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一十六章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第三百一十六章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建一个电视机厂来安置拆迁失地农民,你拿我当弱智啊!

    这是来永嘉听到尚仁业的话之后,心里涌上来的第一个念头。

    一家电视机厂投资几个亿,这绝对不是乙烯项目支付给乐城市的那点移民安置费用能够支撑得起的。电视机生产虽然在国际上也算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但对于中国这样工业基础薄弱的国家来说,实实在在算得上是技术和资金密集型的产业了。真想安置劳动力,花百分之一的钱,建一家服装厂,买几千台缝纫机,能够安置的工人比电视机厂还要多得多。

    此外,电视机厂在哪个地方也都算是一等一的好企业,乐城市如果真的建了一家电视机厂,那些招工名额肯定是优先照顾领导、干部家属的,哪轮得到徐家湾这些农民。用安置农民就业的名义来建电视机厂,你怎么不说为了存放读者来信而专门买十套房子呢?

    乐城市的那点用心,来永嘉其实是看得一清二楚的。这几年,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市场上彩电的需求日益旺盛,而国内的生产能力却严重不足。在这种情况下,不止是乐城市,全国有很多省市两级的政府都在蠢蠢欲动,想新建电视机厂。与此类似的,还有打算建洗衣机厂、冰箱厂等等的,目前都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

    按照当前的管制体制,地方政府要新建一家电视机厂,是需要由国家经委来审批的,并非自己能够做主。乐城市酝酿这件事情估计也已经很长时间了,没准还曾经向国家经委打过报告,却没有获得批准。如今,他们看到乐城乙烯上马在即,而自己手头又有可以拿捏住乐城乙烯的事情,于是就动了这样一个歪心思,想用徐家湾搬迁相要挟,迫使乙烯项目指挥部替他们去国家经委游说,给他们弄到一纸同意建设电视机厂的批文。

    果然是好大的胃口!

    在想明白了尚仁业的意思之后,来永嘉也不禁在心里感慨起来。在以往,地方政府在这种大项目中间也都是要弄点好处的,但一般来说都不会太过分,也就是要几个招工名额,或者让项目方帮忙协调弄点紧俏物资之类。这几年,全国各地都在大搞建设,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地方政府的诉求也就生了变化。

    以一个65亿元的项目作为筹码,让国家同意地方政府新建一家电视机厂,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盘算。国家经委的一纸批文,说难也难,但要说容易,也就非常容易,可以说是一点成本都没有。尚仁业一不要钱、二不要物资,只是要一个批文,说到哪去都不算是敲诈勒索,甚至还可以标榜为大胆创新,勇于开拓,是一心为百姓着想的好市长。

    可是,这是来永嘉能够答应的事情吗?

    “尚市长,电视机这个东西,和我们石油化工行业算是隔行如隔山啊,你跟我说这个,我实在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来永嘉决定先装傻了,还是等着对方开价吧。

    尚仁业也没掩饰,直截了当地说道:“来总,这件事其实很简单,有关设备引进、生产这方面的事情,我们都不会麻烦你们乐城石化。现在唯一有点障碍的,就是国家经委那边对于新建电视机厂管得非常严,我们的报告打了一年多,国家经委就是不批准,这不,我就上你这求援来了嘛。”

    来永嘉问道:“经委那边不批准,有什么理由没有呢?”

    “理由当然是有的。”尚仁业道,“他们说国内目前已经上马了四条彩电生产线,生产能力已经饱和了,我们再建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那么,这个说法也没错啊。”来永嘉道。

    尚仁业道:“什么没错,这分明就是经委的一些同志高高在上,不了解实际情况嘛。现在你走到商店里去看看,彩电哪能摆得住,只要有新货到店,不出十分钟就被抢得精光。这种情况还说是生产能力饱和,这不是脱离现实吗?”

    来永嘉皱了皱眉头,尚仁业说的还真不是假话,包括来永嘉自己家里,想买一台彩电也是托了不少人的关系才买到的,市场上的确是供不应求的状态。他不是搞轻工业的,不了解轻工业市场的规律,所以也无法反驳尚仁业的话,只能说道:

    “尚市长,你说的这个情况,我也不太懂。我想,国家经委的领导看到的东西应当比咱们下面的人更多吧,他们认为生产能力饱和了,应当有他们的道理。咱们国家是讲究全国一盘棋的,如果经委不能批准,那你们可以考虑搞点其他的产业。比如说,搞搞农副产品加工,也是很不错的,投资少,见效快,同样可以安置就业嘛。”

    “农副产业加工搞,而且规模搞得也挺大的。”尚仁业敷衍了一句,接着说道:“来总,你不知道,建电视机厂是我们市委定下的规划,我们也要面向现代化嘛,不能总是搞点榨糖、水果罐头之类的低级产业。现在我们全市的工作重心都集中在电视机厂的建设上,对了,就像你们项目指挥部的工作重点放在徐家湾搬迁上一样。我们理解你们的想法,全力以赴地帮助你们解决问题。你们是不是也可以体谅一下我们的困难,帮我们解决一下问题呢?”

    话说到这个程度,来永嘉知道自己是绕不过去了。尚仁业今天过来的目的就是要和项目指挥部做交易,指挥部帮他们弄到批文,乐城市则完成徐家湾的搬迁。如果来永嘉不能答应尚仁业的要求,那么徐家湾的搬迁估计就要一波三折,永远难以完成了。

    “尚市长,那你就说说吧,你们希望我们帮你们做什么。”来永嘉说道。

    “很简单,替我们向国家呼吁一下,让国家经委批准我们的报告。”尚仁业道。

    来永嘉点点头,道:“这件事,我可以向我们聂总汇报一下,看看是不是可以以我们乐城石化的名义向国家经委提一个建议。不过,尚市长也是知道的,我们只是石油总公司下属的一家企业,和经委之间还隔着一层关系,我们的要求,经委也不一定能够同意,这一点要请尚市长理解。”

    “理解理解,完全理解。”尚仁业答应得十分痛快,接着又说道:“来总,你放心吧,只要咱们项目指挥部替我们向国家经委转达了要求,我们就非常感谢。徐家湾搬迁的事情,我们一定会尽全力去推进的,目前还有一部分群众的思想工作比较难做,我们正在加派干部去进行说服劝解,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如果经委没有批准你们的报告,这部分群众的思想工作,恐怕就永远都做不好了吧?来永嘉在心里暗暗说道。尚仁业这话,其中的暗示意味再明显不过了。乐城乙烯是国家重点项目,乐城市政府没有胆子公开设绊子,但他们可以假借“一部分群众”的名义,把事情拖上一年半载,让石油总公司和国家经委都急得跳脚。65亿投资项目,晚一天投产损失的就是数百万元,这样的对赌,乐城市赌得起,国家是赌不起的。

    把该说的事情说完,尚仁业又切换回了知心大婶的模式,一惊一乍地过问了一圈货场的生活服务情况,表示过几天会安排市商业局送一些肉蛋奶之类的副食品过来,以示慰问,又重复了先前说的要从市招待所拆一台空调来给来永嘉使用的承诺。来永嘉对前一项表示了欢迎和感谢,对后一项则坚决地予以了拒绝。

    宾主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结束了会谈,尚仁业上了自己的小轿车,扬长而去。来永嘉站在楼门前,看着小轿车消失在远方,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变成了一副严峻的神色。

    “这个姓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

    李涛站在来永嘉的身边,愤愤不平地说道。刚才的会谈,他是全程参与了的,只是没资格插话而已。尚仁业的意思,李涛听得非常明白,也知道对方是开出了条件,自己这方如果不能满足这个条件,那么整个工程项目都要受到拖累了。

    “来总,咱们不能被他们要挟,我们应该把这件事汇报给国家经委,让国家经委出面教训他们。我就不信,一个小小的乐城市,敢和国家经委为难!”

    来永嘉脸上现出苦笑,说道:“小李,你还年轻,这里面的事情你看不透。乐城市敢这样做,背后肯定有明州省撑腰。乐城要建一家电视机厂,对于明州省也是有好处的。乐城市是归明州省管的,国家经委也不可能绕过明州省,直接处理乐城市的官员。

    再说,就算经委能够向明州省施加压力,迫使乐城市让步,以后呢?我们的乙烯项目落在乐城市境内,人家随便找个什么理由,都可以刁难我们。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件事情如果不能让乐城市满意,我们后面的麻烦还多得很呢。”

    “这都算什么事啊!”李涛委屈地叫嚷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