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我们家晓迪

第二百九十七章 我们家晓迪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拜师!”

    现场众人除了毕建新自己之外,全都惊得站不住脚了。毕建新这个动作,可不就是端茶拜师的礼节吗?现在是新社会,不讲究跪地磕头之类,但端茶这个仪式,在许多厂子里还是有的,阮福根、杜晓迪都能够看得懂。

    “毕师傅,您这是干什么呀,我……我担不起啊!”杜晓迪窘得满脸通红,哪还有什么天才女焊工的英武之气。

    “老毕,你这……”阮福根也不知道说啥好了。这个老毕也真是变脸变得太快了,刚才还一副老师傅的样子,对人家小姑娘挑三拣四,这一转眼间,就开始拜师了。你好歹也是四十来岁的大叔好不好,有这样没皮没脸的吗?

    “师傅,你是说小杜……”先前陪着阮福根去请电焊师傅的梁辰也懵了,他虽然是阮福根的手下,但也跟毕建新学过徒,算是毕建新的徒弟,也知道毕建新的技术有多牛。现在见毕建新在一个小姑娘面前执弟子礼,他不禁觉得天地都凌乱了。

    毕建新回过头,瞪了梁辰一眼,斥道:“什么小杜,以后你得叫杜师傅做师爷,明白吗?”

    “师爷……”梁辰只觉得眼前一黑,像是被千万头狂奔的羊驼踩过一般。不会吧,这么漂亮可人的小姑娘,乍就成了师爷了,还让不让人愉快地撩妹了?

    “一级,全是一级!”

    这时候,探伤员也从换热器里出来了,他满脸喜色地向众人报告着探伤结果,倒也打破了现场的尴尬局面。杜晓迪转过头对阮福根说道:“阮厂长,既然已经检测过了,你看我是不是可以上岗了?”

    “当然可以,瞧杜师傅说的……”阮福根脸上的表情显得极为夸张,深为自己此前对杜晓迪的怀疑感到懊悔。人家孙国华郑重推荐的人,又是拿过全国电焊工大比武大奖并且被送到日本去培训过的,技术能不过硬吗?幸好也就是这个姑娘心地单纯,不计较大家的冒犯,换成一个脾气大一点的,恐怕早就拂袖而去了。

    在任何一个领域里,牛人都是必须拍着哄着的。工厂里的八级工,那是敢和厂长吹胡子瞪眼的主儿,因为厂子里有什么要求比较高的生产任务,都得指望这些人来挑大梁。杜晓迪因为年龄的缘故,虽经几次破格晋升,现在也就是个四级工,但假以时日,她晋升到八级是毫无悬念的事情。这样一个让毕建新都忍不住要低头拜师的牛人,自己居然还心存疑虑,这不是瞎了狗眼了吗?

    “小梁,还不给你师爷拿东西!”

    毕建新在那头向着梁辰发飚了,如果不是自己的手受了伤不能干活,他都打算自己亲自去给杜晓迪拿面罩、焊钳这些装备了。

    梁辰苦着脸,拿过装备,递到杜晓迪的面前,怯生生地说道:“杜……呃,杜师爷,你请……”

    杜晓迪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从浦江到会安这一路上,眼前这个小伙子可没少在她面前献过殷勤,可那会他是一口一个“小杜”地喊着,眼睛里还流露着一些火辣辣的神情,只差在脸上写着“我是流氓”四个大字了。可现在这会,他满脸都是沮丧,那声师爷虽然叫得软弱无力,可毕竟还是清晰可辨的,恐怕借他一个换热器那么大的胆子,他也不敢想什么君子好逑之类的问题了吧?

    杜晓迪在会安呆了五天时间,把阮福根原来觉得需要半个月才能完成的焊接任务全都完成了。探伤检测的结果显示,她焊出来的焊缝全部是一级,连一条二级焊缝都没有出现过。按照二类压力容器的检测标准,有些非承压部位是可以允许一定比例的二级焊缝的。但杜晓迪出手,哪会留下这样的缺陷,但凡是她焊的工件,看起来都如艺术品一般令人赏心悦目,毕建新等一干工人对于杜晓迪的佩服也逐步升级到了高山仰止的境界。

    在这段时间里,杜晓迪也抽时间给毕建新和他的徒弟们讲了几次焊接课。毕建新因为手上的伤,无法亲手实践,但他把有关的知识和技巧记了个真切,只等着手伤一好,就要试试新学的手艺了。

    工作完成,阮福根大摆宴席,款待杜晓迪,阮福泉、董岩、毕建新等人悉数到场作陪,席间大家说了不少恭维话,让杜晓迪又窘了一通。随后,阮福根提出要安排杜晓迪在海东旅游几天,被杜晓迪婉拒了。她声称自己的假期快要结束,还要赶紧回厂销假。阮福根也知道规矩,他专门花钱从一家政府部门雇了一辆进口小轿车,载着杜晓迪和满满一后背箱的土特产,亲自把她送到了建陆火车站。

    “咦,这不是阮厂长吗?”

    站在候车室里等车的时候,阮福根只觉得背后有人轻轻拍了自己一下,回头一看,不禁惊喜地喊道:“冯处长,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你这一段一直都在海东吗?”

    和阮福根打招呼的,正是刚刚从金南过来的冯啸辰,他也要乘坐从建陆到京城的火车,正好在此候车。不经意间,眼角扫到一男一女两个熟悉的身影,女的那个他只是感觉身材有些眼熟,衣服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但男的这位特征就很明显了,体态和服装都是阮福根的模样,所以冯啸辰才大胆地上前打起了招呼。

    “阮厂长,你这是……,晓迪!怎么会是你!”

    “啸……冯处长,是你啊!”

    冯啸辰正待和阮福根寒暄,阮福根身边的杜晓迪也转过头来了。两个人四目相对,目光直接就擦出了火光,闪得阮福根误以为自己又到了电焊现场。

    “冯处长,杜师傅,你们俩……很熟啊?”阮福根再是后知后觉,也看出问题来了。在此前,他的确听杜晓迪说过自己认识冯啸辰,但他觉得这种认识也就是打过照面而已,甚至可能只是冯啸辰去视察过工作,杜晓迪混在好几千围观群众中间看过冯啸辰一眼。可一听到二人打招呼的声音,以及那足以晃瞎他眼睛的激情,阮福根才恍然大悟,这俩人那不是一般地熟啊,最起码也是滚过……啊呸呸呸,这样去揣测人家天真烂漫的小姑娘,合适吗?

    杜晓迪这一刻只觉得自己都被幸福给淹没了。过去这大半年时间,她远在异国他乡,想家的感觉那是无法言状的。可细细说来,她想父母的时间,居然还不如想这位年轻处长的时间更多。她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对,怎么能不惦念父母呢?可自己的心是骗不过去的,回国之后她第一个想见到的,绝对不是父母,而是眼前的这个人儿……

    在浦江呆的那几天,杜晓迪是没有办法,毕竟机械部有安排需要他们去做经验交流。交流完毕之后,高黎谦又跟她说难得有到浦江的机会,如果不玩一两天,实在是太可惜了。再往后应阮福根的邀请到会安去帮忙,杜晓迪觉得是为了积累与冯啸辰见面的资本,干的是冯啸辰交付给全福机械厂的工作,也算是在帮冯啸辰的忙了。

    任务完成,阮福根要留杜晓迪在海东玩几天,杜晓迪哪肯应允,她的一颗心早就飞到京城去了。刚才这会站在候车室里,看着墙上挂着的大钟,她只觉得那不紧不慢走着的秒针实在是太可气了,为什么还没到发车的时间,为什么你不能像飞轮一样地转动呢。

    火车快开,别让我等待;

    火车快开,请你赶快;

    送我到远方家乡,爱人的身旁……

    好吧,杜晓迪并不是穿越人士,不知道这首三年后才会风靡全国的流行歌曲,但她此刻的心情,的确便是如此的。给她一点音乐细胞,歌坛上就没齐秦啥事了。

    就在她心急如焚盼着快点开车的时候,耳朵边上突然传来一个如此熟悉的声音,紧接着便是阮福根在喊“冯处长”。冯处长!难道是他吗?杜晓迪带着惶恐的心情转回头,正遇到了冯啸辰那充满欣喜、爱怜、热情的目光,杜晓迪简直有一种扔下行李直接扑到对方怀抱里去的冲动。

    “晓迪,你怎么会在这?”冯啸辰笑呵呵地问道。

    “我……我回国了,然后阮厂长他们有任务,然后我就去给他们帮忙,然后……”杜晓迪已经是语无伦次了,一双眼睛像是粘在冯啸辰身上一般,想挪都挪不开。

    冯啸辰倒是猜出了几份,他打了个哈哈,对阮福根说道:“老阮,你可真行啊,挖墙角都挖到我们家晓迪身上了。是不是你那边缺焊工了,就抓了晓迪的差。让晓迪给你们全福机械厂去帮忙,这不是高射炮打蚊子吗?”

    “冯处长,你瞎说啥呢!”杜晓迪只觉得脸像是烧红的钢板,啥叫“我们家晓迪”啊,谁就跟你是“我们家”了?这种话亏你说得出口哟!就算要说,你也不能当着外人的面说吧?如果是在夜深人静、花前月下,你这样说说也就罢了。好吧,其实我想说的,你如果不这样说,我还不依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