾销了。

    至于在这次冲突中被安全部门抓获的几人,徐阿宝等几名混混直接被送去劳改了,他们原本也不是什么正经农民,偷鸡摸狗的事情干过不少,劳改几年也不算过分。阿宝娘和80多岁的常根叔自然是被教育释放了。尚仁业和贾毅飞出面保了徐伯林,让他免了劳改的处罚,但徐伯林的村长肯定是无法再当下去了。

    此事造成的影响是十分深远的,在此后许多年里,乐城乙烯项目都成为当地人心目中的一块禁地,没人敢占乙烯项目的便宜。大家纷纷传说乙烯项目的背景很硬,管你是地痞混混,还是老头老太太,只要惹了乙烯项目,人家就敢直接抓人,惹急了还敢开枪。唐僧肉好吃,可旁边的孙行者不好惹,这是乐城从官员到百姓形成的共识。

    想借机讹诈,却被崩了一颗牙,不得不低声下气地去帮对方把事情抹平,乐城市政府窝着一口恶气,自然是难以消解的。就在尚仁业琢磨着以后从什么地方给乙烯项目再找点麻烦,以解心头之恨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提案被摆到了他的面前。

    “什么,你们愿意出面帮我们申请电视机厂的批件?”

    看着端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来永嘉和冯啸辰二人,尚仁业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对方是不是来羞辱自己的,故意拿这件已经希望渺茫的事情来让自己觉得难受。可多年的政治经验告诉他,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对方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不是市井流氓……好吧,至少来永嘉不是,那个姓冯的可非但是流氓,而且还是有文化的流氓。

    徐家湾搬迁的事情已经全面展开,也不可能再有什么变故了,这二人前来与自己洽谈这件事情,应当是另有深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