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担心是多余的

第二百四十二章 担心是多余的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在冯啸辰与邓宗白摊牌的时候,日本化工设备协会的办公室里,也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争论。

    “中国人这是讹诈,我不相信他们会拒绝采购我们的设备。”

    说话的是日本秋间化工机株式会社的副总裁米内隆吉,他是一位50来岁的粗短汉子,满脸横肉,脾气急躁。

    刚才乾贵武志向大家通报了自己了解到的情况,称中国考察团提出了要求日方转让相关技术的要求,以此作为引进化肥成套设备的条件。如果日方不能答应这个条件,中方就将放弃这一次的采购计划。听到这话,几名被邀请来商议对策的日本化工设备制造商都急眼了,米内隆吉是蹦得最高的一个。

    森茂铁工所的董事长川端弘嗣稍微老成持重一些,他向米内隆吉笑了笑,说道:“米内君,你不要着急,我觉得,我们还是认真分析一下中国人的意图为好,不要轻率地下结论。”

    “他们的意图是非常明白的,那就是学习我们的制作技术,以便有朝一日能够取而代之。”米内隆吉说道。

    “我觉得米内君的这个担心是多余的,中国人的技术水平和我们相比,差出了一个世纪,我们完全不用担心他们能够取代我们。”池谷制作所的销售总监内田悠说道,他说话的语气和他的名字一样,都是慢悠悠的,透着一种傲慢之意。当然,大家都知道他的傲慢并不是冲他们这几位同行来的,而是针对于这些天访问过他们各自工厂的中国考察团。

    川端弘嗣摇摇头道:“我的意思不是这个,我是说,他们向乾贵理事长传递的信息,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我们拒绝向他们转让技术,他们是否真的会放弃这一次的采购。”

    乾贵武志道:“我感觉,有八成以上的可能性是真实的。我与那个郑斌认真地谈过,我能够感觉到他受到了来自于上层官员们的压力。据他表示,有关从日本获得技术的事情,已经被列入了中国政府的工作计划,按中国人的话说,这是一项政治任务。”

    “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的决心将是非常大的。”内田悠道,看到几位同行没有反应过来,他便开始卖弄起自己对中国的了解了,“你们要知道,中国是一个非常讲究政治的国家。一件事情,如果和政治挂钩了,那么它的重要性无论如何高估都不为过。乾贵理事长说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据说中国政府推出了一项重大装备自主研发的计划,化肥设备也是他们觊觎的目标之一。”

    “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就更不能让他们得逞了。”米内隆吉道,“如果他们掌握了大化肥成套设备的技术,我们将失去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

    “可如果这样一来,他们就会取消这一次的采购,我们依然会失去这个市场的。”内田悠反驳道。

    米内隆吉道:“他们怎么可能取消采购?难道他们不需要化肥了吗?”

    乾贵武志叹了口气,道:“米内总裁,你不要忘记了,整个西方世界并非只有我们日本一个国家能够生产大化肥设备。在几年前,中国引进了13套大化肥设备,从日本采购的只有两套,他们更倾向于采购法国、荷兰和美国的设备。”

    “我们的设备,显然是更便宜的,他们不可能不考虑到这一点。”米内隆吉道,这一回,他的声音小了一些,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价格真的是他们考虑的最重要的因素吗?”川端弘嗣问道。

    米内隆吉不吭声了,刚才内田悠已经说过,中国人对于政治上的要求远甚于对经济上的要求,如果中国人在这件事情带有一些政治压力,那么价格的确不是他们考虑的最重要的因素。

    内田悠说道:“米内总裁、川端董事长,我想提出一个问题。如果我们答应向中国人转让大化肥技术,给予他们制造许可证,他们大约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达到我们的水平?”

    “你是指赶上我们的水平吗?”川端弘嗣问道。

    内田悠摇头道:“不不,我只是说,他们达到我们现在的水平。至于在这之后我们发展了多少,还不在我考虑的范围之内。”

    川端弘嗣想了想,说道:“以我对中国企业的了解,他们大约需要15至20年时间,才能够达到我们今天的水平。”

    “如果再考虑到产品质量的话,我觉得这个时间还要更长一些,起码是20至30年。精良的日本制造标准,是中国人很难学到的。”米内隆吉说道。

    “乾贵理事长,你的看法呢?”内田悠又向乾贵武志问道。

    乾贵武志沉吟了一会,说道:“这个问题我恐怕很难回答上来。我觉得,以中国今天的情况,用20年时间达到我们目前的水平,可能是有一些难度的。但另一方面,我又认为不应低估中国人的能力,他们是创造过不少奇迹的。”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们答应转让技术,又有什么难处呢?”内田悠轻松地说道,“有20年的时间,我们已经发展出新一代的技术了,依然可以保持住对中国人的技术优势。而在这20年时间里,我们将占据中国的化肥设备市场。这可是一个有10亿人口的农业国家,他们对于化肥的需求是非常庞大的。”

    “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乐观。”米内隆吉皱着眉头道,“当年我们就是这样从美国人那里获得了大型化工装置的制造技术,而到今天,美国人在这个领域已经很难和我们竞争了。我们现在如果培育了中国这个对手,几十年后,他们或许就会成为我们的死敌。”

    “我还没有说完。”内田悠微笑着打断了米内隆吉的话,说道:“我们可以答应他们的条件,但我们应当在供货策略上做一些调整。我们可以对大化肥设备进行降价处理,比如降低5%,甚至10%的价格。与此同时,我们要提高技术转让的费用,让他们觉得自己制造远不如全套进口。

    一旦他们的官员产生这种念头,那么即使他们出于政治考虑引进了我们的技术,在消化吸收方面肯定也是要打一些折扣的。这样一来,我们预想的20年或者30年的时间,就有可能会拖得更长,比如说50年。大家想想,如果中国在50年后才掌握我们今天拥有的技术,我们有什么必要担心他们的竞争呢?”

    “言之有理!”米内隆吉和川端弘嗣二人同声赞道,他们发现,自己此前的担心的确是跑偏了方向。中国是一个在工业上远远落后于日本的国家,这个国家就算拿到日本的技术,又有多少能力将其转化为自己的技术呢?所谓引进技术,不过是中国人出于一种大国情结而给自己找的一个台阶而已,如果引进技术就能够形成自己的技术,那么这个世界上还会有发展中国家这个概念吗?

    乾贵武志名为化工设备协会的副理事长,其实不过就是一个高级中介而已。从他的角度来说,能够促成这一次的采购才是最为重要的,至于技术转让之类的事情,各家企业自己琢磨就好了。听到几位厂商的代表达成了一致,乾贵武志颇为高兴,马上把这个信息反馈给了中国考察团。

    “成套设备降价,技术转让费提高……呵呵,小鬼子打的好算盘啊。”

    得到乾贵武志反馈过来的消息,冯啸辰呵呵冷笑。日本人玩这种勾当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让人一眼就能看穿。当然,这一手也的确是挺毒的,它会让中国人感觉到造不如买,既然市场上有如此廉价的成套设备,而自己引进技术来制造则需要付出高额成本,那么选择直接引进不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

    就算诸如新阳二化机这样的企业真的引进了技术,高额的技术转让费分摊到产品上,也会提高设备的造价,最终出现进口设备比国产设备价格更便宜的情况。那么新阳二化机的产品要想卖出去,就只有赔本赚吆喝这一条出路了,从企业这边来说,肯定不会选择这个结果的。

    “引进技术的成本太高,对我们来说也很不利啊。”王时诚向冯啸辰提醒道。

    冯啸辰道:“王司长,围棋上有一句话,叫作‘敌之要点即我之要点’,日本人如此担心我们引进技术,就更说明我们引进技术的必要性。他们希望我们放弃这个领域,未来只能不断地从日本采购成套装备。而我们要做的,就是打破这种垄断,用我们自己的装备来实施进口替代。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肯定是要付出一些成本的。相对自己从头开始研发这些技术,引进的成本依然是很低廉的。”

    “你说得也有一些道理,我想,国家推出重大装备国产化的计划,也是考虑到这一点吧。”王时诚道,“可是,小冯,听说邓厂长扬言不揽这桩瓷器活了,咱们还能照常引进技术吗?”

    “当然能!”冯啸辰道,“死了张屠夫,不吃混毛猪。国内并非只有新阳二化机这一家企业能够生产大化肥设备,咱们可以搞一个化肥设备大会战,集中全国的力量,吃下这项技术,让日本的美梦化为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