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一十九章 韩科长

第三百一十九章 韩科长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酒桌上的各种虚与委蛇自不必细说了。作为前辈,李惠东假装不经意地关心了一下小冯处长的个人问题,在得知他还是一枚晶莹灿烂的钻石单身狗之后,李惠东心里不禁猛跳了几下,看向他的眼神分明就有些不一样了。

    工作组在金钦休息了一天,然后分成了两路。王时诚继续留在金钦,由李惠东安排参观当地的一些大型企业。冯啸辰带着周梦诗、黄明二人,在省经委一位名叫黄廷宝的副处长陪同下,坐着省经委派出的皇冠轿车,前往乐城市,去与当地的官员交涉。

    临出发之前,李惠东亲自到省经委招待所为他们送行,在与众人握过手之后,李惠东走到冯啸辰面前,笑呵呵地说道:“小冯,我家丫头现在也在乐城,你们是老相识了,到乐城之后,有什么需要办的事情,可以找她。”

    “您家千金?我认识吗?”冯啸辰愕然道,这两年,他也到过几次明州省,和不少企业打过交道,可没印象接触过一位姓李的年轻女性啊。听李惠东的意思,好像自己与他家的女儿还挺熟悉的,难道是在京城认识的某人,现在跑回明州工作来了?

    李惠东笑而不语,把一个疑问留给了冯啸辰。不过,冯啸辰并没有困惑多久,就找到了答案。当他们乘坐的皇冠车在乐城市政府招待所的门前停下时,前来欢迎他们的人群中,果然有一位他的老熟人:韩江月。

    “韩科长就是我们李主任的女儿,她是随母姓的,所以很少有人知道她和李主任的关系。”老实木讷的黄廷宝在一旁给冯啸辰做着介绍。在此前,乐城市经委主任贾毅飞已经向冯啸辰介绍过韩江月的职务:乐城市经委工交科副科长。以韩江月的年龄,如果不和冯啸辰这种逆天的人物对比,能够当上副科级干部也算是非常不易了,要说这没有李惠东女儿这个身份的影响,恐怕谁都不会相信。

    “韩科长好!”冯啸辰笑吟吟地走上前,向韩江月伸出了手。

    韩江月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说不上是欢喜还是冷漠。当着一干领导的面,她也不便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只能伸出手与冯啸辰握了一下,彬彬有礼地说道:“冯处长,你好。”

    与两年多前相比,韩江月脸上多了一些成熟与稳重,却少了许多的活泼与灵气。这两年多来,冯啸辰偶尔也会想起这位曾与自己并肩战斗过的姑娘,脑子里闪过的形象总是带着几分风风火火的气势。可今天久别重逢,冯啸辰觉得对方似乎被抽掉了一些灵魂,不再如过去那样生机盎然了。

    这个场合当然不是叙旧的场合,冯啸辰与韩江月握过手之后,便忙着去应酬其他人了,韩江月默默地退到一边,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与周梦诗、黄明他们打着招呼。

    欢迎宴会比省里的那一次更为隆重,毕竟国家经委的名义到了地级市那就是绝对的权威了。乐城市的书记和市长都出来致了辞,向冯啸辰一行敬了酒,随后又坐了十几分钟时间,与冯啸辰把全球24个时区的气候都聊了一遍,方才找借口离开,把宴会交给了副市长尚仁业来主持。

    尚仁业在冯啸辰面前表现得极为低调,贵为副厅级干部,却口口声声地称冯啸辰一行为领导,让冯啸辰不得不谦虚了无数次。在尚仁业的指挥下,经委主任贾毅飞带着一干不知什么来头的属下端着酒杯对冯啸辰等人展开了车轮战。幸好小胖子黄明颇有一些酒量,又很有点担当,主动起来替冯啸辰和周梦诗挡酒,并在醉倒之前成功地挫败了贾毅飞一行的锐气,结束了这场厮杀。

    “不愧是京城来的领导,酒量也是不凡的。黄科长一个人就把我们这么多人给干倒了,冯处长还没出手呢。”贾毅飞晃晃悠悠地放下酒杯,坐到冯啸辰的身边,感慨地说道。他当然也能看出冯啸辰酒量并不很大,黄明是在掩护冯啸辰,但酒桌上的恭维话就得这么说,把冯啸辰描述成酒量深不可测的幕后。

    冯啸辰笑着说道:“贾主任肯定是对我们客气了,生怕把我们灌倒了。老实说,现在国家机关都在打击吃喝风,我们平时还真没经受过这种酒精考验,和地方上的同志相比,水平不堪一击。”

    “打击吃喝风,太应该了!”坐在冯啸辰另一侧的尚仁业用严肃的口吻说道,“其实,我们市里也在倡导打击大吃大喝,我们平常工作的时候都不喝酒的。至于今天,那是特殊情况,冯处长代表国家经委下来检查工作,我们怎么也得有所表示是不是?要不人家该说我们乐城市的干部不懂得尊重领导了。”

    冯啸辰道:“尚市长言重了,我们只是分工不同。要说领导,您才是我的领导。我们这次到乐城来,也不是来检查工作的,而是来协调乐城乙烯项目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在这方面,我们还需要尚市长、贾主任给我们大力支持呢。”

    “没问题!冯处长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有条件能够解决的,我们马上解决。缺乏条件不能解决的,我们创造条件也要解决!”贾毅飞如宣誓一般地承诺道。

    “是吗?那我就先谢谢尚市长和贾主任了。”冯啸辰端起酒杯,向两边的两位做了个敬酒的姿势,然后自顾自地一饮而尽,又说道:“我干了,两位领导随意。”

    “随意怎么行,冯处长都干了,我们自然更得干了!”

    尚仁业和贾毅飞不约而同地说着,也都端起酒杯干了一满杯。

    冯啸辰看到他们俩放下酒杯,随手从桌上抄起酒瓶,一边躲闪着对方的抢夺给他们的杯子里倒着酒,一边说道:“尚市长,贾主任,我听说目前乙烯项目卡在一个叫徐家湾的村子的搬迁上,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原本打算明天开会的时候再向二位请教的,今天既然已经说到这里了,两位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

    “介绍一下?”尚仁业转头看了贾毅飞一眼,说道:“也罢,老贾,你把徐家湾的情况向冯处长介绍一下,主要讲一讲目前存在的困难,他是京城来的领导,见多识广,说不定能够给我们出一些好主意呢。”

    “好的。”贾毅飞显然是有备而来的,得了尚仁业的吩咐,他轻咳一声,说道:“冯处长,正如你说的,乐城乙烯的项目已经铺开,前期的场地平整工作进展顺利,按时完成工作不成问题。目前对整个项目进度威胁最大的,就是徐家湾的搬迁问题。徐家湾卡在从设备货场到建设工地的交通咽喉上,如果不能按期搬迁,那么运送大型部件的平板车就无法从货场开到工地,整个工程都将受到拖累。”

    “这个情况我已经听说过了。”冯啸辰道。

    “按照乙烯项目指挥部提出的要求,我们已经启动了徐家湾的搬迁工作,但目前还有一些障碍没有扫除。一部分村民对于搬迁工作有顾虑,担心搬迁之后没有稳定的工作,会推动收入来源,因此拒绝搬迁。我们派了很多干部去做说服工作,但目前收效还十分有限。”

    “你们的说服工作,具体是怎么做的呢?”

    “我们当然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了。我们向他们介绍了乐城乙烯的重要意义,要求他们认清国家、集体、个人三方面的利益关系,提出一个爱国农民应当先国家之忧而忧,舍小家,为大家,不要因为自己的一点蝇头小利而影响国家的重点建设……”

    “这样做工作,恐怕有点隔靴搔痒吧?”冯啸辰淡淡地说道,“农民担心的是自己的就业问题,你们跟他们说什么小家大家,这不是南辕北辙了吗?你们就没有提出帮助他们解决就业问题的方法吗?”

    “当然有。”贾毅飞道,“我们市经委发动了全市的企业帮助安置徐家湾的劳动力,到目前为止已经挤出了300多个位置,其中有正式工的位置,还有一部分是临时工的位置。可是,徐家湾的村民对此不愿意接受,他们说有些企业离家太远,上下班不方便。还有一些岗位是临时工,没有保障。”

    “于是你们就打算建一家新厂子来安置这些人?”冯啸辰问道。

    “是啊,这是一劳永逸的办法。”贾毅飞很高兴冯啸辰能够主动把这一点提出来,这也就省得他再去绕弯子了。他说道:“我们市里原先的想法就是利用安置款,建一家电视机厂,这样起码可以创造出2000个就业岗位,除了安置徐家湾的村民之外,还可以安置其他征地产生的剩余劳力。”

    “想法倒是不错。”冯啸辰若有所思地说道。

    “是吧!我们也是认为这个方案是最理想的,既可以解决就业,也可以为市里带来新的财源,可谓是一举两得。”

    “可是,这个想法没有可操作性,所以贾主任还是别打算了。你能不能说说看,除了建电视机厂之外,你们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办法?”

    冯啸辰没等贾毅飞说完,便丝毫不给面子地打断了他的想象,冷冷地说道。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