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开辟新业务

第一百九十六章 开辟新业务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冯立当然也只是嘴上抱怨抱怨而已,看到公司的业务蒸蒸日上,他高兴还来不及呢。这两年,政策一点点放开,人们对于发家致富这种事情已经不再如过去那样忌讳了。报纸上三天两头地报道什么地方又出了一个万元户,然后便是各级领导亲切看望,鼓励万元户要继续努力,做致富的带头人。有了这样的思想基础,冯立对于辰宇公司也就没什么担心了,反而觉得家里有了这样一份产业,至少未来两个儿子娶媳妇是不用操心了。

    冯啸辰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聊了一会天,冯立便张罗着要去做饭。冯啸辰心念一动,说道:“爸,家里就咱们两个人,你也别去做饭了,咱们出去吃饭吧。”

    “好端端地,出去吃饭干什么,多浪费钱?”冯立没好气地说道,“家里虽然没准备啥菜,我给你煎两个荷包蛋也就好了。你妈还晒了香肠,实在不行,你就切一节来下饭,还不够你吃的?”

    冯啸辰笑道:“爸,你糊涂了,咱们家名下可是有一家饭馆的,你没饭吃,不知道去春天酒楼吗?走吧走吧,我也正好要去看看陈姐,咱们就到春天酒楼去吃饭,自己家里的买卖,有什么浪费不浪费的?”

    “这不太合适吧?”冯立迟疑着,却早被冯啸辰拉着出了门。两个人来到楼下,冯啸辰向父亲讨过钥匙开了自行车锁,然后骑上车,载着冯立便来到了陈抒涵开的酒楼。

    这家酒楼,正是上一次冯啸辰陪着陈抒涵从杨桥街办租来的那幢两层小楼。按照冯啸辰的建议,小楼的门外挂了两块牌子,一块是竖着挂在门边的,写着“中德合资辰宇金属制品有限公司驻新岭联络处”,另一块则是横着挂在门楣上的,写着“春风酒楼”。

    半年不见,春风酒楼已经面目一新,原来外面的装修还显得有些灰头土脸的样子,如今已经被粉刷得漂漂亮亮,四个屋角上还各挂了一盏灯笼,看起来颇为喜庆的样子。人还没到门口,就已经听到大厅里传出来的觥筹交错的声音,新岭人说话一向比较豪迈,平常听着都像是吵架一般,到了酒桌上就更是热闹了。

    “小陈是个人才,这个酒楼让她办得红红火火的,在整个新岭都特别有名气。”

    冯立从自行车后座上跳下来,对冯啸辰说道。

    “你和妈妈经常来这里吃饭吗?”冯啸辰问道。

    冯立道:“我们来看过几次,不过没在这里吃过饭。”

    “不会吧?”冯啸辰大感意外,“你们都过来了,为什么不在这里吃饭呢?”

    “这个嘛……”冯立有些尴尬,“小陈倒是每次都要安排我们在这里吃饭,可我和你妈妈觉得不太合适。咱们家是从酒楼拿分红的,又在这里吃饭,影响就不太好了。”

    “我晕啊。”冯啸辰以手抚额,看来自己的爹娘还真是没习惯怎么当资本家。你在酒楼拿分红不假,但你留在这里吃饭又有何不可呢?你可以吃完饭照价付费,反正也能付得起;你也可以让陈抒涵记个账,到时候从分红里扣,这都是合情合理的做法。自己家的酒楼,别人都能在这里吃,自家人反而没在这里吃过,岂不是太冤了?

    说话间,两个人已经走进了酒楼的大门,门口的服务员愣了一下,她不认识冯啸辰,却认识冯立,而且知道冯立是酒楼的股东,于是赶紧领着他们上了楼,来到陈抒涵的办公室。

    酒楼的业务规模不断扩大,陈抒涵也终于不再亲自炒菜、端盘子了,因为她要管理几十名员工,还有一天上千元的收入,这都是需要花费精力的。不过,每天营业的时候,陈抒涵都会在酒楼里呆着,随时准备处理各种突发事件。服务员敲门的时候,陈抒涵正在算账,抬头一看冯立和冯啸辰二人进来,顿时满面喜色,忙不迭地从座位上跳起来,招呼着冯家父子坐下。

    酒楼的服务员都是颇有眼色的,不等陈抒涵吩咐,便给他们端来了茶水,然后悄悄地退出办公室,关上了房门。

    “冯叔叔,你和阿姨有一段时间没来了,你们身体还好吧?”陈抒涵先向冯立问候着,尽管她更关心的是冯啸辰的情况,但问候的顺序是不能错的。

    “我们都挺好的,小陈你辛苦了。”冯立摆足了一个长辈的谱,笑呵呵地应道。

    “陈姐,你们的经营很成问题啊!”不等陈抒涵向自己问话,冯啸辰先挑了个刺,虽然脸上还带着几分笑意。

    陈抒涵一愣:“怎么,啸辰,你刚才看到什么了吗?”

    冯啸辰摇摇头,道:“不是在酒楼里看到了什么,而是说你的业务还有缺陷。春天酒楼的口碑这么好,会不会有一些行动不便的人也想吃酒楼里的菜呢?你们完全可以增加一个送餐的业务,免费送上门,也就是雇一个送货员的问题而已。”

    “咦?真是一个好主意呢!”陈抒涵眼睛里闪出了光芒,“啸辰,你这个主意实在是太好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冯啸辰用手指了指冯立,笑着说道:“我是从我爸那里得到的启示。你知道的,我妈妈和我弟弟都到桐川去了,我爸一个人在家,每天从学校回来晚了,晚饭经常是随便对付一顿。我当时就想了,如果有人能够给他送餐,该有多方便。”

    “哎呀,是我的错!”陈抒涵赶紧自责地说道,随后又转头对冯立道:“冯叔叔,你怎么不早说呢?就算我们没有搞啸辰说的那种送餐业务,我让人给你送一趟也很容易的,骑自行车也就是十几分钟的事情。”

    冯立这才听懂儿子绕了半天的圈子说的是这么一回事,他瞪了冯啸辰一眼,然后对陈抒涵说道:“小陈,你别听啸辰乱讲,我自己一个人随便吃点什么都行,哪用得着麻烦你们。”

    “不行,这事我记下了。”陈抒涵认真地说道,“冯叔叔,我知道现在已经放寒假了。从下学期开始,我每天安排人给你送晚餐,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这不合适,小陈。”冯立坚持道,见陈抒涵一点都不松口的样子,他又转身冯啸辰说道:“啸辰,你跟小陈说,这事绝对不行。”

    冯啸辰笑道:“爸,你就别管了,到时候让陈姐安排人给你送餐就是了。反正是咱们自家的酒楼,每顿饭多少钱,我会让陈姐记账的,到年底统一从分红里扣除,不就行了?妈不在新岭,你又一天到晚在学校里,回来还吃不到一口热饭,你让我在京城怎么能够安心?”

    “是啊,冯叔叔,你就别管了。刚才啸辰提醒得对,等过完年,我们就打算搞上门送餐的业务了,到时候让送餐员顺便给你送一份,一点都不麻烦。回头你跟我说一下你的口味,我让厨房每天给你换花样,保证一个月都不会重样的。”陈抒涵笑着说道。

    “这太麻烦了吧……”冯立支吾着,却也不便推辞了。他知道这是儿子的孝心,自己如果坚持不接受,倒真的让冯啸辰不安心了。冯啸辰说餐费可以在分红里扣除,那就相当于是自己家里掏钱订餐,不存在占酒楼便宜的问题,至于说天天吃送来的餐会花多少钱,冯立在心里略略计算了一下,也就踏实了。与辰宇公司的收益以及酒楼的分红相比,这点钱真不算什么了。

    “啸辰,你啥时候回来的?”陈抒涵这会才有工夫问起冯啸辰的情况,想到刚才冯啸辰吓唬了自己一下,她就忍不住生气,问完话又恶狠狠地瞪了冯啸辰一眼,道:“回来之前也不告诉我一句,一来就吓我,真是个……”

    说到最后,她又不便说下去了,毕竟冯立还在旁边。

    冯啸辰道:“我是今天下午刚到的,和我爸聊了会天,正准备做晚饭,突然想到陈姐这里还有一家酒楼呢,就上陈姐这里来蹭点饭吃了。”

    “你们还没吃饭呢?怎么不早说!”陈抒涵又大惊小怪了一番,然后拉开门,叫服务员去弄几个菜送到她办公室来。吩咐完,她又回来抱歉地对冯家父子说道:“冯叔叔,啸辰,真不好意思,酒楼里一到这个时候就没有包间了,咱们就在我办公室吃点吧?”

    “没关系的,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小陈的工作。”冯立说道。

    冯啸辰却不在意,酒楼原本就是他的产业,陈抒涵是他的合伙人,又是当年在知青点的故人,没必要有太多客套。他笑了笑,说道:“陈姐,想不到酒楼的生意会这么好,我记得你一开始还担心租这么大的楼用不上呢。”

    陈抒涵感慨道:“是啊,我也没想到。原先新岭没这么多吃饭的地方,各家饭馆也没这么红火。这一年多,新岭起了起码有十几家个人的饭馆,还不算我原来开的那种小店,结果家家的生意都特别好。

    咱们春天酒楼因为位置好,装修也是顶尖的,生意比别家都好得多。我现在就愁场地太小,想吃饭的人都找不着座位,包间就更不够用了。不过,啸辰,你刚才说的主意真是太好了,如果我们能够把送餐业务开起来,销售额起码能增加50%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