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收入翻五番

第二百一十四章 收入翻五番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也不知道郭培元跟门卫说了点什么,门卫拉开大门,放郭培元和崔永峰进了饭店。二人坐电梯到了六楼,郭培元领着崔永峰来到了长谷佑都住的房间。

    “长谷先生,崔总工请到了。”

    一进门,郭培元便如献宝一般地向长谷佑都说道,他脸上全是谄媚之色,与刚才在出租车上那副骄横跋扈的模样判若二人。

    “崔总工,快请进来吧。”长谷佑都迎上前来,用英语对崔永峰说道。他知道崔永峰不懂日语,但懂得英语,双方用英语交流,就可以省却翻译的麻烦了。

    “长谷先生,你好。”崔永峰不卑不亢地答应着,随着长谷佑都走进了房间。

    宾主分别落座,长谷佑都的随从吉冈麻也端出了一套茶具,果然是要向崔永峰表演一下日|本茶道的意思。崔永峰也不矫情,只是等着长谷佑都说话。他对于长谷佑都深夜请他过来的原因基本上是心知肚明的,也打定了主意,绝对不会出卖国家的利益,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听听长谷佑都能开出什么样的价钱,又想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长谷佑都却并不急于开口,他慢吞吞地等着吉冈麻也把茶沏好,端到崔永峰的面前。看着崔永峰小口地抿着茶水,长谷佑都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说道:“崔先生,这茶的味道还好吧?”

    “不错不错,的确是好茶。”崔永峰应道。这年代国内对于喝茶并不特别讲究,只有极少数的官僚偶尔会论论茶道。崔永峰这个层次的人,喝茶只是为了解渴,哪里会挑剔茶叶的好坏。现在乍一喝日|本人泡的茶,崔永峰感到的确是清醇可口,顿觉自己过去几十年喝的都是假茶了。

    “这是日|本的玉露茶,在茶树发芽之前,农夫就会搭起一个凉棚把茶树挡住,避免阳光直射。这样生长出来的茶叶味道甘甜,有一种清新之气。如果崔先生对这种茶叶感兴趣,一会我可以送一盒给崔先生。”长谷佑都说道。

    崔永峰道:“这倒不必了,我不懂得品茶,好茶叶送给我就是浪费了。长谷先生,茶我已经喝过了,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

    “好的,好的。”长谷佑都道,他收起先前聊天的神情,正色道:“我对崔先生的才华是非常欣赏的。你与胥先生合作的那篇论文发表之后,我们三立制钢所的技术总监太田修先生对之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在到中国来之前,我们认为这篇文章主要是出自于胥先生之手,到了中国之后,才知道原来这原来都是崔先生的思想,只是因为胥先生的身份更高贵,所以崔先生才在署名上屈居第二。”

    长谷佑都的这番话,明显地带着挑拨的意思了。如果崔永峰真是一个被权威压制着的人才,听到这些话,必然会将长谷佑都引为知音,同时还会发出若干抱怨。这样一来,长谷佑都就有了策反崔永峰的机会,能够以名利为诱饵,吸引崔永峰为他们做事。

    崔永峰是怀着高度的警惕来喝茶的,长谷佑都话里的玄机,他岂能听不出来。不过,他并不急于去纠正,只是淡淡地回答道:“长谷先生过誉了,胥总工是我的老师,这篇文章的思想也都是他贡献的,我只是一个执笔者而已。”

    “我明白,我明白的。”长谷佑都并不以自己的话被否定为忤,他向崔永峰递去一个“你懂的”的眼神,然后继续说道:“像崔先生这样的才华,在秦州重机,一定是非常受器重的吧?”

    “还好吧。”崔永峰惜字如金。

    “如果崔先生不介意的话,我能不能冒昧地问一句,崔先生的年薪能达到100万日元吗?”长谷佑都又问道。

    100万日元,按当时的汇率相当于4000多美元,再换算成人民币,差不多就是8000元的样子。事实上,由于国内外汇短缺,在黑市上的美元兑换价比官方汇率要高得多,4000多美元差不多能够换到3万人民币以上。即便是以8000人民币计算,也相当于月薪700左右,这已经是崔永峰工资的4倍以上了。

    崔永峰笑了笑,说道:“我们的工资没那么高,按日元来算,我一个月的工资不到2万日元吧。不过,在我们秦州那个地方,这个收入已经是很高了,吃喝都不用发愁。”

    “一个月才2万日元,这简直就是对人才的侮辱啊!”长谷佑都像是自己被人“那啥”了一样委屈地叫嚷起来,“像崔先生这样的才华,如果到我们日|本去,月薪最起码是50万日元,甚至100万也是可能的。”

    100万日元!

    像条京吧一样乖乖坐在旁边的郭培元眼睛都瞪圆了。尼玛,这个穷小子何德何能,居然能够拿到100万日元的月薪,这不比他成天跟在日|本人屁股后面吃屎赚得还多吗?

    郭培元在出租车上对崔永峰说他的工资能够翻上五番,其实只是一句诱惑崔永峰的话而已。翻五番就是增长32倍,郭培元觉得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可偏偏刚才长谷佑都说的,却是能够让崔永峰的工资涨上50倍。

    整整50倍啊,只要答应日|本人的要求,就能够一夜进入成为人上人,吃香喝辣,像是大家小时候听说过的那个共产主义社会一样。这个傻帽怎么一点心动的表示都没有呢!

    正如郭培元观察到的那样,听到长谷佑都开出来的价码,崔永峰坐在那里稳如泰山,脸上连一点表情的波动都没有,似乎长谷佑都说的是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一般。

    其实,要说崔永峰一点都不动心,那是假的。夫人徐敏刚刚调回秦州,厂里也给他们分配了两居室的住房,他们还缺冰箱、彩电、洗衣机,儿子想买足球和白胶鞋,女儿想买连衣裙,这一切都需要用钱,崔永峰怎么会对钱无动于衷呢?

    可是,这不是自己应该拿的钱,对方抛出这样一个诱饵,不外乎是想要那十几项专利技术。这些专利技术的价值高达几百亿日元,绝不是自己能为了几百万日元的好处而出卖掉的。

    崔永峰还想到,其实这些专利的真正拥有者,应当是那个连名字都没有出现的小处长冯啸辰。他没有索取任何回报,就把这些宝贵的思想告诉了胥文良和崔永峰,最终所有的专利都成为秦州重机的资产。如果自己贪图私利,给日|本人当内应,廉价地卖掉了这些专利,那他还有脸去见那位小处长吗?

    “长谷先生,我想,三立愿意给我开出这样的条件,不会仅仅是因为欣赏我个人的才华吧?”崔永峰直言不讳地问道。

    “这……当然,当然。”长谷佑都有些尴尬。这种事情讲究的就是心照不宣,哪有当面说出来的。以他原来的想象,崔永峰应当是先婉言谢绝,然后再在长谷佑都的“坚持”下,半推半就地接受,接着就是心甘情愿为长谷佑都所驱使了。像现在这样直接把问题挑破,显得多不含蓄啊。

    不过,挑破了也好,省得大家绕来绕去,反而说不清楚了。带着这样的想法,长谷佑都点点头,说道:“崔先生真是一个爽快人,既然如此,我就直说了吧。贵厂的那几项专利,目前对于我们还有一些价值,不过最多一两年时间,我们就能够开发出超过这些专利的技术,那时候这些专利对我们就没什么意义了。我们目前有一两家客户,希望在轧机中用上这些专利,所以我们希望贵厂能够把专利授权给我们使用。”

    “这一点,长谷先生在白天的时候不是已经说过了吗?”崔永峰道。

    “没错,白天我们已经交流过这个问题了。”长谷佑都说道,“不过,我方开出的价格,没有被贵方接受,对此,我认为贵方是不够明智的。我让郭先生去请崔先生过来,也是希望在一个更轻松的场合里,把这件事情说开。

    其实,贵厂的这些专利,是很容易过时的,如果现在不转让出去,等上一两年,恐怕连5亿日元都卖出去,那时候你们就很吃亏了。我知道这一点你们那位的胥先生理解不了,但崔先生是肯定能够理解的,所以希望崔先生在未来的谈判中,能够发表自己的意见。”

    这些话,长谷佑都并不指望崔永峰相信,其实他说的都是在给崔永峰找理由。崔永峰如果愿意接受他开出来的条件,帮他们把价钱压下去,那么就需要一些理由来说服胥文良、徐振波他们。说专利有可能过时,这是能够吓唬住一干外行的。崔永峰作为中方代表中对西方技术进展最为熟悉的人,如果发出这样的预言,中方的其他人员是会认真考虑的。

    可惜的是,崔永峰似乎并不懂长谷佑都的暗示,他摇摇头,说道:“长谷先生,你说得不对。我们提出的这些15项专利,覆盖了轧机发展的各个方面,我们预测,在10年之间,很难有其他的技术能够替代它们。而10年之后,新的技术也会在很大程度上继承这些专利。说它们会迅速过时,这是非常不客观的。”

    “这……”

    长谷佑都快哭了,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呀,怎么连真话假话都听不出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