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冯处长的背景很神秘

第二百二十一章 冯处长的背景很神秘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在随后的时间里,冯啸辰没有再说话,只是黑着一张脸坐在旁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崔永峰和胥文良就一些合作上的细节和长谷佑都又交换了一下意见,长谷佑都声称自己无法做主,需要回宾馆给国内的公司打电话请示,这次谈判便这样草草结束了。

    当天晚上,崔永峰借口出去散步,随着郭培元到了一处民宅,在那里见到了长谷佑都。一见面,长谷佑都便把脸拉成了马脸的尺度,对崔永峰质问道:

    “崔先生,今天的谈判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那个冯处长到底是干什么的,你和他之间有什么关系?”

    崔永峰见状,把脸沉得比长谷佑都还要难看,他气冲冲地说道:“长谷先生,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不相信我,你可以自己去和冯啸辰谈判,你也可以回日本去。瑞士银行那些钱,我让我的朋友退还给你们就是了。大不了我回秦重接着当我的工程师去,靠我夫妻俩的工资也能活下去!”

    “这……”长谷佑都没辙了,他与崔永峰打了这么几回交道,还真有些摸不清这个中国工程师的脉。说他贪财吧,他还真不像郭培元那样见钱眼开,动不动就放言说要撂挑子不干了。说他廉洁吧,他却又一口开出一个1亿日元的要求,还向日方透露了中方的底价。

    时至今日,长谷佑都也没办法了,如果真的和崔永峰撕破脸,就意味着前一阶段的努力全都泡了汤,与中方如何重开谈判,也成了一件麻烦事。他忍了忍肚子里的气,赔着笑脸对崔永峰说道:“崔先生,你误会了,我们从来没有怀疑过你对我们的友谊。我是说,为什么你们会突然增加了这么一个年轻的处长,还有,我为什么觉得他对我们非常不友好。”

    “这件事我也是刚刚知道。”崔永峰也换了一个和缓的口气,说道:“这个冯啸辰,是重装办的一个副处长,正好就是管着我们秦重的。我和胥总工写的那篇文章里,就有向他表示致敬的内容,那都是迫于他的压力才写进去的。”

    “是他!”长谷佑都一下子就想起来了。从日本过来之前,太田修还专门和他说起过这件奇怪的事情。

    一篇学术论文里,专门对一个人表示敬意,这种情况并非没有,但被致敬的这个人,要么是什么学术大师,要么就是某些重大发现的当事人,比如第一个在山里拍到野生华南虎的英雄之类。可这篇文章中提到的冯啸辰,并不满足这两个条件,太田修作为一名资深的轧机工程师,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冯啸辰这样一个名字。

    鉴于此,太田修还专门叮嘱过长谷佑都,让他到中国之后,找时间了解一下这件事,看看这个冯啸辰到底是何许人也。长谷佑都因为忙着谈判的事情,把这事给忽略了,此时听崔永峰一说,他才想起来,太田修说的那个人,的确正是叫作冯啸辰的。

    “你是说,这个冯啸辰是仗着他的官职,逼迫你们在文章里提到他的名字的?”长谷佑都不敢相信地问道。他打听过,胥文良和崔永峰也都是有一定级别和地位的人,能够逼迫他们做出如此离谱的事情的人,其势力之大,简直是难以想象了。

    崔永峰沉重地点点头,道:“他的事情,唉,我也不能多说。你也看到了,他是那么年轻,实际上,他今年才21岁,但却已经是一名副处长了。其中的原因,你可以想象得出吧?”

    “你是说,他的父母是……”长谷佑都脑洞大开,立马想到了诸如二世祖之类的事情。

    崔永峰不置可否,继续说道:“长谷先生,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位冯处长,当年在南江省冶金厅工作过,你或许不记得他,他却是对你印象深刻的。”

    “啊?”长谷佑都又吃了一惊,细一想,似乎还真有那么一点印象,难怪自己今天一见到冯啸辰,就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崔永峰道:“南江钢铁厂那套轧机的事情,你们做得太过分了,很多官员都对你们三立制钢所非常有意见。如果不是我和胥总工拼命为你们说话,他们甚至就不同意和你们继续谈判,想把我们那些专利独家授权给克林兹。有一位领导公开说了,要让你们尝尝苦头,省得你们再想办法来坑我们。”

    “难怪……”长谷佑都把今天谈判会场上的事情从头到尾回忆了一遍,不觉背心有些发凉。幸好自己当时没有一时冲动,如果真的被冯啸辰激得愤然离场,那才真是中了这小子的奸计呢。难怪他会对自己的董事长出言不逊,这分明就是在给自己刨坑嘛。

    “崔先生,那么现在你们这边是什么态度?”长谷佑都惴惴地问道。

    崔永峰叹了口气,说道:“我让胥总工向重装办表了态,我们必须要取得三立制钢所的支持,否则我们无法完成重装办交给我们的新轧机建造工作。重装办里也有一些干部看不惯冯啸辰的跋扈,故意跟他对着干,所以支持我们继续和三立谈下去。不过,具体的合作条件方面,你们恐怕还是稍微退让一些为好,别让这个姓冯的抓住把柄,否则我们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你们……”长谷佑都刚说了两个字,便把后面的话又咽回去了。他本想试探一下崔永峰,问他是不是和冯啸辰在唱双簧,想到崔永峰也是一个暴脾气,没准这话一说,崔永峰也翻脸了,自己可就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他想了想,换了个说法,问道:“崔先生,如果照着你和胥先生提出的条件,是不是冯先生就不会从中作祟了?”

    崔永峰摇摇头,道:“我也不敢保证。谁知道他会从什么地方再找出新的理由来反对这件事呢?实不相瞒,我们已经在和克林兹那边谈判了,条件和你们是一样的。姓冯的根本不需要破坏这件事,他只要把和你们的谈判无限期地拖下去,对于克林兹来说,就是最为理想的了。

    特喵的这小子会好几国外语,你听他说日语很熟练吧?他说德语比说日语还熟练。昨天我陪他去见克林兹那边的人,他和人家用德语聊得火热,我是一个字也听不懂,不知道他们到底谈了什么。”

    “有这样的事情?”长谷佑都有些不相信了,崔永峰这话说得也太玄了,让他觉得像是一个骗局一般。

    崔永峰冷笑道:“你如果不信,可以找人问问,谁不知道重装办的冯处长和德国人好得像穿同一条裤子一样。我想,你们在京城也不止有我这一个信息来源吧?冯处长原来是在经委冶金局工作过的,冶金局撤销之后,不少人去了冶金部,你随便一问就知道了。”

    崔永峰把话说到这个程度,长谷佑都已经相信了七八分。的确,三立制钢所作为一家冶金设备制造商,与冶金部的关系是比较密切的,长谷佑都想找人打听一点八卦消息并不困难。

    “这么说,我们只能接受你们的苛刻条件了?”长谷佑都问道。

    崔永峰耸耸肩膀,说道:“苛刻不苛刻,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长谷先生,要我说,你们日本人也真是太精明了,其实你们那些技术都是很成熟的东西,转让给我们,对你们也没什么损失。至于说担心中国人会成为你们的竞争对手,未免太高看我们的能力了吧?

    中国古代有句话,叫作聪明反被聪明误。你们把什么事情都算得太精,最后反而是会吃亏的。”

    “受教了,谢谢崔先生的批评。”长谷佑都装出一副谦逊的样子说道。

    送走崔永峰,长谷佑都一点时间也没耽误,马上返回宾馆,通过长途电话,把从崔永峰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向公司做了详细的汇报。在涉及到冯啸辰的身份时,他发挥了自己最大的想象,说冯啸辰有着极硬而且极神秘的背景,能够强迫两个工程师把自己的学术成果归功于他,而且还敢在谈判桌上大放厥词,而外贸部的官员在旁边居然不敢吭声。

    鉴于这样一个强势人物对三立制钢所存有偏见,三立制钢所已经失去了与中方讨价还价的有利地位,稍微强硬一点的态度都可能被对方利用,作为中止或者拖延谈判的理由。商场竞争,时间是第一宝贵的,如果让克林兹抢到了先手,那么三立制钢所就很麻烦了。

    “同意他们的要求,表示我们愿意和中方合作开发新一代轧机,我们可以接受中方的工程师和技术工人到三立制钢所来观摩设计、制造等环节的工作,并向中方让渡我们拥有的设计和制造专利。”小林道彦在电话中向长谷佑都作出了指示。

    放下电话,小林道彦叫来了太田修、寺内坦等人,向他们吩咐道:

    “我们已经答应了向中方传授我们的技术。中国人来观摩的时候,你们注意不要透露太多的技术细节,让他们自己去看就行了。他们自己能看到多少,就让他们学多少。如果他们自己看不到,那就怨不了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