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百六十一章 饱汉不知饿汉饥

第二百六十一章 饱汉不知饿汉饥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几个人正聊着,就见从面前的自卸车上,跳下来一位蓝眼睛、高鼻子的年轻人。他身上穿着一件卡基布的米黄色工作服,胸前印着一个Logo,上面有HF的字样,是海丁斯菲尔德公司的名称缩写。他大大喇喇地走到冯啸辰他们面前,对陈邦鹏笑着用英语说道:“陈先生,你不会是又来催促我们的进度了吧?”

    “这是海菲公司派来的工艺工程师科尔弗先生,技术很过硬,性格也好,是个乐天派。”王伟龙在旁边小声地向冯啸辰介绍道。

    “看着挺年轻啊。”冯啸辰感慨道。他看到陈邦鹏已经走到一边,不知与科尔弗谈起了什么事情。陈邦鹏脸上的神色带着一些谦恭,似乎是把对方当成了老师。那科尔弗也颇有一些当仁不让的意思,用手对着车辆指指点点,滔滔不绝,浑然不把眼前的这位中国总工程师当成什么前辈。

    王伟龙叹息道:“是啊,岁数和老陈的孩子一样大,可技术上,连老陈都得佩服他几分。很多工艺上的问题,我们过去琢磨过很长时间都不能完美地解决,他来了,三言两语就找出问题所在了。有些解决方案听起来都挺普通的,比如预热啊、开应力槽啊,可我们原来就是摸不着门道。”

    冯啸辰道:“这也不奇怪吧,这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技术,而是整个美国的技术。人家毕竟是一个工业强国,积累了一两百年的经验,这种经验是会外溢到每一个技术人员身上去的。”

    “啥时候咱们的年轻人也有这样的水平才好啊。”王伟龙说道。

    “会有那么一天的。”冯啸辰自信地应道。

    两个人说到这的时候,陈邦鹏和科尔弗已经谈完了事情,他笑呵呵地领着科尔弗走过来,向冯啸辰说道:“冯处长,我给你介绍一下……”

    “王处长已经向我介绍过了。”冯啸辰道,说罢,他转头向着科尔弗,伸出手去,用英语说道:“科尔弗先生,我是中国国家重大装备办公室的冯啸辰,非常高兴能够在这里见到你,感谢你为我们提供的帮助。”

    科尔弗一时没听明白,王伟龙在旁边给他介绍了一下重装办的情况,科尔弗这才笑着伸手与冯啸辰握了一下,说道:“很高兴认识你,冯先生。”

    “怎么样,科尔弗先生,你在中国的生活还习惯吗?”冯啸辰照着一般的官方礼节问候道。

    “非常习惯!”科尔弗脸上现出陶醉的表情,“中国的环境,尤其是空气,实在是太迷人了。完全不像美国那样,到处都是空气污染。我在这里感觉到非常舒服。”

    “呃……”冯啸辰感觉有些哭笑不得。80年代初,中国的工业规模还很小,机动车就更少,空气质量倒的确是很不错的。而此时的美国正处在向后工业时代转变的时期,空气污染问题还是颇为严重。科尔弗的这番话,如果放到30年后说,肯定会有人觉得是在反讽,而在80年代,这就是实实在在的真心话了。

    “我想,或许我们中国人更羡慕美国的污染吧。”冯啸辰半开玩笑地说道。

    “不不不,冯先生,既然你是中国政府的官员,那么我要认真地规劝你们,千万不要追求工业化,美国在这方面已经走了很长的弯路了。谢天谢地,我们的国会议员们总算是知道环境保护的重要性了,制订了什么《国家环境政策法》,还有什么《环境质量改善法》,这几年美国的空气质量比前些年好了不少。你们可千万别走我们的老路。”

    科尔弗用一种规劝的口吻说道,也许是在罗冶当专家养成的习惯,他说话的时候略微带着一些高高在上的姿态。冯啸辰倒是没和他计较这一点,他能够感觉得到,科尔弗这样说的时候并没有带着恶意,相反,他还是非常真诚地希望中国不要走美国的老路,这应当算是一种好意吧。

    “科尔弗先生,非常感谢你的规劝,我们会努力避免环境污染的。”冯啸辰装出诚恳的样子说道,心里却多少有些不以为然。

    饱汉不知饿汉饥,说的正是科尔弗这种心态了。美国是一个发达的工业国,大家关注的重点自然是在环境上。而中国作为一个经济落后的国家,发展经济才是重中之重,谁会在乎污染呢?

    时过境迁之后,大家可以说什么“避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弯路”这样的话,而事实上,除了这条弯路之外,地球上何曾出现过其他的捷径?

    冯啸辰也懒得与科尔弗去争论这个话题,他能够看得出来,科尔弗就是一个在优越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新新人类,从来不知道啥叫艰苦奋斗,跟他解释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完全就是对牛弹琴。

    科尔弗却没有注意到冯啸辰的敷衍,他见冯啸辰接受了他的话,心里很是高兴,也就愈发地眉飞色舞起来:“除了空气之外,最让我喜欢的,是你们中国的饮食。我卖糕的,中国的饭菜真是太好吃了,我从来不知道食物能够有这么多种做法。亲爱的冯,你知道吗,当我吃到食堂大婶做的水煮牛肉的时候,我都哭了,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是不是太辣了?”冯啸辰笑着问道。

    “当然当然,辣是一个方面,不过,我并不完全是被辣哭的。我是觉得,我一个人在这里吃这么美味的中国饭菜,而我的父母,还有我的祖父母,他们一辈子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我真是太不孝顺了!”科尔弗表情夸张地说道。

    陈邦鹏、王伟龙也都是懂英语的,乍听到科尔弗的话,他们都是愣了好一会,没理解是什么意思。待到听明白了,两个人都是哑然失笑,也就是碍于科尔弗是个外国人,他们不便于瞎开玩笑,否则肯定要揶揄上几句了。

    尼玛呀,你们生活在发达国家,住着大洋房,用着大彩电,家家户户都有小汽车,居然还会馋我们的一盆水煮牛肉,还因为自己的爸妈没吃上而难过得哭出来,这不特喵的犯贱吗?

    冯啸辰却知道科尔弗的话是真的,美国人的性格颇为张扬,心思也较为单纯,往往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丝毫也不担心被别人笑话。这或许就是一种强国心态吧,他们也知道,无论他们表现得多么幼稚,都不会有人笑话他们,因为他们是来自于美国。

    国家强大了,百姓才有尊严。早些年,中国人到国外去留学、考察,一举一动都要小心翼翼,到西餐馆里吃顿饭,也要看看别人是左手拿叉子还是右手拿叉子,生怕哪个地方做得不好,被人家瞧不起。

    但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民族自信也就逐渐提高了。到后世的时候,出国旅游的国人已经不再刻意讲究什么西方风俗,我乐意用哪只手拿叉哪只手拿刀,关你屁事?外国人到中国来吃饭的时候,有几个知道筷子怎么用的,我们不也没笑话他们吗?

    “科尔弗先生,你难道没有想过要到美国去开一家中国餐馆吗?”冯啸辰笑着说道,“我想,这会比你现在的工作更赚钱的。”

    “去美国开中国餐馆?”科尔弗一愣,随即似乎是认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后说道:“冯先生,你这个建议真是太棒了。不过,学会做这些中国菜,需要多长的时间呢?我在中国只能再呆1个月的时间,现在开始学习,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吧?”

    冯啸辰道:“你可以把罗冶食堂的大婶聘过去当大厨啊,为什么要自己学呢?我想,她肯定会很高兴地接受你的邀请的。”

    “是这样吗?”科尔弗转头去问陈邦鹏,显然是有些动心了。

    “冯处长是跟你开玩笑呢。”陈邦鹏无奈地说道,“就算她愿意跟你去美国,国家也不会放她出去的,现在出趟国多难啊。”

    科尔弗有些失望,他耸耸肩膀说道:“我明白了,你们肯定是担心中国厨艺被美国人学去了吧?我认为你们这种封锁技术的行为是非常不符合国际潮流的。”

    “这个……恐怕不是这个意思。”王伟龙也无语了,这美国人的思维方式,和中国人真是对不上号。

    好不容易把科尔弗打发走了,王伟龙转头瞪了冯啸辰一眼,说道:“小冯,你就别瞎开这种玩笑了,你不知道这个科尔弗会当真的吗?”

    “当真不好吗?你们食堂的大婶出国去当厨师,还能给国家挣到外汇呢。”冯啸辰笑嘻嘻地说道。

    “这怎么可能!”王伟龙道,可为什么不可能,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冯啸辰认真地考察了罗冶的生产情况,与罗冶的领导层以及工程师、普通工人都进行了交谈,对罗冶引进国外技术并消化、吸收的情况进行了评估。总体来说,这一轮技术引进的效果是非常乐观的,海菲公司在输出技术方面颇有一些诚意,派出的技术人员也非常友好,在传授技术时毫无保留,有些时候所介绍的技术甚至超出了双方协议的范畴,令中方受益匪浅。

    罗冶的领导层讨论了冯啸辰提出的要求,在充分考虑自身实力的情况下,拟定了一个向红河渡铜矿提供电动轮自卸车的质量保障方案,对各项指标作出了承诺,并规定了出现质量问题后的赔偿方案。

    带着罗冶的这份方案,冯啸辰启程赶赴湖西省,准备去会一会那位大家都觉得挠头的邹秉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