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重工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欢迎回娘家

第一百八十六章 欢迎回娘家

笔趣阁 www.biqiuge.com,最快更新大国重工最新章节!

    “冯老!”胥文良一下子就被惊倒了,“冯老是我的老师啊,原来……原来你就是冯老的孙子!”

    “难怪,难怪……”崔永峰也喃喃地说道。他虽然不曾见过冯维仁,但也是听胥文良念叨过很多次这个名字的。

    冯维仁当然并不是胥文良的老师,但在秦重初建的时候,冯维仁到秦重来做过技术顾问,那时候胥文良就如十几年前的崔永峰一样,还是一个青涩的小技术员,在冯维仁这种技术大牛面前是执弟子礼的。说得更难听一些,他当年如果自称是冯维仁的学生,人家都会觉得他是在往自己脸上贴金。

    当然,今天的胥文良已经有称冯维仁为老师的资格了,他好歹也是国内顶尖的轧机设计专家,而冯维仁因为在运动期间受了些冲击,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名气反倒不如胥文良更大了。

    冯啸辰亮出的这个身份,彻底打消了胥文良、崔永峰师徒对他的疑虑。他们甚至觉得,冯啸辰说的这些轧机设计思想,或许是冯维仁留下的,只是假冯啸辰之口说出来而已。不过,冯啸辰并没有承认这一点,他含糊地表示这些思想都是在他在继承冯维仁一些原始想法的基础上,自己琢磨出来的,他本人拥有这些思想的知识产权。

    冯啸辰不得不这样说的原因在于冯维仁有三个儿子,以及三个孙子和一个孙女,如果这些思想是冯维仁留下的,那么冯啸辰就没有权利独自占有。他在德国卖技术获得了收入,现在把一些技术思想教给胥文良和崔永峰,未来在名和利方面都会有所收获,如果知识产权不清晰,后面的隐患是非常大的。

    至此,冯啸辰一行的秦重之行算是取得了圆满成功。罗翔飞原来担心的就是秦重对于引进克林兹技术没有积极性,而现在秦重的积极性已经被调动起来了,如果未来真的能够拿下阿瓦雷的轧机项目,还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

    在未来,秦重还要派出人员前往西德去接受培训,另外还要接待克林兹派来的培训专员,消化克林兹的图纸等等,这些工作过程中也会出现一些新的事情,届时可能还需要重装办派人来协调,这就是后话了。周梦诗、费树理都已经与秦重方面混得很熟,一些小事情派他们过来也就足够了。

    到了离开那天,秦重派了一辆中巴车,由邬三林、万克俭陪同,把冯啸辰一行送到了秦州火车站。冯啸辰他们下了中巴车之后,就看到万克俭指挥着几个陪同来的工作人员从车上卸下一堆大包小包的礼品,直接帮他们送进了车厢里。这其中有西北省特产的农副产品,也有一些烟酒之类的高档消费品。

    中央部委的干部下到地方去检查工作,临走的时候地方上的企业肯定是要奉上一些礼品的。但礼品的数量多少、规格档次之类,则另有讲究。这一次冯啸辰他们给秦重送来了一个大好的机会,未来如果阿瓦雷项目能够成功,秦重还需要继续得到重装办的支持,所以秦重给冯啸辰一行的礼物自然就更加丰厚了。

    王根基、周梦诗都是家境不错的人,对于这些礼品并不特别在意。冯啸辰现在身家过百万,是个低调的富翁,自然也不在乎这些外快。一行人中只有费树理是满心欢喜的。他的家庭背景一般,现在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出一趟差能够捞到一些外快,自然是十分高兴。冯啸辰见状,索性以单身汉用不上这些土特产为名,把自己那份也送给了他,弄得费树理对冯啸辰又是一番感谢和恭维,心里打定主意以后就跟定这个又有本事又慷慨的小处长了。

    火车离开秦州,冯啸辰交代王根基负责把周梦诗和费树理二人带回重装办去交令,自己则在中途的北宁省下了车,换车前往林北市。他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办完,那就是他承诺的帮崔永峰联系爱人调动的问题。

    与胥文良把事情说开之后,冯啸辰专门打听了有关崔永峰的爱人徐敏调动的事情。一问才知道,吴丹丹在这个问题上有些误会厂里了。虽然崔永峰反对厂里关于南钢轧机的事情惹恼了贡振兴和胥文良,但胥文良并没有拿这个徒弟的家事来为难,反而在宋洪生、贡振兴他们面前说了不少好话,希望厂里能够花点力气,帮崔永峰解决夫妻两地分居的问题。关于这个情况,崔永峰也是知道的。

    徐敏调回秦州工作的事情,其实是卡在林北重机那边了。冯啸辰自以为自己有孟凡泽撑腰,冷柄国对他看法也不错,只要他打一个电话给林北重机,就能把这事摆平。谁曾想,他在秦州给冷柄国打通电话之后,冷柄国却没有马上答应给徐敏办调动的事情,只是表示这其中还有一些困难,需要再研究研究。在电话里,冷柄国还请冯啸辰在方便的时候到林北去走走,名义上说是请他吃饭,其潜台词却是要谈一谈的意思了。

    冷柄国说到这个程度,冯啸辰当然也只能专程去跑一趟了。林北重机也承担着国家的重大装备研制工作,属于重装办联络的企业之一,冯啸辰去看一看,沟通一下感情,也是有必要的。冯啸辰此前打着人家的旗号干了不少事情,有些事也已经传到冷柄国耳朵里去了,他如果不上门去向冷柄国做个解释,也不太合适。

    “冯处长,一路辛苦了。”

    在林北市火车站,冷柄国的秘书孙民热情地迎向从火车上走下来的冯啸辰,与他热烈握手,然后给他介绍一同前来接他的厂办主任江国良,又陪着他一同坐进了厂里派来的小轿车的后排。江国良坐在前面的副座上,指挥着驾驶员开动了车辆。

    冯啸辰在京城的时候曾经见过孙民,也聊过天,算是比较熟悉的。与江国良他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江国良对他却并不陌生,见面握手的时候显得非常热情的样子。

    “辛苦江主任和孙秘书了,其实厂里派个车过来就行了,用不着二位亲自跑一趟的。”冯啸辰坐在车里客气地说道。

    “冯处长太客气了,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孙民替江国良回答道,“冷厂长对冯处长非常欣赏,听说冯处长过来,专门安排了厂里最好的小车来接,还交代我一定要和江主任一起来,要保证冯处长的安全,磕掉一根毫毛都要唯我是问。”

    冯啸辰寒了一个:“不至于吧,冷厂长这是把我当成出土文物了,像我这皮糙肉厚的,还能磕掉什么毫毛吗?”

    他当然也知道,这是冷柄国向他做的一个热情表示。按照常理,他这个级别的干部到林北重机来视察工作,厂里派出一名办公室副主任到车站迎接就足够了,稍微热情一点的话,由主任亲自来也不是不可以。但孙民跟着过来,就显得过于隆重了,孙民的级别不及江国良高,但他是冷柄国的秘书,代表的是冷柄国的面子。

    冯啸辰是由于受到孟凡泽的青睐,才进入了冷柄国的视野。出于对孟凡泽的尊重,冷柄国给冯啸辰授了一个生产处副处长的虚衔。经过在新民液压工具厂的事情,冷柄国对冯啸辰的确产生了几分欣赏,但也仅仅是欣赏而已,他的级别比冯啸辰高得多,谈不上需要对冯啸辰如何恭维。

    但冯啸辰进了重装办,而且被正式任命为副处长,这在冷柄国的眼里就不一样了。重装办管着全国的重大装备研制工作,手里掌握着不少权力,随便松松指缝,或者紧紧指缝,对林北重机都会带来不同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冷柄国必须要把与冯啸辰的关系在原来的基础上再提升一步,让冯啸辰成为林北重机在重装办的一个靠山。出于这样的考虑,他派孙民去火车站接冯啸辰,就是应有之义了。

    “哈哈,欢迎小冯处长回娘家来!”

    在厂长办公室里,冷柄国亲自从办公桌后面绕出来,拉着冯啸辰的手,用夸张的口气致着欢迎辞。他用上了“娘家”这样一个说法,坐实了冯啸辰与林北重机之间的关系,让冯啸辰只能傻笑着认了。

    “你个小冯,很给我们林北重机涨脸啊。”

    招呼着冯啸辰在沙发上坐下之后,冷柄国坐在另一张沙发上,笑呵呵地对冯啸辰说道:“你在平河电厂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当时你打的旗号就是林北重机的副处长,电力部的一位司长专门给我打电话了,说让我把你转送给他们。我当时就明确拒绝了,我说现在到处都在争人才,像小冯这样优秀的人才,我们才舍不得送出去呢!”

    “呵呵,不好意思啊,冷厂长,没经过您的允许,我就冒用了咱们厂的名义。当时的情况下,我如果不这样说,他们恐怕不相信我。”冯啸辰摆出一副检讨的样子说道。

    冷柄国义正辞严地说道:“什么叫冒用,你本来就是咱们林北重机的人嘛!你现在去了重装办,但林北重机永远都是你的娘家。我在厂务会上都已经说过了,这个生产处副处长的位子,就是你小冯的。不管什么时候,你小冯都是咱们厂的优秀干部。”(未完待续。)