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我有个四合院

第二百九十八章 我有个四合院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天地良心,冯啸辰还真的不是故意要口花花地占杜晓迪的便宜,他这样说话,完全就是出于一种本能的亲近。其实在单位里,长辈说起晚辈同事的时候,也经常会这样说的,比如刘燕萍就经常在外人面前说什么“我们家小冯”,好像冯啸辰是她的上门女婿一般。冯啸辰刚才那句话,十足十地模仿了刘燕萍的口吻。

    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杜晓迪被冯啸辰这句话给撩拨得芳心凌乱,阮福根则是又惊又喜,脸上笑开了花。若不是担心杜晓迪会不高兴,他恐怕早就要向冯啸辰拱手道贺,说几句“早生贵子”之类的吉祥话了。这个时代男女关系已经不像前些年那么敏感了,搞对象、谈恋爱也不再需要遮遮掩掩,不过,在对方还没有公开恋情的情况下,作为外人乱加猜测,十有八九会让人恼火的,阮福根不是那种不识趣的人,自然就不会胡说八道了。

    “冯处长,你也是坐这趟火车吗?你买的是什么票,哪个车厢?”阮福根问道。

    冯啸辰答道:“硬座,八车厢。”

    “冯处长怎么会坐硬座呢?你们不给报销卧铺票吗?”阮福根愤愤不平地问道。

    冯啸辰道:“倒是可以报销,不过我从金南过来,来得晚了,没买到卧铺票。其实硬座也没事,大家聊聊天,反而还热闹一点呢。”

    “这怎么行,你是处长,怎么能去挤硬座呢!”阮福根显得像是自己没享受到待遇一般,他指了指杜晓迪,说道:“杜师傅买的也是硬座票,我已经安排好了,她上车就可以去找列车长,补一个卧铺。冯处长,你等着,我再去说一句,给你也安排一个……”

    说罢,不等冯啸辰出言阻拦,他就跑得没影了。冯啸辰冲杜晓迪扮了个鬼脸,说道:“这个老阮,真是风风火火的。对了,晓迪,你怎么会碰上老阮的?”

    杜晓迪此刻已经从最初的激动中缓过来了,她低声地把阮福根到处找电焊工的事情向冯啸辰说了一遍,还把从梁辰那里听到的有关阮福根在孙国华办公室里下跪痛哭的事情也说了。冯啸辰听罢,唏嘘不已,说道:“门户之见,实在是太严重了。其实,乡镇企业也是咱们国家的工业企业,不应当受到这种歧视的。过上几年,乡镇企业就能够占据中国工业的半壁江山,我们应当予以扶持才对。”

    “是啊,我在阮厂长那里呆了几天,觉得那些师傅们干活挺努力的,工作热情比我们厂里的师傅还要高。我觉得,如果有人好好地教教他们技术,他们不会干得比国营企业差的。”杜晓迪附和道。

    冯啸辰笑道:“晓迪,你又干了一件好事啊。奇了怪了,我每次遇见你,都是你在做好事,这是怎么回事呢?”

    “哪有嘛!”杜晓迪不好意思地否认道,随后又白了冯啸辰一眼,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啸辰,你刚才在阮厂长面前瞎说什么呀,他肯定误会了……”

    “误会什么?”冯啸辰没反应过来。

    “误会咱俩的关系呀。”杜晓迪道。

    “咱俩的关系?”冯啸辰这才明白杜晓迪所指,他差点颇为嘴欠地说出一句“咱们能有啥关系”,幸好两世为人积攒下来的情商还够用,他硬生生地把这句冷场金句咽了回去,转而打岔道:“晓迪,你到京城以后,是直接回通原,还是打算在京城玩几天?”

    杜晓迪在心里盼着冯啸辰能够回一句诸如“误会也无妨”,或者“本来就不是误会”之类让人脸红耳热的话,听他岔开话题,不由得松了口气,心里又有些隐隐的遗憾。她答非所问地应道:“我们厂给了我和师兄半个月的假,现在还剩一个礼拜。”

    冯啸辰再懵懂无知,也能听懂姑娘的潜台词了。他马上接话道:“那就太好了,你上次去京城,还没好好玩吧?那这几天可以好好玩一玩了。”

    “我不知道上哪玩……”杜晓迪话里有话。

    “没事,我请假陪你。”冯啸辰一点磕绊都没打,直接就应承下来了。眼前这姑娘,人长得漂亮,人品好,性格也好,照着冯啸辰两世的眼光,也觉得是打着灯笼都难挑的。如果人家姑娘无意,冯啸辰倒也不一定会动什么念头,但现在姑娘上赶着又是抛秋波、又是话带机锋的,他还能无动于衷吗?

    “正好,我们单位给我安排了一个大四合院,才住了我一个人,你也不用住招待所了,就去我那里住,可以给我做个伴。”冯啸辰热情地发出了邀请。

    他说的大四合院,是经委的张主任亲自批给晏乐琴作为在国内落脚之处的。晏乐琴一年也难得回来一趟,在平时,这个四合院就成了冯啸辰的住处了。重装办的单身汉不多,像周梦诗、郑语馨这些,都是京城的干部二代,自然也不会觊觎冯啸辰的房子,所以冯啸辰现在是一个人住着一个四合院。

    即便这个四合院并不属于所谓的“大四合院”,只是一个一进的小四合院,但也有三间正房和若干间厢房、倒座房,足够住进去十几口人。以当前京城的住房条件,冯啸辰一个单身汉能够单住一个四合院,实在是奢侈得令人发指了。

    在冯啸辰搬进这个四合院开始,以刘燕萍为首的一干老人就不断地在他耳朵边上吹风,让他要赶紧去找个女主人住进来,最好再生上十个八个的孩子。好吧,就算现在国家正在提倡独生子女,你也可以生个双胞胎、三胞胎之类的,再加上七姑八姨,总之得把院子填满吧?浪费是最大的犯罪,更何况浪费的是住房呢?

    冯啸辰对于这个凭空落到自己头上的四合院也觉得很不好意思,但这是人家安排给奶奶住的,他岂能推辞?晏乐琴在离开中国返回德国之前,还到这处四合院去看过,脸上颇有欣慰之色。人老了,总有些想叶落归根的念头,在国内有一处房子,能够让老人觉得自己有了归宿,这不是五星级酒店能够替代的。

    四合院的房子照着长幼尊卑的顺序,由晏乐琴分配给了全家人。她自己住的自然是北边的正房,但同时又要求冯啸辰在她不在国内期间,要住在自己那间房子里,名义上帮着增加人气,实际上就是照顾冯啸辰了。毕竟晏乐琴在国内的日子并不多,她总不能让常年在京城的冯啸辰住在偏房里吧。

    两边的六间厢房,按照一家两间的标准,分配给了冯立、冯飞和冯华三家。房间里由冯啸辰负责配齐了家具和被褥,保证任何人到京城来都随时可以入住。

    冯啸辰住在这个院子里,脑子里也动过要找个女主人进来的意思,这样想的时候,十次倒有八九次闪过的就是杜晓迪。他现在的年龄才22岁,以后世的标准,还远未达到谈婚论嫁的时候,所以并没有想好这辈子就认准杜晓迪了,只是准备一切随缘而已。如今听杜晓迪说想在京城玩几天,他连脑子都没过,直接就让杜晓迪去自己那里住了。当然了,他说的是各住各的房间哟。

    听冯啸辰说得这么直截了当,杜晓迪窘得都想找个地缝钻了。什么叫去我那里住,还给我做伴,人家好害羞的好吧?她当然也知道,面对这种居心叵测的邀请,她最应该做的,就是义正辞严地予以拒绝,再帮着冯啸辰好好地剖析一下思想,看看灵魂深处有没有什么不良的意图。可是,拒绝这个邀请,真的合适吗?

    人家只是想帮自己省住宿费嘛,京城居不易,住宿费好贵的,能省为什么不省呢?杜晓迪给自己找着答应的理由,脸上阴晴不定,让冯啸辰看着就想发笑。

    “好了好了,都搞好了!”

    阮福根恰到好处地出现了。他递给冯啸辰一张条子,上面有一个鬼画符一般的签名,还有其他一些比中医草书还难辨认的内容。

    “冯处长,杜师傅,你们俩上车以后,就拿这个条子去找列车长,他会给你们安排卧铺。你们放心,我都说好了,列车长是我远房外甥,他除了给你们安排卧铺,还会给你们安排吃饭的。”阮福根说道。这种远房外甥之类的亲戚,他认了无数,其实维系这种关系的并不是DNA,而是逢年过节的丰厚礼物,这就不足为外人道了。

    “多谢阮厂长。”冯啸辰笑呵呵地接过条子,接受了阮福根的好意。不说他此前帮过阮福根多少,就说这次杜晓迪去救场,就相当于救了阮福根的命,他们俩享受一回阮福根的招待,也是理所应当的。

    “冯处长,还有一件事……”阮福根把冯啸辰拉到一边,低声嘀咕了几句,又塞了一个信封到冯啸辰的手里。

    冯啸辰哈哈一笑,掖好信封,说道:“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

    “冯处长,你看,开始检票了!”杜晓迪提醒一声,大家扭头看去,只见检票口已经开了,候车的人们像潮水一般涌向那个小小的栅栏门。冯啸辰向阮福根道了声谢,帮杜晓迪拎着大包小包的土特产,向前挤了过去。杜晓迪紧随其后,一只手揪住了冯啸辰的衣角,生怕被挤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