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两节车皮的难题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两节车皮的难题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前一世的冯啸辰,干的就是协调关系的事情,对各种各样的人都接触过,也擅长于针对各人的性格特征去确定协调的方法。有些官员或者企业领导,凡事都带着私心,像这样的人,只要能够保证他们的利益不受损害,甚至还能够获得一些额外的利益,他们就会欣然地配合工作。还有一些人,行事都是出于公心,不太考虑自己的私利,但多多少少还是懂得变通的,对于这样的人,只要晓之以理,同样可以说服他们提供配合。

    冯啸辰最怕的,就是王根基所描述的邹秉政这类人,他们完全没有私利,同时还不知变通,可谓是铁面无私,让你找不出一点破绽。这样的人一旦认准了一件事,你哪怕是说破大天去,他们也不会改变初衷,简直就像是一只刺猬,浑身都是利刺,让你无从下口。

    “你说老邹就没有一点弱点吗?”冯啸辰不死心地问道。

    王根基道:“弱点肯定是有的,老顽固,不开窍,这算不算是弱点?”

    冯啸辰摇头道:“这个不算是弱点了,至少不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弱点。”

    “你是说我们可以利用的弱点?”王根基想了想,不敢确定地说道:“老邹这个人自尊心和荣誉感都特别强,容不得别人批评他一句,也容不得别人说红河渡铜矿不好,这算不算是一个弱点呢?”

    “自尊心和荣誉感?”冯啸辰沉吟了一会,说道:“这也可以算是一个弱点吧,不过,具体怎么利用,我一时还想不好。这样吧,咱们明天就出发,到红河渡去。我先不着急去见老邹,而是从侧面了解一下有关他的情况,然后再说。”

    “明天出发?那可不行,我的事情还没办完呢。”王根基说道。

    “你有什么事情?”冯啸辰奇怪地问道。

    王根基愤愤然地说道:“这不就是我跟你说的,一言难尽的事情吗?我去做老邹的工作,让他顾全大局,不要拒绝罗冶的自卸车。结果,他反过来将了我一军,说我们重装办既然是为大家服务的,那我也别呆在矿上无所事事了,还是出来帮他们解决一点实际困难为好。这不,没等我反对,他就让熊小芳把我带到振山来了,还说完不成任务就别回去了。”

    “不会这么狠吧?”冯啸辰笑了起来,王根基本身就是够跋扈的一个人了,居然碰上了更跋扈的。他能够想象得出来,王根基如何一脸委屈地被人推上车,拉到振山,面对着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而且不完成就不能回红河渡去。说穿了,其实就是老邹看小王不顺眼,找了个借口就把他赶出来了,老邹的强势,也可见一斑。

    “对了,老王,老邹让你到振山来,具体是给他们解决什么困难?是要物资还是要资金?”冯啸辰笑完,开始认真地问道。他和王根基本来就是同一个工作团队的,邹秉政为难王根基,同样也是在为难他冯啸辰,所以他需要了解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根基道:“说出来丢人,其实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红矿有一批进口配件,刚刚运到振山,需要联系振山铁路分局发两节专用车皮,把这些配件运到红河渡去。结果振山分局说车皮紧张,暂时无法安排,老邹就让我过来协调了。”

    “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冯啸辰诧异道。车皮在时下的确属于很紧俏的资源,如果是姚伟强、阮福根这样的个体户去弄车皮,恐怕真得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但对于红河渡矿务局这样的大单位,再加上一个国家重装办,安排两节车皮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吗?

    王根基大发牢骚:“谁说不是啊?老哥我不是吹的,过去我也帮人联系过车皮,慢说两节,就是三五十节车皮,也就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的事,可这回就这么邪门,振山铁路分局的那个调度处,硬是一口咬死了,说最近有紧急运输任务,腾不出车皮来,不管是谁来联系,都必须等着。我好说歹说,就差给铁道部打电话了,可对方就是不松口。”

    冯啸辰笑道:“你为什么不给铁道部打电话呢?我记得你说过在铁道部也有关系的。”

    王根基道:“太丢人了。铁道部那边的关系,不是我的哥们,而是我的长辈。你说说看,我也是30好几的人了,顶着个副处长的官衔,两节车皮的事情都解决不了,还要请长辈出马,这不是丢人吗?”

    “说的也是……”冯啸辰点点头,又问道:“那么,振山分局这边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不给车皮呢?是真的有紧急运输任务,还是有其他原因?”

    “紧急运输任务是真的,但再紧急,也不至于连两节车皮都挤不出来。说到底,就是红矿把人家给得罪了,人家等着机会为难他们呢。红矿的这批进口配件,是矿上等着用的,好几台进口的挖掘机、自卸车都趴窝了,老头着急上火的,一天两个电话催办事处解决,人家铁路分局也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这样出手,就是要让老头难受。”王根基道。

    冯啸辰咂舌道:“这老头得把人家得罪成啥样子啊,人家才会这样刁难他。”

    王根基道:“我问过了,其实也没多大的事,就是老头不会做人,让人家觉得不痛快了。上次铁路局有位领导到湖西来视察工作,振山铁路分局安排他到红河渡那边的名胜去参观,下来的时候顺便到矿务局去看看,本来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因为红河渡铜矿的矿石一直都是靠铁路运输的,算是铁路上的重要业务单位。

    结果呢,矿务局倒是让人家去看了,到中午接待的时候,老头非要坚持只能是四菜一汤,而且不许上山珍海味。好家伙,人家去红河渡,就是冲着红河渡那边的山里野味去的,老头愣是没让人家尝到一口。你想想,这还能不得罪人?”

    “这么说,是铁路局那边的领导不高兴了?”冯啸辰问道。

    王根基摇摇头道:“这倒不一定,很可能是振山分局这边觉得折了面子,所以憋着要给老邹一个难堪。”

    “我觉得也是这样。”冯啸辰说道。

    事情是很明白的,铁路局下来一个领导,分局这边自然要悉心照顾。结果红河渡矿务局给这位领导一个冷遇,或许都算不上是冷遇,只是没有达到分局所希望的那种热情而已。领导对于这样的事情也许不在乎,但分局肯定是觉得不爽的。在铁路分局和红河渡铜矿的关系上,前者是提供服务的,后者对前者没有任何用处。你作为求人办事的一方,不给别人面子,别人还能不收拾你吗?

    当然,鉴于红河渡矿务局的地位,振山铁路分局也不会把事情做得太明显,以免落下把柄。他们借口有紧急运输任务,把红矿的物资压上几天,这是谁都挑不出毛病的事情,但却足够让老邹难受一阵子了。

    你老邹能够在矿务局内部耍横,你还能跑到铁路分局来发飚吗?要说大道理,人家准备了一箩筐。你们不是喜欢公事公办吗?你们不是特别讲原则吗?好啊,我们现在也讲原则,你们能怎么样?在这种情况下,邹秉政就算亲自出马,也只能是自取其辱。

    问清楚了这些情况,冯啸辰也就理解王根基为什么不去联系在铁道部的关系了。这是红矿得罪了铁路系统的人,算是私仇,王根基动用私人关系来解决,相当于替邹秉政背了锅,这种事情就算是办成了,也足够恶心的。

    “那么,你是怎么和振山分局交涉的?”冯啸辰问道。

    王根基道:“我去找了调度处,他们用紧急运输任务来搪塞我。后来我又去找了分局领导,见到一位副局长,他还是这套说辞。我跟他讲了大道理小道理,还亮了我的工作证,他对我倒是挺客气,还让人给我安排饭菜,请我喝了酒,但车皮的事情,就是一点通融的余地都没有。”

    “人家是等着老邹亲自上门呢。”冯啸辰猜测道。

    “没错,我也看出来了。”王根基附和道,“他们也不是真的想坏红矿的事,因为他们担不起这个责任。他们就是想让老邹亲自出马,上门去服个软,人家有面子了,这件事也就过去了。只要老邹不出面,别人谁去都是白搭。”

    “但老邹肯定不会去的。”冯啸辰道。

    “问题就在这啊!”王根基拍着大腿道,“以这老头的脾气,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哪会愿意去服这个软?可是,他不来,事情就解决不了。人家肯定要拖够日子,然后才放行。这样一来,办事不力这个责任,就要算在我头上了。到时候我还有什么面子去跟他谈自卸车的事情?我看出来了,老头肯定也知道这是一招死棋,人家用这件事来恶心他,他就反过来用这件事恶心我们重装办,真特喵的阴险。”

    “这样吧,明天我和你一起去铁路分局走走,看有没有什么机会能够说服他们放行。”冯啸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