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看看谁来了(今日四更虐狗)

第二百三十一章 看看谁来了(今日四更虐狗)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冯啸辰找到团长王时诚,向他请假,说的理由是去看望几位重装办派出来培训的工人。按照规定,这种出国的考察团是不允许个人无故脱团的,主要的原因是怕有人借机逃走,造成恶劣的国际影响,这种事情在此前是曾经发生过的。不过,对于冯啸辰,王时诚是比较放心的,年轻的副处长,又颇得经委大领导和重装办主管领导的赏识,这种人完全没有私自出逃的理由。他向冯啸辰叮嘱了几句注意外事纪律以及注意安全之类的话,便让他离开了。

    冯啸辰与高黎谦出商场的时候,冯啸辰的手里已经拎上了两个精美的大纸袋,那是两套今年新款的资生堂护肤品。西方国家的护肤品是有年龄讲究的,哪个年龄用哪种类型,绝对不能弄错。冯啸辰虽然不懂这个,但他可以向售货员打听。最后,他买下了一套适合20岁上下女性的,以及另外一套适合于25岁左右女性的。

    “冯处长,你这是……打算送给小杜?”高黎谦看着冯啸辰手里的纸袋,诧异地问道。

    “难得在日本见面,给你们俩送点小礼物。”冯啸辰道,他把那套适合25岁左右的护肤品递到高黎谦面前,说道:“这是我送给嫂子的,你可千万别嫌弃。”

    “这怎么行!这……这很贵的!”高黎谦像被烫了手一样,拼命地拒绝着。他是个模范丈夫,因为心里存着给妻子买一套护肤品的想法,所以这一段也经常逛护肤品柜台。他知道,冯啸辰买的这个,可不是那种打折的过时货,而是流行时尚,二者的差价能高出一倍多,这是高黎谦做梦都舍不得买的档次。

    冯啸辰笑道:“贵不贵的,是我送给嫂子的东西,与你有什么关系?高师傅,你要做的,就是写个纸条,嗯,最好画个什么桃心之类的,放到这纸袋里去。我回去的时候,直接带回国,再给嫂子寄过去,就说是你省钱买的。”

    “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高黎谦坚持道。

    冯啸辰耍赖道:“我已经买了,你让我怎么办?”

    高黎谦道:“要不,就一块送给小杜吧,她多用一段时间就是了。”

    冯啸辰道:“高师傅,你这可是让我招骂呢!你看看,这套护肤品上面写明了仅供25至28岁女性使用,如果送给小杜,岂不是说她太老吗?”

    “这……”高黎谦傻眼了,他还真不懂这个,或者说,即使是知道,也根本不会在意。他们出来之前,都突击学习了一点日语,这套护肤品包装上写的年龄限制,他也认得出。冯啸辰以这个理由说不能送给杜晓迪,好像还真的能站住脚。

    “要不……”高黎谦想了想,咬咬牙说道:“要不,我给你钱吧,你帮我带回去,就算我提前给媳妇送礼物了。”

    冯啸辰把纸袋硬塞到高黎谦手里,佯嗔道:“高师傅,你当我是朋友,就别废话,踏踏实实收下,回头写封信搁里头,再写上嫂子的地址,我回头给你带回去。给钱之类的话,你敢再说一次,我以后就不认识你了。”

    高黎谦无语了,他是个憨厚的老实人,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跟人客套。他低着头讷讷地想了一会,说道:“好吧,那我就替我媳妇谢谢冯处长了。现在也没机会,等我培训完回国了,给冯处长寄我们东北的大松蘑,你可不许不要!”

    “你如果寄少了,我可不依你!”冯啸辰笑着说道。

    话说到这个程度,高黎谦心里也就平衡了。他其实还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觉得冯啸辰如此大手笔地给他送礼,真正的目的是在杜晓迪身上。以后还有大半年时间,自己多在杜晓迪面前说说冯啸辰的好话,多照顾照顾杜晓迪,也就算是还上冯啸辰的这个人情了。

    要说这套护肤品,还真是比那些打折货要漂亮得多,媳妇看见了,估计会笑疯了吧?这老娘们……高黎谦想着妻子那爽朗的笑容,心里像喝了蜜一般地甜。

    “Taxi!”

    冯啸辰没搭理已经进入花痴状态的高黎谦,伸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拉开车门,便招呼高黎谦坐进去。

    高黎谦愣了一下,拉着冯啸辰低声说道:“冯处长,日本的出租车很贵的,咱们还是坐公共汽车吧,虽然麻烦点,要换两次,可价钱便宜多了。”

    冯啸辰看看表,道:“我们团长给我准的假时间不多,咱们还是省点时间吧。费用方面,你不用替我担心,实不相瞒,我的亲奶奶是在西德的,她平时会补贴我一点零花钱。”

    “哦,原来冯处长有海外关系,难怪……”高黎谦这才恍然大悟,看着手里那一袋子护肤品,也不再觉得扎手了。他们厂里也有几家是有海外关系,那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什么远房叔叔、七舅姥爷之类的,随便寄点钱回来,也能让这几户人家一步进入小康了。如果冯啸辰真有一个亲奶奶在西德,他买一套护肤品,打一趟出租车,能算得了什么呢?

    两个人坐着出租车回到鹤羽会社,这是建在大阪郊外的一家工厂,规模不小。高黎谦和杜晓迪是被安排在厂子外面的一处民宿居住的,一人一个鸽子笼大小的房间。高黎谦先回自己房间,把冯啸辰送他的那套护肤品放下,然后才带着冯啸辰来到了杜晓迪住的房间门外。

    “笃笃,笃笃。”高黎谦轻轻敲了敲门。

    “谁呀!”屋里传来杜晓迪的声音,说的却是日语。女孩子毕竟比男性更有语言天赋,经过短时间的培训,再加上到日本三个月,杜晓迪的日语已经说得挺不错了,至少刚才那一句的发音就没什么硬伤。

    “小杜,是我!”高黎谦答道,“你快开开门,看看谁来了。”

    门开了,杜晓迪出现在门里。她第一眼看到了高黎谦,没等招呼,紧接着就看到了跟在高黎谦身后,面含微笑的冯啸辰。小姑娘瞪大了眼睛,伸手遮着嘴,脸上的表情在一瞬间就由惊讶变成了压抑不住的喜悦。

    “冯……冯处长,怎么会是你呀!”杜晓迪的声音都有些变调了,带着几分笑音,又像是喜极而泣的样子。

    “专程来看看你,可以吗?”冯啸辰笑道。高黎谦在旁边撇了撇嘴,还是人家京城里的人套路深,撩个妹都这么炫,换成自己,还真不好意思撒这种弥天大谎。人家杜晓迪分明问的是冯啸辰怎么会出现在日本,他答的却是专程到鹤羽会社来看望杜晓迪,严格地说也没什么错,可人家姑娘听在耳朵里,那可就会感动得要投怀送抱了。

    “你……”看着冯啸辰向自己伸出的手,杜晓迪迟疑了一下,脸一红,终于没勇气去握,她用手指了指屋里,说道:“快请进来吧,……啊,不行不行,太乱了,等一分钟,让我先收拾一下。”

    说着,她像惊了的鸟儿一般,转头冲回屋子里,乒里乓郎地拾掇了一番什么东西,这才气喘吁吁地重新出来,请高黎谦和冯啸辰二人进屋。

    “乱得很,是吧?”招呼着冯啸辰在床前的椅子上坐下,又让高黎谦坐在床沿上,杜晓迪怯生生地说道。

    这个房间,总共也就是八平米不到,其中有两平米被隔开成了盥洗室和卫生间,余下的地方贴着墙摆了一张单人床,加上衣柜、书桌等等,能够活动的地方也就是两三平米了。日本是一个人多地少的国家,对土地的节约贯彻在每一个细节上。像这种民宿,每个房间都很小,不过却是五脏俱全,各种生活设施应有尽有。

    杜晓迪此前说自己的房间很乱,也就是一种女孩子的本能,总是担心有什么没做好的地方被别人看见,会笑话自己。以高黎谦和冯啸辰的眼光来看,这个屋子收拾得井井有条,处处透着一种细腻和温馨的气息。

    在小桌子上,摆着一叠日文资料,中间夹着长长短短的纸条子,明显是读者留下的标记。资料旁边则是一本很厚的日汉辞典,是国内出版的。冯啸辰伸手把辞典拿过来一看,只见书页的边缘都已经被摸得变得深褐色了,这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呢。

    “怎么,刚才在看资料吗?”冯啸辰问道。

    杜晓迪也在床沿上坐下了,听冯啸辰问起,她点点头,道:“是啊,礼拜天也没啥事情,就在屋里看看书了。”

    “能看懂吗?”冯啸辰又问道。

    杜晓迪道:“一开始挺难的,好多日语都不认识,看一页书要翻上百次辞典。现在好多了,有些词看多了就认识了。”

    冯啸辰把辞典放回去,又抄了一本资料过来看,只是里面圈圈画画的,留下不少娟秀的笔迹。他细细读了几行,不禁吃惊道:“这些资料非常难啊,你就凭着一本辞典啃下来了?”

    杜晓迪有些难为情地说道:“其实,多看看也就懂了。”

    高黎谦在旁边说道:“冯处长,你是不是知道,小杜天天像魔怔了似的,回来就看资料,有时候还带着资料去车间,师傅说休息的时候,她也坐那看。你看看,这几个月下来,都瘦成啥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