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百八十三章 现在流行下海

第二百八十三章 现在流行下海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单挑一摊子,什么意思?”

    董岩懵懵懂懂地问道,他隐约觉得冯啸辰的建议里有一些亮点,一下子却又抓不住。

    冯啸辰微笑道:“如果我是董处长,有这样好的技术,在单位却又不得志,我就干脆办个停薪留职跳出来,自己开个技术服务公司,专门接类似于阮厂长这样的活。如果一心一意去做,一年赚到十万八万也不足奇。”

    “停薪留职!”董岩瞪圆了眼睛,吃惊地说道。

    停薪留职这种方式,在前两年就已经出现了。最早是一些集体性质的企业里,职工一方面羡慕农民分田单干的方式,另一方面又舍不得自己拥有的饭碗,虽然比不上国企的铁饭碗,但好歹也算一个过得去的保障了。纠结之下,天才的人们便发明出了“停薪留职”这样一种方法,意思是自己先离开单位,不领单位的工资,也不归单位管,可以出去赚大钱。与此同时,自己在单位上的编制还要保留着,万一有朝一日在外面混不下去,或者政策有变,自己还能回来接着吃皇粮。

    集体企业里出现的这种方式,很快就传到了国营企业以及一些机关事业单位里,被这些单位所借鉴。停薪留职这种方式对于单位上的一些“能人”尤其具有吸引力,这些人本身就不太安分,在单位上往往因为喜欢折腾而不讨领导的喜欢,他们的过剩精力也屡屡得不到渲泄。采用停薪留职的方式,他们可以安心地跑到外面去赚钱,不用再看领导的脸色。而领导也乐于把这些人礼送出去,以便省下工资、福利以及办公条件等支出。

    不过,真正敢于选择停薪留职下海的人,还是很少的。大家都不知道现在的政策会不会发生变化,尽管单位上可以作出种种承诺,谁又知道这些承诺未来能不能兑现呢?再说,停薪留职这种方式,虽然能够保留编制,单位上升迁的机会必然是轮不上了,万一在外面没混出名堂,回来又得坐冷板凳,岂不是两头落空。

    董岩此前也知道停薪留职这种方式,甚至还动过这方面的念头。不过,这也就是一个念头而已,他很快就把这种想法给放弃了。他是一家国营大厂的技术处长,风光无限,如果好好干下去,过几年提个副厂长啥的,也并非不可能,他又何必去冒这种风险呢?选择停薪留职的那些人,大多数都是被人当成“二流子”的落后职工,自己有着大好前程,怎么能去与这些人为伍。

    可如今,当冯啸辰说出“停薪留职”这四个字的时候,董岩蓦然发现,自己离这个选择竟然如此接近,没准它已经成了自己唯一能够选择的道路。

    随着与马伟祥的决裂,升迁的大门已经永远向董岩关上了。回到厂里,他能够保住现在的技术处长职务,都值得庆幸了,他哪里还敢奢望当副厂长的事情。有了这一回的经历,他也不可能再出去接私活,否则就是屡教不改,马伟祥仍然可以再次把他送进公安局。此外,虽然马伟祥撤回了对他的指控,但他曾被警察带走这件事,是无法抹掉的,他恐怕走到哪里去,都会被人在背后议论,这种感觉也是他无法忍受的。

    到了这个地步,自己还有必要再在海化设呆下去吗?

    “董岩,我觉得冯处长这个提议太好了!”阮福根凑上前来说道,“你的技术这么好,何必去看马伟祥的脸色呢?你如果出来开一家公司,专门给人家做技术指导,肯定能够赚大钱的。不说别的,我这个小厂子,一年起码给你3万块钱的业务,你要做的,也就是原来那些事情而已。”

    “你是说真的?”董岩看着阮福根,不敢相信地问道。

    一年3万块钱的业务,相当于一个月有2500块钱的进项,是自己目前工资的十多倍。至于成本,那是根本就不存在的,因为技术指导这种事情,不过就是他自己出点力气而已,连员工都不用雇。全福机械厂的那些业务,也占不了他所有的时间,他还可以再去接其他单位的业务,最起码一个月也有个千儿八百的进项吧?

    能赚这么多的钱,自己还有必要在乎那个铁饭碗吗?铁饭碗再好,里面没有肉也是白搭。

    至于说到名声,那就看怎么理解了。从海化设调到会安化工机械厂去,那是绝对的被贬,出去肯定是没面子的。但如果自己是下海办公司,意义就不同了,遇到过去的同行,没准人家还会夸自己脑子活络呢。今天的社会,大家在公开场合或许会贬一贬那些私营老板,说人家是二道贩子、暴发户之类的,但私底下,谁不羡慕这些小老板的阔绰?笑贫不笑娼的风气,已经渐渐形成了,只要自己一年能赚到3万块钱,谁敢瞧不起自己呢?

    “冯处长,你觉得这个方案可行吗?”董岩怯怯地向冯啸辰求证道。

    “绝对可行。”冯啸辰斩钉截铁地说道。

    “国家的政策……不会有什么变化吧?”

    “你放心,要变也是向着更开放的方向变,不可能再回到传统体制下了。”

    “那么,你说的这种科技服务公司……国内有过先例吗?”

    “有!1980年10月,科学院就有7位研究人员下海开办了一家民营高科技企业,叫作先进技术发展服务部,这件事是上了报纸的,你没有看过吗?”

    “哦,你这样一说,我倒真有点印象了。”董岩眼睛一亮。他想起来了,当年那件事挺轰动的,他和一些同行还议论过,有人觉得那些研究人员挺大胆,有人则担心未来政策发生变化,这些人会吃不了兜着走。两年多时间过去了,政策非但没有收紧,反而变得越来越开放,有关下海的消息越来越多,似乎有点渐成潮流的趋势。如果真如冯啸辰所说,政策不会变回传统体制,那么自己离开海化设去开个科技服务公司,似乎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啊。

    “好,既然是这样,那我就试试看,不管怎么说,也比去侍候那个姓马的强多了。”董岩摩拳擦掌地说道。下海的心思一旦动起来,就无论如何也压抑不下去了,他想到了下海的无数好处:自己当老板、再也不用看马伟祥的脸色,大把大把地挣钱,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这样好的生活,自己原来怎么就没想过呢?

    “董岩,你真的想好了?这可真是太好了!”阮福根喜出望外,如果董岩真的跳槽出来自己单干,那么全福机械厂再要请董岩帮忙,就方便多了,不必非要等到星期天才能请到。至于他承诺的每年不少于3万元的业务,算得上什么呢?如果能够把重装办交付的大化肥任务完成,以后自己还愁订单吗?从这些订单的利润里拿出3万元养一个董岩,何足挂齿?

    董岩意气风发,他对冯啸辰说道:“冯处长,谢谢你的建议,我想好了,我董岩也是七尺高的汉子,凭什么要去看马伟祥的那张臭脸,我早就受够他了。停薪留职的事情,我回去就跟马伟祥说,到时候连我老婆谢莉一起,都不给他干了。我们开个夫妻店,一年赚个三五千块钱的,也够我们生活了。”

    “哈哈,那我就预祝董老板生意兴隆了。”冯啸辰哈哈笑着祝福道。

    董岩说干就干,从公安局回到厂里,马上就与妻子谢莉商量了停薪留职的事情,并于第二天向厂部提交了停薪留职的申请。依着马伟祥的想法,董岩夫妻俩的这个申请是绝对不能批准的,他还打算把董岩扣在手里好好收拾收拾呢。可是,王时诚他们还在厂里呆着,明显地摆出一副要罩着董岩的架式,马伟祥又何苦去触这个霉头呢?他匆匆忙忙地开了个厂务会,然后便批准了夫妻俩的离职申请。

    随后,在冯啸辰的推动下,省经委出面帮董岩办好了开办技术服务公司的相关手续,董岩选了一个黄道吉日正式开张,成为一名公司老板。阮福根没有食言,果然和董岩签了一个一年的技术服务协议,总金额是3万元。

    董岩的夫人谢莉此前对于停薪留职的事情还有些犹豫,看到3万元的款项进了自家的公司账户,她的一颗心也就放下来了。不管怎么说,有这3万元钱,就算海化设那边把他们夫妻俩彻底开除了,他们也用不着担心生计问题了。

    王时诚在董岩的停薪留职手续办妥之后就带着任浩、索佳佳一行启程返回京城了。他们这趟出来,是由经委领导直接安排的,马伟祥的举动不仅是打了重装办的脸,也是打了经委的脸,经委这样做也在情理之中。也幸好马伟祥知难而退,没有和经委继续扛下去,否则任浩他们真的会把整个海化设查个底朝天,让马伟祥都得灰溜溜地下台。

    冯啸辰没有跟着王时诚他们一道回京,而是先随着阮福根去了一趟会安,考察了一下他们分包的设备的生产情况。随后,他继续前往金南市,去拜访轴承大王姚伟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