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一十章 一明一暗两个原因

第三百一十章 一明一暗两个原因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我的身份,需要瞒别人,但不需要瞒你。”张和平摆了摆手,轻描淡写地说道。

    “和平今天来见你,肯定就没打算向你隐瞒什么的。他这个人精细着呢,如果不信任你,肯定不会乱说的。”王根基也在一旁附和道。

    冯啸辰也就放心了。在前一世,他与安全部门的人打交道也不止一两次,知道安全部门的人员也是分不同保密级别的。有些人身份隐藏之深,甚至连系统内都没几个人知道,有些人的身份则属于半公开的性质,以便与方方面面的部门开展合作。张和平想必就属于后一种情况。重装办需要了解阿瓦雷的一些事情,安全部门掌握的情报肯定是最多的,这些情报需要由张和平来向重装办的人介绍,他如果再藏头缩尾,那就属于掩耳盗铃了。

    当然,张和平也不是随随便便就会向外人透露自己的身份,在此之前,他所在的机构已经对冯啸辰进行过了解,知道冯啸辰的身世清白,目前又担任着重要的工作,而且属于经委重点培养的干部。对于这样的人,安全部门当然要建立起联系,未来双方合作的机会还多得很。

    想明白了这些,冯啸辰也就不再矫情了,他笑着对张和平说道:“张大哥,其实早在大营抢修那次,我就觉得你不是平常人。你在火车上帮忙找来的那些专家和技术工人,你只问了一句,就一个个都能够叫得出名字,这份本领就不是普通人能够具备的。”

    张和平也笑了起来,说道:“露馅了,露馅了,早知道小冯你目光如此敏锐,我应当藏拙才是。对了,说起大营抢修,我还想起来了,当时有个很年轻漂亮的女焊工,好像后来和你一起呆在钳夹车上守夜,怎么样,你们没发展发展?”

    “这个……”冯啸辰支吾起来。

    王根基却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哈哈笑道:“怎么,和平,你也认识那个姓杜的女焊工?我揭发,前几天我还碰上小冯和她走在一块呢,这俩人现在都已经住到一起去了。”

    “老王,你说话别让人产生歧义好不好?是那姑娘路过京城,我那里正好有空房间,我帮她省点住宿费罢了,说得好像……那啥似的。”冯啸辰难得地也有些窘了。虽说他已经向杜晓迪表白过了,但人家之间的关系还仅仅是拉拉手好不好,没有王根基说的那么不堪。时下的社会还没那么开放,如果真的传出去说他和杜晓迪住在一块,那可是天大的绯闻了。

    “哈哈,看来我得安排几个侦察员去侦察侦察了,这可是很重要的情报哦。”张和平也开了个玩笑,大家都是男人,开点这种玩笑倒也是无伤大雅的。

    小小地闹了一阵,三个人的关系倒是又融洽了几分,冯啸辰乍听到张和平的身份而带来的那一丝局促感也消失了。他收起了一些笑容,说道:“咱们还是说正事吧,张大哥,我们需要了解的情况,老王都向你介绍过吧?关于阿瓦雷和盖詹,你们那边有什么情报,能不能和我们交流一下?”

    张和平点点头,道:“阿瓦雷这边的情报,我们一直都在搜集。前几天根基托人找到我们,组织上安排我来做这项工作。我把内部的情报整理了一下,又让人去做了一些调查,倒是找出了一些你们可能感兴趣的东西。”

    “太好了,你说说看。”冯啸辰说道。

    张和平拿出一个小本子,翻开到一页,那上面鬼画符一般地写着一些莫名其妙的文字,还有注音符号之类的,想必是安全部门内部的一些记录方法,外人即使拿到手上,也看不出个头绪来。他对着本子上的条目,开始向冯啸辰、王根基介绍起了阿瓦雷这边的情况。

    正如罗雨彤曾经提起过的,阿瓦雷是一个实行混合经济的国家。政府掌握了主要的经济命脉,拥有相当数量的国有企业,还模仿着苏联、中国等国家,制订了自己的五年计划,俨然就是一副社会主义的样子。与此同时,政府又不禁止私营经济的发展,还大量引进外资,允许外资在一些重要部门里参股,从这点上看,又有些自由市场经济的味道。

    因为政府在经济上的权力很大,贪腐问题就是难以避免的。官员在各种政府招标项目中收受好处是公开的秘密,国家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有高层官员在某个非正式的场合里提出过腐败是经济发展润滑剂这样的观点。

    这一次巴廷省钢铁厂引进1700毫米热轧机,是阿瓦雷的一个重要投资项目。按照以往的惯例,外国承包商都要给有关的官员支付回扣,这样才能够拿下这个项目。据张和平的同事所了解到的情况,日本的几家厂商很早就在做这方面的工作,手段上也并不新鲜,诸如邀请阿瓦雷工业部以及巴廷钢铁厂的官员去日本旅游,给他们的子女安排留学机会,以及赠送各种高档礼物等等,都是毫无掩饰的,随便一打听就能够了解到。

    从阿瓦雷工业部官员的本意来说,这条生产线是打算从日本引进的,一来是因为日本的技术实力更强,大家本来就迷信日本货,二来当然就是因为日本厂商承诺在事成之后给予的更多好处,具体是什么内容,就不太好打听了。谁曾想,当工业部把这个计划提交给内阁时,却遭到了否决,内阁提出,如果中国能够提供这样的设备,那么最好能够从中国引进。

    “这是为什么呢?”冯啸辰问道。

    “这里有一明一暗两个原因。”张和平道,“明面上的原因,是中国的设备报价更低,同时允许阿瓦雷用出口商品抵扣一部分的外汇,这对于外汇紧张的阿瓦雷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而日本厂商的产品价格太高,又要求全部用日元支付,以阿瓦雷目前的经济状况,有些承受不起。”

    “这一点我们一开始就知道了。”冯啸辰说道,“那么暗地里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张和平道:“说是暗地里,其实也算是公开的秘密了。阿瓦雷要寻求在非洲事务中发挥自己的作用,需要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中国作为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在这方面是有一定话语权的。阿瓦雷希望能够经贸合作,加强与中国的联系。日本虽然是一个经济大国,但在政治上的地位远不如中国,这就是阿瓦雷放弃与日本合作的原因。”

    “明白了。”冯啸辰点点头。

    国际贸易从来都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而是与国际政治密不可分的。大国给小国一些好处,目的是为了笼络这些小国作为自己的跟班小弟;小国给大国一些好处,就相当于给老大递的投名状或者保护费。反过来,两个国家之间的政治关系也可能会受到经济目的的影响,例如两个经贸往来特别密切的国家,当发生什么政治冲突的时候,双方也会更加克制一些,以免政治关系的破裂影响到自己的经济稳定。

    阿瓦雷引进这条热轧生产线的情况就是如此,它希望改善与中国的关系,争取中国在一些国际事务上给它提供支持,难免就要在经济上有所表示。当然,如果中国的技术完全不堪一用,阿瓦雷也不至于拿着几个亿的投资去打水漂,政治因素在这个项目中起到的只是增加一个砝码的作用,并非唯一的决定性因素。

    “正因为此,所以盖詹虽然成天嚷嚷着要换一家供应商,却只是口头上说说,没有实际的表现。他虽然贪财,但也不敢完全违抗内阁的意思。”张和平说道。

    王根基也听明白了,他说道:“既然是这样,那咱们跟这个姓盖的费什么话?咱们直接找阿瓦雷的内阁就行了呗。让内阁表个态,盖詹还敢说个不字?”

    张和平笑而不语,冯啸辰则是摇摇头,说道:“老王,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就算内阁点了头,盖詹没法拒绝,以后在具体的项目合作过程中,人家还是有大把大把的机会来刁难咱们的。咱们不可能保证每个环节都不出一点瑕疵,人家存心要找茬,咱们也是很麻烦的。”

    “唉,这倒也是。”王根基迅速地改了口。其实刚才他说这些也就是撒撒气,以他的阅历,当然也知道绕开具体经办人去促成一件事情是会留下后患的。总不能以后出了什么矛盾都去找内阁摆平吧?一次两次也无所谓,次数多了,人家就会觉得你中国的技术就是不行,成天只能靠找关系来解决问题,这对于中国来说是得不偿失的。

    “盖詹这个人,又是什么情况,你们了解吗?”冯啸辰把头转向张和平,进一步地求证道。

    “关于这个人,我们过去了解得不多。不过,这一次你们找到我们门上来,我们还是专门安排人去了解了一下,倒也得到了一些情况。”张和平笑呵呵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