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百八十二章 纯粹是误会

第二百八十二章 纯粹是误会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这帮人是来给董岩撑腰的!

    直到这个时候,马伟祥才看清楚了事情的真相。

    马伟祥让公安机关抓走董岩,目的是为了给重装办难堪。重装办是经委的机构,经委对于此事肯定是不能坐视不管的。

    按马伟祥原来的估计,经委应当会和他沟通,或者说得更直白一些,是与他谈判。无论是装出强硬的姿态,还是装出温和的姿态,总之双方都是要进行谈判的。一旦进入谈判,那么经委的面子就撑不住了,必然要向他马伟祥作出一些妥协,以换取他不追求董岩的责任。

    以罗翔飞的级别,是没资格对马伟祥发号施令的。即便罗翔飞求到国家经委领导那里去,经委领导要向马伟祥下命令,也必然要提些交换条件才行。马伟祥处分的是自己厂子里的职工,经委领导不能超级干涉,这就是马伟祥的底气所在。

    他万万没有想到,经委根本没打算和他谈判,而是选择了硬碰硬地对磕。你不是让人抓了董岩吗,那好,我们经委就以这个名义,派监督室的干部进驻你海化设,彻底调查你们厂有多少类似于董岩这样的情况。厂子里的干部也罢、工人也罢,业余时间出去干点私活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人家一旦查起来,那可就是铁面无私了。查出一个就抓走一个,真抓上十个八个,他马伟祥能不着急吗?

    最关键的是,对于被抓的人来说,这完全就是无妄之灾。如果不是马伟祥脑子抽疯,把董岩抓了,其他这些人根本就不会有什么风险。马伟祥以一己之私给大家惹来了这么一个灾星,大家还不得把他恨死?

    王时诚刚才那番话,说得也很艺术。海化设到底有没有贪腐问题,你马厂长是最清楚的。换句话说,你说没有,那我们就认为没有,董岩的事情自然也就是子虚乌有了。你如果说有,那么好,我们就开始查,一直查到你受不了为止。

    是战是和,王时诚已经把选择权交给了马伟祥的手里,马伟祥还能怎么做呢?

    “哈哈,王司长说笑了。”马伟祥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节之后,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灿烂起来了,他笑着向王时诚说道:

    “王司长,我们海化设是海东省的重点企业,省里的监督部门,也是三天两头往我们这里跑的,如果我们有什么问题,不是早就查出来了吗?董岩这件事嘛,我估计十有八九只是一个误会,公安部门请董岩过去,也只是说协助调查,并没有确定他有问题嘛。李处长,你去给建陆公安局打个电话,问问他们什么时候能让董岩回来,如果再这样毫无根据地扣着我们的中层干部不放,我们可得找市里去说一说了。”

    “明白!”李志伟倒也不笨,一下子就听懂了马伟祥的意思,他答应了一声,就跑出去打电话去了。

    马伟祥叫过会议室的服务员,让她们去给王时诚等人拿水果、糕点之类,同时陪着笑脸对众人说道:“这件事,纯粹是误会。你们不知道,我们这个保卫处长李志伟,脑子有点不太灵光,有时候听个风就是雨,董岩这桩事情,就是他给弄出来的。回头等董岩回来,我一定要叫李志伟到董岩那里去做一个深刻的检讨,赔礼道歉,绝对不会让董岩白受这些委屈的。”

    李志伟的电话打到建陆公安局的时候,董岩正坐在会谈室里,与前来探视他的冯啸辰、阮福根倒着苦水。冯啸辰是与王时诚一起来到海东的,为了避免引起马伟祥的怀疑,冯啸辰没有跟着去海化设,而是与阮福根一起到了公安局,要求与董岩见面。

    在此前,罗翔飞已经通过他的关系托付过建陆公安局,让他们务必照顾好董岩。因为有了这样的交代,董岩在公安局并没有受什么苦,住的也不是监室,而是公安局的招待所,总体来说,算是比较幸运了。

    不过,公安方面也表示,他们是应海化设的要求抓人的,如果没有海化设点头,他们也不便直接把董岩放出去。冯啸辰来了之后,对办案的民警承诺道,最多半天时间,他们就能够让海化设撤案。果然,他们坐了没一会,李志伟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声称董岩的事情完全是一个误会,海化设收回此前的报案。

    “董处长,马伟祥说了,要让李志伟给你赔礼道歉呢。”

    听到值班警察转述的李志伟的电话内容,冯啸辰呵呵笑着,对董岩调侃道。

    “唉,赔礼道歉有个屁用,马伟祥已经把我恨到骨头里了,我回到厂里去,恐怕这辈子都得穿着小鞋过了。”董岩满脸哀怨地说道。

    阮福根也是一副懊丧之色,讷讷地说道:“董岩啊,是我对不起你啊。我没想到你们那个马厂长这么记仇,下手会这么狠。如果早知道是这样,不管多难的事情,我也不敢来麻烦你的。现在你看……”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董岩抱怨道。这几天呆在公安局的招待所里,他也思前想后琢磨了很长时间,一开始觉得自己是被阮福根给害了,再往后又觉得是因为自己太贪心所致,如果在马伟祥警告他的时候,他就收手,也不至于闹到这个地步。再后来,他的一肚子气就全转移到了马伟祥身上:特喵的,厂里出去干私活的人又不止我一个,凭什么专门盯着我?不就是因为阮福根的事情扫了你的面子,你这是假公济私。

    不过,他考虑得最多的,莫过于自己未来的出路问题。马伟祥把他送进公安局,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是敌我关系了,日后不管董岩做什么努力,都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得宠。马伟祥心里有疙瘩,他董岩心里同样有疙瘩,带着这样的疙瘩呆在一个厂子里,董岩的日子能好得了吗?

    董岩也想过,自己毕竟是有级别有技术的人,只要以后谨小慎微,不再干这种事情,马伟祥也没有太多的理由来整他。可是,这就意味着自己以后不能再去干私活赚钱了,只能守着几个死工资过日子。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在过惯了日进斗金的日子之后,再让他紧巴巴地过日子,他哪受得了。

    “唉,倒霉啊,我怎么就碰上这么一个领导!”董岩只能是仰天长叹了。

    冯啸辰在旁边问道:“董处长,这件事过后,你还打算回海化设吗?”

    “什么意思?”董岩有些不明白,“我不回海化设,上哪去?”

    冯啸辰道:“这一回,我们是反过来将了马伟祥一军,逼着他撤了案,让你回厂去。但正如你自己说的,马伟祥在这一次低了头,日后肯定会给你小鞋穿,你在海化设不会有好日子过。与其窝窝囊囊地呆着,为什么不考虑跳出来呢?古人说,退一步海阔天空,你干嘛非要在海化设这一棵树上吊死?”

    “跳出来?往哪跳?”董岩还是没反应过来,他从大学毕业就被分配到海化设工作,至今已经有20多年,从来没有想过这辈子还要换一个单位的事情。乍听冯啸辰这样一说,他不禁有些茫然。

    “去我哪里啊!”阮福根倒是眼睛一亮,“董岩,你干脆别给姓马的干了,到我那里去,我一个月给你开500块钱的工资,绝不反悔。”

    “你那里?”董岩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堂堂一个国营大厂的技术处长,跑到一个乡镇企业去工作,自己丢得起这个人吗?再说,国营企业是铁饭碗,乡镇企业算是个什么饭碗?自己读了那么多书,不是为了端这么一个泥饭碗的。

    阮福根也反应过来了,他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呃呃,当然,我那里肯定容不下你的,我那就是一个乡镇企业。要不,你申请调到福泉那个厂子去,他那里也是国营企业,而且福泉这个人你是知道的,自家亲戚,好说话。到时候你照样到我那里帮忙,劳务费少不了你的。”

    董岩还是有些犹豫,相比成天看马伟祥的脸色过日子,到阮福泉的会安化工机械厂去工作,倒也不失为一个出路。可会安化机厂只是一家地区级的企业,自己跑到那里去,日后如何见人呢?

    “董处长如果不想留在海化设,我们重装办倒也可以帮着你安排一下,把你调到省里的化工设计院,或者其他大厂子去。不过……”冯啸辰说到这里,拖了一个长腔,似乎有什么话不方便说出来。

    “冯处长,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我现在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受不了的话?”董岩用凄凉的口吻说道。

    冯啸辰道:“我想问问董处长,你还能过得惯光靠工资过日子的那种生活吗?”

    一句话就把董岩给问窘了,他胀红了脸,支吾了好一会,才点点头,变相地承认道:“过不惯又怎么办?就算是换了一家单位,再让我像过去那样跑出来干私活,我还真没胆子。这一回的事情,真是把我吓破胆了。”

    冯啸辰道:“既然如此,董处长有没有想过自己出来单挑一摊子呢?挣多少都是属于自己的,谁也管不了你,这样的生活不是很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