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劳动力安置问题

第三百一十五章 劳动力安置问题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哎呀,来总不说我还没注意呢,你的办公室怎么还用的是吊扇啊!”

    听到来永嘉的话,尚仁业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抬头看了看脑门顶上的吊扇,又四下巡睃了一番,不无煽情地说道:“来总,乐城夏天这么炎热,你这办公室里怎么没装上空调呢?像你这样的高级干部,有资格在办公室装空调了呀!”

    来永嘉被尚仁业闹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愣了一下,才讷讷地说道:“呃呃,其实有个吊扇就可以了,江边上风也大,不热。”

    “这还不热呢!”尚仁业却是不依不饶,似乎来永嘉的办公室没有装空调是一件多么令人痛心疾首的事情一般,他说道:“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来总的身体是咱们国家的财富,怎么能够让来总大热天在没有空调的办公室里工作呢?这样吧,来总,你也不用解释了,我明天就让我们市政府招待所的行政科长把招待所的空调拆一部过来,给你装上,怎么也不能让你这样的领导在我们乐城受了委屈是不是?”

    “这事还是从长计议吧。”来永嘉脑门上真的沁出了汗水,这倒不是因为天气太热,而是被尚仁业身上散发出来的热情给烤着了。

    货场在乐城已经建了三年了,来永嘉一直就是在这间办公室里呆着的,也从来没见尚仁业过来关心过一回。去年夏天最炎热的时候,乐城市因为市区的用电负荷太大,还反复拉货场这边的电闸,把电挪到市区去用。那时候来永嘉和他这500多人的团队连电风扇都没法开,他为此去找过尚仁业好几回,也没解决问题。

    现在可好,人家居然跑到门上来说自己应当享受空调,还表示要把他们市政府招待所的空调拆过来给他用。老话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诈。尚仁业这番做作,心里没准憋着什么坏主意呢。

    带着十二分的警惕,来永嘉招呼着尚仁业在简易沙发上坐下,又叫李涛给尚仁业倒了一杯水,然后说道:“尚市长,你今天到我这里来,具体是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我也知道你平常工作很忙,其他的事情咱们就别多聊了。”

    “这个嘛……”尚仁业难得地有些窘了,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表演有些过头了,幸好来永嘉是个厚道人,没去戳穿他的虚伪。他干笑了两声,说道:“来总,其实我这次来,是想向你汇报一下有关徐家湾村搬迁的事情,这件事不是咱们乐城乙烯工程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嘛?”

    听尚仁业说起徐家湾村搬迁,来永嘉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了,他甚至从自己的办公桌上拿过来笔记本,准备进行记录。

    正如尚仁业说的,徐家湾村搬迁这件事,目前正是乐城乙烯工程的重中之重。这个徐家湾村正好处在设备货场到乙烯工程建设工地的咽喉地带,一条正在修建的临时公路必须从这个村庄所在的位置通过。因为乙烯设备中有很多是超宽超高的大型容器,对于道路的要求很高,为了修路的需要,这个村庄必须全部搬迁,这也是在三年前就已经定下的事情。

    前几年,因为乙烯项目的缓建,拟定中的搬迁工作也就搁置下来了。如今乙烯项目重启,项目指挥部便向乐城市发了函,要求乐城市按照原有规划要求,尽快完成徐家湾村的搬迁,以保证乙烯工程得以顺利开展。前些天,来永嘉为这件事情又去找了尚仁业好几回,尚仁业在态度上显得很热情,但却一直哼哼哈哈地不肯给个准信。这一回,他居然亲自跑上门来谈徐家湾搬迁的事,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好现象了。

    “在接到项目指挥部的公函之后,我们乐城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市委的陈书记亲自做了指示,要求我们要全力以赴、不打折扣地满足乙烯项目建设的需要,要人给人,要地给地,绝对不能讨价还价。刘市长亲自主持召开了市政府办公会议,讨论有关项目建设征地、拆迁和后勤服务方面的问题,落实了责任分工,并要求各个分管副市长签下军令状,保证各项工作不出任何一点纰漏……”

    尚仁业侃侃而谈,话里话外透着一股全心全意为乙烯项目服务的意思。来永嘉也不是菜鸟,岂会被这几句官场套话所迷惑。他知道,尚仁业表现得越谦恭,后面将要提出的要求就会越嚣张。乐城乙烯是一个投资高达65亿元的特大型项目,在今天国内在建的重大项目中投资额是名列前茅的,乐城市如果不想从里面切上一刀,那才叫奇怪呢。来永嘉关心的只是乐城市的胃口有多大,项目指挥部已经给过他授权,如果只是小小的一刀,来永嘉是可以答应的。

    尽管知道对方的用意,来永嘉也并未挑破,只是彬彬有礼地说道:“感谢陈书记、刘市长对我们大乙烯项目的关心,也感谢尚市长的辛劳。关于徐家湾搬迁的问题,目前还存在哪些困难,搬迁工作什么时候可以完成,还请尚市长不吝赐教。”

    “我们市政府提出的要求是,一个月时间,必须全部完成搬迁。”尚仁业应道。

    “是吗?那可就太好了!”来永嘉脸上也露出了喜色。目前,乙烯工地还在进行前期的修整,施工和安装队伍还有相当一部分没有到位,设备运输是三个月以后的事情。按照指挥部原来的计划,徐家湾能够在两个月内完成搬迁就足以保证临时公路的修建以及后续的设备运输工作了,如果能够提前到一个月完成,那自然是更好了,夜长梦多这句话可不是没有道理的。

    “哈哈,来总,咱们都是一家人,你们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我今天过来,就是要和来总商议一下搬迁工作中的一些细节问题,有些环节是我们地方政府一时还难以解决的,可能需要来总提供一点小小的帮助。”尚仁业笑容可掬地说道。

    来了……,来永嘉在心里暗暗地念道。他就知道尚仁业绝对不会是专程来给他报喜的,前面铺垫了这么多,目的就是为了这些“细节问题”。能够让尚仁业费这么多心机包装的“细节”,那就肯定不是细节了,需要项目指挥部这边提供的,也绝对不会只是一些“小小的帮助”。

    “尚市长说得对,咱们都是一家人,你们有什么困难,就直接说出来吧。只要是我们项目指挥部能够帮助协调的,我们绝无二话。”来永嘉道。与尚仁业一样,他也是把话说得慷慨无比,好像有多么仗义一般。其实,谁都明白,这种保证根本就是空头支票,只要自己不想帮忙,尽可推说是能力有限,对方是无法拿这种承诺来说事的。

    套用一句国际关系上的话,单位与单位之间,也同样不存在永恒的友谊,只有永恒的利益。尚仁业答应一个月之内完成徐家湾搬迁,不是因为他喜欢学雷锋,而是因为他想从乙烯项目中得到好处。同样,来永嘉答应得如此爽快,也是因为徐家湾还在对方的手里捏着,不给对方一些甜头,对方是不会痛痛快快办事的。

    “徐家湾村目前有324户农民,劳动力共有752人。这些劳动力中间,有30%从事农业生产,30%从事渔业和水上运输业,另外40%是在几家乡镇企业里工作,而这几家乡镇企业,都在徐家湾村的搬迁范围之内。徐家湾村搬迁之后,原有的耕地也被征用,因为村庄的新址离长江岸边比较远,原有的渔业和水上运输业也会受到影响。这样一来,全村的700多劳动力都需要进行重新的安置,这是我们目前遇到的最主要的障碍。”尚仁业说道。

    来永嘉道:“这个情况我了解,在我们和乐城市签的协议里面,就有对徐家湾以及其他征地拆迁群众的安置费用吧?有关安置问题,是已经谈好的事情啊。”

    尚仁业连连点头,道:“是的是的,劳动力的安置问题,自然是由我们市政府来负责的。我想和来总谈的,也就是这件事。市政府已经决定,要利用乙烯项目的征地安置款,新建一家企业,用于解决拆迁农民的就业问题。”

    来永嘉道:“这是一个好主意啊。农民向工人的转化是大势所趋,乐城市能够把拆迁失地的农民转化为工人,也算是一种有益的探索了。不知道你们是打算建一家什么企业,如果是化工方面的企业,我们可以给你们提供一些技术上的支持的。”

    尚仁业笑道:“化工企业我们目前就不考虑了。乐城有你们这么一家大型乙烯厂,就已经足够了。我们打算搞一家电视机厂,从日本或者德国引进一条彩电生产线,一期的生产能力马马虎虎搞到年产50万台就可以了,二期再考虑搞到100万台以上。来总,你看这个想法怎么样?”

    “电视机厂!”

    来永嘉闻听此言,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精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