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地方上的态度

第二百二十九章 地方上的态度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小日本真是会享受啊!”

    穿着日方免费赠送的高档化纤泳裤,泡在热腾腾的温泉池子里,喝着鲜榨的果汁,郝亚威目光迷离,对身边的冯啸辰感慨万千地说道。

    冶金局撤销后,郝亚威被调整到了经委工业交通司,依然当了一名分管预算拨款的处长。这一次大化肥考察团赴日考察,他也是成员之一。在整个考察团里,与冯啸辰关系最好的,就莫过于郝亚威了,这倒还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俩同在冶金局工作过,而是因为在德国的时候,冯啸辰曾经帮郝亚威买下过一部打折的莱卡相机,这台相机至今仍然是郝亚威家里最贵的物件。这么说吧,在郝亚威家里,孩子自然是地位最高的,其次是郝夫人,然后便是那台莱卡相机,郝亚威自己只能屈尊第四。

    “咱们国内也有温泉吧,汤山那边,据说温泉的质量还挺好的呢。”冯啸辰不以为然地说道。这个池子,相比后世国内的豪华温泉,应当算是比较简陋的了。在冯啸辰的印象中,后世在京北的汤山一带就有几处颇为奢华的温泉酒店,泡一次的花费足够一户工薪人家一个月的生活费了。

    郝亚威笑道:“你说汤山温泉啊,那就是一个大澡堂子,男的一池子,女的一池子。我去泡过几回,五分钱一次,倒是不贵,听说能治关节炎和哮喘啥的,有不少老头每星期都去的。”

    “呃……”冯啸辰无语了,郝亚威说的这个,好像挺刹风景的。不过,时下国内的情况的确如此,大家的温饱也就是勉强刚刚解决,哪有闲钱去享受温泉。温泉浴对于国人的价值,就是一个澡堂子,加上少许的医疗功效,不像日本这边,已经成为一种休闲、享受的方式了。

    “郝处长,冯处长,啥时候到我们滨海省去,我们那里的谷山温泉,也是赫赫有名的呢。相传早年乾隆下江南,路过我们滨海,当地士绅就请他去泡过温泉,现在谷山上还刻着一行字,说是天下第一汤,说是乾隆的手笔。”

    滨海省化工厅的生产处处长郑斌游到他俩身边坐下来,笑吟吟地发出了邀请。这一回,他来日本的目的就是为滨海省引进一套大化肥设备,省里给化工厅的指令是,必须是原装进口,三年投产。听说国家有政策要求新建项目必须达到一定的国产化比例,郑斌颇感头疼,这些天正在拼命地游说各部委官员,希望能够在政策上网开一面,让他完成省里的托付。

    “谷山温泉吗?的确是很有名气啊,一直都没有去过,啥时候去叨扰叨扰郑处长。”郝亚威随口应道。所谓乾隆亲自吃过、用过、睡过什么,而且留下墨宝的传说,在各地数不胜数,甚至连滇省、川省啥的,都能和乾隆贴上,好像乾隆是个超级路痴,成天做布朗运动似的。这种话,郝亚威和冯啸辰都肯定是不会当真的。

    “郝处长,我听说,中央有要求,不能再成套进口大化肥设备,必须采取国内分包的方式。这件事,有没有明确的文件规定啊?”郑斌压低了声音,向郝亚威问道。其实,这个温泉池子足够大,他们三个人之间说话,其他人是根本不可能听清楚的,郑斌这样做,不过是一种姿态罢了,显得是在向郝亚威打听小道消息。

    郝亚威用手一指冯啸辰,笑道:“郑处长,你问我可是问错人了,大化肥属于重大装备,现在都划到重装办管了。小冯处长就是重装办的人,你应该问他才对。”

    “呵呵,是啊,是啊,我们在地方上,弄不清楚部委里的分工,原来这方面的工作是冯处长负责的。”郑斌装出无知的样子,腼腆地笑着,向冯啸辰点头致意。

    其实,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方面的权责关系呢?他此时凑过来,就是为了向冯啸辰打听消息的,只是他与冯啸辰素未谋面,必须要借郝亚威来搭个话而已。

    冯啸辰对郑斌的心思也是非常清楚,此时并不点破,只是淡淡地说道:“有关政策方面的事情,是罗主任他们这一级的领导掌握的,我就是帮领导跑腿打杂的而已,哪里会知道得这么详细?”

    郑斌抓住冯啸辰话里透出的一点松动,问道:“没关系,没关系,冯处长就算是只知道一点,也比我们下面的人强多了。关于大化肥成套设备引进的问题,中央的态度到底是怎么样的?”

    冯啸辰没有回答,反而向郑斌问道:“咱们省里的态度,是怎么样的呢?”

    郑斌是个正处长,冯啸辰是个副处长,年龄也比郑斌小得多,但他可以不回答郑斌的问题,郑斌却不能不能回答他的问题。究其原因,那就是京官与地方官的差异。京城的部委官员平时自己调侃,说司长遍地走,处长不如狗。但到了地方官员面前,他们就属于见官大三级。像郑斌这样的省厅官员,见了郝亚威和冯啸辰,就必须一口一个领导地恭维着,而后者也能坦然接受。

    “我们地方上的态度嘛,还是觉得直接成套引进更为理想。这中间的道理也是很明显。一来,成套引进可以节省时间,设备每提前一年投产,就能够为我们省里的农民早一年提供大量的化肥。你们知道,农村搞了承包制之后,农民的种田积极性空前高涨,连带着对化肥的需求也就与日俱增了。这两年,我们省每年都要因为化肥销售的问题发生几十次斗殴事件,其实那都是没买到化肥的农民情绪激动,一时冲动才起的纠纷。”郑斌用激动的语气说道。

    “嗯嗯,这方面的情况,我们在调研的时候也听说过。”冯啸辰微微点头,表示这个问题已经可以不用再铺陈开了。

    “二来嘛……”郑斌也是聪明过人,马上就进入了下一个主题,“说起国内的设备制造企业,当然,他们都是非常努力的,这一点我们也都承认。但因为十年运动的干扰嘛,国内的技术水平和国外还有不小的差距,这一点也是客观存在的,不能说是咱们的企业不努力,对不对?”

    “你说得对。”冯啸辰点点头。他知道郑斌这样说就是要贬损那些化工设备企业了,事先说一些话垫一下,省得太得罪人而已。至于说什么十年运动干扰之类的,那也是当年的流行甩锅用语,总得有人来背锅吧?

    果然,郑斌做完铺垫,就开始发牢骚了:

    “这样一来呢,他们提供的设备无论是质量还是进度,都有些差强人意,有时候让我们下面的人真是很头疼。前年,我们建一座5万吨的尿素厂,是请国内某家企业负责的。2台容积不到10立方米的分子筛容器,交货时间就能延期了3个月,而且筒体上的焊缝多次返工,到现在还有隐患。还有4台炉水预热器,技术要求并不高,两年不到,就坏了3台,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你们说说看,这种都算不上是高、精、尖的设备,都不能保证质量和工期,我们怎么敢把30万吨的大装置交给他们?”

    “这是哪家企业提交的设备?”冯啸辰问道。

    “是新阳第二化工设备厂。”郝亚威解释道,“老郑前几天就跟我们几个说起过。”

    出国之前,照例是有几天集中培训的。冯啸辰因为懂日语,又有其他的事情牵扯,所以没有参加集中。在那期间,考察团的成员们已经有过一些接触,有关新阳第二化工设备厂为滨海省提供尿素设备的事情,郑斌已经在私下里跟不少人聊过,所以郝亚威能够说出厂家的名称。

    在这一次的考察团中,就包括了新阳二化机的人员。郑斌说他们坏话的事情,其实也已经传到新阳二化机的耳朵里了,他们对此事也只是闷在肚子里生气,而无法找郑斌说理。要论起来,郑斌可真没造谣,新阳二化机提供的那套设备,的确出了不少问题,怨不得人家用户抱怨。

    “新阳二化机,我知道了。”冯啸辰点点头,并不过多评论,这让郑斌颇有一些失望。

    “国家希望掌握大化肥设备的制造能力,这一点我们都是理解的,而且是举双手赞成的。但是,我们基层的难处,国家也应当考虑吧?像新阳二化机这样的企业,我们是真的有点不敢合作的。”郑斌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说道。

    “嗯,地方上的同志能够理解国家的政策,就很难得了。”冯啸辰直接略过了郑斌后面的话。开玩笑,他是重装办的人员,当然是倾向于国产化的。国产化是一项政治任务,郑斌这些人有再大的意见,也不敢公开反对,只能是找客观理由而已。不过,国产化中存在的问题,冯啸辰也是必须要正视的,反正考察的时间还长,他准备找机会和庆阳二化机的人员也聊一聊,看看他们对这个问题到底有什么想法,是知耻而后勇,而是打算靠着国家的保护来混日子。

    “各位,大家都泡好了吧?我们准备了一顿正宗的日本料理,请大家赏光。”

    乾贵武志恰到好处地出现了,他裹着浴泡,笑容可掬地向众人发出了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