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零五章 入乡随俗

第三百零五章 入乡随俗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因为没有更多可以参照的信息,所以大家对这个问题的讨论也就到此为止了。冯啸辰留下来和胥文良他们又商量了一下谈判中的其他问题,并且共进了午餐之后,与王根基一起离开了冶金招待所,返回重装办。

    出了门,王根基看看左右无人,低声地对冯啸辰问道:“小冯,你今天上午问的那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哪个问题?”冯啸辰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问盖詹是不是贪财啊。”

    “这不是很明白的问题吗?我怀疑盖詹这样刁难我们,是想要一些好处。”冯啸辰答道。这一点其实大家都已经看出来了,只是不宜公开讨论。王根基选择在私底下和冯啸辰谈这个话题,冯啸辰当然不会隐瞒什么。

    国际贸易中间,这种收取好处的事情实在是太常见了,其中又尤以我们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最为谙熟。欧美国家在这方面做得更绅士一些,他们建立了各种各样的制度,诸如“道德委员会”、“反不正当竞争法”等等,用以防止这种商业贿赂行为。然而,熟练的商人们还是能够找出其中的破绽,或者说是制度建立者故意留给他们的破绽,来实现利益的输送。

    80年代初,中国刚刚打开国门,大多数官员对于国际贸易中的这些伎俩还不了解,甚至一些人还带着若干美好的想象,觉得国外肯定不会像国内那样讲究“走后门”,人家外国人肯定都是非常清廉、非常讲规则、非常那啥啥啥的。田文健、王根基这些官员眼界稍微开阔一点,但也只限于知道这种现象的存在,而没有太多直观的认识。

    冯啸辰就不同了,他来自于后世,那时候中国人已经把生意做到了全世界,对于世界上的这些潜规则也都了如指掌。21世纪的中国人也不再带有先前那种强烈的自卑心态,不会觉得外国人就有什么神圣的。网络上流行的说法是:没有什么是一顿撸串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来两串。

    最初听到阿瓦雷项目受到影响的时候,冯啸辰还真没有往商业贿赂这个方面去想。待到罗雨彤提到盖詹和甘达尔存在意见分歧的时候,他才猛然想到这一点,同时深深懊恼自己融入这个时代太久,许多后世的知识都有些淡忘了。

    亚非拉的许多发展中国家,腐败现象都是非常严重的。政府官员在国际合作中捞取好处的事情,可谓是司空见惯,遇上个别不想捞好处的官员,反倒是让人奇怪的事情。当年日本厂商到中国来开展商业活动的时候,也屡屡把这种做法带进来,用各种好处收买中国的各级官员,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对此,王根基也是早有耳闻的。

    听冯啸辰坦承自己的想法,王根基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依你看,咱们应当如何处置呢?”

    “当然是入乡随俗了。”冯啸辰说道,说完,又觉得这个成语不太准确,于是笑着解释道:“我说的是,我们既然要和阿瓦雷做生意,也就需要考虑到阿瓦雷的国情。不能以我们的道德标准去要求他们的官员,该有所表示的时候,就得有所表示。”

    “你是说,咱们应当给他们回扣?”王根基有些犹豫地问道。

    冯啸辰肯定地点点头,道:“那是自然,否则我们的生意就做不成了。”

    “可是,咱们这样做,合适吗?”

    冯啸辰笑道:“没啥不合适的。咱们不去做,自然也会有人做。我敢打包票,拆咱们台的,肯定是日本企业,说不定就是三立制钢所。他们不希望我们抢走他们的传统市场,肯定会使各种阴谋。而据我所知,日本人搞这种名堂是最为擅长的。”

    “这个我倒是听人说起过。”王根基道,接着,他又皱着眉头,说道:“可是,小冯,咱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怎么能够去给外商送回扣呢?这钱由谁出?以什么名义送?反正我是不敢送的,要不光一个财经纪律,就得让我说不清楚了。”

    冯啸辰道:“这个你倒不必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总有办法的。现在我们首先要搞清楚盖詹是不是想要好处,阿瓦雷政府的风气如何。如果要给回扣,大致是什么样的标准。不搞清楚这些问题,我们是没法进一步开展工作的。”

    “这个我倒有些办法。”王根基道,“我回去找一下我家老爷子,让他帮忙联系一下咱们驻阿瓦雷的大使馆,了解一下有关情况。”

    “这样也好。”冯啸辰道,“知己知彼,掌握了对方的情况,我们就主动了。”

    说完这些,王根基又嘻嘻笑着说道:“小冯,你今天过来,是罗主任让你来的,还是你自己要求过来的?”

    “当然是罗主任让我来的。”冯啸辰道,“如果没有领导安排,我怎么会擅自跑过来呢?怎么,老王,你觉得我不该来吗?”

    王根基连连摆手,笑道:“不是不是,你误会了,我是觉得你应该来,实在是太应该来了。”

    “此话乍讲?”冯啸辰有些不明白。

    王根基道:“你刚才见到了罗主任的女儿,就没什么感想吗?”

    “感想?什么感想?”

    “你真的不知道?”王根基做出惊讶的样子,道:“重装办谁不知道,罗主任是把你默认为未来的女婿的,他今天安排你过来,不就是给你创造和他女儿的见面机会吗?”

    “这都哪跟哪的事儿啊!”冯啸辰哭笑不得,“老王,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罗主任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又是燕京大学的高材生,再怎么也不会让她下嫁给我这样一个初中生吧?”

    “怎么不可能?”王根基认真地说道,“你是初中生不假,可你的本事,重装办哪个不服气?你会好几门外语,机械、冶金都懂,办事能力又强,咱们重装办那么多大学生,哪个敢和你比?”

    冯啸辰道:“那也不可能,老王,你可别乱点鸳鸯谱,回头弄得我在罗主任面前不好做人了。我告诉你说,我和这个罗雨彤是绝对不可能的,她看不上我,我嘛,……也看不上她。”

    “你还来劲了?罗雨彤要模样有模样,有学历有学历,家境又好,你凭什么看不上她?”王根基有些急眼了,好像罗雨彤是他家妹妹似的,深为冯啸辰的不识好歹而恼火。

    冯啸辰都不知道该说啥好了。他其实早就知道罗翔飞有一个女儿,但因为素未谋面,所以只是把对方当成一个路人甲的角色,从来没想过这个姑娘会与自己有什么交集。这一次罗翔飞派他过来处理阿瓦雷项目的事情,一半原因是秦重的各位向罗翔飞提出了要求,希望他出马来破局,与罗雨彤没啥关系。

    不过,机关干部平常工作太过严肃,因此很喜欢扯一点桃色新闻,用以调济一下神经。罗翔飞有个出色的女儿,而重装办又有冯啸辰这么一个出色的小伙子,再加上罗翔飞对冯啸辰青睐有加,因此有关罗翔飞想把冯啸辰收为女婿的传言,自然就不胫而走了。如果硬要去究其源头,估计就是在刘燕萍那里,这位老大姐可一向都是热衷于当红娘的。

    “老王,这事到此打住。我就是一个普通工薪家庭出来的,又是个初中生,实在不敢高攀这种天之骄子,而且还是高干子弟。我觉得,我还是找个普通工人比较合适,比如说……咦?”

    冯啸辰正准备随便在街上找个什么中年大妈之类的当个例子,目光所及,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分明正是杜晓迪。只见她一只手拎着一个菜篮子,里面装了一些瓶瓶罐罐,好像是油盐酱醋之类,另一只手则扶着肩上的一个面口袋,那口袋看起来就显得沉甸甸的。

    “晓迪,你这是干什么呢!”冯啸辰甩开王根基,大步走上前去,伸手便欲去接杜晓迪肩上的口袋。

    “啸辰,这么巧?”杜晓迪也有些惊喜的样子,她摆摆手,示意不用冯啸辰帮忙,说道:“没几步路了,我自己来吧,省得把你的衣服又弄脏了。”

    “我帮你拎篮子吧。”冯啸辰伸手接过杜晓迪手里的篮子,诧异地问道:“你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这是给谁买的?”

    “当然是给家里买的。”杜晓迪脱口而出,说完才觉得有些不合适,连忙又红着脸纠正道:“就是给你买的呀!你那里啥东西都没有,哪像个过日子的样子。你不能天天出去吃饭,得学着自己做饭了。”

    “我一年难得在京城呆几天,弄不好过几天又要出差,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冯啸辰报怨道。其实刚刚分到那个四合院的时候,冯啸辰是想过要自己开伙做饭的,还买了一些米面油盐之类的东西,后来觉得实在太麻烦,也就放弃了。没想到杜晓迪看不过眼,居然越俎代庖地又帮他采购了一批回来。

    这时候,王根基也走过来了,他狐疑地看了杜晓迪好几眼,又转头看看冯啸辰,脸上露出一个恍然的神色,说道:“难怪,小冯,原来你早就有对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