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董岩的事情绝非偶然

第二百八十一章 董岩的事情绝非偶然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听到任浩的话,马伟祥心中暗喜。看起来,这位监察室的处长也认为董岩的事情是一个大案子,这样一来,整件事的性质就变成,不再是自己挟私报复,而是董岩的确触犯了国法,连国家经委来的干部都觉得他有问题。

    老实说,让警察把董岩抓起来,马伟祥心里也是很不踏实的。他其实并没有什么过硬的理由让警察抓人,而公安那边也只是因为海化设报案,所以才把董岩给抓了。80年代初的执法不像后世那么严谨,海化设这样的大型企业报案,当地公安部门肯定是要配合的,配合的方法就是不管当事人有罪没罪,先抓起来再说。

    抓人容易,但要给董岩定罪,却有些麻烦。董岩给乡镇企业帮忙,收取报酬,这是属于法律边缘上的事情,很难找到一个确定的法条能够用到他的头上。马伟祥最初的打算,是让公安部门先诈一诈,如果董岩心里有鬼,自己抖落出一些违法犯罪的事情,那么就可以把他移送给检察机关了。如果董岩的确没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公安诈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材料,那么先关上几天,然后再放回来,也是可以的。相信董岩也不敢去告公安机关非法拘人。

    因为还没拿到什么确凿的证据,所以马伟祥当然不可能把这件事情上报到省经委去。如果没有王时诚、任浩他们上门来查问,经委系统可能根本就不会知道出了这样一件事。一家企业处分自己的职工,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经委除非闲得没事,才会专门去过问一个技术处长的境遇。

    听任浩这样质问,马伟祥赶紧解释道:“任处长,这件事情因为发生得比较匆忙,我们还没来得及向省经委汇报。目前董岩也只是被公安部门带去讯问了,还没有正式立案,具体的结论并没有出来,我们也担心贸然向省经委汇报会有些小题大作了。”

    “小题大作?”任浩面有怒色,“涉及到金额上千的贪污案件,怎么会是小题大作呢?李处长,你刚才说的金额,有没有问题?”

    “这个……”李志伟看了马伟祥一眼,应道:“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董岩在收了这些报酬之后,在厂子里向不少职工都说起过,这些职工都可以做证的。”

    任浩道:“既然是这样,那这个案子我们就接手了,经委领导指示,在改革开放中,要特别注意经济犯罪案件的发生,对于一切贪污腐化问题,要严惩不贷。”

    “太好了,经委领导真是太英明了!”马伟祥由衷地说道。董岩收了阮福根给的报酬,这一点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至于金额,马伟祥相信,即便没有上千元,起码也有七八百以上,光是董岩自己烧包买的那块手表,就得三四百块钱了,这样算下来,说不定上千元都说低了呢。

    如果经委方面认为上千元的金额就是严重的犯罪,那董岩这一回可就在劫难逃了。马伟祥与董岩倒没什么私人仇怨,凭心而论,过去董岩在厂子里也算是兢兢业业,对他马伟祥也非常尊重。但是,董岩帮助阮福根这件事,犯了马伟祥的忌讳,马伟祥觉得自己已经敲打过董岩一回了,董岩还不知改悔,那么落到这样一个结果,也就怪不了马伟祥了。

    如果是由经委直接办董岩的案子,最终哪怕只是给他判个两年三年,这一巴掌也算是狠狠地打到罗翔飞脸上去了,这正是马伟祥想要得到的结果。

    “老李,你把咱们手头掌握的材料,都交给任处长,看看对他们调查有没有帮助。你可要注意,虽然董岩是咱们厂的中层干部,咱们和他私人关系都非常不错,但在党纪国法面前,可不能徇私,明白吗?”马伟祥假意地板起脸,向李志伟交代道。

    不等李志伟答应,只见任浩把手一摆,说道:“不急,马厂长,董岩既然已经被公安机关控制起来了,他的事情也就不用那么着急了,反正他也跑不掉。我们出来之前,经委领导对我们有过一个指示。他认为,董岩的事情绝非偶然,海化设能够出一个董岩,就可能出十个、一百个董岩。他指示我们,要借董岩事件为契机,对海化设的贪污腐化问题进行一个彻底的调查。马厂长,李处长,你们手里还有没有其他干部涉嫌贪污的材料,我们想一并察看一下。”

    十个、一百个董岩!

    马伟祥好悬没吐出一口血来。尼玛呀,我整个海化设才多少干部,你说十个董岩也就罢了,居然说出一百个来,这不是要把我的中层班子全部掏空吗?不,岂止是中层班子,把领导班子全搁进去,也不够这个一百个董岩的指标啊。

    “任处长说笑了,董岩这事,完全就是他一个人的事情,怎么会有十个、一百个呢?”马伟祥讷讷地否定道。

    任浩依然是虎着脸,像是谁欠了他一百担谷子似的,他说道:“马厂长,你怎么知道,海化设没有第二个董岩呢?你能打保票吗?”

    “我当然打不了保票。不过,你说的十个、一百个,肯定是没有的,害群之马,也就是一两个而已。”

    “这可不一定了。在董岩的事情出来之前,你马厂长不也没看出他的问题吗?其他的干部,包括你们厂领导和中层干部,你就相信不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

    “这……,任处长,您是什么意思?”马伟祥终于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刚才还在说董岩的事情,怎么一下子就转到海化设的干部队伍上去了?而且听这位任处长的意思,好像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想借董岩这个由头,来查一查海化设的整个班子呢。

    马伟祥自己倒还真没什么贪污腐败的事情,这个年代里干部搞点吃吃喝喝、以权谋私的事情是难免的,但要说直接收受贿赂,还不太多见。可是,谁的事情经得起这样调查呢?尤其是,他刚刚以收取乡镇企业报酬的名义把董岩送到公安机关那里去了,那么如果查出其他干部也有类似的事情,是不是也要一并交给公安机关呢?

    马伟祥可是知道的,海化设的领导也罢、中层干部也罢,要说绝对没有在外面干过私活、拿过好处费的,几乎是凤毛麟角。也正因为如此,董岩才有胆子去给阮福根帮忙,他的倚仗也就是法不责众罢了。如果听凭任浩他们在海化设进行调查,把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都翻出来,恐怕大家都要倒霉了。

    “任处长,我们接到的群众反映,主要也就是针对董岩来的,其他人的没多少。”李志伟也在帮着说话,想打消任浩进一步调查的念头。

    谁曾想,他这话恰恰给了任浩一个口实。

    “你说针对其他人的没多少,那么到底是多少呢?”任浩机敏地问道。

    “这……”李志伟真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谁让自己犯贱,要说什么“其他人没多少”。所谓没多少,那就是还有一点点的意思,不管是涉及到谁的一点点,落到任浩手里,还不就成了一个把柄?届时那些被牵扯到的干部,还不把他李志伟给吃了?

    “李处长说话就是这个毛病,没个把门的。其实,我们只是收到过关于董岩的举报,其他人的一概没有。”马伟祥只好亲自出面说话了,把李志伟拉出来的东西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任浩是有备而来,哪会被马伟祥这一句话就堵住了。他冷冷一笑,说道:“没有针对其他干部的举报,也不代表其他干部就没有问题。既然没有你们没有收到举报,那我们就在海外设住下来,公布我们的举报电话,相信海化设的职工是会勇于举报不良社会现象的。”

    “这没必要吧?”马伟祥哭的心都有了。这算个啥事啊,自己不过就是闲来无聊,让公安抓了个董岩,怎么就招来了任浩这么一块牛皮糖,还就粘在自己身上甩不掉了。任浩如果真在海化设住下来,不说有没有人举报,光是造成的负面影响,就够自己喝一壶了。

    省领导一旦听说国家经委派了监督室的干部蹲在海化设不走,能不怀疑自己有问题吗?厂里那些八卦心极重的干部职工,能不到处散布小道消息吗?为了对付一个董岩,惹出这么大的麻烦,值得吗?

    “这事还很有必要的。”王时诚一脸严肃地说道,“经委领导对于董岩这件事非常重视,他们认为,如果仅仅是一个董岩的问题,千把块钱的金额,抓与不抓,意义都不大。最重要的,是要弄清楚海化设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情,是不是厂里的风气有问题,干部队伍普遍堕落,这才是最值得关注的。领导派我带着任处长、佳佳他们到海东来,就是让我们把这个问题调查清楚的,海化设具体是怎么回事,我想,马厂长你应当是最了解的吧?你说说看,我们是不是需要在海化设住下来?”

    一席话,说得冠冕堂皇,马伟祥却是一下子就听懂了其中的潜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