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博美人一笑

第二百三十三章 博美人一笑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慢点吃,还有菜呢。”

    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狼吞虎咽吃着日式面条的杜晓迪和高黎谦,冯啸辰自己也想掉眼泪了。两个东北人,跑到日本来,天天只有饭团吃,没有一点面食,这简直就是生理摧残啊。

    日本的餐饮业足够发达,杜晓迪他们如果想出去买面条吃,自然也是可以的。但一碗面700日元,这是他们能吃得起的吗?

    馋了好几个月,终于有机会说出想吃面条这句话,杜晓迪那份委屈,真可谓是感天动地了。

    日本菜很贵,但相对于冯啸辰的身家来说,就是小意思了。他从国内出来的时候,没带多少外汇。但到了东京之后,他便去了一趟德国明堡银行的东京分行,报出一个账号,取到了200万日元作为在日本期间的花费。他的三叔冯华是明堡银行的高管,早就给他开立了一个明堡银行的账户,他可以在全球各地的明堡银行分行或者其他与明堡银行有业务往来的银行提取现款。

    看到杜晓迪被每天700日元的伙食费虐成了狗,冯啸辰真是心疼至极。他叫了辆出租车,带着杜、高二人来到大阪市区,找了一家非常上档次的馆子,把自己能想到的好吃的东西都点上了。

    照着杜晓迪的要求,他先给二人要了日式乌冬面,这面条与东北的面食口味略有不同,但对于吃了三个月米饭的这两个东北人来说,简直就是珍馐美味了。除了面条,他又点了肉食、海鲜、蔬菜等等,摆了一大桌子。杜晓迪和高黎谦一开始还有点拘谨,待到吃起来,也就放开了。一桌子好东西,冯啸辰自己没吃上几口,全进了杜、高二人的肚子。

    “怎么样,饱了吗,要不要再来点?我看他们这里的烤鳗鱼也不错。”冯啸辰好心好意地询问着。

    杜晓迪和高黎谦二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举起一只手,向冯啸辰摆了摆,意思是说不要了。到这会,两个人才发现自己刚才吃得太多了,现在已经撑得连说话都困难了。

    “呃……”冯啸辰哭笑不得了,高黎谦也就罢了,毕竟是个大老爷们,吃饭豪放一点也无可厚非。杜晓迪你好歹也是个淑女好不好,刚才吃的一点都不比高黎谦少,现在的妹纸都这么能吃吗?

    杜晓迪从冯啸辰看向自己的眼睛里猜出了他的心理活动,不禁恶狠狠地瞪了冯啸辰一眼,瞪完,自己也觉得可笑,不由得又捂着嘴笑了起来。

    冯啸辰叫过服务员,收拾掉桌上的餐具,泡了一壶茶过来,然后与二人一边喝茶消食,一边聊起了有关这次培训的事情。

    “真是大开眼界了。”

    杜晓迪抿了一口茶水,对冯啸辰说道:

    “日本人的电焊技术,已经远远走到咱们前面去了。他们发明出了很多新的电焊方法,都是我们过去没有听说过的。我们一直都觉得日本公司造的压力容器焊接质量比我们好,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次过来一看,我们才明白,人家从方法上就比我们先进,这不是个人技术怎么样的问题,是整个工艺上的差距。”

    “日本师傅在教你们的时候,在技术上有什么隐瞒吗?”冯啸辰问道。

    杜晓迪想了想,说道:“有一些工艺他们是保密的,一开始就说好了,不会教给我们。不过,只要在协议上说了可以教给我们的技术,日本师傅还是非常尽心的。对了,我发现日本人做事很认真,师傅给我们讲解的时候,一点问题都不会放过,完全没把我们当成外人的样子。”

    冯啸辰点点头,道:“你记得我在钳夹车上跟你说过的话吗?”

    杜晓迪道:“我记得,你跟我说,国家是国家,个人是个人,日本这个国家跟咱们有仇恨,但日本百姓里是有好人的。这次到日本来,我真的认识了不少日本的好人,我觉得他们和我们厂里的那些师傅也没啥区别,都挺善良的。冯处长,你真的很了不起,这些事情你早就跟我说过了。”

    冯啸辰摇摇头,道:“我问的不是这个,在钳夹车上那次,我还跟你说过别的,你肯定忘了。”

    “别的?”杜晓迪皱起眉头,那一晚上,冯啸辰跟她讲过不少事,她也能记得其中的很多,但似乎没有哪件是和眼前的事情相关的。

    “看看,唉,看来我是白费口舌了。”冯啸辰装出失望的样子说道。

    杜晓迪有些心慌,她怯怯地说道:“我……,你说的话,我都记得的,就是不知道你要说的是哪句嘛,要不,你提示我一下。”

    冯啸辰道:“那好,我就提示你一下。我当时跟你说了,咱们俩岁数差不多,你不要叫我冯处长,你是不是忘了?”

    “……”杜晓迪措不及防,一下子就被噎住了。这句话她当然记得,可谁会想到冯啸辰居然是在追究这句话呢?她也明白,其实冯啸辰是在逗她玩,甚至可以说,是在向她暗示什么。

    冯啸辰笑呵呵地转向高黎谦,说道:“高大哥,大家都这么熟了,以后你也别一口一个冯处长了,你就叫我小冯吧,怎么样?”

    “小……呃,不行不行,我真是不习惯。还有,如果师傅知道我这样叫你,非得教训我不可。”高黎谦试了一下,发现自己都无法适应这种身份的转弯,于是连声告饶,表示自己还是继续称呼冯处长为好。

    冯啸辰叹了口气,又转回头,看着杜晓迪,问道:“晓迪,你呢?”

    杜晓迪瞪了冯啸辰一眼,然后一咬牙,一字一板地说道:“不就是让我叫你的名字吗?我有什么不敢的。冯啸辰!呼啸的啸,星辰的辰,以后我就叫你冯啸辰,谁叫你冯处长,谁就是小狗!”

    “小杜……你这不是骂我吗?”高黎谦一头黑线,你们小年轻在这打情骂俏,干嘛把我绕进去啊。

    杜晓迪格格笑了来,说道:“师哥,我没说你嘛。我是说我自己。他不是不想当冯处长吗,那我就成全他,就叫他的名字,看他生不生气。”

    “这有啥好生气的,我这个处长是拣来的,不算数,还是听人叫我的名字更舒服。”冯啸辰笑着应道。

    又喝了一通茶,冯啸辰去结了账,带着杜晓迪、高黎谦二人离开了饭馆。这顿饭,花了5万多日元,折算成人民币差不多是400块钱了。杜晓迪他们没看账单,不知道具体数目,只觉得肯定花了不少钱,心里都有些不安的感觉。对冯啸辰来说,花这么一笔钱博美人一笑,实在是太值了。

    三个人重新坐出租车回到了杜晓迪他们的住处,杜晓迪看看天色,对冯啸辰说道:“冯啸辰,挺晚了,我和师哥就不留你聊天了,你早点回去吧。”

    冯啸辰道:“是的,我是得赶紧回去了。嗯……对了,临走之前,我还得去见见你们房东。”

    “你见她干什么?”杜晓迪诧异道。

    冯啸辰笑道:“表示一下感谢嘛,这也是一种礼貌。”

    杜晓迪要跟冯啸辰一道去找房东,被冯啸辰拦住了,说自己去就好。杜晓迪不明白冯啸辰的用意,也只能由他。

    冯啸辰到民宿的二楼,找到房东太太。他先以中国官员的身份,就房东太太照顾了杜晓迪和高黎谦的生活一起,向她表示了感谢。双方互相说了一些客套话之后,冯啸辰换了一副郑重的表情,说道:

    “多田太太,有一件事情,想麻烦你一下,不知道合适不合适。”

    “冯先生,你请讲吧,只要是我能够办到的,我非常愿意帮忙。”60来岁,长得慈眉善目的房东太太说道。

    冯啸辰从兜里掏出一把钞票,递上前去,说道:“这是20万日元,我想请你在杜小姐和高先生目前的伙食基础上,给他们增加一些营养。每个月再增加5万日元的伙食费吧,等这些钱用完,我会让人再给你寄过来。”

    “这是你们政府给他们增加的津贴吗?”房东太太接过钱,好奇地问道。

    冯啸辰道:“也可以这样说吧。对了,杜小姐和高先生都是习惯吃面食的,麻烦多田太太经常帮他们做一些面条。还有就是要给他们增加一些肉食和新鲜蔬菜,保证他们的营养。”

    “没问题,我一定会照办。”房东太太鞠着躬说道。

    安排好这件事,冯啸辰重新回到楼下。高黎谦已经把刚才冯啸辰送他的那套护肤品拿出来了,他果真在里面附了一封信,并写了一个地址,请冯啸辰回国后寄给他的妻子。把这事托付了之后,高黎谦找了一个蹩脚的借口,一溜烟地跑了,把杜晓迪和冯啸辰二人留在了原处。

    “你还是叫出租车回去吗?”杜晓迪低头看着脚尖,问道。

    “嗯,太晚了,公交车可能也没了。”冯啸辰道。

    “今天……让你花了那么多钱。”

    “没事,我不是说了吗,我有点海外关系,手头还算宽裕。”

    “那也不该乱花钱啊……不过,还是谢谢你。”

    “吃饱了吗?”

    “讨厌!就知道笑话人家!”

    “我只是关心嘛,干嘛踢我……”

    “你还会来吗?”

    “可能没时间了,我们明天要去广岛。”

    “哦……”

    “回国以后,记得到京城找我……”

    “嗯……你会给我写信吗?”

    “呃……”

    “呃什么,写不写嘛!”

    “写,我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