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百三十五章 鼓励自由竞争

第二百三十五章 鼓励自由竞争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潘卫华没有感觉到大家的不悦,也可能是不在乎这些。他是一位正处于上升期的干部,对于牛克安、饶志韬这些岁数比他大得多,职务却只比他高出半级的官员没什么敬畏之心。他是从某省的计委提拔上来的,到了国家计委之后,一心想做一番大事业。这次跟着大化肥考察团出国,他看到团里各种乱像,心里早就生出了不屑之意,现在有一个机会能够一吐块垒,他哪会在乎别人怎么想。

    “大化肥引进这件事,涉及到三方面的利益。第一,是农业方面的利益,农业部门自然是希望大化肥越早建成越好,因为这样就能够保证农业的增收,从这方面来说,直接引进设备是最好的选择;第二,是化肥厂方面的利益,他们希望设备早日投产,能够获得利润,同时,他们也希望设备质量要稳定,三天两天维修,谁也受不了,从这方面来说,直接引进同样是最好的选择。第三方面,自然就是设备企业和机械部这边的利益了,自己造设备肯定是更好的,如果全盘引进,机械部就该解散了。”

    潘卫华侃侃而谈,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把饶志韬给得罪了。

    “小潘,依你说来,我们提出自己造设备,就是为了部门利益着想了?是生怕我们机械部解散,弄得我们都没饭吃?”饶志韬用轻蔑的口吻质问道。

    “为部门利益着想并没有错啊。”潘卫华道,“经济学理论认为,人都是有利己动机的,各个经济主体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结果,能够促进经济效率的最大化。”

    这位仁兄时下正在在职攻读社科院的研究生,颇学了一些西方经济学的理论。当时虽然国内主流的经济学理论还是政治经济学,但在高校和科研机构里,研究西方经济理论的人并不少,而且影响越来越大。潘卫华过去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概念,乍听了几节课,觉得茅塞顿开,忍不住就要在这里显摆显摆了。

    饶志韬不懂什么西方经济学,他甚至连政治经济学也只是一知半懂,知道与潘卫华去纠缠这个问题是很容易吃亏的,当下便撇开前面的话题,说道:“依你的意思,农业部门、化工部门,都是希望引进设备的,而且都有道理。只有我们机械部门是为了部门利益,阻挠引进设备,是不是这样?”

    “机械部门当然也有自己的道理。我说过了,考虑部门利益并不是什么错误。”潘卫华说道。

    饶志韬道:“你这话,不就是造不如买,买不如租吗?照你这个观点,咱们不但应该解散机械部,就是化工部下属的那些机械厂,也应该关门大吉,大家直接从国外买设备就是了嘛。”

    潘卫华带着雍容的笑意,说道:“饶司长,你这话就偏激了,我并没有说要解散机械部,更没有说要关掉机械厂,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再说,造不如买、买不如租,这不是运动年代的政治语言吗?现在已经被批判了,我也从来没有这样说过。”

    “你不就是这个意思吗?”饶志韬被潘卫华给激得恼火了,再没有刚才那种淡定模样。

    “饶司长,别激动,咱们是在讨论问题嘛。”王时诚看出了苗头,连忙拦住饶志韬。像这样激下去,没准考察团又要发生第二起打架事件了,而且是在部委干部之间打起来,王时诚这个团长也就算是当到头了。

    “小冯,要不你还是说说你们的看法吧,自主研发大化肥设备,是你们重装办的任务嘛,并不只有机械部是这样考虑的。”王时诚把火力引向了冯啸辰。他知道,像饶志韬这种老一辈的干部,玩嘴皮子肯定是玩不过潘卫华的,而他们又有倚老卖老的资格,最终肯定是要吵起来。冯啸辰就不同了,王时诚虽然过去没有和冯啸辰打过什么交道,但也知道他是经委里的一朵奇葩,战斗力爆表,让他去怼一下潘卫华,至少能让饶志韬冷却下来吧。

    王时诚这一打岔,饶志韬便不再说什么了。他刚才和潘卫华争吵,自己也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再说,以自己的岁数和职位,争赢了没啥光彩,争输了就更是丢人,王时诚让冯啸辰出来给他挡枪,他也乐得看热闹。看到旁边的牛克安在闻香烟,他索性直接把烟抢了过来,拿过茶几上的打火机点着了,嘴里还说道:“NND,刚才也已经抽了烟,要罚款就一块罚吧,这不让抽烟,还活个什么劲?”

    “没错没错,我也憋不住了。”牛克安见有人出头,赶紧自己也拿了支烟点上,并向饶志韬笑着点头致意,其中颇有一些对饶志韬刚才的观点表示支持的意思。

    他们在那里自娱自乐不提。冯啸辰刚才看着潘卫华和饶志韬争论,心里已经有了一些想法。听到王时诚点将,他也就不再扮低调了,抬起头来,笑吟吟地对潘卫华问道:“潘处长刚才的分析,还是挺有道理的。现在各方利益存在冲突,不知道潘处长是怎么考虑的。”

    潘卫华看了看冯啸辰,心里有些不痛快的感觉。饶志韬级别比他高,但潘卫华并不放在心上,他觉得自己的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到他奔六的时候,肯定不止是一个副司长而已。而冯啸辰却是比他更年轻的干部,和他之间同样只差半级。照着这个发展速度,到冯啸辰30出头的时候,估计就不止是一个正处能够打住的了。

    潘卫华一向觉得自己是个优秀人才,只是时运不济,提升得不够快。在别人眼里,他这样一个刚刚30岁的正处长已经是很了不起了,他自己却觉得很不满意。看到冯啸辰刚刚21岁就是副处,他心里的不爽是可想而知的。

    也不知道是拍了谁的马屁,才混上来的,潘卫华在心里已经不止一次地这样腹诽过冯啸辰了,此时听冯啸辰向他发问,他便有心要表现一下自己的才华,最好能够让冯啸辰自惭形秽、掩面而走,那就痛快了。

    “我们计委就是负责协调各方面利益关系的,但我们传统上的协调方法,并不是从理论出发,而是过多地考虑了人情关系,这就是我们过去几十年工作没有做好的原因所在。”潘卫华一张嘴就把一船人都打了。屋子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盘算着,要不要把这小子的话记下来,找机会传到计委的主任或者司局长们那里去,看看这小子还能蹦跶几天。

    潘卫华不在乎大家的想法。他这些话在自己委里也曾说过,正好他上面的司长是个思想比较开放的人,觉得他这种观点也有可取之处,又出于保护年轻干部的想法,所以并未因此而批评他或者跟他为难,这也就助长了潘卫华的口无遮拦。

    “我认为,我们要搞改革,就要打破这种官僚体系,要用经济学的观点来解决经济问题,不能总是站在和稀泥的角度上,看谁能闹腾,就给谁好处,这样是搞不成四个现代化的。”潘卫华激昂地说道。

    如果没有“四个现代化”这样充满时代色彩的词汇,冯啸辰几乎要怀疑潘卫华是个穿越来的网络大V了。其实,还真不能说潘卫华这些话没有道理,在随后几十年的改革中,中国的确是在朝着打破官僚体系、用经济规律指导经济建设的方向发展,潘卫华说的话,充其量是有些超前而已。

    “潘处长说得挺有道理的。”冯啸辰平静地应道,“你说的经济学观点,又是什么呢?”

    “自然就是自由竞争,适者生存。”潘卫华想当然地说道。

    “这个……我不太懂,潘处长能给我解释一下吗?”冯啸辰道。他已经隐隐猜出了潘卫华的立场,这个立场在当年可以算是惊世骇俗,但到20年后,就一点都不新鲜了。说穿了,就是新自由主义观点,强调减少政府干预,鼓励自由竞争,相信经济系统能够内在地达到最优。

    这个观点,怎么说呢,有其正确的一面,也有其幼稚的一面。如果只是取其合理之处,予以应用,那是很好的,竞争的确能够提高效率,减少权力寻租。但把这种理论当成教条,走到极端的方向上去,那就成了一剂毒药。

    时下,南美的一干新兴国家正在欢天喜地地喝着新自由主义的鸡汤,而且经济也的确发展得很不错,堪称发展中国家的楷模。但冯啸辰知道,过不了几年,南美这些国家就会毒发病倒,而且一病数十年而无法翻身,从而让“拉美化”成为最恶毒的一个诅咒。

    到那时候,各国领导人开会的时候是这样骂街的:

    “你们国家要拉美化了!”

    “你们国家才拉美化了呢,你全家都拉美化了!”

    现在还是80年代初,在改革的中坚派中,喜欢新自由主义观点的学者和官员都不少,潘卫华算是其中的一个吧。或许也正因为他的思想与一些更高的官员相一致,他才有如此张狂的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