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百七十八章 骑虎难下

第二百七十八章 骑虎难下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对于这件事,你是怎么考虑的?”罗翔飞向冯啸辰问道。

    冯啸辰答道:“第一,建陆公安部门抓董岩没有理由,必须立即放人,赔礼道歉,并消除名誉影响;第二,马伟祥不顾装备工业发展大局,采取极端手段,打击报复董岩,意在破坏全福机械厂的生产活动,这种恶劣的行为,必须要严肃处理。”

    “小冷,你的看法呢?”罗翔飞又向冷飞云求证道。

    冷飞云苦笑道:“小冯的这两点考虑,都太过激了,我怕我们办不到啊。”

    冷飞云与冯啸辰的私交非常不错,这一年多来,冷飞云经常在业余时间向冯啸辰讨教工业知识,私底下还称冯啸辰是他的老师。不过,他一向信奉“君子不党”的原则,觉得交情归交情,工作上有不同意见还是要说出来的,而且直言不讳反而更是朋友的表现。对于董岩这件事,冷飞云的态度比冯啸辰更为保守一些,他觉得董岩即便不算有罪,至少也是违背了一般潜规则的,能够做到不追究就已经不错了,至于说还要赔礼道歉,要严肃处理马伟祥之类,未免就太想当然了。

    “是啊,小冯,你看看,你还是不如小冷稳重啊。”罗翔飞就着冷飞云的话头,对冯啸辰批评道。

    冯啸辰挨了批评,丝毫没有气馁的样子,而是呵呵笑着说道:“罗主任批评得对,我的确是太心急了。不过,董岩这个案子是有代表性的,如果我们不能给董岩正名,帮他撑腰,那么未来各单位的技术人员就没有胆量为社会提供服务,这不利于人尽其才。现在我们国家人才十分短缺,而有些拥有人才的单位却是人浮于事,许多技术人员都被闲置着,不能为国家创造财富,这非常可惜。”

    “你说的也有道理。”罗翔飞点点头。他刚才也想到了这一点,只是没有想好该如何破局而已。见冯啸辰能够把董岩的事情提到这样一个高度来论证,他还是颇为欣慰的,这说明冯啸辰的眼光并不仅仅是盯着一个董岩,而是看到了整个国家科技人才使用的大局。

    “可是,给董岩正名,不就意味着咱们支持董岩的做法了吗?”冷飞云质疑道。

    冯啸辰反问道:“这有什么不对吗?”

    冷飞云道:“这当然不对。董岩是国营企业的职工,在本职工作之外干私活赚钱,这是不合理的。如果大家都这样做,那国家的工作谁来干呢?”

    “董岩并没有耽误本职工作啊。”

    “可是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把精力都用在干私活上了,用于本职工作的精力肯定是不足的。”

    “他利用的只是业余时间。”

    “业余时间难道不能加强点业务学习吗?”

    “老冷,你这就是强词夺理了。你老冷业余时间不干点私活?我怎么听说你在业余时间还研究精确叫牌法,难道就不会影响工作吗?”

    “这……”冷飞云哑了,这能算是一回事吗?

    “好了,你们俩也别吵了。”一直在听着他们俩争论的罗翔飞说话了,“小冷的观点是有道理的,小冯的观点呢,也有道理。的确,业余时间做什么,国家是管不着的,干私活也好,打桥牌也好,没什么区别。按照小冯的说法,利用业余时间为社会做些贡献,可能比研究精确叫牌法更有意义呢。”

    最后一句话,罗翔飞带上了几分调侃。时下国内稍有点文化的人都热衷于学习打桥牌,重装办也有不少桥牌迷,大家平时聊天的时候都不时会说几句桥牌术语。冯啸辰以此为例来证明大家业余时间没有钻研业务,也算是信手拈来的例子。

    冷飞云最近刚刚开始学桥牌,也正处于牌瘾最大的时候。听到罗翔飞这样说,他不禁有些尴尬,同时想到,自己在业余时间打桥牌,与董岩业余时间去给阮福根干活,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好歹董岩的所作所为还是在帮重装办排忧解难,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去指责他呢?

    “但是呢……”罗翔飞支持完冯啸辰的观点,话锋一转,又说道:“如果我们鼓励职工去乡镇企业兼职,又难免会导致这些人把精力都放在乡镇企业方面,对待本职工作得过且过。未来说不定就会有人以国家有政策为由,拿着单位上的资料去牟私利,或者把外面的工作偷偷带到单位去做,对于单位自己的工作反而漫不经心,这样的教训不是没有过的。”

    “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确是难啊。”冷飞云感慨地说道。

    冯啸辰道:“这不就像是包产到户之前的农村吗?允许农民种自留地,他们就不愿意在集体的田里花力气。而如果不允许他们种自留地呢,整个经济又陷入僵化,最后农民的生活也无法改善。”

    “农村可以分田单干,单位上怎么办?”冷飞云说道。

    冯啸辰想了想,说道:“我觉得,还是应当有个规定吧。据我所知,现在类似于董岩这样的星期天工程师数量不少,大家都游走在政策规定的边缘上,谁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合理。也不仅仅是技术人员会这样做,企业里的工人也同样有在业余时间干私活的情况,而且规模也不小。

    与其这样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不如出台一个明确的规定,划出公私的边界。比如说,规定只要不使用本单位的设备、材料、技术资料、专利和其他业务秘密,不占用工作时间,利用自己的能力为社会提供服务,不作为非法行为,不得打击。对于技术人员,还应当鼓励他们在不影响本职工作的前提下,为社会提供技术服务,弥补我国技术人员不足的缺陷。”

    罗翔飞道:“把大家偷偷摸摸做的事情,明确规定下来,划出公与私的边界,倒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冯啸辰道:“这就叫把潜规则变成显规则。在潜规则之下,老实人吃亏,钻空子的人得便宜。如果把这些潜规则变成显规则,那么老实人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去做事。”

    “这个提法不错。嗯,潜规则,这个词好。”罗翔飞点头赞道。

    “这么说,罗主任也赞成我的意见?”冯啸辰喜道。

    罗翔飞道:“我觉得你说的有些道理,既然我们无法避免这种情况,还不如认真研究一下,然后进行规范化。这样下面的单位在管理类似事情的时候,也有章可循。像董岩这样的技术人员,在为乡镇企业提供服务的时候,也知道自己的边界在什么地方,不至于出现过头的现象。”

    “嗯嗯,罗主任说得对,那咱们什么时候能够出台一个这样的规定呢?”冯啸辰问道。

    罗翔飞道:“这样一个规定,肯定不是咱们重装办能够出的,应当是由经委来提出。这样吧,下次经委开会的时候,我向张主任提一下,看看能不能列入日程。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今年之内这个规定就可以出台了。”

    “今年之内……”冯啸辰捂着腮帮子,做出一副牙疼的样子,“罗主任,你没搞错吧,现在刚刚是年头呢。”

    罗翔飞笑道:“怎么,你嫌太慢了?其实也没那么难,如果张主任对这件事比较重视,抓紧一点,让办公厅法规处那边赶赶进度,说不定有个半年时间就足够了。”

    “那董岩怎么办?”冯啸辰问道。

    “董岩?”罗翔飞才想起来,是啊,他们讨论这件事的出发点,是因为董岩的事情。如果真要花上半年时间去出台这样一个规定,董岩岂不是要在牢里蹲上半年时间?这不符合他们的初衷啊。

    “董岩这个问题,还是由重装办想办法和海化设协调一下吧。”罗翔飞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是海化设向警察报案抓人的,如果海化设能够撤回自己的报案,警察也就不会再扣着董岩了。毕竟董岩的行为并没有危害社会嘛。这样吧,我给马伟祥打个电话,让他去撤了案子,我想马伟祥会给我这个面子吧。”

    “可这样一来,我们还是很被动啊。”冯啸辰说道,“先不说马伟祥是不是会照着您说的吧。就算他答应放人,这就相当于咱们重装办求了他一回,以后再想要求他做什么,恐怕就难了。他与阮福根的矛盾是无法化解的,除非我们重装办收回分包给阮福根的任务,这样一来,咱们就相当于自己搧自己耳光了。”

    冷飞云这回的观点倒是与冯啸辰一致了,他摇头道:“罗主任,光给马伟祥打电话,恐怕不行。就算他答应放过董岩,等董岩回到厂里之后,一双小鞋是肯定要穿上的,而且以后肯定也不敢再去给阮福根帮忙了。阮福根那边技术力量不足,离了董岩,我担心他完不成任务,到时候我们就被动了。”

    “最关键的是,一旦有了董岩这个例子,其他单位的技术人员也会有顾虑。咱们前面把阮福根宣布得这么好,如果他那边的业务出了问题,咱们下不来台啊。”冯啸辰皱着眉头说道。

    罗翔飞懊恼地斥道:“这不是你小冯惹来的麻烦吗?当初是你拼命推荐阮福根,联系工人日报的事情,也是你出的主意。如果我们当初没把阮福根捧到这样一个高度上,现在也不至于骑虎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