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罗翔飞做的文章

第二百五十五章 罗翔飞做的文章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愿立军令状——农民企业家阮福根勇于担当,与国家重大装备办公室签订大化肥设备分包合同……

    ……大化肥设备国产化是我国实现农业现代化道路上的一只拦路虎,为了攻克这一难关,国家根据引进技术、合作制造的原则,一方面从日本引进大化肥成套设备和制造技术,另一方面积极组织国内企业进行攻关,通过分包等方式有步骤地提高设备国产化比率,以期达到实现完全国产化的目标。

    ……面对着技术上的差距和外方提出的巨额违约罚款,一部分国有大型企业的领导人畏缩了,不敢与国家重大装备办公室签订分包合同,用所谓‘没有协议也会好好干’之类的托辞来掩饰自己不敢承担责任的怯懦。在这种情况下,阮福根厂长却响亮地喊出了‘敢立军令状’的豪言壮语,声称愿意把自己多年的积蓄全部拿出来作为抵押。

    ……有人劝阮厂长不要这样冲动,因为分包合同的利润并不很大,甚至不如阮厂长过去做的一些小项目更赚钱。阮厂长坚定地表示:国家的需要就是我们企业的责任,如果因为各种客观原因出现了违约,我可以从头开始,只要改革开放的好政策不变,不出几年时间,我还可以重新创出一份家业……

    ……尼玛,好话全让这个乡巴佬给说了,我们一会畏惧、一会怯懦,全成了给他垫背的了!”

    在厂长们住的招待所房间里,邓宗白把一张《工人日报》狠狠地甩在床上,气乎乎地对着一屋子的同僚骂道。

    “重装办急眼了,弄出这么一个假典型来,就是存心要恶心咱们呢。”程元定坐在沙发上,吸着烟,阴沉着脸说道。

    “是啊,这篇文章虽然没有点名,可谁看不出来,这就是冲着咱们来的。人家一个农民企业家都是‘勇于担当’,我们这些国有大型企业成了什么了?”邓宗白道。

    “老马,这个阮福根不就是那天跑来给咱们敬烟的那个农村小老板吗?你认识他的,知道他是什么情况吗?”湖西石化机厂的副厂长时永锦向海东化工设备厂的马伟祥问道。

    马伟祥恨恨道:“我哪认识那个暴发户,他是我们厂技术处长董岩的亲戚,那天不是还抢着帮咱们付账了吗?没想到是憋着在咱们背后捅枪呢。”

    “罗翔飞是怎么找到他的?”程元定问道。

    马伟祥道:“我估摸着,是我们那个董岩向阮福根漏了口风,阮福根自己找上门去了。罗翔飞正拿咱们没辙呢,这不,瞌睡等来了枕头,他哪有不做文章的道理。这个什么军令状,还有什么从头做起,估计都是罗翔飞编出来的故事,这些小老板哪有这样的觉悟。这样吧,我把董岩找过来问问,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厂长们扎堆聊天,董岩是没资格参加的,只能呆在自己屋子里看书。听到马伟祥叫他,他怯生生地来到厂长们的房间,一进门就感觉到了一阵凛冽的杀气。

    “董岩,你那个阮福根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要去向重装办邀好,凭什么踩着我们的肩膀上去?”马伟祥没好气地斥责道。

    董岩在马伟祥那里一向是有点位置的,因为他的技术好,工作也踏实,又不爱多管闲事,属于马伟祥用得很顺手的中层干部。可阮福根的这件事,可把马伟祥给气着了,捎带着也就对董岩有了一些怨气。

    那天吃饭的时候,厂长们拒绝阮福根与他们同桌用餐,结果董岩便离席陪着阮福根吃饭去了,二人还聊了挺长时间。马伟祥猜测,阮福根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重装办招标的事情的,于是跑上门去“劫胡”,把他们这些国营大厂都给涮了。虽然这件事主要涉及到的是阮福根和罗翔飞,但董岩的多嘴多舌毫无疑问是一根导火索。

    早在那天阮福根从重装办出来之后,董岩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心中不禁叫苦不迭。他倒没有料到罗翔飞会做得如此强势,居然把事情捅到了报纸上,还指着这群国企厂长的鼻子说什么畏缩、怯懦。他只是觉得,一旦这件事被马伟祥知道,肯定是要狠狠剋他一顿的。

    那天,阮福根专门跑到招待所,把董岩叫出去,除了满脸兴奋地告诉他自己已经和重装办达成了初步协议之外,还提出了一个要求,让董岩届时帮他把把关,看看可以接哪些业务。此外,他又表示未来等拿到分包业务之后,要请董岩去厂子里进行技术指导,毕竟董岩是海东化工设备厂的技术处长,比会安化机厂的那些技术人员水平高得多了。

    董岩性格上多少有些懦弱,遇到这种事情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绝才好。他既不便拒绝阮福根的要求,又怕马伟祥会不高兴,一时间便纠结了起来,结果,阮福根误以为董岩是在拿腔作调,当即表示,自己不会让董岩白干,未来他去厂里指导技术,一天起码给100块钱的劳务费,等事成之后还有加倍的酬劳。

    董岩打发走阮福根,脑子昏沉沉地回到招待所,这几天一直都没缓过劲来。这其中,担心马伟祥不高兴的成分只占着很小的一部分,他想得更多的是阮福根向他许下的酬金。

    一天100块!

    大化肥设备的建设周期是两到三年,分包任务最起码也要干上一年以上。以会安化机厂以及全福机械厂的技术实力,即使是分包一些难度最小的业务,也必然需要有董岩这样的技术专家经常去提供指导。

    就算每个月去两天,一年下来就是24天,那就是足足2400块钱啊!

    如果一个月不止两天,而是4天呢?

    再如果赶上有什么比较大的技术问题,需要自己在那里多呆几天呢?

    董岩发现自己的脑子已经算不来这种小学二年级的题目了:2000块钱、4000块钱甚至更多,还有事成之后的加倍酬劳。天啊,这得是多少钱啊!

    董岩每次回老家的时候,都能听到家里人说阮福根赚了大钱,具体是10万还是100万,谁也说不清楚,反正是很有钱的样子。董岩心中羡慕之余,也曾无数次的幻想过能够从阮福根那里得点外快,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他万万没有想到,幸福居然来得这么突然,只是因为自己向阮福根泄漏了一点口风,就能换来如此大的回报。

    作为一名国营大厂的技术处长,董岩的工资也算是挺高的了,可人的欲望是无穷的,改革以来,市场放开了,各种好东西层出不穷,相比之下,自己那点死工资够干什么用的?

    厂里早就有些技术人员和工人在外面捞外快了,董岩也有这份心,却始终找不到机会。现在好了,机会就在眼前!

    彩电!双开门的冰箱!双筒洗衣机!自家老婆唠叨了多少回的那些时尚家电,很快就将不再是梦想了!

    就在他想入非非之际,马伟祥让人把他从房间叫到了这里,并把一张刊载了阮福根事迹的报纸杵到了他的面前。

    “你看看,你那个什么老乡都干了什么好事!”马伟祥怒气冲冲地说道。

    董岩接过报纸,看了几行,脸就白了。老叔啊老叔,你去接业务也就罢了,还说什么“愿立军令状”的话,这不是把马伟祥他们都给逼到墙角去了吗?他心里也明白,其实阮福根是否真的说了这话并不重要,即使阮福根没有这样说,罗翔飞也会让记者这样写,目的就是为了给马伟祥他们这些人上眼药。可这样一来,马伟祥肯定是要恨上了阮福根,而他董岩自然也就要受这无妄之灾了。

    “马厂长,这件事……我真的不知情啊。”董岩磕磕巴巴地说道。

    “重装办招标的事情,不是你告诉他的?”马伟祥问道。

    董岩道:“我没跟他说太多……当时他问我为什么来京城,我就说有这么一桩事,剩下的都是他自己问出来的。”

    “你现在去跟他说,叫他自己到重装办去,把这件事推掉。你如果办不成,回了海东,你就不用去技术处上班了,直接去劳动服务公司吧。”马伟祥霸道地说道。

    “这……”董岩都快哭出来了,自己好端端的一个技术处长,到劳动服务公司去上班算个什么事啊?那可是厂子里安置待业青年的地方,每天就是打扫打扫厂区的卫生,夏天卖卖冰棍之类的。

    “马厂长,阮福根的事情,都是他自己决定的,我哪说得动他啊。”董岩用哀求的语气说道。

    “算了,老马,你也别逼董处长了。”邓宗白发话了,他看出马伟祥是在大家面前有点下不来台,拿董岩当了个出气筒。他对董岩说道:“董处长,你还是先回房间去吧,这件事,也不能怪你。”

    “谢谢邓厂长。马厂长,你看……”董岩看着马伟祥,请示道。

    马伟祥向他挥了挥手,董岩像是蒙了大赦一般,赶紧溜了。看到董岩离开,邓宗白对马伟祥说道:“老马,这件事情,现在怪谁也没用了,咱们还是商量商量看,该怎么处理才好。”

    “还能怎么样?继续扛呗。”马伟祥赌气地说道。

    时永锦道:“恐怕不好扛了。有了阮福根这样一个典型做对照,咱们就显得太突出了。万一经委和化工部那边对这件事重视起来,咱们就不太好说话了。”

    “依我看,罗翔飞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他肯定还要再做文章。”程元定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